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真假难辨
    苍白的灯光打在每一张紧绷的脸上,现场因了庄语岑的加入,因了他突然挟持住戴雨潇,气氛变得格外紧张。

    戴雨潇被挟持了,心中蓦然酸楚,这是多久以来两个人第一次切近的接触,她几乎可以听得到这位昔日恋人的心跳,感受的到他干净馨香的呼吸。

    然而,就是他,在身后突如其来的袭击了她,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不是缘于心动,不是缘于情浓,而是挟持,而是挟持,而是挟持。

    多么惨痛的事实,剥离了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唯美绮丽的外衣,chiluo裸的昭示着她鲜血淋漓不忍目睹的痛楚。

    她知道他在意那个小孩,可是他怎么知道那个小孩根本就是莫须有,居然为了一个莫须有的小孩,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将她挟持。

    她还能说什么,心中极度怆然,仅仅冷冷的问了一句:“你下定决心挟持我?不后悔?”

    一句话包含了千言万语,所有的不甘,愤怒,质疑,都已经全然囊括。

    庄语岑蓦地手一抖,却还是紧紧卡住她的脖颈,俯下头,在她耳边低沉的说:“雨潇,对不起,我不是有心,但是没办法……我要救我的孩子……”

    他就这样把心爱的女人挟持了,为了威胁另一个同样在乎她的男人,他还曾经因为这个心爱的女人和那个男人针锋相对。

    现如今突如其来的转换立场,突如其来的由情人变为仇敌,这是他多么不愿意做的事情,而他不得不这样做,别无选择。

    戴霜霖没料到,庄语岑可以为了她挟持他至今仍然很在乎的女人——戴雨潇,按照常理,她应该受宠若惊,心存感激才是。

    那种受宠的感觉稍纵即逝,随即恐慌不可抑制的涌上心头,让她同样战栗不已。

    庄语岑之所以能狠得下心,不是由于她这位未婚妻,全然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小孩,庄语岑不忍他的骨血还未出世就早早夭折。

    可是戴霜霖心中清楚的很,怀孕本就是编造出来的谎言,肚子里空空如也,哪里来的宝宝,根本就没有。

    庄语岑如此在乎这个未出世的宝宝,一旦他发现这全部都是谎言,那么她的下场,可想而知……他们刚刚订立不久的婚约,又如何能维持的下去?

    戴霜霖现在没有别的招数,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先摆脱目前的险境再说,日后的事,再做打算。只要庄语岑这次能够救得了她,她就有时间周旋,尽量拖延时间不让庄语岑发现她没有怀孕的事实。

    她将心一横,继续神情凄凄的抚摸着小腹,装出无比垂怜腹中宝宝的姿态。这样才可以继续刺激到庄语岑,进而因为宝宝垂怜她,不顾一切的解救她于危难。

    慕冷睿被这一幕也惊呆了,他万万没想到,庄语岑会出此招,不偏不倚的切中他的软肋。

    而他不得不佩服这个男人的敏锐度,现在的状况,没有什么可以牵制的住他的,他唯一的牵挂,只有戴雨潇。

    他恰恰没料到,戴雨潇这个昔日的恋人,青梅竹马的恋人,庄语岑,为了救戴霜霖,居然将她挟持。

    在慕家豪宅里,他看得清清楚楚,这个男人,目光一直落在戴雨潇的身上,说明即便他与戴霜霖有了婚约,他心中牵挂的女人还是戴雨潇。

    在戴正德晕倒的那一刻,戴雨潇泣不成声,从他试图伸出手关爱的擦拭她脸颊上的泪水这样细节的动作也可以清晰的分辨出来,他还是深深的爱着戴雨潇。

    慕冷睿哪里料得到,就是这个还深深爱着戴雨潇的男人,居然狠下心将她挟持?作为威胁他的筹码?始料未及。

    在慕家豪宅的时候,庄语岑从未表示出主动给予戴霜霖关爱,及时她跌倒了也想不到将他抱起来,并非由于他过于木讷,而是由于他心中并没有这个女人。

    而他现在可以狠得下心将戴雨潇挟持,慕冷睿心里也清楚,不是因为戴霜霖这个女人,而是因为她肚子里那个莫名的宝宝,他庄语岑的骨血。

    可是这个男人,到现在都不知道被戴霜霖这个心机重重的女人给耍的团团转,什么小孩,什么骨肉,她根本就没有怀孕!

    庄语岑,这个重情重义的男人,真是傻的可笑,傻的可怜,至今还蒙在鼓里,看来,现在是时候提点他一下,不然他还会一直被戴霜霖所蒙骗。

    慕冷睿邪魅的笑起来,带着嘲弄,带着诡异,笑的庄语岑莫名其妙心中诧异,笑得戴霜霖血液停滞心惊胆战。

    庄语岑开始纳闷,他挟持了戴雨潇,这个慕冷睿那么在乎的女人,他怎么无动于衷的样子?还笑的出来?真是匪夷所思。

    他就不相信,慕冷睿一点都不在乎戴雨潇,他也不相信,他狠心将戴雨潇擒住作为要挟的筹码这样危险的举动是错误的。

    慕冷睿煞费苦心邀请戴氏一家几口齐聚慕家豪宅,都是为了帮戴雨潇的母亲雪冤,从搜索的一系列细节看,不知道费了多少心血才找到证据,不是仅仅依靠几两银子可以搞定的,

    如果不是因为深深爱着戴雨潇,他这位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慕家大少爷,又怎么会心甘情愿的付出那么多心血?

