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三十章 这毒,无孔不入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一百三十章 这毒,无孔不入

    慕冷睿拿了荆棘,快速回到小木屋前,他拿起老人家因中毒而发黑的手,准备刺下去。

    戴雨潇看到他手上被荆棘刺破的伤口,柔弱无骨的小手擒住他的大手,拦住他:“你受伤了,如果伤口接触到毒血容易中毒,还是我来吧……”

    她捏住他手中的荆刺,在老人家发黑的中指上小心翼翼的刺下去,黑色的血立刻淌出来,还带着一股腥臭的味道。

    “把另一个中指也刺破,快!”慕冷睿沉声道,他看到老人家伤口那么多,唯恐毒血流的慢了,绝对不能让蛇毒侵入骨髓,否则的话救无可救。

    戴雨潇按照他的话,将另一个中指指肚也用荆刺刺破,两只手的中指同时流淌着黑色的血,他们没有任何接血的容器,只能让血流到地面上。

    那只原来灶台上的空碗,有可能还会用来给老人家盛清水用,不能用来装毒血。

    黑色的血流淌的很快,一时间就在老人家的身下流淌成两股黑色的血流,看起来触目惊心,那样黑色的血液本身就刺激着人的神经,让人不寒而栗。

    慕冷睿突然想起老人家的话,这毒血如果不毁掉的话,会引来很多毒蛇。

    “你在这看着,我去找些东西过来……”他快步跑到小木屋后面的菜地里,将菜地周围的锯齿叶子植物采了满满一大捆。

    他将一大捆植物扛在肩上,刚刚准备往回走的时候,就听到戴雨潇的尖叫声,满是惊恐的尖叫声。

    他神色一凛,她喊叫的这么惊恐,一定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赶紧快步跑回去。

    绕过已经燃成灰烬的小木屋,他就看到很多毒蛇蜿蜒游行的爬过来,纷纷爬向老人家黑色血流的方向,戴雨潇站在原地惊叫,惊慌失措。

    “站在原地别动!我来了!我有办法对付他们!”慕冷睿大踏步赶过来。

    戴雨潇在阳光下看到那么多毒蛇,那种惊恐无异于在山洞的石壁上看到毒蛇爬满石壁。

    也可以说,这种青天白日下见到这么多毒蛇肆无忌惮的爬过来,朝她吞吐着长长的红信子,惊恐更甚。

    她自然吓得动也不敢动,如果这时候被毒蛇缠绕住,或者被咬伤,地上还躺着中毒受伤的外婆,如果她再出什么状况,更是雪上加霜。

    “冷睿,我好害怕……”戴雨潇站在原地,双眸溢满惊恐,眼底尽是长长的红信子。

    “不怕,有我在,它们伤害不了你!”慕冷睿大声应着,声如响雷,那些毒蛇听到他的声音,纷纷震颤一下,被这响亮的声音惊吓的暂时停滞。

    片刻,有一条毒蛇咝咝咝的发出呼啸声,首先充当先锋,又蜿蜒着游行过来,三角眼射出寒光,恶狠狠地盯着正在发抖的戴雨潇。

    有一条蛇开路,其他的众蛇纷纷效仿,高高的昂了头发出咝咝咝恐吓的呼啸声,前呼后拥的爬行过来,咄咄逼人。

    慕冷睿沉着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扛在肩上的锯齿状植物扯开,抛洒到众蛇身上。

    那些蛇居然对这种植物十分畏惧,纷纷躲闪,远远避开唯恐不及。霎那间,众蛇向四面八方仓皇逃窜,有的钻入树丛,有的钻入草蔓,有的直接钻入溪水中,再也不敢露面。

    慕冷睿倒是没料到这植物有这样神奇的效果,只是听老人家说这植物是毒蛇的克星,他情急之下没有别的办法,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抛撒出去。

    幸好,这些锯齿状的植物解救他们于危难,不然,他们有什么能力对付那么多的毒蛇。

    “老人家的情况怎么样?”慕冷睿赶跑了毒蛇,注意力转到人事不省的老人家身上。

    “一直在流血,一直没反应!”戴雨潇几近哭泣,手足无措,只恨没有通天之术。

    慕冷睿看着地上流出的黑色血液,一直流淌着,流淌出一条黑色的溪流,阴霾笼罩了他的脸,不能让血这样流下去,再流下去几乎要流干了,看来毒液已经侵蚀了全部的血液,而且没有挽回的余地,老人家这种解毒的土方已经失效。

    “快,止血!不能让血流下去!不然毒没解掉,血都快流干了!”慕冷睿将上衣一扯,撕扯出几条布条,将老人家被荆棘刺破的中指缠起来。

    可是黑色的血根本止不住,透过缠绕的布条,继续蔓延流淌。

    “冷睿,怎么办,血根本止不住!”戴雨潇被这种情况惊吓住,只不过是用荆棘刺破的一个小孔,怎么会血流不止?

