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我量你也不敢!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一百五十一章 我量你也不敢!

    戴霜霖坐倒在地上,怯怯的看着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慕大少爷——慕冷睿,惊恐如千万条利箭,瞬间穿透她的内心。

    “不是故意的?一时失手?”慕冷睿阴冷的重复,似是不经意的反问。

    “真的,是真的,慕大少,我是真的不小心,一时失手……求求你,放过我,原谅我……”戴霜霖蹲坐在地上,仰着头可怜兮兮的乞怜。

    “人要敢作敢当,如果做了错事,还要说谎,那就要罪加一等!”慕冷睿的眼神,阴冷彻骨,他的手中玩弄着那只尖锐的针头。

    戴霜霖不敢改口,担心如果说故意的,存心的,那即将面临的惩罚,会更加惨烈。

    她只能捣米一样的频繁点头:“是真的,我没说谎,慕大少,我是真的不小心……好在我的妹妹她没受伤,真是万幸,万幸……不然我会内疚一辈子……”

    “你还记得她是你的妹妹?我还以为,你早就把她当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敌!”慕冷睿不屑的反问,眼神中溢满轻蔑,他肯相信这位大的谎话才怪。

    “哪里,哪里,我们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我怎么会……”戴霜霖陪着笑脸,本来挺好看的一张脸,由于哭笑不得的表情变得非常难看。

    “那好,我姑且相信你这一次……”慕冷睿将那只针头放在唇边,轻蔑的吹拂了一下。

    戴霜霖稍微放松,脸上露出释然的表情,心中暗暗欣喜,这位大少爷终于大发善心肯放过她了,真是意外的惊喜。

    慕冷睿垂下手,缓缓的转身,似乎要离去,半个身体都已经缓缓的转过去。

    戴霜霖如释重负,手向后壁虎一样抓扶住墙壁,稍稍活动下酸麻的腿脚,想要站起身来。

    她的眼神一直盯着正在转身的慕冷睿,生怕他中途停下来突然袭击,这位慕大少爷的善变是出了名的,她可猜不透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眼看着慕冷睿整个身体都转过去,背对着她,携着戴雨潇的小手向前迈步。

    “唔——”戴霜霖长长吐出一口气,放松的闭上眼睛,完全站起身来,贴着冰冷的墙壁重重的深呼吸,胸部可见明显的波动起伏。

    “啊!”刚刚呼吸一口气,戴霜霖就感觉到裸露的小臂一阵锥心的刺痛,让她不由得惊呼出声。

    睁开眼睛,抬起手臂,一枚闪着寒光的针头已经深深的刺入小臂,只露出尾部一小截,大部分已经深入到皮肉。

    “啊!慕大少!你不是说放过我?!”戴霜霖护住小臂,吃痛的质问,疼的呲牙咧嘴,全然没有千金大的尊贵形象。

    刚才由于担心,意欲接近戴雨潇的庄语岑,听到戴霜霖惊呼,赶忙走过来。

    戴霜霖方才那狠狠一投掷,始料未及,把庄语岑惊得瞠目结舌,他很担心戴雨潇,担心那只玻璃圆筒会造成不可预料的后果。

    幸好,慕冷睿足够机警,化险为夷,当他的大手紧紧抓住针筒的那一刻,庄语岑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心中暗暗佩服这个男人的反应和速度。

    换成是他,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那样危急的关头,他极有可能心有余而力不足,虽然他宁愿自己受伤,而不愿心爱的女人受伤。

    所以,有时候,客观现实和主观愿望是存在一定差距的,客观现实不随人的意志发生改变,不管你愿不愿意接受,愿不愿意面对。

    戴霜霖这次真的惹恼了他,就算娇生惯养,娇纵惯了,此一时彼一时,发脾气也要挑个时候,怎么能一点后果都不考虑。

    自己的父亲还危在旦夕的时候,这个女人不仅不为父亲的状况担忧,怎么会生出如此狠毒的心肠,对自己的亲妹妹下次毒手。

    他对这个女人更加厌恶,若不是因为她肚子里还怀着庄家的骨血,仅仅由于她暗算戴雨潇这一项,他就足可以恨她入骨髓,更不会可怜她。

    因此,方才慕冷睿冷冷的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女人,他远远的看着,不想营救,不想插手,全然是因为他很讨厌这个女人,对她的讨厌程度不亚于慕冷睿。

    看到慕冷睿携着戴雨潇的手转身,庄语岑也转过身,看着手术室门口,认为戴霜霖这个阴险毒辣的小女人,被慕冷睿宽容大发慈悲放过了。

    而当他听到戴霜霖惊呼,他以为是她身体突然不舒服,肚子的宝宝有状况,才紧张起来,赶忙跑过来查看情况。

    同时,慕冷睿携着戴雨潇的手缓缓转身,又慢悠悠的踱着方步向戴霜霖走过来。

    虽然只是一枚针头,只是轻轻刺一下,戴霜霖怎么会刺痛的如此夸张,脸颊上还渗出汗珠来,大颗大颗的在脸颊两侧淌落。

    古代有种非刑,传言主要用于后宫中惩罚做错事说错话的宫女,用尖锐的针一下下刺入肌肤,深达骨髓,让宫女饱受痛苦却留不下任何伤痕。

    别小看这种非刑,很多宫女都是死于这种残忍而不见伤痕的非刑,针孔虽小,带给人的痛苦却不容忽视。戴霜霖此刻是深刻体会到了这种痛楚。

    她努力的尝试着去拔掉针头,却怎么都拔不出,用力拔动一下却导致更加凛冽的疼痛,她心中暗暗发寒,这位慕大少爷,好大的手劲,她感觉没错的话,这针头已经刺入骨头,不然不至于如此用力还拔不出来。

    “慕大少……好痛……你刚才不是说,要放过我?”戴霜霖拔不出针头,却看着针头边上开始渗血,因为她用力拔针头所致。

    慕冷睿已经携着戴雨潇的手走到近前,故作惊讶的:“呀,真是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是我不小心……真的,我不是故意的……”

    戴霜霖眼神凄楚,可怜巴巴的:“慕大少……你……怎么能这样?”

