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有份无缘
    “现在,吃饱了吗,记性好了吗,可以说什么好办法了吗?”戴雨潇连珠炮似的提问,这都是慕冷睿刚才的借口,提起来有些好笑。

    “暂时保密,明天,我带你看一场好戏……”慕冷睿邪魅的笑,唇角勾起诡秘的笑意。

    “好冷睿,快点告诉我嘛,难道你想我今天晚上都睡不着觉吗?”戴雨潇小手摇晃着他的手臂,楚楚可怜的央求。

    “嘘——”慕冷睿将纤长食指轻触凉薄的唇,示意她噤声,随手拿起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号码。

    戴雨潇有点焦急的看着,却没有说话,她不知道这个男人又有什么出其不意的鬼点子。

    “喂,尊敬的……戴霜霖,我是慕冷睿……”慕冷睿缓缓的按下免提键,一字一顿的说,显得很敬重戴霜霖的样子。

    “啊,慕大少,您有什么吩咐,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戴霜霖的语调很夸张,不知道是因为胆怯,还是兴奋。

    “明天有时间吗,我郑重邀请你们全家,你,你母亲,和你父亲来慕家豪宅做客……”慕冷睿面无表情。

    戴雨潇听着他们的对话,十分焦急,不知道这个男人,邀请她的家人来慕家豪宅做什么,就算查到了线索,这么大张旗鼓的邀请他们全家来这里,是不是太张扬了?

    “哦,我……身体不舒服……改天可以吗?”戴霜霖语气里很是犹疑,找借口推脱,在慕家豪宅里受的耻辱,一遍遍在她脑海中回荡,挥之不去,梦魇一般。

    “不舒服?好,不过,如果谁让我心里不舒服的话,你知道后果……”慕冷睿冷冷的。

    “哦,不,慕大少,就算身体不舒服,您的邀请,我也一定要去不是嘛……”戴霜霖慌忙改口,生怕触怒了这个混世魔王。

    “唔——那好,明天见!”慕冷睿的唇角,勾起似笑非笑,手指触过去,意欲挂断电话。

    “等等,等等,慕大少,我有个请求,不知道可不可以?”戴霜霖急切的,嗫嚅着央求。

    “嗯?什么请求?”慕冷睿的手停在半空,拂动着手机上方的空气,漫不经心的问。

    “慕大少,你说邀请我们全家人,我可以带庄语岑过去吗,他现在是我未婚夫,也是我们戴家的一份子……”戴霜霖担心再次受辱,抬出庄语岑来做挡箭牌,再怎么说,庄语岑也是政要的儿子,他慕冷睿虽然权大势大,对政要还是要顾忌几分。

    “庄语岑?唔——可以——”戴霜霖的请求出乎慕冷睿的意料,然而只是一瞬间,他就应允,以为,有更好的计划在脑海中应运而生。

    “太好了,谢谢你,慕大少,那么,我们明天见!”戴霜霖非常开心的挂断电话,有庄语岑陪同,心中的底气就更盛几分。

    在一旁听他们对话的戴雨潇可抑郁了,这个慕冷睿,居然答应戴霜霖带庄语岑过来,这不是让她难堪麽?

    “明天,你自己见他们就好了,我回避一下……”戴雨潇垂着眼睑,嘟起唇,满腹心事。

    “乖,宝贝,明天的精彩不容错过……坚强一点,他都跟别的女人订婚了,你还这么牵肠挂肚做什么,明天,我陪你一起面对,鼓足勇气,嗯?”慕冷睿大力的握了握她的小手,眼神中充满鼓励。

    事实就是如此,不管她回避或者不回避,庄语岑现在就是戴霜霖的未婚夫了,不可改变,既然如此,逃避还不如直接勇敢的面对,长痛不如短痛。

    “嗯!”戴雨潇用力的点点头,小手紧紧回握住他的大手,唇角上扬。

    戴霜霖挂断电话,立刻打电话给庄语岑,她将手机握在手心里,紧张的汗津津的。

    好长时间,庄语岑才接听了电话,声音里难掩的疲惫。

    “喂,语岑,明天陪我去慕家豪宅好不好,慕冷睿邀请我们全家人去慕家豪宅做客……”戴霜霖急切的说明打电话的意图。

    “做客?全家人?那你和伯父伯母去就好了,我不方便出席……”庄语岑根本不记得未婚夫的身份,直接推脱掉,心中对慕冷睿亦是没有好感,更不想去什么慕家豪宅。

    “可你现在是我未婚夫……我……陪我去好不好?”戴霜霖撒娇的央求。

    “唔——可是明天我早就有了其他的安排,改天可以吗?”庄语岑想起自己的身份,不得不另找借口。

    电话另一头的戴霜霖非常着急,什么改天,如果可以改的话,她宁可这辈子都不再去什么慕家豪宅,那个曾经让她备受羞辱的地方。

    虽然那是很多人眼里的天堂,在她心中,恐惧的却如同地狱一般。

    可是庄语岑摆明了推脱,如果他不肯陪她去的话,万一出事怎么办,她怎么招惹的起慕大少爷那个混世魔王?

    倏地,一个念头在她脑海中闪现,她换了一种语气,不紧不慢的说,“哦,那你不方便的话,那就算了,可是,我妹妹雨潇和慕冷睿在一起,我不太放心呢……”

    一听戴雨潇的名字,庄语岑立刻来了精神,态度三百六十度大转弯:“什么?雨潇和慕冷睿在一起?这是真的吗?”

