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擒住他的女人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一百五十二章 擒住他的女人

    戴霜霖眼神一直盯著那枚银亮的针头,唯恐这位慕大少爷心情突变刺入她的肌肤,没准眨眼间,她的小臂上又多了一枚闪着寒光的针头。

    这样想着,她大睁着眼睛,眨都不肯眨一下,瞳孔中尽是针头的凛然寒光。

    慕冷睿睥睨着这个女人惊恐的眼神,眼眸中泛起轻蔑的笑意,这么恶毒的一个女人,怎么会如此胆怯,应该铁骨铮铮像个男人才是。

    “慕大少……不然,我自己惩罚自己,谁让我说错话,还做错事……”戴霜霖不知如何缓解这种恐惧,如何能让这位慕大少爷开心一点,不得不想出类似自残的招数,渴望能获得这位冷酷大少爷的原谅。

    “啪”的一声,戴霜霖在众目睽睽下,响亮的给自己一个耳光。为了表示足够的诚意,用了十二分的力度,雪白的脸颊上立现几个红指印。

    看慕冷睿没反应,“啪”的一声,手掌又落在另一边脸上,两边的红指印有些对称。

    “停!”慕冷睿冷冷的喝止,面无表情,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慕大少……您终于肯原谅我了?”饱受心理折磨的戴霜霖,忍着痛楚又惊又喜,如果是两个耳光就可以解围的话,那么这耳光挨的太有价值了。

    “你以为……区区几个耳光就可以解决问题?嗯?”慕冷睿阴冷的,不屑一顾的看着她脸上的红指印。

    “慕大少……我……那您想怎么样?”刚刚惊喜的戴霜霖,惊惧又占据了她的全部思维,她柔弱的问。

    “我也不想再浪费时间,刚才你差点伤到她的那个位置,你就应该哪个位置受伤,明白吗!”慕冷睿阴冷的逼近她的脸颊,狼一般的眼神紧紧盯住她的眼睛。

    戴霜霖惊悸的瞪大双眼,她刚才险些伤到戴雨潇的眼睛,难不成,这位慕大少爷要伤到她的眼睛已示惩罚?

    她万万没想到,这位慕大少爷居然心思这么奇异,这么可怖,伤到她的小臂,顶多疼痛一下,没准不用做任何处理,过几天或许就会自愈。

    可是如果真的伤到了眼睛,正如这位慕大少爷所要求的,那她今后的生活该怎么办?没了一只眼睛,那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简直让她生不如死。

    越想越恐怖,她的身体贴着墙壁,开始缓缓下滑,口中喃喃的央求:“不要,不要……慕大少爷,求你不要……放过我……”

    慕冷睿面无表情的,纤长的手指轻轻捏住那枚银亮的针头,缓缓贴近她的脸颊,用针身在她脸颊上轻轻一划。

    戴霜霖恐惧的尖叫,其实什么伤痕都没有留下,她的恐惧完全是心理作用。

    慕冷睿饶有兴味的欣赏着这个女人恐惧的表情,轻蔑的笑笑,这只不过是个轻松的序曲,她就害怕成这样,那该如何进行下面的动作?

    “不要啊,慕大少,求你,不要啊……”戴霜霖泪如泉涌,泣不成声,她却不敢抬起手来去擦拭泪水,因为她必须看着那枚针头,生怕它一不留神就飞进她的瞳孔里。

    慕冷睿岂会听她的哀求,若是听从了,那他就不是慕冷睿了,这位慕大少爷,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大多女人只看到他风流不羁的一面,却没见到眼前这一幕。

    如果真的见到了,那些女人还敢不自量力前赴后继的投怀送抱?不吓得拎起裙角逃跑才怪,哪里还顾得上使尽浑身解数勾引这位慕大少爷?

    话说回来,能让慕冷睿如此对待的女人,少之又少,谁让这个女人不识趣,在他在场的情况下,明目张胆的肆意谋害他怀中的女人,真是自讨苦吃!

    慕冷睿也不想再浪费时间,也看腻了这个女人惊恐的表情,他捏住针头的尾端,将锐利的针尖向上,再向前,缓缓,,再。

    戴霜霖惊恐的说不出话来,就眼睁睁的看着锐利的针尖距离她的眼睛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如果眨动下眼睛,已经可以接触到眼睫毛。

    这个时候,她动也不敢动,这么切近的距离,如果她动了,有可能伤的更快更彻底。

    就像人与蛇的对峙,如果人不动,蛇会认为人没有攻击性,对峙片刻看到没有危险或许会自行游走,那么人的危险也就随之解除。

    如果人因为惊恐动了,蛇会极快的主动发起攻击,它的攻击速度一般人是赶不及躲闪的,只有中毒受伤的下场,后果惨烈。

    她现在就不敢动,担心她一动,慕冷睿会认为她企图逃走,本没心伤她也会立刻出手制止并真的刺伤她。

    其他的部位,比如手臂,比如胳膊,比如身上的任何其他部位,可以作为冒险的筹码,而她的眼睛,却万万不敢,万万不可以。

    她心中惊恐着,双手紧紧的向后扣住光滑的墙壁,却丝毫不敢动,只能不住的哀求着:“慕大少,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

    戴雨潇在一旁看的触目惊心,因为她本以为慕冷睿只是做做样子吓唬吓唬她,给她一个经验教训就罢了,哪里想得到,慕冷睿居然真的想要废掉她的眼睛。

    再怎么说,她也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虽然人心不善,人长的却很标致,如果毁掉了眼睛,那她今后的生活该怎么办?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比手,比脚,比任何其他一个身体部位都重要,如果她的眼睛真的被刺瞎了,那么她今后的生活注定晦暗不明。

    “妈,妈!你救救你的女儿,妈!妈……他要刺瞎我的眼睛啊,妈……”戴霜霖朝她的母亲孟良娴凄惨的喊叫。

    在角落里的孟良娴本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形,不知道慕冷睿居然要毁掉她女儿的眼睛,一听戴霜霖的说辞,赶忙跑过来,苦苦哀求:“慕大少,求求你放过我女儿!”

