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太小看我了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太小看我了

    孟良娴连连摆着双手,似是想把这部车子凭空移除,将所有的记忆移除。她抗拒着这部车子,发自本心的无可比拟的抗拒。

    “妈妈,你怎么了?”戴霜霖被母亲的尖叫吓一跳,身体也不由得颤抖一下,她瞪大眼睛,看着母亲惊恐的神色,不知道究竟为什么。

    “霜霖,霜霖,我们不要这部车子,这车子不吉利,不吉利……”说着,孟良娴就拽起戴霜霖的手臂,想往车库外边走。

    这让戴霜霖误会了,这么漂亮的车子,为什么不要,为什么不要。

    她误以为母亲小心眼,不舍得送给庄语岑,才做出如此反常的反应,于是撒娇的站住反挽住母亲的手臂,想把她拖回来。

    “妈妈,你要是不想送给语岑就算了……我又没说非送不可……”她小声嘟囔着,鲜艳欲滴的红唇嘟起老高,十分不满。

    “霜霖,不是,我们快走,这车子,真的不吉利,乖啊,我们快走……”孟良娴惊悸失色,眼神中溢满不安,拖住戴霜霖的手臂往外走。

    戴霜霖不明所以,站在那里不舍得看着车子,就是不肯动,还暗中跟母亲较劲,反作用力的想把母亲意欲离去的身形拖回来。

    而孟良娴惊恐的拽了又拽,却根本拽不动她的女儿,心中不免着急,非常大力的一拽,戴霜霖不仅是拽动了,而且毫无预兆的跌倒在地上,半个身躯都扑到在地上。

    “啊!妈妈!”戴霜霖吃痛的呼叫,花容失色,一时间被母亲拖着手臂,却站不起来。

    孟良娴忽然想起女儿还怀有身孕,赶忙俯,将跌倒在地的女儿搀扶起来。

    戴霜霖的惊叫声惊醒了一直低着头不肯参与其中的戴雨潇,她一眼看到了那部车子,银灰色的车子,怎么那么眼熟?

    “霜霖,你没事吧?”庄语岑远远的看到戴霜霖跌倒在地,慌忙跑过来,搀扶着她。

    “语岑,我没事,只是跌了一下……”戴霜霖娇弱无力的说,口中不住的喘息。

    “怎么这么不小心呢,你肚子里还有宝宝……”庄语岑皱着眉,脸上露出不悦的神情,搀扶着戴霜霖的手臂,非常关切的责怪道。

    “没事,没事……真的没事……”戴霜霖双手掩住平坦的小腹,轻轻的喘息。

    “你怎么做母亲的,居然距离这么近,还让女儿跌倒了?别忘记她现在带着身孕!”戴正德急匆匆赶过来,横眉立目,斥责面露馁然的孟良娴。

    “我……不是故意的……”孟良娴目光躲闪,嘴唇不安的翕动。

    “爸爸,别责怪妈妈,她不是故意的……是我自己不小心……”戴霜霖毕竟是她的女儿,即便是被她拖拽倒的,这个时候也要袒护着母亲。

    “都这么大的姑娘了,怎么还能这么不小心呢……”戴正德慈爱的嗔怪着,用大手轻轻拂着戴霜霖身上的浮尘一般。

    “我们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庄语岑还是不放心的,小心翼翼的搀扶着戴霜霖。

    一听到要去医院检查,戴霜霖神情立刻紧张起来,慌忙摆手:“不用,不用,只是跌了一跤而已,没事的,没事的……”

    “真的不用吗,你好好感受一下,真的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庄语岑比她还要紧张,眼睛一直紧紧盯住她的小腹。

    “没有,语岑,我知道你担心我,真的没事……放心吧,我们的宝宝好好的……”戴霜霖一脸的幸福神情,小鸟依人的依靠在庄语岑的肩上,眼神示威似的瞟向戴雨潇。

    戴雨潇根本没往他们这边看,也没注意到她此刻与庄语岑是多么的甜腻,庄语岑又是对她如何的关切,她根本没看到。

    她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那部银灰色的车子上,那样幽深的银灰色,像一个巨大的漩涡,搅绕起她全部的思维,旋转,旋转,不停的旋转。

    “宝贝……想什么呢,这么出神?”慕冷睿在她耳边轻声耳语,亲昵非常,根本不顾及他人在场。

    “这车子……怎么这么眼熟?”戴雨潇秀眉轻瞥,想的出神,小声嘟囔着。

    “宝贝,你还没看出来?你看看后面的车牌……”慕冷睿轻声道,唇角勾起似笑非笑。

    戴雨潇犹疑的走近前,转到车后,看到车牌,不由得瞪大双眼,屏住呼吸,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这样特殊的车牌,她当然记得,如果不是慕冷睿当初超凡的记忆力,几乎不能那么快判断出这车子就是来自他们这个城市。

    原来这部车子,是小镇上她母亲家里的那部,这车不是很破旧吗,虽然能够看出是银灰色,可是大部分的车漆已经剥落,现在怎么崭新的跟一部新车无异?

    慕冷睿消失了几天,天天不露面,居然暗地里做了这么多令人咂舌的工作?

