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她真的怀孕了?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一百四十二章 她真的怀孕了?

    这个戴霜霖,分明是chiluo裸的索要,毫无顾忌,一点分寸都没有。

    庄语岑脸色青黄不接,无论任何一个男人,未婚妻如此chiluo裸的觊觎另一个男人的车子,都会伤到这个男人的自尊心,他也不例外。

    而且他家也是显赫望族,虽然比不上慕冷睿家大业大,却也用不着未婚妻这么chiluo裸明目张胆的向别的男人索要一部车子,何况这个男人本就是他的情敌,他更加不能够容忍。

    “既然戴喜欢的话,那我就送给你,区区一部车子而已……”慕冷睿邪魅的笑着,把送一部车子说的小事一桩。

    “好啊,好啊,语岑,我们又有一部新车了哎……”戴霜霖兴奋的手舞足蹈,殷切的望着未婚夫,似是渴望他夸奖自己很能干一般。

    庄语岑的脸色更加难看,本不善言辞的他,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愤懑,满腔怒火压抑在心中,却找不到出口无处发泄。

    戴雨潇冷冷的看着,戴霜霖小丑一样的手舞足蹈,以丑为美而不自知。她了解庄语岑的性情,知道他目前心中很挣扎很难过,而两个人已经咫尺天涯,她只能局外人一样本分的旁观,无须更多言语。

    “霜霖!那车子不吉利!不能要!”孟良娴厉声喝止,一句话解了庄语岑的尴尬,这个未来的岳母找什么借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要那部车子。

    “为什么不能要,妈妈,我是大人了,您不能这么样勉强我接受您老一套的思想,我看那车子很漂亮!”戴霜霖公然与母亲对抗,不服气的怒目圆睁。

    慕冷睿如此轻而易举的答应将车子送给她,她本已经欣喜若床,眼看就要属于她的漂亮车子,怎么甘心让它因为母亲的反对而溜走?

    “我说不能要,就是不能要!”孟良娴横眉立目,这时候后悔当初对这个女儿太为娇惯,以致于现在在这种场合还公然与她对抗。

    “妈妈!您怎么这么蛮不讲理!我就要!我就要!”戴霜霖傲气的撇撇嘴,怀抱起双臂,把脸别到一旁,不屑一顾的样子。

    “霜霖,这车子真的不吉利,这车子,十几年前出过车祸……”孟良娴看硬加干涉不管用,只能来软的,柔声细语的规劝着她的女儿。

    “什么?车祸?是真的?”戴霜霖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抱着的双臂松懈下来。

    慕冷睿将手在耳边圈成半圆,做出侧耳细听的样子,这时候也凑近来:“什么,真的,车祸?戴太太说在这车子十几年前出过车祸?您知道真相?”

    孟良娴意识到情急之下说了错话,慌忙掩饰道:“慕大少,刚才你在车库不是说,这车子十几年前真的出过车祸?我是听了你的话……”

    “哦……我刚才那是开玩笑的……呵呵呵呵呵呵呵……”慕冷睿鼹鼠一样吃吃的笑,笑的孟良娴脊背发凉。

    “妈妈,你怎么这样,知道我怀孕了还总是吓唬我……”戴霜霖脸色轻松起来,看来这车子,非她莫属了。

    “良娴,你今天怎么这么反常?心情不好也不能拿女儿的身体开玩笑……她现在不能受惊吓,惊吓过度流……怎么办?”戴正德脸色不悦,想说流产,又觉得不吉利,就没有说完。

    “既然没出过车祸,肯定也不会不吉利,太好了!我好喜欢那部车子!妈妈,这下您总没有意见了吧?”戴霜霖兴奋的从沙发上跳起来,冲她的母亲挤眉弄眼。

    “戴,这是车钥匙,以后这部车子,就归你了!”慕冷睿将车钥匙放在茶几上,朝兴高采烈的戴霜霖推过去,唇角勾起似笑非笑。

    “啊!真的吗?太好了!”戴霜霖迅速的一把将钥匙抓在手中,瞪大眼睛看了又看,还拎起来炫耀似的在庄语岑眼前晃来晃去:“语岑,想要吗?想要的话,对我好一点,我把车子送给你啊……想要吗?咯咯咯咯咯——”

    看着戴霜霖笑的花枝乱颤,庄语岑心中一阵厌恶,那只车钥匙在戴霜霖眼中珍宝一般,而在他眼里,无非是一坨苍蝇粪便一样令人嫌恶。

    而这个女人,还不识趣的拎着车钥匙在他面前晃来晃去,让他皱起眉头,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几欲作呕。

    慕冷睿看在眼里,笑在心上,不失时机的火上浇油:“戴,既然你那么喜欢那部车子,不妨现在就出去试试车,准保你满意……”

    “真的吗?我现在就可以开那部车子?这是真的吗?”戴霜霖得此殊荣,兴奋地不知所以,眼睛瞪得溜圆。

    慕冷睿很绅士的点点头,伸出手掌做个请的姿势,眼中溢满笑意;“如果你愿意,现在就可以开回家!”。

    戴霜霖如获圣旨,将车钥匙炫耀似的在半空中抛了两抛,欢快的从庄语岑的腿与茶几的缝隙间挤出去,向大厅的门口走出去。

    “霜霖,你给我回来!”孟良娴别过头冲着女儿大声怒吼,面部表情僵硬,红彤彤的脸色透过厚重的粉底透出来,愤怒清清楚楚的写在脸上。

    她心中恐慌,如果她的女儿开着那部当年将沈梦琴撞死的车子,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如果戴霜霖真的把车子开回家,会不会把沈梦琴枉死的鬼魂也带回去?她岂不是整日心惊胆战,夜不能寐?

