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四十九章 魅幻无常
    戴雨潇狐疑的看着那张支票,她知道那张支票明明被毁掉了,可是怎么又突然出现了?难不成这位慕大少爷又煞费苦心的将碎纸拼凑回来?

    可是,即便拼凑回来,字迹根本辨认不到,上面的字迹又是如何解释?真是诡异。

    孟良娴身体前倾,看着那张支票,惊惧失色,这次她再也无法抵赖。

    戴正德也清清楚楚看到了那张支票,上面是孟良娴的笔迹,他愤怒的:“那年你跟我要了五十万,说是给沈家,原来是给沈梦源的封口费!”

    “正德……我错了,我错了,求求你原谅我……”孟良娴因为这张突然出现的支票,全线崩溃,她苦苦哀求着丈夫戴正德,她无法想象丈夫知道自己害死他情人的事实后,将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妈妈!你真的害死了沈梦琴?!”戴霜霖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眼,再也顾不得赖在庄语岑的怀抱里,窜到母亲和父亲之间。

    孟良娴哪里顾得上搭理这位宝贝女儿,只顾得楚楚可怜的攀着丈夫的手臂,苦苦哀求他的原谅:“正德,正德,你就原谅我吧……”

    戴正德面无表情,脸色苍白,他嗫嚅着:“你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这么做,梦琴还跟我说,让我好好待你……你却这样对她……”

    孟良娴听到他的话,痛哭流涕,不知道是良心发现真心忏悔,还是故意演戏给丈夫看:“正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没想到她还劝着你对我好……我真的不知道啊”

    戴正德头脑一片混沌,他呆呆的站起来,想大厅门口走去,走的极为缓慢,双腿灌了铅一样的沉重。

    “爸爸,爸爸!”戴霜霖紧跟在后面,孟良娴也停止哭泣,红肿着眼睛追过来。

    戴正德似是没听到他们的呼唤一般,呆呆的往前走,仿佛行尸走肉一般。

    戴雨潇看着父亲的背影,瞬间变得不再魁伟,深知这次的真相带给他多大的打击和震惊,心里不由得一疼,眼泪扑簌簌落下来。

    戴正德缓慢的走着走着,快到走到大厅门口的时候,突然扑通整个身体跌倒在地上,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回响,他的头重重的撞击到地面。

    “爸爸!”戴雨潇惊叫着,顾不得穿着不方便走路的旗袍,飞快的冲过去。

    全部的人都焦急的围拢来,查看戴正德的状况,他双目紧闭,脸色苍白,唇齿也紧紧的闭合,不省人事。

    “爸爸,爸爸!”戴雨潇的泪水雨水一样倾泻下来,落在父亲苍白的脸上,再淌落在地板上,流淌成河。

    庄语岑一直处于旁听的位置,他了解了整个过程,心中说不出的酸楚,他后悔没有多多疼爱戴雨潇,她因为母亲的枉死承受那么多,而他给她的关爱和信任只有那么一点点。

    看着戴雨潇哭泣的样子,止不住的心疼,一时间有些恍惚起来,仿佛回到他们相恋的时候,他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来,想擦拭掉她脸上的泪水。

    快要接触她脸颊的时候,他的手被打落,一转头,慕冷睿霸道得将哭泣的戴雨潇揽在怀中,抿着凉薄的唇,挑衅的看着他。

    “照顾好你的未婚妻,我的女人,不劳烦你费心!”慕冷睿冷冷的,眼神彻寒刺骨。

    庄语岑晃过神来,意识到刚才太过于失态,他早已经失去了关爱戴雨潇的资格。

    他想去搀扶同样哭泣的戴霜霖,然而踌躇半天,伸出的手又缩回来,这份关爱,终是不能够转移到现在的未婚妻身上。

    慕冷睿冷冷的命令:“马上送戴总去医院,现在都不许哭,不是哭的时候!”

    乱成一团的几个人这才有了主张,将人事不省的戴正德抬起来,走出大厅门口。

    余管家已经安排好一辆加长型宾利在门口等候,大家一边将戴正德抬上车,余管家一边给医院打电话,让医院提前做好接应的准备。

    前往医院的途中,孟良娴坐在车尾的角落里,她挪动着微胖的身体向前,想接近昏迷中的戴正德,然而刚刚挪动两步,几条手臂都横在她面前。

    一抬眼,这些人各个墨镜遮面,面无表情,即便隔着镜片看不清楚眼睛,也能感受到他们鹰一般冰冷锐利的眼神,即便不说话已经让人心生畏惧。

    这些人都是慕冷睿安排的保镖,从各个角度将孟良娴圈拢来,将她控制在局限的范围内。

    “正德,正德……你醒醒,你醒醒,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她只能在那个角落里,隔着人墙对着昏迷的丈夫哭诉。

