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尴尬的未婚夫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一百三十七章 尴尬的未婚夫

    看着两个男人剑拔弩张,戴正德,孟良娴都处于观望状态,自然希望未来的女婿占上风,然而他们无从帮起,只能静观其变。

    戴雨潇沉默不语,仿佛局外人一样,两个男人,是为她而战,她谁都不想帮,也根本没有能力帮助谁。

    她了解慕冷睿的秉性,不置人于死地不肯罢休,然而即便这是代她出气,她不喜不悲,不知道该怎么喜悦,或者如何悲伤。

    庄语岑与戴霜霖结婚已经成为定局,她虽然失落,却不想再因此费神。

    所以她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依旧冷若冰霜,目光冷傲,局限在有限的视野里,不看现场的任何一个人。

    看着慕冷睿将笔记本电脑推过来,听到前面电影镜头一样的声音,有一个女人沉不住气了,当然这个女人是戴霜霖。

    “啊!不!”戴霜霖晃了一眼,便知道是什么东西,慌忙一把将笔记本电脑合上,用身体挡住庄语岑的视线。

    “哦,戴害羞了,不想让未婚夫见到你的妩媚风姿?”慕冷睿戏谑的问,幽深的双眸深不见底。

    “慕大少,求你,不要……”戴霜霖死死的护住笔记本电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哀求。

    “霜霖,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让语岑看?”戴正德的脸色很难看,不知道女儿为什么如此反常,一向娇生惯养的她居然低声下气的哀求慕冷睿。

    就算慕冷睿家大业大,华娱财团比不上,可是戴霜霖也是出自名门的淑媛,怎么可以众目睽睽下如此自降身份,向这个公子哥讨饶。

    身为华娱财团董事长,和父亲身份的戴正德,看到戴霜霖如此,倍觉脸上无光。

    “爸爸……我……”戴霜霖怎么敢说实情,现在她很后悔将庄语岑带过来,她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要发生了。

    这样的丑事,如果被父母知道,顶多被训斥一顿,家丑不可外扬,没有人会将这件事情扩大,弄得沸沸扬扬。

    而如今,她最担心庄语岑知道,担心这个刚刚定下的未婚夫知道,慕冷睿却丝毫不顾及这一套,偏偏将她推到风口浪尖上,一点余地都不留给她。

    这分明是在她的伤口上捅下致命的一刀,分明是要致她于死地。

    她不明白,这个慕冷睿,为什么这么针对她,既然他喜欢戴雨潇,那么她已经将戴雨潇的昔日恋人成功抢到手,对他有利才是,他应该和她统一战线才对。

    而如今,为什么总是一副惩罚她的派头,她哪里得罪这个慕大少爷了?

    “霜霖,让开……”庄语岑将戴霜霖轻轻拽到一旁,给她一个安慰的笑容。

    戴霜霖死死护住笔记本电脑的小手,被他不紧不慢的掰开,旁观的人看来他并没有用多少力度,而只有戴霜霖知道,这个男人是如何不动声色大力掰开她的小手,让她骨节生疼。

    戴霜霖保护无果,欲哭无泪,垂着手,眼巴巴的看着。

    庄语岑面无表情的打开笔记本,轻轻触动一个键,因闭合而暂停的画面再度跳跃出来。

    戴霜霖最初半裸着勾引慕冷睿的镜头便跳跃出来,她水蛇一般的腰际在他怀中扭动,衣着又是那样的暴露,臀部似露微露……

    蓦地,这个女人被慕冷睿大力推出的画面闪现出来,这个镜头将正在观看录像的三个人都震惊了。

    戴正德,孟良娴脸色铁青,这位堂堂的慕大少爷,就是如此毫不留情的羞辱他们的女儿。

    庄语岑明知道是慕冷睿的恶作剧举动,将戴霜霖大力推出去,也不由得脸色微变,又极力控制住,原来这个男人,如此狡黠多变,如此恶毒的对待一个女人。

    不管这个女人是谁,跟他有什么关系,慕冷睿这样的举动都让他震惊无疑,不由得深深为戴雨潇担忧起来,她和他在一起,和这个冷漠无情,阴晴不定的男人在一起,会幸福吗?

    慕冷睿对三个人的表现很是满意,他要的,就是这样惊异的效果,他留着这枚定时炸弹,是一定要具备非凡的杀伤力的,不然岂不是徒劳无功?

    庄语岑还在担忧着戴雨潇,低眉沉思,全然忘记了录像里这样羞辱性镜头里面的女主角,就是他未来的妻子,戴霜霖。

    他目光低垂,在旁人看来是一直盯着笔记本电脑屏幕,实际上他的心,早已经飞到了九霄云外,因为那里,住着一位叫做戴雨潇的仙女。

    chiluo裸的画面一幕幕的进行着,越来越不堪入目,戴霜霖胸前的那两坨雪白跃动的镜头冲击了每个人的头脑。

    戴正德再也看不下去,“啪”的一声合上笔记本电脑,很想发作,可是知道这是慕家豪宅,而且是他的女儿戴霜霖主动勾引别人,他有什么发作的理由?

