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四十五章 言听计从
    等慕冷睿坐回到沙发上,戴雨潇轻声问:“刚才楚医生跟你说什么了?”

    慕冷睿将食指轻轻放到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示意她不要说话。

    看着戴霜霖轻松如常的表情,孟良娴慌忙摸摸女儿的额头,一点都不热,不像是烧坏大脑的样子,可是她这宝贝女儿的变化怎么这么大?

    一惊一乍的,让她这个当妈的都有点接受不了,心跳和平时的速度都不一样。

    戴霜霖似乎很抵触母亲这样试探的动作,推开她的手,不满的:“妈妈,你做什么,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好好的!”

    “不是,乖女儿,你确定你没事?刚才还疼的死去活来的……”孟良娴仍旧不放心的,眼神中满是关切,被推开的手再度探过来。

    “妈妈,你烦不烦啊,我说了没事,就是没事!”戴霜霖恼火的将母亲的手打落。

    庄语岑也觉得奇怪,靠近来,关切的问:“霜霖,你真的不疼了?要不要去医院详细检查一下?没准刚才那个医生没检查清楚……”

    “不疼了不疼了,我真的不疼了……”戴霜霖的头摇晃的如同拨浪鼓一样高频率。

    “可是你刚才那么痛苦!你不关心肚子里的宝宝吗?”庄语岑声音高起来,有点不耐烦。

    对于这个娇生惯养的女人,他关心不是,不关心也不是,偏偏这个女人就是他的未婚妻了,真让他懊恼不已,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和她相处?

    “刚才,我是装的!”戴霜霖低垂着眼睑,头也不抬的回答。

    她这句话,把戴氏夫妇,和庄语岑都惊呆了,三个人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把她说的话在脑海中转了几圈才回味过来。

    “什么?你说你是装的?为什么这么做,你这不是害大家担心吗?”戴正德被这个野蛮任性的女儿折腾的血压升高,愤怒的质问。

    “谁让语岑,他不关心我……”戴霜霖眼皮抬都不抬,骗了人还理直气壮的样子。

    “我不关心你?刚才我抱你去医院你死活不依,还说我不关心你?”庄语岑无语气结。

    “你就是不关心我,一来就一直盯着她看,你以为我没看到吗?我才是你的未婚妻,庄语岑!”戴霜霖理直气壮的喊着,一副委屈至极的表情。

    “好了好了,乖女儿,别发火,别动了胎气……语岑,你让着她点,她现在怀孕呢,你得照顾着她的情绪……”孟良娴一边哄着女儿,一边给庄语岑使眼色。

    庄语岑忽然觉得自己很窝囊,只是因为一时的酒醉,就跟这个女人发生关系,还意外的珠胎暗结,让他从此万劫不复。

    事事都以这个女人怀孕为先机,处处低头,处处压抑,不得不忍气吞声,这样的状况让他几乎情绪失常,几乎癫狂,全都是因为这个女人的折磨。

    噩梦,噩梦,真的是噩梦。从相貌和身材上,这个女人都算得上上上之紫,可她的一举手一投足,一笑一颦,怎么那么让人作呕呢?

    “好了好了,我以后多关心你便是……”庄语岑无奈的表示,重重的坐下来,刻意的与戴霜霖拉开距离。

    戴霜霖不依的靠拢来,紧紧拽起庄语岑的手臂,蛮横霸道钻进他的臂弯里,丝毫不顾及庄语岑的感受,认为他的臂弯就是她的专属,她这么做理所当然。

    庄语岑不想再多生事端,今天这么多无来由的事端已经足够他头疼了,如果不是因为戴雨潇在这里,他绝对不会陪戴霜霖来什么慕家豪宅。

    他耷拉着手臂,垂落在戴霜霖肩头的一侧,不抵触她这样刻意亲昵的动作,也不迎合。

    孟良娴却认为这样刻意做出来的亲密无间很合适,心中释然,她的女儿和女婿是多么天造地设的一对,简直是金童玉女。

    戴氏夫妇在他们的宝贝女儿一场莫名其妙的闹剧之后,神经放松下来,做回到沙发上,分别端起一杯热茶。

    “戴太太,您喝得下这么热的茶麽?要不,再给您来一杯冰水?”慕冷睿体贴的问,眼神落在孟良娴手中热气腾腾的茶盏上。

    “不碍事,不碍事,这茶,刚刚好,刚刚好……”放松戒备的孟良娴没听出慕冷睿的话外音,端起热茶一饮而尽。

    慕冷睿看着他的猎物又跑到了他猎取范围的边缘,不由得轻笑,这位半老徐娘,该享受够了方才的释然吧,让她紧张的时刻又要到来了。

    “戴,既然刚才戴太太那么反对你要那部车子,那么就不送给你了,你的意见如何?”慕冷睿假意征求戴霜霖的意见。

    慕冷睿既然这样说了,戴霜霖虽然很不舍得那部车子,可是怎么敢忤逆他的意思,这一次,她又有把柄落在这位大少爷手里,她必须百分百言听计从。

    “好的,好的,我没意见,既然我妈妈不喜欢,那就算了……”她点头应允,眼神讨好的投向母亲孟良娴,虽然表面是顺从母亲的意思,实际上只不过是顺水人情。

    孟良娴倒是很受用的样子,心中宽慰,她的这个女儿终于懂事了,知道体谅她的感受。

    因此她开怀的笑着,伸手轻触宝贝女儿的脸颊,夸奖道:“还是我的宝贝女儿乖……最体谅妈妈的难处了……回头妈妈送一部更漂亮的车子给你……”