    如果不是因为深深爱着戴雨潇,他又怎么会因为戴霜霖袭击她而大动干戈?他又何苦这样为难一个柔弱的女人?

    慕冷睿依旧邪魅的笑着,他的目光睥睨着戴雨潇身后的庄语岑,嘲弄的说:“你真的以为戴霜霖有了你的骨肉?别傻了,她根本就没有怀孕!”

    这句话如同晴空炸雷,让庄语岑卡住戴雨潇脖颈的手臂蓦然松弛,他不敢相信慕冷睿的话,如果戴霜霖真的没有怀孕,他岂不是被她欺骗了这么久,还为此跟她定下婚约?

    如果慕冷睿说的话是真的,那他庄语岑就是天下第一号大傻瓜,被戴霜霖公然诈婚,所有的媒体都大肆宣扬这件事,这以后该如何收场?

    目前,他还为戴霜霖所说的小孩挟持了最最心爱的女人——戴雨潇,他一直苦苦追寻牵挂着的女人,仅仅挟持这个动作,他下了多大的决心才做出来。

    而如今,慕冷睿居然说那个小孩是莫须有,根本不存在,他今后又该如何面对戴雨潇?两个人的距离,会因了这一次切近的举动拉伸的天涯海角。

    戴霜霖听到慕冷睿邪魅的揭穿她,眼看着庄语岑的手臂变得松弛,不由得空前紧张,如果这根救命稻草都失去的话,她就只有闭目等死的下场。

    虽然她十分畏惧慕冷睿,时刻担心这位大少爷当面揭穿她,而她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有心理准备也罢,没有也罢,这样尴尬的现实总要面对。

    如果不将庄语岑争取过来,她的处境更加糟糕,不仅仅要面对的是慕冷睿锋利的不锈钢针尖,还有庄语岑的质问和抛弃。

    小孩没有了,他们的婚约还保得住吗,她煞费苦心才得来的婚约,怎么能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葬送掉?她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如果她被庄语岑解除了婚约,现在她在戴家的地位也大不如前一落千丈,那让她今后如何生活,经济上全然失去依存。

    焦急间,她手足无措,只能与慕冷睿,这位她十分畏惧的大少爷对峙,别无选择。

    戴霜霖神情凄楚的面向慕冷睿:“慕大少,您刺瞎我无所谓,把我杀了也无所谓,可是,请您发发善心,不要这样对待一个还没有出世的孩子,他是无辜的……”

    慕冷睿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慌乱之下,演戏演的如此逼真,如果不是楚医生亲口告诉她,看着她如此凄楚的神情,恐怕连他都要被这个女人骗过。

    果然,她的这招隔山打牛,又在庄语岑身上起到良好效果,他神色凛然,凛冽的目光射向慕冷睿,手臂加重力度,戴雨潇不由得嘤咛一声。

    “戴大,你演戏演的很逼真嘛,如果不是楚医生亲口跟我说,你根本没怀孕,我险些都被你骗过……”慕冷睿邪魅的笑,不无嘲弄。

    “胡说!楚医生是胡说!”戴霜霖见他把医生都抬出来,唯恐庄语岑信了他的话,放弃救她的念头,毕竟医生的话才是权威。

    “我胡说?庄语岑,你可真够傻的,为了这样一个蒙骗你的女人,挟持戴雨潇,你觉得这样做,值得吗?”慕冷睿的眼睛里,露出厌弃的神情。

    庄语岑一时间又犹豫起来,不知道该相信谁,究竟谁的话是真的?

    他开始回想在慕家豪宅,楚医生到来后的细节,还有戴霜霖跌倒在地上的细节。

    确实奇怪,戴霜霖明明跌倒了,很痛苦的样子,却死活不肯让他送来医院,莫非,真的隐瞒了他什么?怕他发现什么?

    当慕家的家庭医生到了,当他们问及宝宝的状况,医生反问了一句宝宝,一脸的狐疑。那样的表情很奇怪,再次诊脉过后,根本就没跟他们家属说话,直接走到慕冷睿面前耳语几句就离开了。

    莫非,楚医生是给戴霜霖留面子,没有当场揭穿她,只将真相告诉了慕冷睿?

    慕冷睿走到戴霜霖面前,也是轻声说了一句什么话,戴霜霖立刻好了,恢复如常,还一脸轻松的说跌倒那么痛苦是装出来的……莫非,怀孕也就是装出来的?

    庄语岑越想越离谱,基本确定戴霜霖就是假装怀孕,于是脸色阴沉的质问她:“你为什么骗我!还以此做要挟迫使我跟你订婚?你为什么这么做!”

    戴霜霖慌张起来,看来庄语岑发现破绽了,她必须想办法补救。慕冷睿居然将医生抬出来做挡箭牌,那么她,也只能效仿这样的做法。

    情急之下,她保持神情凄楚的可怜相:“语岑,你忘记了吗?那天我打电话给你来医院,急诊室里的女医生跟你说过什么,你忘记了吗?”

    庄语岑经她一提醒,想起那次戴霜霖打电话给他,说她在急诊,他赶去的时候被医生训话,明明又是医生告诉他戴霜霖有孕在身。

    究竟,他们两个人说的话,都有医生做证明,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