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谁下的毒手
    戴雨潇不自觉的在鼻尖扇动下空气,那味道丝毫没有减轻,反而愈来愈重,吸入肺腑,呛得她一阵剧烈的咳嗽。

    她猛的睁开眼睛,梦境里的跳跃的火焰是真的,呼呼的窜烧到木窗上,木格子木棱都已经燃烧起来,噼噼啪啪的爆响。

    “冷睿!冷睿!快起来啊,着火了,着火了!”戴雨潇焦急的推着还在沉睡着的慕冷睿,这个男人真不该晚饭的时候贪杯,喝了那么多老人家自己酿制的米酒。

    那米酒非常的香醇,不喜欢饮酒的戴雨潇也尝了一些,若不是因为饮酒的作用,也不至于火苗都窜烧到窗户了也没发觉。

    老人家也喝了足足两大碗,老人家虽然年迈胃口一直不错,酒量也令人咂舌。

    唯独,沈梦源一个人沉默不语,滴酒不沾,对于三个人的饮酒畅欢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慕冷睿的眼皮跳动下,翻个身,继续睡,对戴雨潇焦急的呼喊没有半点反应。

    火焰越来越盛,已经烧着了半个木窗,戴雨潇听到窗外呼呼的风声,风助火势,这样的风力作用下一旦起火就很难控制。

    浓烟弥漫了整个房间,的气流随着风势喷涌过来,压抑的戴雨潇几乎不能呼吸。

    “外婆,外婆!”戴雨潇想起老人家在那个房间,不知道情况如何,大声的呼喊着,也没有人应答,更是焦急。

    而慕冷睿还在熟睡,这么大的浓烟将他的面孔都笼罩起来了,居然还能这样沉睡。

    “冷睿,冷睿!快醒醒!”戴雨潇被浓烟呛的剧烈咳嗽,焦急万分的呼唤着他。看他还是没有反应,一时情急间,一低头在他肩上狠狠的咬下去。

    “啊!”慕冷睿毫无防备,吃痛的惊呼,紧蹙浓眉,看来戴雨潇这一口咬的不轻。

    “冷睿,着火了……”戴雨潇几乎要哭泣出声,焦急的看着这个被他咬醒的男人。

    慕冷睿皱着眉头,本来想责怪戴雨潇,一睁眼看到充斥了整个房间的浓烟,和正在呼呼燃烧的火焰,瞬间清醒过来,噌的腾跃而起跳下地。

    “冷睿,快去看看我外婆!”戴雨潇焦急的说,居然都忘记先从床下跳下地逃生。

    慕冷睿没有应答,一俯身,拦腰抱起戴雨潇就往外跑,这个时候房间的墙壁已经起火,被烧熔出一个巨大的裂隙,不出十分钟,估计这房间就要摇摇欲坠。

    他抱着戴雨潇跑到厅内,迎面撞上正欲跑进房间的沈梦源。

    “啊!你们怎么在这个房间?不是在那个房间吗?”沈梦源惊慌失措的指着对面的房间,那是老人家的房间。

    慕冷睿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丢下一句便抱着戴雨潇跑到门外:“快去救老太太!”

    戴雨潇被他放在距离小木屋不远处的安全地面上,惊魂未定,想起还在屋内的外婆,紧张又想往屋里冲:“冷睿,我外婆还在屋内!”

    慕冷睿拦着她,沉声说:“沈梦源进去救你外婆,你别着急,火势那么大,多一个人多一分危险,你外婆不重,他一个人能抱得动。”

    两个人站在原地等了一会,火势越来越大,可是从火势的方向和大小分辨,起火点是在老人家居住的那个房间,现在那个房间已经全面起火,几乎摇摇欲坠。

    “他们怎么还没出来!不行,我们必须进去看!”戴雨潇等的着急了,跺着脚。

    慕冷睿觉得事情不妙,抱一个老太太出来需要那么长时间,肯定有问题,他冲过去,戴雨潇紧随其后。

    刚到门口,那个猥琐的男人冲出来,却只是一个人,他根本没去救老太太出来,他是一个人跑出来。

    “混蛋!我外婆呢!”戴雨潇愤怒的呵斥,这个猥琐的男人,怎么连自己的亲妈都不管不顾,只顾得自己逃命。

    沈梦源脸上露出惊恐的神情,也不说话,根本没等他们站稳身形,便从侧边迅速的擦身而过,不顾身后的火势,不顾还在火中的老母亲,夺路而逃。

    慕冷睿和戴雨潇着急救人,根本顾不得追他,快步跑进厅内,跑到一旁老人家的房间。

    屋内已经被黑色的浓烟充斥,两个人不得不屏住呼吸,浓烟刺激的睁不开眼睛,他们几乎是摸索着触碰到老人家的床。

    火势很旺,墙壁都已经燃烧起来,烧燃的木料噼噼啪啪的爆响,很是惊心。

    “外婆!”戴雨潇焦急的呼喊,她没有听到任何回应,只听到墙壁的爆燃声。

    慕冷睿首先努力的睁开眼睛,烟雾朦胧里,老人家在床上,早就人事不省。

    而更加触目惊心的是,几条毒蛇分别缠绕在老人家不同的身体部位,一动不动,想必这样强烈的火势和烟雾下毒蛇已经都支撑不住。

    他顾不得被毒蛇咬伤的危险,徒手将几条毒蛇捞起猛地丢到正在燃烧的墙壁上,一条毒蛇擦着戴雨潇的手撞到墙壁上。

    那种滑腻的触感让戴雨潇蓦然一惊,猛地睁开眼睛,看到慕冷睿正拿起另外几条毒蛇往火堆里扔,惊恐的忘记浓烟,忘记火焰,不知道这么多的毒蛇怎么会进入房间,怎么会盘踞在她外婆的身上。

    慕冷睿阴冷着脸,这个时候他没时间去思索为什么发生这种情况,他只想救人,救人,用最快的速度救人。

    挑落那几条毒蛇,他将老人家干瘪瘦小的身体小心翼翼的抱起,冲着还在惊恐怔然的戴雨潇怒吼一声:“快走!还发什么呆!”