    戴霜霖比较识趣,她知道经历这次变故,她的命运将发生重大转折,或者她今后的境遇将会比幼年的戴雨潇还惨,不受人尊重,惹人厌弃。

    然而她还年轻,关键是她足够聪明,知道这时候她的名媛身份即将从高空坠落,她要在跌落的过程中,抓住任何可以抓得到的东西,以挽救她的生命。

    她还有一根救命稻草,必须紧紧抓牢,那就是她的未婚夫——庄语岑。

    她柔弱的依偎在庄语岑怀中,看起来脆弱不堪,无精打采,似乎现在被送往医院的不是她的父亲戴正德,而是她。

    她的手紧紧抓住庄语岑的手臂,整个身体的全部力量都集中到手臂上,以致于庄语岑被她抓痛微微皱起眉头她都没有注意到。

    戴雨潇的脸色苍白,紧紧抿着的唇,坐在父亲切近的位置,心乱如麻。

    她没有想到父亲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如果知道,她一定斟酌再三,换一种非常柔和的方式告诉父亲当年母亲车祸去世的真相,不让父亲遭受如此巨大的打击。

    看着父亲紧闭的眼睛,她的眼泪一直不可抑制的流淌,慕冷睿想不出什么话安慰她,只是轻轻握住她的手。

    “宝贝,我是不是做的太过火了?现在你父亲昏迷了……”慕冷睿第一次在女人面前露出懊悔的神色。

    “不关你的事……如果不是你,我都没办法将真相澄清……”戴雨潇流着泪摇摇头,她知道这个伪善的大妈孟良娴有多么的狡猾,如果不是慕冷睿帮助她,她根本就没有足够的证据让这个伪善的大妈显露原形。

    比狐狸都要狡猾的孟良娴,只有慕冷睿这样思维周密的人才是她的克星。

    慕冷睿虽然看起来邪性十足,而他的邪性,带着正气,就像是一把染墨的利剑,带着魔性却能披荆斩棘,降妖除魔。

    “乖,你别哭了,哭的我心都碎了……你这么哭,我会认为你是在责怪我……”慕冷睿轻轻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温柔的安慰着。

    戴雨潇勉强止住哭泣,出于本能的,轻轻依靠在慕冷睿的肩上,眼波流转,笼罩着一层迷离的雾气。

    “宝贝,你得撑住,你的父亲以后就要依靠你了,你做好准备了吗?”慕冷睿轻声说。

    “嗯——”戴雨潇点点头,她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如果父亲出什么意外,她一定好好服侍他下半辈子,只要他不再想之前那样厌弃她这个情人生养的女儿。

    “冷睿,刚刚那支票……是怎么回事?”戴雨潇想起刚才那张让孟良娴溃不成军的支票。

    “支票?那哪里是支票,只不过是我找人做的一张破纸……”慕冷睿双眸星光闪烁,唇角勾起似笑非笑。

    “啊!破纸?那孟良娴的笔迹呢,怎么可以模仿的那么像?”戴雨潇惊讶的瞪大眼睛。

    “找她的笔迹不难,除非她这辈子都没签过名,找人将她的名字用激光扫描下来,做个印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可是,印章印上去的,怎么会跟手签的一样呢?”戴雨潇还是不解的。

    “稍微处理下就OK,孟良娴正惊魂未定的时候,怎么可能细细分辨,这就是心理战,明白吗?”慕冷睿颇有些得意,邪魅的笑。、

    戴雨潇不再说话,回过头瞟一眼落水狗一样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孟良娴,心中腾升起一种报复的快感。

    这么多年以来的愤怒和委屈,终于在今天全部喷发出来,她母亲的冤情,也终于大白于天下,她达成了一个心愿,在她心中隐匿了二十多年的一个心愿。

    庄语岑怀中抱着戴霜霖,目光却落在戴雨潇完美无瑕的侧脸上,她还是那样的清纯脱俗,浑身散发出一种高傲的气质,让人不可亵渎。

    距离越远,他将这个昔日的恋人看的越清楚,越是这样,心中越是难以割舍。如果是今生最让他后悔的事情,就是错过戴雨潇。

    这样完美的一个女人,他似乎都开始恍惚起来,不敢相信自己曾经拥有过她,他们曾经一起走过的岁月,幻化成一幅幅绮丽的图景在脑海中电影一样回放,魅幻无常。

    仅仅几个月的时间,他的世界天翻地覆,昔日的恋人现在在别人的怀抱里,他的怀抱里,也已经有了一个怀着他骨肉的未婚妻,命运,总是这样作弄人。

    戴正德被送进医院,医生一测血压,瞬间飙升到两百,直接进手术室进行急救。

    孟良娴几次想冲进手术室,都被几个保镖截到半路,路过的小护士讶异的看着这个发髻蓬乱不堪的女人,像是看怪物一般。

    孟良娴看冲突无果,大声的哭喊:“正德,正德,你要坚持住啊,我是良娴,我是良娴,你老婆啊……我在外面陪着你……陪着你!”

    手术内的医生立刻冲出来,厉声质问:“这个疯女人是谁,还让不让我们急救了?如果想让病人死的快点,你们这些家属就任她在这里撒泼吧!”

    孟良娴丧失理智,这几个小时之间她失去了太多东西,名誉,地位,或者,她很快就去丈夫的心,她恐慌,恐慌的丧失理智。

    她冲着医生大声吼叫:“你怎么这么不近人情,我是他老婆,他老婆!我就是家属!”

    这里只有一个人可以制住她,慕冷睿冷着脸走过来,眼神森冷肃杀:“你配做他老婆?你有这资格?去角落里忏悔!再多说一句,我让你在医院里消失!”

    这一招很灵验,孟良娴再也不敢说话,惊惧的看看他冷酷的脸,相信这位大少爷气头上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挪动着微胖的身体到墙角里默默忏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