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故技重施
    沉浸在失落里的戴雨潇,闷在淡紫色的房间里,整日不肯出门,郁郁寡欢。

    慕冷睿刚刚回到慕家豪宅,似乎很多事情要忙,整日里不见他的人影。而她目前心里全都是庄语岑,慕冷睿出现或者不出现,对她心情的影响,似乎没那么明显。

    太阳已经将屋内照的一片光亮,她都还只是缩在被子里,蜷成一团,睁着无神的大眼睛盯着淡紫色的角落。

    “铃铃铃——”手机响起来,她蜷缩半天,不想接听,而手机依然不依不饶的响着。

    舒展开蜷缩的身体,她从床上支撑起上半身,去够床头柜上的手机,黑瞳微眯,似是不太适应这样光亮的环境。

    纤长的手指微微颤动着摸索,好一阵才将手机拿在手里,看也不看凭着感觉按下接听键。

    “喂?哪位?”戴雨潇慵懒的问,声音有些暗哑。

    “啊,雨潇啊,我是姐姐啊,这段时间你忙什么呢?又多长时间不回家了?”居然是戴霜霖,她语气里透着关切,不知道有几分是真诚的。

    “我……最近很忙,过段时间再回家……”戴雨潇犹豫一下,总不能告诉她这段时间在查她母亲当年的死因,若是她们果真知道的话,不知道要激起多大的滔天巨浪来。

    “哦,这样啊……家里有大事,你能不能今天就回来一下?”戴霜霖问道,语气里带着几分急切。

    “大事?爸爸怎么了?”戴雨潇一下子就从床上直起来,瞪大眼睛,还能有什么大事,她很担心父亲的身体状况,高血压,而且心脏病,莫不成真的出问题了?

    “不是啊,爸爸很好,是我的大事……我怀孕了,昨晚语岑的父母打电话来约我们全家吃饭,谈谈订婚的事情……”戴霜霖语气里掩不住的喜悦,还带着几分羞涩,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装出来的。

    原来是他们订婚的事情,这个戴霜霖,专门为这事打电话,明摆着是故意刺激她,

    而她,能够说什么呢,不管怎样,她现在是庄语岑的未婚妻了,她戴雨潇,成了昔日恋人的小姨子,想来真是可笑。

    “哦……这是喜事啊……可是我身体不舒服,就不去赴宴了,你和爸爸说一声……”戴雨潇极力控制着情绪,不让这个阴险的女人听出什么异样。

    “你不能回来啊,那可真是可惜呢……不过没关系,我跟爸爸说一声就是了……”戴霜霖的目的是刺激戴雨潇,怎么可能真那么诚心诚意的把她当做家人,若真是那样,即便身体不舒服也一定不能够缺席。

    达到目的的戴霜霖,寒暄几句挂断电话,留下戴雨潇一个人拿着电话伤神,半晌,泪水汹涌而出,迷蒙了她的双眸。

    到了用餐时间,她怎么也吃不下,拨拉着碗里的饭粒,想着庄语岑父母和戴家人围成一桌其乐融融的谈论婚事的场景,心中莫名的疼痛。

    “戴,你多少吃一点,这两天你都没怎么吃东西……身体吃不消的……”余管家好心的提醒,拿起筷子给她夹起两片牛肉放到碗里。

    她都不记得,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虽然心里空落落的,胃里也空荡荡的难受,却似乎充满了气体,让她的内脏膨胀着,无法装入再多的东西,不管是水,还是食物。

    “余管家,我真的,吃不下……”戴雨潇喉咙干涩的疼,舔舔几乎干裂的毫无水分的唇瓣,却发现舌尖也没有多少水分,可以足够滋润失水的唇瓣。

    “大少爷吩咐过,要照顾好你,不然,我这个老头子会受罚的……你就将就吃一点?”余管家找着借口,以前受罚这类的话,或许是实情,而现在绝对是促使戴雨潇吃饭的借口。

    “受罚?唔——那么,好吧……”戴雨潇相信以慕冷睿的脾气,如果他吩咐的事情下人做不到的话,一定会受罚,她勉强吃了几口米饭,一片牛肉。

    挟起第二片牛肉,胃里有气体上涌,直接由内而外灌入口腔,惹得她一阵干咳,连刚才吃下的饭菜都差点吐出来。

    余管家赶忙递过一杯清水,她接过来喝了几大口,才将那股气体压制下去。

    可心中,还是抑郁的难受,那股气体想喷发出来,却四处奔突找不到出口,只能让她内脏里来回旋转,冲突,搅动的她不得安生。

    她用完餐,回到淡紫色房间,继续用被子蒙住头,蜷缩起身体,脑海中不断涌现她与庄语岑的点点滴滴。

    想起当年那个小男孩手中捏了几颗太妃糖,全部都给她,安慰她不要哭泣,如果哭了会把甜味冲淡的。

    想起他们牵着手一起走过的危险坝子,想起庄语岑给她的四叶草,想起他用身体给她温牛奶,想起她为他折叠的那么多小星星,还放在公寓的小瓶子里。

    越想越多,泪如泉涌,打湿了缎面枕头,头开始胀裂的疼痛,痛的她无法呼吸。

    门把手转动的声音,转了一会,没打开,有离去的脚步声。

    戴雨潇听到了声音,却不想起身,继续缩在被子里,头脑一片混沌。

    那个人又回来了,有钥匙锁孔转动的声音,门开了,戴雨潇听到他走进来,坐在床边,好一会也不肯开口说话。

    戴雨潇蜷缩在被子里发脾气,声音里却带着清脆的哭腔:“谁?这么没礼貌,我让你进来了吗,出去!”

