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莫须有的小孩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一百五十四章 莫须有的小孩

    庄语岑犹疑着,分辨不清到底谁说的是真的,谁又是假的。

    慕冷睿那样邪魅的笑容,即便他说的是真的,也让他忐忑不安,那样邪魅的笑容本身就带着一种让人心悸的蛊惑。

    只是按照发生的现实情况推算,戴霜霖在慕家豪宅的表现太反常,慕冷睿说话的正确性要占据更大的比重。

    可这话偏偏是从玩世不恭的慕大少爷口中说出来,让他忧虑,如果换一个人,他很可能就会相信,比如,如果是戴雨潇说的,他就会立刻相信。

    庄语岑下意识的低下头,低沉的问被他挟持在臂弯中的戴雨潇:“雨潇,他们两个,你认为谁说的是真的?”

    戴雨潇没想到这时候庄语岑居然会征求她的意见,气极冷笑:“你觉得,我会跟你说戴霜霖说的是真话吗?”

    庄语岑怔住了,此情此景,戴雨潇不是局外人,随着他挟持的动作,她也被卷挟进来。

    若是以旁观者的身份说话,他会信,可是如今戴雨潇被挟持着,增添许多额外的因素和色彩,她一定不会向着戴霜霖说话,这是铁定的事实。

    不管事实怎样,戴雨潇都不会傻到慕冷睿帮助她教训另一个女人的时候,还将慕冷睿出卖,向着险些撞伤自己眼睛的戴霜霖说话?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此,庄语岑征求她的意见纯属多余,十分多余,基本等同于废话。

    戴霜霖一见庄语岑居然询问戴雨潇是真是假,不由得怒火攻心,本来就很嫉妒戴雨潇,这个时候庄语岑还表现的对她如此信任,真是让她气愤。

    “庄语岑,你以为她会在乎我肚子里的宝宝?别傻了,她巴不得盼着我们母子两个早点上西天!”戴霜霖大声抗议,双眸喷火。

    戴雨潇听她这么说,也很生气,她这个姐姐,怎么可以将她想象的那么恶毒,她本来还想着劝劝慕冷睿,谁让庄语岑偏在那个节骨眼上将她挟持?

    “戴霜霖,不要把别人想的和你一样恶毒!如果你肚子真的有宝宝,我愿意一命抵一命!毕竟他有一半的骨血是戴家的!”戴霜霖反唇相讥,坚决表态。

    慕冷睿邪魅的笑,笑的玩世不恭:“戴,如果你果真有身孕,我可以立刻放手……我慕冷睿不会对小孩子下手……只可惜,你根本没有……”

    戴霜霖现在很渴望肚子里突然多个小生命出来,那才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连慕冷睿都会因为这个小孩放过她,简直就是她的护身符。

    她现在只有空想的份,只能尽量争取庄语岑,她声嘶力竭的哭喊:“庄语岑,你没听出来,他们一唱一和是乱你的心智吗?他们无非是想让你放弃我,放弃我肚子里的宝宝!”

    “戴霜霖,想活命也不要把莫须有的孩子做挡箭牌,你不觉得羞耻吗?”戴雨潇冷嗤。

    庄语岑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里更乱,而他心里觉得发冷,非常的冷。缘于戴雨潇的语气和态度,她平时极少这样说话,一向隐忍,现在她都气愤的爆发,那么戴霜霖的话真是很可疑。他的手臂蓦然松了下来,垂落到身体两侧。

    戴雨潇摆脱桎梏,活动活动脖颈,胸口不再闷胀的疼,呼吸恢复顺畅。

    戴霜霖看庄语岑已经做出放弃她的举动,不由得绝望的怒吼:“庄语岑,你这个混蛋!放弃我,放弃我肚子里的宝宝,你别后悔!你千万别后悔!”

    处于奔溃边缘的戴霜霖,泪水倾泻而下,她将抚摸小腹的双手猛地抬起来,想拽住慕冷睿一直前伸的手臂,想做最后的努力和挣扎。

    庄语岑已经放弃她了,指望不上了,她只能自己救自己,只能拼死一搏。

    慕冷睿神色一凛,另一只大手迅速的擒住她的两只手,向上一抬,反剪到墙壁上,这样戴霜霖整个身体看起来像是被吊在墙壁上。

    双脚已经被提离地面,双臂被牵扯拉伸的剧痛,她想挣扎,却徒劳无功,失去了着力点,更无从发力,无处发力。

    听到戴霜霖绝望的呼喊,庄语岑又将犹疑发挥到极致,大手一伸,将刚刚放松的双臂合拢来,再次擒住戴雨潇,将她控制在臂弯里。

    戴霜霖看起来楚楚可怜,一个女人,何苦拿一个未出世的孩子作为赌注?

    他担心如果戴霜霖真的怀有身孕,那他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他输不起,赌不起,他不想发生了什么不可预测的事情而徒悲伤怀。

    慕冷睿冷酷的盯住吊在墙壁上戴霜霖的眼睛,凶狠的:“要想揭穿你,很简单,别忘记这里就是医院,我们马上找医生过来给你检查,看看到底你肚子里的宝宝,究竟有没有!”