    “是啊,她在慕家豪宅,住了好长时间了,连家都不肯回……”一见庄语岑态度发生如此大的变化,戴霜霖不由得醋意横生,然而她也无奈,她怎么可能控制得了庄语岑的思维。

    “那么,好吧,我把明天的事情重新安排一下,明天,我陪你去慕家豪宅……”庄语岑毫不犹豫的应允,十分干脆。

    “好的,明天见……”达成目的的戴霜霖,本应欣喜若狂,然而她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有哪个女人,听到自己的未婚夫,如此关心着另外一个女人而无动于衷?如果有有缘无份这个说法,她现在是不是算是有份无缘?

    闷闷不乐的戴霜霖,走到客厅内,低着头跟正在谈话的父母说:“爸爸,妈妈,慕冷睿邀请我们去慕家豪宅做客……明天一早……”

    “慕大少爷?他们邀请我们做客?真的?”她的母亲孟良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样的殊荣,果真降落到他们戴家?

    “嗯……”戴霜霖头也不抬,轻声应了,心中思绪万千,霜打的柿子一样蔫头耷脑。

    “霜霖,慕冷睿相邀,你该开心才是,怎么满腹心事的样子?”父亲戴正德问,他同孟良娴一样喜形于色,认为慕冷睿相邀是好兆头。

    “我约了语岑一起去……”戴霜霖轻咬着唇,双手交叉着放到膝盖上,眼神飘忽不定。

    “约了语岑?好事啊,他现在是我们家的一份子,这样重要的场合,理应带着他,你做的很对!”父亲戴正德脸上露出赞赏的笑容。

    “嗯——”戴霜霖不知该如何接下面的话,难道她能让父母知道,虽然庄语岑现在是她的未婚夫,心里却还牵挂着另一个女人?不能,绝对不能。

    第二天一早,戴霜霖起的很早,忙着梳妆打扮,毕竟是慕家豪宅,就算她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也需要注意形象,马虎不得。

    打扮停当,胡乱吃了半个煎蛋,便下楼到客厅,打算催促一下父母双亲。

    刚刚走到一楼,没看到父母亲的身影,却看到刚刚从厅门口进来的庄语岑。

    今天的他,精神抖擞,每一根发丝都透出一股精神气,一身白色的西装,衬托的他英俊潇洒,倜傥超群。

    “语岑……你来了?用过早饭吗?”戴霜霖娇笑着迎上前去,挽住他的手臂,很是亲昵。

    庄语岑没有接她的话茬,直接低声问:“雨潇真的在慕家豪宅?”

    这句话激怒了戴霜霖,这个男人眼中,根本就没有她,她那么关心的问候他,他理都不理,心中只有那个戴雨潇。

    她忍不住爆发:“你能不能够对我关心一点?我哪点比不上那个戴雨潇,啊?你说!”

    庄语岑冷冰冰的,误以为她只是骗他过来,看她暴怒的样子,疑心更重:“既然她不在,那我走了,你和伯父伯母路上小心些……”说完,转身欲走。

    “语岑……你别走……求你,对我好一点……我真的承受不起……”戴霜霖看他要走,慌忙扯住他的手臂,几近哭泣,低声哀求。

    使惯了性子,发惯了大脾气的戴霜霖,在庄语岑面前,不得不低头,因为她内心里,对庄语岑动了真感情,不然她不至于如此伤心,如此低声下气,只为这个男人,多看她一眼,待她好一点。

    庄语岑也没见她如此动情过,被她的低声哀求愣住神,站在门口,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时候,戴氏夫妇已经从下楼到厅内,看到庄语岑,孟良娴热情的迎接上来:“语岑啊,你来了?我们快点出发吧,别让慕大少爷等急了,说我们不懂礼数……”

    庄语岑就这样,随戴氏一家三口,驱车去了慕家豪宅。

    到了豪宅门口,庄语岑等着门卫打开大门,停顿许久才进去,他想起上次来这里,是为了找寻戴雨潇的下落,当时他是怎样的心态,带着多少焦急,渴盼,和无措。

    然而这次,不用他费心找寻,他被告知,昔日的恋人戴雨潇,已经正大光明的长久居住在这里,和慕冷睿在一起。

    “求你,不要在这个时候离开好吗?”戴霜霖小声的央求,双眸中噙满泪花,她误以为庄语岑停顿是不想陪她来慕家豪宅又动了离开的心思,不由得紧张起来,央求出声。

    庄语岑,和戴氏一家三口,开进宅院,停好车,在余管家的引领下,进入厅门。

    一进厅门,就看到慕冷睿和戴雨潇,并排坐在天鹅绒沙发上,此时,几个人同时呆住了。

    首先呆住的是戴氏夫妇,他们没想到,戴雨潇和慕冷睿在一起,也不知道,她那么久不回家,居然就住在享誉在外的慕家豪宅。

    再次呆住的是庄语岑,和戴雨潇。庄语岑穿了一套白色西装,而戴雨潇,居然穿了一件白色旗袍,一个英俊潇洒,一个高贵典雅。

    如果这两个人站在一起,肯定会被认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然而,他们早已经咫尺天涯。

    庄语岑一进门,就紧紧的盯住一袭白色旗袍的戴雨潇,眼神中情绪复杂,带着询问,带着质疑,带着不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