    那个人一动不动,她感觉到隔着被子,有一股强烈的目光透射进来,让她很不舒服。

    她猛地掀开被子,不顾形象的大吼:“听到了吗,快出去,混蛋!”

    那个人凉薄的唇抿得紧紧的,大手拂过来,似是带着怒意,扬举起到半空,却轻轻的落下来,擦拭着她脸颊上的眼泪。

    这个人还会是谁,当然是慕冷睿,他目光深邃,戴雨潇的面容映进他的眼底。

    这才几天未见,这个小女人居然瘦了整整一圈,他们在山中那么辛苦她都没瘦那么多,而刚刚回来几天,就形容枯槁,让他忍不住一阵心疼。

    “宝贝,我有办法帮你妈妈雪冤了……”他轻轻的说,将这个瘦弱的小女人揽进臂弯里。

    戴雨潇头脑混沌,把这句话在脑海里转了好几圈,才渐渐清晰起来,她瞪大眼睛:“真的吗?原来这几天,你一直在忙这件事情?你有什么好办法?”

    慕冷睿故意不说,露出诡秘的神情:“我肚子饿的时候,是什么都想不起来的,你得陪我吃饭,不然我什么都想不起来……”

    “你耍赖……讨厌……”戴雨潇破涕为笑,几天来第一次露出笑容,这分明是这个大男人引她吃饭的借口,虽然很拙劣的借口,她却不得不依从,随他一起下去吃饭。

    到了餐厅,余管家已经和吴妈准备好一桌的丰盛佳肴等着他们,想必是慕冷睿提前安排好的,不然怎么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内准备的这么丰盛。

    虽然听到慕冷睿说有办法帮她母亲雪冤,心情略好些,胃口却还没打开,她小口小口的喝了一碗鱼汤,就停住筷子开始发呆。

    “宝贝,你知道的,我半饱不饱的时候,记性更差……”慕冷睿亲自盛了一碗米饭给她,摆在她面前,唇角勾起似笑非笑。

    “我……真的吃饱了……”戴雨潇面露难色,看着米饭,一桌子的美味佳肴,居然一点食欲都提不起来。

    “你不到十分钟可以吃两斤重的一条大鱼,现在一小碗鱼汤,就跟我说吃饱了?”慕冷睿当然不相信,还用手比划了一下,两斤重大鱼的大概体积。

    “我……那时候胃口好……”戴雨潇想起那时候他们在山中,虽然艰苦,却很快乐,跟现在的情境相比,相去甚远。

    “余管家,今天是谁烧的菜?这么难吃!”慕冷睿脸色阴鸷,双眸冷的像冰,他扯出一片方巾擦拭下凉薄的唇,冷冷的丢弃到一旁。

    “大少爷,是……”余管家瞄了瞄吴妈,没说出口,知道一旦说了,吴妈就有可能受罚。

    “大少爷,是我……”吴妈不想余管家为难,挺身而出,主动承认。

    “拿出去喂狗!问戴想吃什么,重新做过……如果她吃不下……今天你们什么都别做,只想办法做她愿意吃的东西……明白吗?”慕冷睿冷冷的,垂着眼睑,目光只停滞在面前的碗筷上。

    “冷睿,你……别为难他们好吗?我真的吃不下……”戴雨潇看着他又故技重施,可是这偏偏是她的弱点,她怎么忍心看不相干的人因为她受责难。

    “怎么,我刚才的话,没听清楚?嗯?”慕冷睿冷冷的,将目光转向双手不安搓动的吴妈,语气开始透着几分寒意。

    “好,好,我这就把这些饭菜处理掉!”吴妈赶紧应声,这个大少爷的脾气,她是知道的,她又怎么敢忤逆,走到餐桌前,动手要收拾碗筷。

    “停……吴妈,这些我都爱吃,一个都别丢……冷睿,我现在就吃……”戴雨潇挥挥手,扫了一眼满桌子的美味佳肴,无奈的示弱。

    “唔——宝贝,这才乖嘛,来,一个菜尝一点点……”慕冷睿赞许的笑笑,露出洁白的皓齿,他将每个菜都夹了一点点,放进戴雨潇面前的碟子中。

    戴雨潇一点点的尝试着每一道菜,本来是由于没胃口,有一搭没一搭的吃着,可是,居然越吃越有滋味,美味刺激着味蕾,让她胃里的不适感一扫而空。

    不知不觉间,一大碗米饭,和慕冷睿夹给她的那些菜肴全部下肚,心情居然也跟胃口一样,变得愉悦起来,苍白的脸上或许是由于食物的热量,泛出一抹红晕。

    慕冷睿笑吟吟的看着她,看她吃完,抽出一片方巾,帮她擦拭下嘴巴。

    看她又恢复了神采,心中暗喜,虽然是故技重施,然而这样的故技,收到了出乎意料的效果,他原本以为戴雨潇只是会迫于无奈勉强吃下一些饭菜。、

    他却没想到,这个小女人,居然越吃越开心的样子,方才的阴霾都一扫而空,看来这样的故技,重施的恰到好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