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别装过头
    戴雨潇紧张的站起身来,看着掉落在地上哭天抢地的戴霜霖,表面上冷若冰霜,心中却不免担忧万分。

    慕冷睿也站起身来,装作紧张的观看,刚才距离远,作壁上观无所谓,这个女人在他面前这样硬生生的跌落了,他如果再那么冷漠显得不近人情不知礼数。

    因此,不管这个女人是不是装的,他必须要装一下,堂堂的慕大少爷,就算装一下,关心一个跌落到地上的女人,也不是什么难事。

    “啊,霜霖!”戴正德和孟良娴惊叫着,同时俯,想将戴霜霖扶到沙发上去。

    庄语岑馁然的弯下腰,不用戴正德和孟良娴搀扶,直接将戴霜霖横抱起来,轻轻的放回到沙发上。

    刚才庄语岑发怒,戴氏夫妇脸色就不太好看,这下他们的宝贝女儿由于他看护不利跌落到地上,他们就更加不悦,将怒火都转移到这未来的女婿身上。

    “语岑,你怎么回事?霜霖还没过门呢,你就这样对她,让我们怎么放心将女儿交给你?”戴正德脸色铁青,手握成拳头,如果不是看在庄语岑父亲的面上,他估计要出手打人。

    庄语岑脸色青黄不接,他讨厌戴霜霖,而对于这位准岳父,他不好得罪,毕竟他与自己的父亲是世交。

    “爸爸,你别怪语岑,是我自己不小心……”戴霜霖见父亲如此斥责未婚夫,顾不得疼痛,赶紧袒护起他来。

    “伯父,是我不小心,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照顾霜霖……”庄语岑见戴霜霖这样跌到地上,还袒护自己,心中有些内疚起来,有点后悔不该那么冷漠的待她,毕竟她现在的身份是他的未婚妻,肚子里还有他庄家的骨肉。

    “霜霖,你肚子疼不疼啊?啊?告诉妈妈……”孟良娴第一紧张的是那个未出世的孩子,伸出手掌抚摸着女儿的小腹。

    提到小孩,庄语岑紧张起来,他能够沉默的应下这门婚事,都是因为这个小孩,如果出什么意外,他会非常内疚,那是无辜的小生命。

    “妈妈,我肚子疼,好疼啊……”戴霜霖喊痛,是想让庄语岑心疼她,所以喊的很逼真。

    “不行,我们赶紧上医院!”庄语岑看她痛苦的样子,紧张的抱起她来,跨过沙发就快步往外走,他不想未婚妻肚子里的小生命还没见到阳光就早早夭折。

    “不!我不上医院!”戴霜霖没想到庄语岑这么大的反应,还没回过神来眼前就一阵天旋地转,她的身体已经腾空而起,落在庄语岑的怀里。

    若是换做平时,庄语岑这样迅速的毫不含糊的将她抱起来,她会不知道有多开心,可是现在,她非常紧张,因为庄语岑要带她去医院。

    “不许动!我们要保住这个小孩!”庄语岑沉声道,紧紧保住她不肯放松。

    “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戴霜霖失控的大喊起来,仿佛庄语岑抱着她不是为了救护她,却是为了非礼她或者害她性命一般。她手足并用的拼命挣扎。

    “乖,别闹了!”庄语岑将她桎梏的更紧,让她几乎不能呼吸,胸闷憋闷的疼。

    “爸爸,妈妈,你们快来救救我啊,救救我啊!”戴霜霖挣扎无果,声嘶力竭的呼救,将希望寄托在父母身上。

    “霜霖,霜霖,怎么了?庄语岑,放我女儿下来!你没听到她喊的这么痛苦吗?为什么非要勉强她!”孟良娴心疼的眼泪都快掉下来,失态的顿足。

    “妈妈,我不要去医院,我不要去医院,呜呜呜……”戴霜霖在庄语岑的怀抱中呜咽着,这个时候她一点都不依恋这个男人的怀抱里,空前绝后的想逃离。

    “庄语岑,把女儿给我!她说不去,就不去!”孟良娴伸出手臂,想从庄语岑怀中将她的宝贝女儿抢抱过来。

    “来,我来!”戴正德快步过来,可是孟良娴已然将戴霜霖抱在怀中,非常吃力的向沙发走过去,他中途过来,只能帮着孟良娴托住女儿的身体,起个辅助作用。

    庄语岑无辜的站在原地,他只不过想将她送去医院,他做错什么了吗?这位大,怎么这么强烈的反应?

    良久,他才沉吟着走过来,面无表情的看着沙发上痛苦shenyin的戴霜霖。

    “乖女儿,你痛的这么厉害,为什么不肯去医院呢?”孟良娴看她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心疼的抚摸着她的头发。

    “妈妈,我怕去医院,我不想去医院……呜呜呜……”戴霜霖畏惧的哭泣着。

    庄语岑更加摸不着头脑,上次戴霜霖自己去的医院,在急诊室打电话给他,不像是害怕的样子,怎么现在突然害怕起来,这个女人的心思,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乖女儿,不怕啊,你看你疼的这么厉害,孩子没了是小,你的身体出状况是大啊,我们还是去医院好不好?”孟良娴好言好语的劝着女儿。