    据说,出过车祸的车子,一直被鬼魂缠绕着,说不准,她的女儿刚刚将车子开出去就会遭遇另一场车祸,死法和沈梦琴一模一样。

    饶是她指使稀里糊涂的沈梦源将沈梦琴和柳源撞死的,她虽然达到了目的,可是当时沈梦琴满头鲜血的惨状,一直在她脑海中萦绕着,总是跳出来刺激她的神经。

    她越想越恐惧,身体开始微微颤抖,她不能让她的女儿沾染那部车子,绝对不能。

    “妈妈,你又要做什么!”戴霜霖回过身,不满的跺着脚。

    “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公然要别人的车子!你可是名门淑媛!不能这么不矜持!”孟良娴总不能说出真相,只能从侧面训导着女儿。

    “戴太太,这里我需要澄清一下,不是戴索要的,是我慕冷睿心甘情愿送给她的,这点您不必担心,我慕冷睿送东西给女人,没人敢说闲话……”慕冷睿邪魅的笑,他的话,又起到趁风点火的作用。

    “妈妈,你看到了吗,听到了吗,不是我索要的,是慕大少心甘情愿送给我的!”戴霜霖听了慕冷睿的话,得意洋洋的冲母亲愤怒的脸上抛个媚眼,转身欲走。

    “你回来!你想要那部车子,有没有问过语岑的意思?”孟良娴愤怒的,将目光转向沉默不语的庄语岑。

    “语岑啊,他怎么会不喜欢呢,我本来就是想把车子给他用的,那么大气漂亮的车子,配上语岑恰到好处……是吧,语岑?”戴霜霖自作主张的,回转头向着庄语岑努努嘴。

    庄语岑愤懑至极,他根本不喜欢,甚至厌恶到了极点。

    可是偏偏这个女人还兴高采烈的,不知所以的询问他,他如果说喜欢,脸上无光不说,还有违本心,如果直接发火,在慕冷睿这个情敌面前,明显的输了气势,显得他没有度量,胸襟不够宽广。

    于是,他只能沉默不语,不做任何表态,不迎合戴霜霖的意思,也不接应孟良娴的话茬。

    慕冷睿暗暗发笑,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让庄语岑进退两难,陷入完全尴尬的境地。

    “好了,妈妈,你别闹了!我要走了,去试试车!”戴霜霖一顿足,不耐烦的转身离去。

    孟良娴见她转身离去,如同见到沈梦琴从门口走进来一样的惊恐,她再也顾不得礼仪姿态,倏地从沙发上反方向窜出去,快速拦到戴霜霖面前。

    “不许去!给我回来!”孟良娴拖住戴霜霖的手臂,往沙发的方向拖回来。

    “妈妈!”戴霜霖不服气的挣扎,想要努力摆脱母亲的桎梏。

    孟良娴怎么可能放松,她越挣扎,她越是紧紧的拖拽住,不肯放松。

    同理,孟良娴越是紧紧的拽住,戴霜霖越是使出吃奶的力气挣扎,不肯退缩,不肯服软。

    转眼间,母女两个拖拽挣扎成一团,戴霜霖的纽扣都被扯裂一颗,扑的崩落在地板上,圆溜溜的滚动了好几圈,才缓缓的旋转着停下来。

    “行了!够了!你们闹够了没有!”戴正德终于怒吼,这母女两个,平时骄纵惯了,在家里任由她们使性子,结果在外面这么不顾场合的瞎闹,让他颜面尽失。

    他的这声怒吼,镇住了母女两个,孟良娴吓的手一松,由于惯性,戴霜霖重重的跌倒在地上,毫无预兆的。

    “啊!好痛!”戴霜霖痛苦的惊呼,这一跤跌的她浑身都疼,跌她优美的发髻都变了形。

    “霜霖!你没事吧!”戴正德和庄语岑同时惊呼,倏地从沙发上跳起来,快步走过来。孟良娴反而惊吓的呆立在原地,一时间都忘记将跌倒在地上的戴霜霖搀扶起来。

    等戴正德和庄语岑都走到近前,她才反应过来,俯去,想和两个人一起将戴霜霖搀扶起来。

    戴正德愤怒的一甩手,将俯的孟良娴推到一旁:“不用你!居然有你这样做妈妈的!明明知道女儿怀有身孕,还这么大力的撕扯!”

    庄语岑冷着脸,紧紧皱着眉头,心中情绪复杂,他一直压抑着,很想发作,在慕冷睿面前却一定不能够发作。

    戴雨潇也被这突如其来的跌跤惊到,不由得条件反射似的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毕竟是同父异母的姐姐,而且她现在怀有身孕,她担心这样跌一跤,庄语岑的小孩不会真的保不住吧。

    “宝贝,别紧张,快坐下……”慕冷睿轻轻拽拽她的手,示意她不要紧张。

    “冷睿,她现在怀着宝宝,这么一跌跤,那么宝宝…… 会不会有危险?保不住了怎么办?”戴雨潇侧过脸颊,轻声说,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

    “她哪有你想象的那么脆弱,放心吧……”慕冷睿轻声浅笑。

    “你冷漠惯了吧,如果她真的流掉小孩,你就是凶手,那毕竟有戴家一半的骨血……”戴雨潇不满的责怪着,秀眉轻撇。

    “其实,她根本就没怀孕……”慕冷睿凑近她的耳朵,邪魅的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