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四十三章 跌到地上的女人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一百四十三章 跌到地上的女人

    “啊!真的!?”戴雨潇几乎惊叫出声,却慌忙掩住唇,不可置信的看着一脸邪魅笑容的慕冷睿。

    “真的!我敢保证!”慕冷睿肯定的,凉薄的唇紧紧抿起来,神情笃定。

    “你怎么知道的?怎么可能啊……”戴雨潇还是不肯相信,除非慕冷睿偷偷调查过她,强迫她验血做过相关的检查,不然怎么那么肯定。

    “我相信我的直觉……你相信吗?”慕冷睿眼眸幽深,深不可测。

    “我不相信,我还以为你背地里找她验证过……”戴雨潇撇撇嘴,原来只是直觉,她当然不会相信。

    有哪个女人,愿意广而告之自己未婚有子,戴霜霖脸皮再厚也不至于不知廉耻,这样大张旗鼓的宣布这种不甚光彩的事。

    “不信?一会……验证的机会就来了……”慕冷睿邪魅的眼神,似笑非笑的瞟向正在向沙发缓缓走过来的一家几口。

    “啊!好痛……”戴霜霖痛的飙出泪来,身体被几双大手搀扶着,却还是很瘫软的样子,仿佛没有外力支撑着时刻都会滑落下去。

    “乖女儿,乖女儿,你坚持一下啊,坚持一下……是妈妈不对,是妈妈不对!”孟良娴焦急的哄着女儿,拭去她额头上的汗珠。

    “霜霖,你走慢点,别着急,走慢点……”戴正德紧张的额头青筋暴突,面部表情因紧张变得极为僵硬。

    “不行,不行,我走不动了,走不动了……”即便几个人搀扶着,戴霜霖的身体还是瘫软下去,她可怜兮兮的看着未婚夫庄语岑,娇弱无力的喘息着,似乎在给他什么暗示。

    “这个傻小子,还不赶紧将她抱起来……”慕冷睿轻声冷嗤。

    “这个时候,不太方便抱起来吧……”戴雨潇小声辩解着,嘟起唇。

    “可是这位大想让未婚夫抱呢,你没看出来?”慕冷睿邪魅的笑。

    “没看出来……我看她痛苦的快支撑不住了……哪里还有那种心思……”戴雨潇清澈的眸子,闪着柔润的光。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你一言,我一语,看西洋戏一般看着手忙脚乱的一家人。

    戴霜霖想要瘫软到地上,却被几只大手挟持着,娇弱不堪的身体终是没落下去,只能软塌塌的被提拉着,那种感觉,反而更难受。

    僵持了一会,她看未婚夫还没有任何表示,只知道伸出大手紧紧的拽住她,不由得加重力度娇呼一声:“哎呀,痛死了,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让我躺下来……”

    她这一呼喊,几个人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她用力的瘫软下来,几只大手扶着她都很吃力,眼看她都要瘫软到地上,冰凉的地板正在张开双臂等着拥抱她。

    “女儿,乖女儿,你坚持一下,我们抬你到沙发上,你坚持一下啊……”孟良娴看她女儿这痛苦的样子,心疼的不敢再让她走路。

    几只大手迅速分散开来,抬头的抬头,拽胳膊的拽胳膊,抬腿的抬腿……各司其职。

    姿势都已经固定好了,刚刚抬起来,戴霜霖一阵猛烈的挣扎,几个人毫无准备,多一半的大手都被她挣脱了,半个身体又落到地上。

    “哎呦!你们几个人抬着我,是想把我五马分尸吗,还嫌我不够痛吗?”戴霜霖痛苦的shenyin,揉着跌的生疼的臀。

    “不抬了,不抬了,来,乖女儿,我来背你,爸爸来背你……”戴正德难得的好脾气,因为担忧着这个娇弱的女儿,赶忙俯来。

    “我不要你背……呜呜呜……”戴霜霖委屈的哭起来,眼泪顺着指缝飙出来,要多委屈,有多委屈,简直比窦娥还要委屈几分。

    慕冷睿轻声笑着:“你老爸真不懂女人家的心思,她明明是想让庄语岑抱,他一个老头子起什么哄呢……”

    戴雨潇的小手准确无误的捏住他的耳朵,凶巴巴的:“不许你这样说我爸!”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不说了,你老爸真聪明,太懂女人家的心思了,他的宝贝女儿就盼着他背呢,这样可以了吗?”慕冷睿护住耳朵,做出讨饶的表情。

    庄语岑的目光,向沙发上一直静静等候的两个人飘过来,戴雨潇赶忙松开捏住慕冷睿耳朵的手,脸色微红,心中一阵紧张。

    虽然他现在已经是戴霜霖的未婚夫,戴雨潇还是不太习惯,在他面前与别的男人亲密无间,感觉有一层隔阂,让她有些尴尬。

    “不嘛,我不要你背……我要语岑……呜呜呜……”戴霜霖委屈的哭泣着,终于说出想说的话,她心中暗暗责怪着父母双亲,怎么就看不透她的心思,还让她忍着痛在这冰凉的地板上等上这么半天。

    “好,好,好,语岑,快点啊,发什么呆呢,你来背霜霖……”孟良娴轻轻推了一把正在愣神的庄语岑。

    庄语岑不经意间瞟到戴雨潇捏住慕冷睿的耳朵,似乎很亲昵的样子,这样亲昵的动作也只有情人间才有,让他心中波澜起伏,醋意横生。

    愣神间,就被孟良娴推了一半,才晃过神来,蹲,背朝向戴霜霖,想要听从准岳母的话,将戴霜霖背起来。

    “不嘛,不嘛,我不要你背,背着不舒服……我哪里都痛,背着喘不过气来……呜呜呜……”戴霜霖在地上踢腿蹬脚,戴正德和孟良娴本想着将她扶上庄语岑的背,她这么一折腾,却怎么都扶不上去。