    “不嘛,不嘛……妈妈,我不去,我不去……”戴霜霖撒娇的扭动着身体,扭了几扭,身体又到了沙发的边缘。

    孟良娴慌忙拦住她,以免她又猝不及防的跌到地上,她说服不了女儿,却又担忧她出意外状况,空前的为难。

    慕冷睿看戏已经看了很久,这时候觉得火候差不多了,殷勤的凑上前来:“戴太太,您不用担心,我这里有家庭医生,二十四小时待命,医疗水平绝对不亚于贵族医院的水准,而且我这里还有基本的医疗设备……”

    “真的吗?太好了!那就麻烦慕大少了……请家庭医生赶忙过来吧……”孟良娴喜出望外,对他及时伸出援手万分感激。

    庄语岑,和戴正德,不管之前对慕冷睿的印象如何,现在都对他投去感激的目光。

    慕冷睿发话了,戴霜霖纵然心中千百个不愿意,也无法公然抗拒,因为她对这个大少爷是非常畏惧的。

    况且她不想去医院,人家就帮忙安排家庭医生,合情合理,在没有抗拒的借口和理由。

    可是她十分害怕,感觉很快就被chiluo裸的扒光衣服示众,尴尬和羞辱很快就要接踵而来。

    而这次,她没有那么幸运逃脱,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埋下的苦果,其中的苦涩只能自己承担和面对。

    “余管家,快请楚医生过来!”慕冷睿吩咐着,余管家马上给楚医生打个电话。

    大家都默不作声,空气凝滞,有点紧张,都紧张的等待着家庭医生的到来。

    戴霜霖不再喊痛,同样的紧张着,然而紧张的意义和大家截然不同。

    大家的紧张,融了对家庭医生的期盼和等待,而她的紧张,完全是出于对家庭医生即将到来的恐惧。

    她躺在沙发上,身体忍不住瑟瑟发抖,孟良娴以为是因为疼痛导致的发抖,不由得心疼的紧紧握住女儿的手,轻声安慰着:“乖女儿,不怕啊不怕,医生很快就来了……”

    楚医生很快就到了,用了不到十分钟,这十分钟,对于戴氏夫妇和庄语岑来说,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而对于戴霜霖来说,只有万分之一秒那么短暂。

    “慕大少,请问哪位身体不舒服?”楚医生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眼眸里闪着严谨的光芒。

    “楚医生,帮这位好好看看,她刚才重重的跌倒了,看看有哪里受伤,她很疼,尤其肚子疼……”慕冷睿指着沙发上的戴霜霖。

    楚医生走上前来,先打量一番戴霜霖,然后拿起她一只手臂,开始切脉。

    戴雨潇小声的嘀咕:“楚医生也会中医吗?还会切脉?”

    慕冷睿轻声浅笑:“楚医生精通中西医,他家本就是中医世家。”

    庄语岑眉头紧皱,看着医生切脉,紧张的问道:“医生,她还好吗?肚子的宝宝有没有受到伤害?”

    楚医生疑惑的反问:“宝宝?”本来拿开的手臂,再度按拢来,担心有误诊。

    戴霜霖的脸色苍白,额头上紧张的沁出细密的汗珠,将额前的头发都打湿,她面部表情僵硬,唇齿紧紧的闭合,手臂在轻微的颤抖,她在等着医生给她下定论。

    “怎么样?她肚子里的小孩没有受到影响吧?”孟良娴同样紧张的问。

    楚医生皱着眉头,一语不发的站起身来,看他这样的神情,戴氏夫妇和庄语岑更加紧张,以为状况很严重。

    三个人都围拢来,将楚医生围在中心:“怎么样,医生?是不是很严重?”

    楚医生双手合什,然后做了一个分开的姿势,示意三个人让路。

    看三个人还是没有反应,迟钝的很,只能推开面前的孟良娴,朝慕冷睿走过去。

    慕冷睿站起身来,楚医生走近前,贴近他耳边,轻声耳语几句,慕冷睿心领神会的点头笑笑,楚医生便转身离开,对躺在沙发上的戴霜霖没做任何处理,只是一点淤青,过几天就会消掉。

    “慕大少,医生怎么说?严重吗?”三个人更加紧张,难道严重的连这些家属都不让知道?跌跤跌出这么严重的后果?

    慕冷睿笑吟吟的摆摆手:“大家太紧张了,只不过跌一跤而已,医生说什么事都没有……医生还说……”

    “还说什么?”三个人异口同声的问,紧绷的神经还是没能放松,迫切的等待着下文。

    戴霜霖也异常紧张,她当然知道医生跟这位大少爷说了什么,她等着这位大少爷给她宣判死刑,等着被chiluo裸的剥光示众。

    “这句话,我只能跟戴说,大家请分散一下……”慕冷睿忽然邪魅的笑。

    他走近沙发上的戴霜霖,此刻这位大身体僵直,不敢呼吸,紧张到极点。

    慕冷睿俯,贴近她的脸颊,轻声耳语:“戴,你还在装什么,你根本就没有怀孕……快点起来吧,装过头谁都不好看……”

    戴霜霖听完浑身发抖,慕冷睿的话,就是命令,就是军令状,她一骨碌直接从沙发上坐起来,拢拢散乱的鬓发,轻松的说:“大家别担心,我什么事都没有,我好了!”

    慕冷睿满意的坐回到沙发上,唇角勾起似笑非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