    “妈妈,真的吗?你真的送我一部更漂亮的车子?”戴霜霖被这意外来临的惊喜惊讶的不知所以,如果母亲早就这么说,哪里还会生出这么多事端。

    “是啊,就算妈妈不送,你的未婚夫语岑,也不会不舍得这么一部车子的……他送你一部漂亮车子是小事一桩……”孟良娴话锋一转,指向庄语岑。

    这算什么,要不到慕冷睿的车子,公然向庄语岑开口,这母女俩一唱一和的,真会演戏。

    庄语岑窘迫的半个身体陷进沙发里,对于这样无理的要求,迎合不是,不理也不是。

    而怀中的戴霜霖却抓住这个机会撒娇卖痴,在他怀中扭来扭去:“语岑,你愿意送我一部车子吗?就像那部银灰色一样漂亮的?”

    “唔——好吧——”就算不情愿,未婚妻开口了,庄语岑也不好公然拒绝,那样显得他不够大度,只能无奈的应承。

    “语岑,你真好!”戴霜霖众目睽睽下,凑近庄语岑的脸颊,突如其来的给他一个响亮的吻,非常清脆,干净利落,一气呵成。

    庄语岑尴尬的坐在那里,面部表情极度僵硬,这样一个吻落到脸上,让他患上小儿麻痹症一样的难过,半边脸都麻兮兮的,很不舒服,血液都无法流通。

    “看来,这下是皆大欢喜喽……这都要感谢戴太太急中生智啊……”慕冷睿话中有话的讽刺,讥讽的孟良娴厚重粉底的脸红一阵白一阵。

    “哪里,哪里,慕大少你见笑了……”孟良娴却还不得不谦让着,非常尴尬。

    身为准岳母,趁这个机会向准女婿索要一部漂亮车子,让准女婿不能不接受,然后宝贝女儿不失时机的奖励夸赞,这种双簧戏,也只有她们母女两个做的出来。

    “那么,我现在把那部银灰色的车子送给别人,在场的人,没有谁会反对了吧?”慕冷睿扫视全场,分明是故作姿态,明知故问。

    他慕大少爷决定的事情,谁会反对,谁敢反对?

    看大家都沉默不语,慕冷睿笑了,轻声道:“我要转送的那个人,现在不在这里,我请他出来,戴太太,您不会反对吧?”

    孟良娴巴不得他将那部不吉利的车子早早送人,免得梦魇一般总是缠绕着她,再这样继续纠缠下去,她都快疯掉了。

    “好的,好的,我当然不反对!我怎么会反对呢?”她迫切的点着头。

    “余管家,带他过来……”慕冷睿轻声呼唤,余管家转身离去,不知道要带什么人出来。

    稍等片刻,一个猥琐男人的身影映入大家的眼帘,三角眼,厚嘴唇,狭窄的脸型。

    戴雨潇最先看到这个人,惊异的几乎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这个猥琐的男人,就是在山上放火烧掉小木屋,还往小木屋引进毒蛇害死她外婆的沈梦源!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慕冷睿将这个男人找到的,能这么快从那么大的一座山上将他搜到,而且这么快就带到城里来,肯定花费不少功夫。

    此刻她见到这个猥琐的男人,分外眼红,想起外婆的惨死,想起母亲的枉死,恨不得将这个猥琐的男人生吞活剥。

    虽然名义上是她的舅舅,可是不管怎么惩罚他都不为过,谁让他那么丧心病狂的害死她的外婆和亲生母亲。

    她的手禁不住轻微发抖,如果眼前有把匕首,她一定握着匕首狠狠的刺向那个猥琐的男人,她将牙齿紧紧咬着,终于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咬牙切齿。

    慕冷睿感觉到戴雨潇情绪的波动变化,轻轻按住她的手,纤长的手指轻轻安抚。

    戴雨潇看了他一眼,两个人的目光一对视,戴雨潇放松下来,她知道慕冷睿自有安排,她应该以大局为重,不能够这么快爆发。

    等猥琐的男人走到近前,孟良娴和戴正德还在端着茶盏轻声谈笑着,没有看到已然走到近前的沈梦源。

    “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沈梦源!”慕冷睿一伸手臂,彬彬有礼的介绍,沈梦源三个字掷地有声,铿锵有力。

    戴氏夫妇同时抬头,听到这个曾经熟悉的名字,同样惊讶。

    孟良娴表现的最为夸张,手中的茶盏随着慕冷睿唇齿的闭合应声而落,她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看了又看这个猥琐的中年男人,他真的就是沈梦源!

    “你怎么在这里?”戴正德随着慕冷睿的话音刚落,就沉着脸低声问道。

    他当然认识沈梦源,只是他得知沈梦琴是与柳源私奔途中遭遇车祸,从她去世一直到现在这么多年,他都没有联系过她的家人,更是多少年都没见过沈梦源。

    沈梦琴的哥哥沈梦源突然出现在视野里,让他的心触动一下,让他不由得想起已逝的昔日情人,戴雨潇的母亲——沈梦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