    “把这衣服扯出细线来,不要布条,要细线!”慕冷睿吩咐着,将缠绕的已经渗血的布条脱下,他尽量避开那些黑色的血腥,避免他手上的伤口被感染。

    “冷睿你小心些,别碰到那些血!”戴雨潇说话间,手指一阵刺痛,不小心被荆棘刺伤了手,挤出一滴血,没当回事,继续从那件衣服上扯出细长的线,交给慕冷睿。

    慕冷睿将细细的线在老人家的中指上缠绕了很多圈,缠绕的很紧实,几乎密不透风,才将黑色的血止住。

    “这样止血会不会那根手指血液不循环?”戴雨潇有些担忧的问,血虽然止住了,那根中指的顶端被勒的黑中透白,不是什么好现象。

    “嗯,这样可能会废掉半截手指,可是总比丢掉性命的好。”慕冷睿叹口气,血终于止住,他们必须立刻下山,找医院给老人家救治,必须争分夺秒。

    “外婆……”戴雨潇现在还在梦魇一样,她多么希望这仅仅是一场噩梦而已,梦醒来,她的外婆还慈爱的笑着,露出稀落的牙齿。

    这么善良的老人家,怎么会遭此横祸,如果说上天是公平的,这是什么公平法?

    “先别只顾得难过,我抱着外婆,你抱着那些植物,我们必须马上下山,找地方救外婆,找地方给她清毒,这种土方法不管用……”慕冷睿俯,抱起老人家干瘪瘦小的身体,指使着戴雨潇将他采回来的锯齿状植物带上,这样就不怕路上再有毒蛇出没。

    戴雨潇跑过去,将他抛洒了一地的植物收敛起来,扎成一捆,锯齿状的叶子很锋利,将她的手割破了几处,可是她已经顾不得疼痛,就想着尽快下山救她的外婆。

    慕冷睿抱着老人家的身体,站起身来,突然感觉一阵晕眩,腿一软差点没跌倒,他不得不缓缓的蹲,怀里还紧紧抱着老人家的身体。

    “冷睿,你怎么了?”戴雨潇看他的神色不对,抱着那些植物跑过来。

    “我……好想是中毒了,你把那些叶子涂我手上一些,嚼碎,那些绿色的汁水才有用……”慕冷睿头晕的厉害,脸色苍白,抱着那么轻的身体,头上却开始渗出豆大的汗珠。

    戴雨潇慌忙将锯齿状叶子塞进嘴里几片,细细的咀嚼,嚼烂了吐在掌心,拿过慕冷睿的手一看,果然伤口处的血已经发黑,她将绿色的汁水涂上去,细细的涂抹。

    还没涂完,慕冷睿就一把抓住她的手,神色凛然:“你也中毒了,快涂药,快!”

    戴雨潇惊慌的抽回手,原来被荆棘刺破的地方也流出一滴黑色的血,什么时候中毒的,根本就不知道,这蛇毒真的是无孔不入。

    她赶紧又咀嚼几片叶子,将绿色的汁水涂到伤口上。

    慕冷睿拿起一片锯齿状叶片,在中指指肚上一划,黑色的血涌出来,根本不能用荆棘,避免再次中毒感染。

    戴雨潇照着他的样子拿起一片叶子,却怎么都下不去手,只能向他求助,将叶子递给他。

    慕冷睿拿起她的小手,尽量轻而又轻的在她指肚上划出一小道伤口,戴雨潇还没感觉到疼痛,黑色的血已经淌出来。

    “咳咳咳——”慕冷睿怀中的老人家一阵干咳,艰难的睁开眼睛。

    “外婆!您醒了!吓坏我了!我还以为……再也听不到您说话了……”戴雨潇惊喜交加,伏在老人家的身前。

    “小伙子,放我下来……你也中毒了,抱着我太吃力……”老人家努力挤出一丝笑容,看起来很虚弱。

    原来她虽然眼睛紧闭着,看起来人事不省的样子,可是慕冷睿中毒的事情她都知道,说明她的意识里是清醒的,只是由于中毒暂时无法支配自己的行为。

    “老人家,地上太凉,我还是这样抱着你比较好……”慕冷睿不肯放,将老人家的身体搂在怀里,希望能给这个瘦弱慈祥的老人家一些温暖。

    “乖孙女……我刚才看到你妈,她来接我了……”老人家眼睛里泛出异样的神采,发黑的脸上居然透出一抹红晕。

    “外婆,您别瞎说……我妈不会来接您走的……她还想让您给我做好吃的……”戴雨潇说话的时候声音止不住的发颤,极力控制着情绪,不让自己哭出来。

    “傻丫头,我这把老骨头,早晚都得走,早一天晚一天,我不在乎,临死前能见到你这么孝顺的乖孙女,我死也安心了……”老人家费力的抬起干枯的手,慈爱的抚摸下戴雨潇的额头。

    “外婆……”戴雨潇小声的呼唤着,泪水已经止不住的迷蒙了双眼。

    “乖孙女,你们不用带我下山,下去也没用,那小镇上没有那么好的医院可以解我的毒,中毒太深了……我死后,就把我葬在屋后面的菜地里……”老人家的眼皮变得很沉重,她费力的支撑着,仿佛一不小心,眼皮垂下去就再也抬不起来。

    “外婆,您别这样说,我们说好了,接您下山享福的,您还说,给我做很多好吃的,每天不重样……”戴雨潇泣不成声,紧紧拽着老人家的手。

    “傻丫头,把我埋在菜地里,等我死了,也可以有地方做菜,等下辈子,练好了厨艺还做给你吃……”老人家努力的笑着,嘴唇控制不住的翕动。

    蓦然,她的眼皮垂下去,眼睛里最后的神采也被厚重的眼皮遮盖起来。

    “外婆!”戴雨潇惊恐的喊叫着,用力抓住老人家的手摇晃,希望能把老人家唤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