    戴霜霖恐慌起来,本来冉冉升起的一线生机,瞬间又跌入谷底。她哪里料到,慕冷睿这下是下狠心揭穿她,要找医生当场检查,那她必死无疑。

    庄语岑听完慕冷睿的话,觉得这不失为一个好方法,正好也可以给戴霜霖检查身体,如果真的怀孕了,就检查一下这一天来的风波对宝宝到底有没有影响。

    他等待着,看慕冷睿是不是真的有诚意,验证戴霜霖说话的真假,会不会只是给他施加的心理战术,一旦他放了戴雨潇就会立刻对戴霜霖不利。

    慕冷睿欣赏着戴霜霖恐慌的神情,饶有兴味:“怎么,戴大,你终于开始害怕了?知道再也隐瞒不下去了?马上就被拆穿的滋味,不太好吧?”

    “庄语岑,这样折腾下去,我肚子里的宝宝,肯定会流产的!”戴霜霖心中恐慌着,仍旧将生的希望寄托在庄语岑身上。

    “戴大……这样折腾一千回,你都不会流产的……因为,你根本没有怀孕,又怎么会流产?”慕冷睿冷魅的笑,大手蓦然一松,戴霜霖重重的跌落到地上。

    “啊!”戴霜霖跌落过程中,双手胡乱抓取,什么可以依托的东西都没抓到,只抓触到光滑的墙壁,而刺入她小臂的针头却因这个动作磕碰到墙壁,整枚针都没入她的手臂。

    她抬起小臂,让她更加惊惧,针尖已经穿透她的手臂,从另一端露出来,手臂上看得到针尖和针尾的顶端,整枚针贯穿她的手臂。

    她还想着,只是被针刺伤而已,找医生直接就好,现在完全没入她的手臂里,根本不可能拔得出来。

    庄语岑看到慕冷睿已经放开戴霜霖,赶忙松开桎梏戴雨潇的手臂,迅速跑过来,俯,想搀扶戴霜霖起身,刚才那样重力的跌到地上,没有小孩便罢了,如果真的有小孩,不跌流产只能算那个小孩命大。

    戴霜霖哭泣着不肯起身,眼神落在小臂上,庄语岑看到那枚针已经完全没入她的小臂,心中一凛,扭转头,怒不可遏:“慕冷睿!你别太过分!你这是放开她吗?为什么还把针整个刺进去!你就这么欺负一个女人?!”

    “欺负?你问问她自己,是我刺进去的吗?”慕冷睿冷冷的,傲气非凡。

    庄语岑收回目光,落到戴霜霖的脸上,戴霜霖为了博得他的同情,装的愈加可怜,根本不对慕冷睿的话做出任何回应。

    她这一不言不语,庄语岑愈加认为,就是慕冷睿下的毒手,对他的敌意更胜几分。

    他站起身来,冷睨慕冷睿片刻,缓缓摆出拳击的姿势:“慕冷睿,今天我们就对决一回,谁都别拿女人做挡箭牌!”

    慕冷睿根本不屑于跟他对决,他认为这个男人傻的可以,笨到极点,被戴霜霖耍的团团转,还摆出一副英勇的样子与他对决。

    如果他果真应下来,岂不是正中戴霜霖这个恶毒女人的下怀,简直是侮辱他的智商。

    他冷冷的扫了一眼还坐在地上的戴霜霖,这时候孟良娴已经蹲在宝贝女儿身边问长问短,提及刚才的重点:“我们何不先给这个女人检查完,再做对决?”

    戴霜霖听了他这句话,身体瑟瑟发抖,她本想趁机转移注意力,却被慕冷睿看穿,被他硬生生将话题拽回来。

    慕冷睿冷傲的神情在灯光的映照下,闪着魅惑的光芒,他无视庄语岑摆好的架势,冲着走廊的另一端喊了一声:“护士!”

    几秒钟的时间,一个小护士急匆匆赶过来,低么顺眼的问;“慕大少,请问您有什么吩咐?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

    “带这位去做个全面检查,检查一下她究竟有没有怀孕……”慕冷睿冷酷的目光,落在瑟瑟发抖的戴霜霖身上。

    “慕大少,现在已经是深夜了……晚上做检查的医生,大多不在……”小护士为难的。

    走廊内灯火通明,大家一直都没意识到时间过的这么快,居然已经深夜了,这么说来,戴正德进手术室已经起码十个小时以上。

    戴霜霖心中暗暗窃喜,看来她命不该绝,上天眷顾。如果是白天时分,所有的医生都在位,那她的下场可不妙。

    慕冷睿邪魅的笑:“戴,你很开心是吗?你以为,医生不在就没法检查你是否怀孕了吗?你这么点生理常识都不懂,还怎么照顾你肚子里的宝宝?”

    没等戴霜霖反应过来,他就冷冷的命令小护士:“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今天,必须验出结果给我!我就不信,偌大的医院,晚上就没个办法验孕!”

    小护士踌躇半天,突然想到最常用的办法,一拍脑门恍然大悟的:“对啊,我怎么忘记了最基本的办法呢,我去取PH试纸过来,只要这位取几滴尿水给我,一验便知!”

    慕冷睿赞赏的点点头,却还是装作疑问的样子:“你确定这种方法管用?千万不可以验错哦……不然这位可吃不消呢……”

    小护士笃定的点点头:“准确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错误的几率极小极小……”

    “好的!那你去取PH试纸!”慕冷睿邪魅的笑着,目不转睛的欣赏着戴霜霖惊惶不安的坐在地上瑟瑟发抖。

    小护士离开了,去取PH试纸,大家都等待着,等着验证戴霜霖这个女人,究竟有没有怀孕,她肚子里的小孩究竟存不存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