    孟良娴上了浓妆的脸显的更加苍白,眼角的鱼尾纹更加深几条,眼神不可抑制的焦虑。

    两个老块头的反应,慕冷睿才不管,他要看的,是戴霜霖这位未婚夫——戴雨潇的昔日恋人——庄语岑的反应。

    “怎么样,庄先生,这部录影,你还喜欢吗?”慕冷睿邪魅的笑,要多邪恶,有多邪恶。

    这样的笑,令戴霜霖恐惧,令戴正德喷火,令孟良娴无奈。他静静的观看着这些人的面部表情变化,饶有兴味。

    “喜欢?唔——喜欢……”庄语岑还在挂念着戴雨潇,言不由衷的回答。

    其实他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只是机械性的回答,双眸显得空洞无神。

    他这样无所谓的神情,明摆着一副局外人的架势,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包括慕冷睿。

    最震惊的是慕冷睿,他满以为,这样的不堪录像会深深的刺激到这个庄语岑,这个戴雨潇青梅竹马的昔日恋人。

    慕冷睿几乎都准备好了看他暴跳如雷的将笔记本摔碎,然后双眸喷火要跟他拼个你死我活的架势,好为他未来的妻子报仇。

    抑或,他看完录像,出离愤怒的打了戴霜霖的耳光,然后失望至极的撒手而去。

    然而这个男人,偏偏面无表情,眼神空洞,根本不受这不堪的画面影响。

    这哪里是一个正常男人的表现,看到未婚妻chiluo裸的勾引另一个男人,然后被暴力的羞辱无动于衷,居然还说喜欢?

    慕冷睿眉头紧蹙,看来他低估了这个男人。他并非他想象的那么简单,足够沉稳,足够冷静,伪装的不动声色,他一点破绽都看不出来。

    实际上,他哪里知道,庄语岑是迫于无奈与戴霜霖订婚,并非心甘情愿。这种勉强而来的婚姻,勉强而来的未婚妻,就算做出什么不堪的事,也根本刺激不到他。

    这些,都是因为,他内心里,根本没有这个不堪画面的女主角,戴霜霖。

    戴正德和孟良娴看到庄语岑这样的反应,心中稍稍宽慰,如果庄语岑大发雷霆,他们做父母的找不到任何袒护女儿的理由,只有难堪的份。

    夫妻俩对视一眼,交换下眼色,都暗暗赞赏这个年轻人,因为他识大体顾全大局,没有让他们戴家失尽颜面。

    看到张语岑如此态度,沉稳冷静,处变不惊,反应最强烈的是他的未婚妻,戴霜霖。

    当庄语岑打开录像,观看的过程中,她的内心起了一连串的变化。

    先是忐忑不安的担忧,担忧他看过后暴怒非常,一甩手离去,或者愤怒的不顾场合,扬手打了她,这些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看他如此冷静,心中渐渐安定下来,看来事情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糟糕,还有挽回的余地。

    而安定过后,一种敏感的情绪不安的涌上心头,他为什么这样冷静,如此反常的冷静,还不是因为,他根本不在乎她,心里没有她。

    这个庄语岑,看着录像,在内心里暗暗担忧着戴雨潇也说不定。

    当庄语岑言不由衷的回答喜欢的时候,直接触怒了她,让她忍不住爆发。

    “喜欢?喜欢什么!你居然喜欢未婚妻被人羞辱?居然喜欢未婚妻勾引别的男人?”戴霜霖站起身来,不可抑制的怒吼。

    “你……”庄语岑被她吼的不知所措,不知道她怒从何来,怔然的看着她。

    “既然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跟我订婚!你分明就不在乎我!”戴霜霖失控的怒吼,泪如泉涌,打湿了精致的妆容。

    “霜霖,这是什么场合,有事回家说,注意点形象……”戴正德威严的制止女儿的哭闹,在他看来,完全是无理取闹。

    “爸爸……语岑他不喜欢我……”戴霜霖哭泣着,无比的委屈。

    “霜霖,你别哭了……当心肚子里的宝宝……”庄语岑虽然不喜欢这个女人,却是关心着她肚子里的骨肉,那是他们庄家的骨血。

    “宝宝?霜霖,你什么时候有宝宝了?怎么也不告诉我当妈的一声?”这下轮到孟良娴惊讶了,她的女儿怀孕,她怎么都不知道的。

    因为她根本没看到新闻,没看到戴霜霖在媒体面前大肆宣布怀孕订婚这个消息。而戴霜霖,也没有私自告知她这个母亲一声。

    “妈妈……这样的事,多难为情,回家再说……”一提到怀孕的事,戴霜霖反而不哭了,脸上泛出一抹红晕。

    戴雨潇在旁边听的好笑,这个姐姐,嘴巴上说着难为情不肯告诉自己的亲妈一声,却在媒体面前大肆宣布,当时怎么就不知道难为情了?

    “霜霖,不对啊,那天我还看你买了女人用的东西……”孟良娴狐疑的在女儿平坦的小腹上扫射几遍,没看出任何端倪。

    “妈妈!别说了!回家再说!”戴霜霖双手捂住小腹,似是抵挡抗拒那样狐疑的目光,冲着母亲发起脾气来。

    庄语岑沉默不语的看着对话的母女俩,表情上看不出什么异样。

    “语岑,我就知道你关心我……关心我肚子里的宝宝,我听你的话,不发脾气了,那样对肚子里的宝宝不好……”戴霜霖突然小鸟依人的,半躺在庄语岑的臂弯里,撒娇的说,双手轻柔的抚摸着平坦的小腹,充满爱意。

    庄语岑被她突如其来的刻意亲昵弄懵了,明明心中抗拒着,却不得不僵硬的任由这个女人做小鸟依人状,谁让他现在的身份如此尴尬,是她的未婚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