    一句话惊醒戴雨潇,紧随着他跑出小木屋,他们刚刚跑到安全的空地上,老人家居住的那个房间依然噼噼啪啪的瘫倒在火焰中。

    从未经历过火灾的戴雨潇,呆立着,不能思维,再迟一秒出屋,他们三个人都要葬身火海,无路可逃。

    “外婆,外婆!你醒醒!”戴雨潇摇晃着老人家干瘪的身体,那么的瘦弱,只剩着一层皮包裹着骨头。

    老人家双眸紧闭,干瘪的唇也抿得紧紧的,对她的呼喊没有回应。

    “你抱着老人家,我去采些草药来,她被蛇咬伤了。”慕冷睿神色肃穆,皱着眉头,将老人家交给戴雨潇,快步向小木屋后跑去。

    戴雨潇抱着老人家的头,苍白的鬓发更加干枯无色,她脸色发青,显然是中毒的表现,而她握住老人家的手,手上有齿痕,不止一处。

    “外婆,外婆!你醒醒,我是你孙女雨潇!”她摇晃着老人家的身体,她的身体如风中落叶一般颤抖,却依旧没有回应。

    她焦急的俯下头去,想给老人家吸毒,能吸多少便吸多少,毒性减轻一分,老人家便多一分生的希望。

    “停!”慕冷睿快步赶到,大声喝止,他手里已经采了很多锯齿状的叶片。

    戴雨潇被他的大声喝止吓的身体一颤,神色凄然的看着他,“我给外婆把毒吸出来,这样她或许能活过来……”

    “别做傻事!这样你也有可能会中毒,老人家中毒太深,发现的时间太迟,已经蔓延到全身,不是你一张嘴巴能够吸的干净的!”慕冷睿捋起老人家的袖子,果然手臂上也有咬伤,整条手臂都是黑色的,毫无血色。

    “那怎么办啊,怎么办?”戴雨潇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抓住慕冷睿的手,焦急的问。

    “我把这些叶子嚼碎,敷在这些伤口上,你再去弄一些水来,给老人家灌些草药下去!快!”慕冷睿将锯齿状的叶片放进嘴里咀嚼,直到嚼出绿色的汁水叶片变得融融烂烂的,才吐出来敷在老人家的伤口上。

    戴雨潇跑去到小溪边弄水,却根本找不到盛水的器具,想起小木屋外的灶台上有一只空碗,便赶忙跑回来取碗,再匆匆忙忙的到小溪边舀了一碗清水回到小木屋前。

    慕冷睿揭开老人家的衣服,干瘪的皮肤上,伤口多的惊人,全身的伤口加起来不下二十几处,他把每一处都细细的敷上绿色的草药。

    “水到了!给!”戴雨潇将盛水的碗交给慕冷睿,紧张的关注着老人家的变化。

    慕冷睿用手在老人家的下颌一捏,将她的唇齿撬开,将一些草药融在水里,给老人家灌进嘴里,可是不省人事的老人家,根本就没有吞咽的意识,绿色的汁水全部从嘴角流出来。

    “怎么办啊,怎么办?外婆没办法吞咽!”戴雨潇在一旁看的清清楚楚,老人家不能吞草药,中毒那么深,该怎么解毒?

    “你来扶着她,我来灌药。”慕冷睿皱着浓眉,神色前所未有的严肃。

    戴雨潇扶住老人家的上半身,慕冷睿再次敲开她的唇齿,这次没倒入很多,只倒入一部分,然后将老人家的头猛的向后一仰,听到有液体落入她胃里的声音。

    他们又以同样的办法,给老人家灌了整整一碗草药,将老人家平放在地面上。

    慕冷睿等候片刻,探探老人家的手腕,已经有了脉搏,不像刚才如同死尸一样的毫无搏动,心中稍微宽慰了些。

    “你身上有没有尖锐的东西?”他问戴雨潇,他想起老人家给他们解毒的时候是从中指上放黑色的血出来才彻底解毒的,他需要一个尖锐的东西刺破她的中指。

    “尖锐的东西?没有啊……”戴雨潇摸索了头发,她没有带发饰的习惯,摸索了全身,没找到一件可以称得上尖锐的物件。

    “你看着老人家,注意别让她身上的草药落下来……”慕冷睿嘱咐下,快步跑开。

    慕冷睿就着黎明的微光,搜寻到尖锐的东西,就是随处可见的荆棘,将人的皮肤刺破没有问题,他采摘了几枚,由于焦急手被荆棘刺伤。

    这时候东方晨曦微露,天际已经微现鱼肚白,不管他们的心情如何,不管昨晚他们遭遇了什么,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这是自然规律,不随他们的心境,意识,行为,而改变。

    老人家伤的这么重,是谁把那些蛇放入或者引入她房间的,究竟是谁,下的毒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