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四十章 不吉利的银灰色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一百四十章 不吉利的银灰色

    慕冷睿冷冷的看着这个半老的徐娘编造着借口,唇角勾起似笑非笑。

    戴雨潇皱起眉头,没想到这个伪善的大妈,能找出这么不羁的借口,让她根本预想不到。

    “妈妈,没想到你还没老呢,思想就这么老土了……小时候听过的话,有几个是真的……这么好看的银灰色,居然说不吉利……”戴霜霖不满的嘟起唇,贪婪的眼神在银灰色的车身上扫描几遍,恨不得隔空取物,将车子瞬间移走。

    “霜霖!怎么这么跟妈妈说话!怎么这么不懂礼数!”孟良娴板起脸孔斥责。

    戴霜霖吓一跳,从小到大,她就被这个母亲娇生惯养的宠溺着,即便她做了错事,母亲也只有极力袒护的份,从没有这样高声斥责过她。

    这样想着,她不由得一阵委屈,眼中噙满泪水:“妈妈,你怎么这么生气,刚才你把我拽倒,爸爸责怪你,我还袒护你来着……”

    “乖女儿,是妈妈不对啊,不该大声责怪你,可是这车,真的不吉利哦,我们快走吧,快跟妈妈回家,你还带着身孕,不适合离这不吉利的车子这么近,乖啊,走吧……”孟良娴意识到不该那么大声斥责她的宝贝女儿,小声安慰着,拉起她的手,又想往前走。

    看完了一家三口演戏的慕冷睿,笑吟吟的上前:“戴太太,您真的不喜欢这部车?就是因为银灰色不吉利?”

    “嗯,对,这银灰色太幽暗,不吉利,实在不吉利……”孟良娴重复着她的理由,一个劲的点头确认着她不能成为理由的理由。

    “戴总,您也不喜欢银灰色是吗?听说您只喜欢黑色的车子?”慕冷睿笑容可掬彬彬有礼的转向戴正德。

    “唔——我只开黑色的车子……”戴正德不轻不重的承认,他确实不喜欢银灰色。

    “唔……那好办,我现在就命人将这车子车身重新上漆,改成你们所喜欢的黑色,这样还满意吗?”慕冷睿非常诚恳的说,悠然的眼神将一家几口全部扫描一遍。

    “好啊好啊,慕大少,你可真细心,这么有诚意,我好喜欢啊!”戴霜霖最先沉不住气,喜出望外,她真没想到慕冷睿居然还诚心诚意的打算将车身改成黑色,正中下怀。

    这样气派的车子,改成黑色的话,显得更有品味了,更加配得上庄语岑。暗暗想着,她唇角扬起欢快的笑容。

    “慕大少,这不太好吧……本来已经够破费了……”戴正德推脱着,心中却想着这部车子改成黑色会是怎样的效果,一定气派出众。

    慕冷睿邪魅的笑着,等着孟良娴表态,双眸星光闪烁,捉摸不定。

    “戴太太,您觉得呢,将银灰色,改成黑色,还满意吗?”俺孟良娴还在愣神,慕冷睿笑吟吟的提醒。

    “啊!不!这车子不吉利!就是不吉利!”孟良娴连连摆手,又是一阵惊悸的神色。

    改了颜色又如何,不过还是那部当年撞死沈梦琴和柳源的车子,再怎么改都无法改变它的本质,它是谋杀的罪证,无可更改。

    这一点,慕冷睿知情,戴雨潇知情,孟良娴当然也知情,只有另外几个人还蒙在鼓里,一头雾水。

    “妈妈,您真是奇怪,慕大少都说改成黑色了,您怎么还说不吉利,真是奇怪……”戴霜霖本来看到了拥有这车子的希望,却被母亲一句不吉利再度打破了,很是不满的嘟囔着。

    “住口!我说不吉利,就是不吉利!跟我回家去!”孟良娴再次失控的怒吼,刚才还哄一下,照顾一下女儿的情绪,现在根本什么都不顾了,硬生生的拖住女儿的手臂往前拽。

    “啊,妈妈,好痛……”戴霜霖吃痛的想缩回手臂,可是被母亲紧紧的拽住,根本无法挣脱,只能用一只手臂慌乱的拽住庄语岑,将求援的目光转向父亲。

    “良娴,你怎么做妈妈的,女儿现在带着身孕,你怎么一点轻重都不知道!”戴正德大力的掰开妻子的手,解救女儿于尴尬。

    “谁让她不听话!这部车这么不吉利,会害了她,害了她肚子里的小孩!下一代都会遭殃的!”孟良娴几乎是失态的怒吼,目眦俱裂。

    “这车子究竟哪里不吉利了,你说!刚才你说银灰色不吉利,慕大少说改成黑色,你却还说不吉利!到底哪里不吉利?你说!”戴正德也愤怒起来,一向和颜悦色的妻子如此失态,真是反常,让他颜面尽失。

    “我说不吉利,就是不吉利!这车子哪哪都不吉利!从车轮到称身,哪那都不吉利!”孟良娴本来就是找个借口,哪里想得到慕冷睿顺水推舟,现在她都无法自圆其说,只能将无理取闹进行到底。