    “霜霖,乖啊,让语岑背你去沙发上,躺沙发上就舒服多了……”夫妇俩一边哄着,一边七手八脚的搀扶着哭闹不停的女儿。

    “不嘛,不嘛……我不要他背……”戴霜霖眼看一半身体都扶上庄语岑的背脊了,却还是自己瘫软下来,从他背上滑落到地上。

    庄语岑被哭闹的心烦意乱,从来没见过这么娇纵的女人,真是娇纵的淋漓尽致,只不过跌一跤而已,感觉快丧命一样的瘫软无力,做作的厉害。

    刚才戴雨潇娇嗔的捏住慕冷睿耳朵那一幕,在他的脑海再度闪现,加上戴霜霖这么一哭闹,心中的怒火再也压制不住。

    “你到底想怎样!闹够了没有!”庄语岑站起身来,冲着地上的戴霜霖大声怒吼。

    戴霜霖被他突然的怒火弄懵了,怔怔的看着他,忘记了哭泣,她从没见过一向隐忍不善言辞的庄语岑发这么大的火气。

    庄语岑直挺挺的站在那里,脸上挂上千年的冰霜,眼神冰冷刺骨。

    “你这么大声做什么……我只是……想让你抱我……”戴霜霖做错事的孩子一般,小声嗫嚅着,却再也不敢哭泣,眼神楚楚可怜。

    “看到了吗?刚才我就说,这个傻小子不懂女人家的心思……早点抱起来早点省心……”慕冷睿冲着戴雨潇挤眉弄眼,吃吃的嘲笑。

    庄语岑想再发火,可是一眼扫过戴霜霖的小腹,想到她还怀着他的骨肉,无奈的俯,一把将这个无理取闹的小女人横抱起来,大步走向沙发。

    戴霜霖小鸟依人的依偎在未婚夫怀里,手臂紧紧攀住他的脖颈,勒得庄语岑皱起眉头,胸口发闷,快透不过气来。

    好在距离沙发不远,庄语岑走到沙发前,松口气,将戴霜霖的身体,轻轻往沙发上一放,脸上露出终于解脱终于释然的神情。

    可是戴霜霖却死死环住他的脖颈不放,吊在他身上,这样俯,却也放不下,虽然她体重不重,却也够他吃力。

    庄语岑冷冰冰的,不想任凭她这样胡闹下去,以前戴雨潇从来都不会这样,只有他追着抱戴雨潇的份。

    戴雨潇能允许他抱他已经欣喜若狂,从未像戴霜霖一样软磨硬泡投怀送抱的赖着他的怀抱不肯下来。

    看来,人与人真是有区别的,虽然是同一个父亲生养的女儿,也不能够等同视之。

    之前,戴霜霖还算矜持,注意点淑媛形象,庄语岑虽然不喜欢她,却也不至于很讨厌。

    然而现在,庄语岑越来越厌恶她,尤其戴雨潇在场的时候,就自然而然的将两个人进行对比,因而更加的厌恶这个已经是他未婚妻的女人。

    庄语岑脸上挂着霜,注视着吊在他脖颈上的戴霜霖,目光凛然,冷漠刺骨。

    戴霜霖就是不肯放手,紧紧的抿着唇,眼神倔强的保持着柔弱可怜,她认为,她跌倒疼痛,身为未婚夫的庄语岑就是应该抱起她,而且要一直抱着她,那样才算是关怀备至。

    两个人无声的僵持了一会,庄语岑面无表情,不动声色的将一只大手伸到颈后,似是安抚着戴霜霖娇弱无力的小手,实际上是用力的掰开。

    那么大的力度,让戴霜霖感觉到一种骨头都要碎裂的疼痛,不由得吃痛的松开手指。

    这样,她就自然而然的,脱离了未婚夫的怀抱,躺落到沙发之上,眼神哀怨的看着未婚夫,却也没有办法祈求他再次抱起她。

    戴氏夫妇当然没看出任何端倪,他们只顾得关心女儿跌的是否严重,两个人围拢来,关切的左看右看,除了膝盖上指尖那么大的一小块淤青,没发现任何伤痕。

    “乖女儿,你现在觉得怎么样,好点了吗?啊?”孟良娴抚摸着女儿的额头,紧张的问。

    戴正德也很紧张,密切的关注着女儿的神情变化,额头上早已经渗出豆大的汗珠来。

    戴霜霖本来就没有多疼痛,跌了一跤而已,能跌到什么程度,刚才的痛苦神情,都是装出来,故意夸张的呼痛,都是为了让庄语岑心软,心疼,然后抱起她。

    这点小女人的伎俩,慕冷睿和戴雨潇看的清清楚楚,心中明了,可是戴氏夫妇却不知道,他们怎么可能认为女儿仅仅为了一个怀抱用此招数?

    现在父母问起来,本已经没有什么痛感的戴霜霖,心中不满庄语岑这么快就放下她,趁机娇弱不堪的再次呼痛:“哎呀,爸爸,妈妈,我好痛啊,真的好痛!”

    喊着,喊着,还不忘记用眼角斜着庄语岑的神情,看他到底紧张不紧张。

    看庄语岑反应不强烈,身体不住的扭动,似乎疼痛难忍,扭动间一个侧身翻滚,从沙发上跌落到地上。

    “啊!”戴霜霖喊叫的更加惨烈,她本以为会有人扶住她,或者接住她,谁知道大家都没有心理准备,她就这样直挺挺的跌落到地板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