    “啊呀,怎么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请戴相信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请你原谅我……”慕冷睿英俊的脸上,露出邪魅的笑容。

    “我……”戴霜霖没想到慕冷睿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连说话的语气都模仿的很像,分明是讽刺她,以此为借口教训她,还让她哑口无言。

    戴雨潇面无表情,对这位姐姐本就没有什么好感,谁知她趁父亲还在抢救的节骨眼上,对她痛下毒手,让她猝不及防。

    如果不是慕冷睿及时出手,准确无误的将针筒抓住,她的眼睛,恐怕早就已经废了。

    因此当她看到戴霜霖小臂上的针头,虽然心中一凛,却对她丝毫同情不起来。

    在慕冷睿携起她的手转身离去的那一刻,她还心中狐疑,这位睚眦必报的大少爷,怎么会突然间转性发善心,放过这位恶毒的姐姐了呢?

    一边走,一边琢磨,正寻思间,就听到戴霜霖吃痛的惊呼,她根本没看到慕冷睿出手,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导致戴霜霖惨叫。

    回转身,看到戴霜霖小臂上闪着寒光的针头,瞬间明白了慕冷睿的心思,他是故意让戴霜霖先放松,再给她一个出乎意料的教训。

    她偷偷捏了一下慕冷睿的手,悄悄给他一个暗示,让他适可而止,不要太过火。

    慕冷睿似乎意会错了她的意思,大力的回握了一下她柔弱无骨的小手,算是回应。

    他缓缓的逼近戴霜霖,这个可怜兮兮的靠在墙壁上的女人,目光森冷肃杀,彻骨阴寒。

    戴霜霖惊恐看着他骤然紧缩的瞳孔,不知道他又有什么出乎意料的举动,放下护住小臂的手,贴紧了冰冷的墙壁,紧张的不知所以。

    “大少爷……我相信您刚才不是故意的,我相信……请您放过我吧……”戴霜霖低声哀求,婉转娇啼,楚楚可怜。

    如果换做其他的女人,慕冷睿或许看在她楚楚可怜的面子上网开一面,可是,这个女人居然不知天高地厚的伤害他的女人,如此恶毒,他怎么可以轻饶她?

    他欺身近前,阴鸷的瞳孔映出戴霜霖惊恐的脸,面部表情因为恐惧僵硬不堪。

    “戴大,我刚才说的是谎话,你居然也肯相信?”慕冷睿邪魅的笑,笑的魅惑众生,笑的沧海浮沉。

    “我……”戴霜霖哪里料到这位慕大少爷毫不掩饰,直接就承认自己说谎,让她再次无语,这就是之所以他怎么肯承认说谎,因为他不用畏惧任何人。

    “我就是说谎,那又怎么样?”慕冷睿狂妄的笑,不可一世。

    “慕大少……您有说谎的权利……您有这权利……”戴霜霖只能陪着笑脸迎合。

    “我当然有这权利,而你……”慕冷睿轻轻的摆摆手,换上一副阴冷的面孔:“却一定没有!你,竟然敢伤害我的女人,还敢说谎,嗯?”

    “慕大少,慕大少,我不是没伤到吗,我只是开个玩笑吓唬吓唬她……”戴霜霖慌乱的找着借口,解释着。

    “没伤到?可是我伤到你了……那你是不是要伤回来?”慕冷睿邪魅的,将戴雨潇轻轻拉过来,摆正她的身体,站在戴霜霖面前。

    “不敢,不敢……慕大少……我哪里敢……我,伤就伤了,不打紧……”戴霜霖惊恐的摆摆手,身体尽量往旁边躲,不敢正对着两个人。

    “不敢?我偏要你伤回来!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快!这个给你,她就站在你面前,快点抓住机会!”慕冷睿冷着脸,掌心中寒光一闪,又多了一枚银亮的针头在手心,递给惊恐万装的戴霜霖。

    戴雨潇明明看到小护士只给他一枚针头,那一枚已经在戴霜霖的小臂上,哪里又得来一枚?真是奇怪,莫非这位大少爷会魔法?

    “不敢,不敢,我不敢……”戴霜霖盯着那枚银亮的针头,身体紧往后缩。

    “这不是你一直期待的吗?快点!别磨磨蹭蹭!刚才你把针筒抛出去,可没见你片刻犹豫,这时候胆怯什么?快!”慕冷睿面无表情的催促着,十分冷酷。

    “不,不……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饶了我吧,慕大少……”戴霜霖眼神凄楚,泪光闪闪。

    “我量你也不敢!”慕冷睿轻蔑的瞥着这个女人,将那枚银亮的针头从掌心捏起来,放在唇边轻轻吹拂一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