    她透过车窗看进去,到处都是崭新的,哪里有一点破旧的影子。

    这车型是一般的工厂短时间内无法杜撰出来的,如果按照这部车型造一辆新车出来,这么短的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完成。

    他分明是将车子偷偷运回来,偷偷吩咐人改造一番,休整得跟新车无异,仅仅用了几天的时间,多么惊人的效率和速度。

    “冷睿……你消失这几天……就是为了这部车子?”戴雨潇眼角润湿,十分感动。

    “几天时间?仅仅为了一部车子?你太小看我了宝贝……”慕冷睿邪魅的笑,轻轻刮了一下她小巧俊挺的鼻尖,满是宠溺。

    戴雨潇现在恍然大悟,难怪刚才听到孟良娴看到这车子一声惊悸的尖叫,这部车子,估计就算不做任何改造,孟良娴也能够瞬间认出来。

    往往做了亏心事的人,记忆力超群,无论怎么抹杀,一些事物在脑海中留下深深的印记,任凭她怎么努力怎么镇定,过了这许久时日,还是不能够忘记。

    这部车子,就会像是定时炸弹一般,一露面就将她的惊悸的几乎魂飞魄散。

    慕冷睿通过这种方式,刺激伪善大妈孟良娴的神经,那么揭穿她的丑恶面目,基本是唾手可得,看她那样惊慌的神色,估计已经方寸大乱,如果乘胜追击的话,不用耗费什么力气她便会露出原形。

    一直闷闷不乐的戴雨潇,唇角扬起几分笑意,眼神也有神许多,整个人都变得神清气爽起来,骨子里透出一种喜悦。

    几天的时间能把事情做的这么完美,将这部车子彻头彻尾的改装一遍,速度已经足够令人惊异,而慕冷睿却说这是小看他了,那么,他还有什么令人惊异的事情,还没表露出来?

    这个男人的能量,隐藏的好深,深不可测。每次喷薄而出都给戴雨潇一种岩浆喷发的感觉,让她毫无准备,心灵不由得震颤。

    不同于火山喷发的是,岩浆喷涌而出带给人们的是灾难,这个男人喷薄而出的创意和速度带给她的,全部是满满当当的惊喜。

    她被这样的惊喜所震撼,她被这样的震撼所吸引,无可抗拒,无可自拔。

    “冷睿,我等着,你给我更多的惊喜……”戴雨潇巧笑嫣然,眼眸柔情似水。

    “宝贝,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慕冷睿轻声浅笑,大手紧紧握了一下她柔弱无骨的小手,给她一点力量的安慰。

    戴霜霖被搀扶起来后,站在一旁,娇弱不堪的抓住时机赖在未婚夫庄语岑的怀中休息,眼神还不停的瞄着那部银灰色的漂亮车子。

    她真的很喜欢那部车子,搞不懂母亲为什么表现如此反常,跟中了魔咒一般,真是想不通,难道这么好的车子,就这样擦肩而过了?

    母亲为什么说这车子不吉利,难道是因为银灰色,父亲只是喜欢黑色,也不一定意味着银灰色就不吉利啊,她为什么说不吉利,真是奇怪。

    慕冷睿踱着方步,走向惊魂未定的孟良娴,貌似谦恭的问:“怎么,戴太太,对我送的车子,还满意吗?这部车,可是限量版的经典车型呢……”

    孟良娴沉默不语,似是没听到他的话语一般,怔怔的出神。

    “慕大少,让你破费了,我想,我太太对这部车子,还是比较喜欢的……”戴正德扫了一眼那部车子,车型大气,如果不是银灰色,换成黑色的话,他就更喜欢了。

    而孟良娴在一旁沉默不语,他主动接过慕冷睿的话,不知妻子为什么表现如此反常,刚才还兴高采烈的想看车子,看到后却沉默不语。

    说完,他用手臂大力的揽了一下妻子的肩,冲着那部车使个颜色,提醒她不要走神。

    孟良娴才反应过来,蓦地沉定,冷冷的说:“喜欢?我不喜欢……这车子不适合我们女人用,这么大块头,开出去多煞风景……”

    她能这么快就稳定心神,慕冷睿倒是没想到,看来这游戏,越来越有趣,越来越耐人寻味,他本想着孟良娴有可能由于惊悸而不打自招,谁知她这么快就稳定了情绪,冷然的神色,看不出丝毫破绽。

    “良娴?你不喜欢这部车子?”戴正德不可置信的反问,似是不相信他所听到的话。

    “嗯,不喜欢……如果是黑色,我觉得还不错,这银灰色,太难看了……”孟良娴冷着脸,对这部车侧目而视,无比厌弃的神情。

    戴正德笑了,真是妇唱夫随,跟他在一起生活这么多年,连颜色的喜好,都跟他一模一样了,这点很对他的胃口。

    旁边的戴霜霖插话了,她嘟着嘴,有点撒娇的:“爸爸,妈妈说这部车子不吉利……难道,银灰色是什么不祥的颜色吗?”

    “银灰色,不吉利?这倒是没听说过,良娴,这部车哪里不吉利?”戴正德锁着眉,前前后后的打量着幽深的银灰色,不明所以。

    戴霜霖也小声嘟囔着,她实在不舍得放弃这么漂亮的车子:“就是嘛,从来没听说过,银灰色居然不吉利,银灰色不是意味着高贵典雅吗?很多贵族的车子都是银灰色……”

    “我……小时候听老人家说过,银灰色就是不吉利,我们还是别触霉头的好……”孟良娴眼神躲闪,努力找着借口,随意编个谎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