    慕冷睿对这位半老徐娘的哀求无动于衷,捏住针尖的手没动分毫。

    庄语岑也在一旁面无表情的看着,看着慕冷睿步步紧逼,心中不忍起来,戴霜霖现在可是她的未婚妻,就算她不堪,他却必须保护她。

    戴霜霖的眼角,瞥到了庄语岑变幻的表情,由面无表情变为关注,这个男人可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她必须紧紧抓住。

    “语岑,语岑,难道你要看着你的未婚妻真的眼睛瞎掉吗?语岑,语岑,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戴霜霖向庄语岑投去求救的目光,希望他念在他们刚刚订婚的份上,伸出援手救救她。

    庄语岑并不是不想救,是心中想着该如何救,暂时还没有想到合适的方法。

    如果真的以武力解决,一对一单打,常常练拳击的他,未必会输给慕冷睿,或者略胜一筹也说不定。

    然而现在这种情况,他不敢轻举妄动,那只针头的针尖就正对着戴霜霖的眼睛,他如果现在对慕冷睿发起攻击,慕冷睿一激动直直的将针尖刺进去,戴霜霖的眼睛就彻底保不住了。

    戴霜霖看着他眉头紧锁,以为他在犹豫要不要伸出援手,她做了一个令庄语岑惊悸的动作,紧紧扣住墙壁的手落下来,狠狠捶向自己的小腹,咬牙切齿的样子。

    她以身体语言警告庄语岑,既然他不顾她这个未婚妻的死活,那么他们的小孩,她也不打算保住,就让这个未出世的孩子随着她的毁灭一起夭折。

    果然,她这招吓到了庄语岑,让庄语岑触目惊心,收到了非常好的效果。

    “霜霖,不要!你冷静点,小心肚子里的宝宝!”庄语岑连忙惊呼制止她不理智的行为。

    戴霜霖并没有直接用语言要挟他,说不要这个孩子之类的话,是因为她知道慕冷睿已经清清楚楚她肚子里的底细,什么宝宝,根本就没怀孕。

    如果她直接语言上进行要挟,以此为借口获得庄语岑的怜悯和营救,担心慕冷睿会当场揭穿她,让她彻底无望,所以她只是做了一个引起庄语岑注意的动作,只希望刺激到他。

    当她听到庄语岑失声惊呼,还有些担心,慕冷睿会不会揭穿她,等了片刻,慕冷睿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只是针尖还是直直的对着她的眼睛,心中蔚然。

    “庄语岑,你还记得我们的孩子吗?你还记得我吗?你没有心,没有心!”戴霜霖不失时机的痛哭流涕,抚摸着自己的小腹,把未婚夫怒斥的如同陈世美一样无情。

    “霜霖,你别激动,别激动!小心宝宝!”庄语岑紧张的关注着她的动作。

    “既然你不想要我这个未婚妻,那么我肚子里的宝宝,还有什么机会来到这个世上,我可怜的宝宝……呜呜呜……”戴霜霖泣不成声,一副怨妇的委屈样。

    庄语岑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很想救戴霜霖,可是真的没有办法,慕冷睿不是那么好对付的,难道要让他这位政要的儿子向这位大少爷摇尾乞怜?

    他不是戴霜霖,自然做不出那样龌龊的事情来,他低不下头,弯不下腰,丢不起脸。

    他的眼神瞟向站在慕冷睿身边的戴雨潇,她面无表情,不知道她心中在想什么,难道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这个男人伤害他的未婚妻吗,伤害他未出世的孩子吗?

    戴雨潇其实在想着,这个时候该劝劝慕冷睿,不该对戴霜霖这么残忍,毕竟眼睛不同于其他的器官,毁了眼睛等同于毁了整个人。

    可是她担心着,如果她开口了,慕冷睿会不会更生气,明明是替她出气的,她却还向着别人说话,这位大少爷的情绪可是瞬息万变的,她也捉摸不透。

    庄语岑与戴霜霖的对话她听的清清楚楚,虽然她明明知道戴霜霖没有身孕,而庄语岑焦急的表情映在她的眼底,心中愈加不忍。

    沉默片刻,她终于鼓足勇气,轻轻的走上前,对慕冷睿说:“冷睿……你……”

    话还没说完,就觉得身体突然被一双大手扯住,大力的后拉,紧接着脖颈被人从后面紧紧的卡住,头部都没法转动,看不到后面的人。

    她垂下眼睑,却清清楚楚的看到那只卡住她脖颈的手臂,这个挟持她的人,居然是昔日青梅竹马的恋人——庄语岑。

    庄语岑突如其来的擒住戴雨潇,让在场的人都惊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