    “良娴!你!”饶是年已半百的戴正德,妻子一旦无礼起来,他也无可奈何,他只能转向慕冷睿带着歉意的说:“抱歉啊慕大少,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只是……”

    “哪里,哪里,戴总,不用客气……”慕冷睿微眯起双眼,似乎毫不在意,非常的好脾气:“尊夫人说的对呢,这部车子,十几年前,撞死过人,发生过车祸,当真是不吉利呢……”

    这句话,惊住了几个人,戴正德,戴霜霖,连同庄语岑都不可置信的将银灰色的车子扫描一遍又一遍,搜寻着可疑的痕迹。

    这么崭新的车子,一点破损的痕迹都没有,别说凹痕,连划痕都看不到一丝一毫,怎么可能撞死过人,而且还是在十几年前。

    “慕大少,你可真会开玩笑……谢谢你,不计较我太太如此失态,还为她找借口……”戴正德完全误解了他的意思,反而误以为是故意找个台阶给他们夫妻俩。

    戴霜霖更加不相信,嘟起嘴吧:“慕大少,没想到你这么幽默呢,难怪那么多女人都为你着迷,前赴后继的……”说到一半,意识到身旁还有未婚夫庄语岑,不好说的太露骨,以免花痴嫌疑,赶紧住嘴。

    “真的,我没开玩笑,这部车子,确实十几年前出过车祸,我只不过是小小改造了一下,尊夫人确实足够敏锐,一眼就看出这部车子不吉利……”慕冷睿鼹鼠一样吃吃的笑,笑的人汗毛倒竖,鸡皮疙瘩掉一地。

    “既然你知道这车子不吉利,怎么还把它作为礼物送给我太太?”戴正德露出不悦的神色,略带歉意的眼神瞟向他的妻子,为方才失态的斥责她表示歉意。

    慕冷睿邪魅的眼神,也转向脸色苍白的孟良娴:“戴太太,这部车子送给你,知道什么缘由吗?”

    “什么缘由,我不知道,正德,我不舒服,我们回家吧,我胸口好闷……”孟良娴反射性的否认,扯住戴正德的手臂,恳求他赶紧带她离开。

    她感觉到危险的气息,这种气息隐藏在慕冷睿这位大少爷邪魅的笑容里,他笑的她心惊胆战,无法预想下一步将会发生什么,危险的气息越来越浓重,简直让她几近窒息。

    “什么缘由?”戴正德屏住呼吸,很想知道这部不吉利的车子,作为礼物送给他的太太,究竟是什么缘由,难道,他的妻子和这部车子有关联?

    “你不妨问问尊夫人,这部车子的来历,她最清楚不过……”慕冷睿邪魅的笑,意味深长的看着孟良娴。

    “良娴?你知道这车子的来历?”戴正德好奇的问,浓眉紧皱。

    “来历?一部车子能有什么来历?无非是花钱买来的……还能有什么来历……快走吧,我简直透不过气来了……”孟良娴使劲拖拽着戴正德的手臂,焦急的想逃离,雍容华贵的妆容因焦急被的变形,皱纹凸显无疑。

    “戴太太……你这么着急的走,不知道的人会以为你很心虚呢,还不如跟我回客厅,再喝一杯茶,休息一下……”慕冷睿不紧不慢的建议。换上一副轻松的表情。

    只要能离开这个车库,远离那部车子,去哪里都好,实在太让人压抑了,孟良娴听着他的建议,忽然嗅到一丝舒畅的味道,忙不迭的点头应允:“好啊,好啊,我们回客厅的好,这里真的是太闷了,让人透不过气来……”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返回客厅,余管家在前,还是孟良娴走在最前面,将其他几个人远远甩在身后,她太迫不及待的渴盼离开那个令人压抑几近令她疯狂的车库了,几乎是小步奔跑着逃也似的离开。

    戴霜霖蔫头耷脑的,半个身体都依靠着庄语岑,娇娇弱弱的让他搀扶着走,远没有了当初随母亲去车库的那股兴奋劲。

    她听着慕冷睿和父母亲的对话,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部车子,跟母亲有什么关联。

    而明眼人都能够看的出来,如果不是有关联,她母亲怎么能一眼看得出这车子不吉利,她又不会巫术,没有开过什么天眼。

    戴正德神色木然,妻子反常的表现令他怔然,他忽然觉得妻子不对劲,说不出具体哪里不对劲,浑身上下都流露出一种惶恐不安的气息。

    她为什么这么惊恐?尤其看到这部车子以后,慕冷睿说她跟着不吉利的车子有关联,她知道这部车子的来历,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来历?

    慕冷睿牵着戴雨潇的小手,倜傥的慢悠悠的跟在最后,胸有成竹,泰然自若。

    “冷睿,你说这招管用吗?”戴雨潇轻声问,小手开始汗津津的,神情有点紧张。

    因为他们手中没有有力的证据,仅仅依靠攻心术,不知道胜算有几分,这个狡猾伪善的大妈孟良娴,会不打自招吗?

    慕冷睿响亮打个响指,冷睨着前方快步行进的孟良娴的背影,冷冷的说:“放心吧,即便她会七十二种变化,我也要让她变出原形!”

    戴雨潇轻咬着唇,秀眉轻瞥,眼神犹疑的落在孟良娴的背影上。

    这只千年的狐狸,有那么容易现出原形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