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将错就错
    “你们两个年轻人,怎么都没想到?你不懂,霜霖她也不懂吗?都是准妈妈了,怎么什么都不事先了解一下?”陈妙言语气明显的不满。

    “妈妈,我们真的没想到,没经验……”庄语岑的眼眸中星光闪烁,尽是茫然失措。

    “这大半夜的,医院还安排什么手术……真是的……如果医院明天白天安排手术,你早点打电话给我,也不至于犯这样的低级错误……”陈妙言本来睡意朦胧的,现在被她儿子的电话刺激的很清醒,睡意全无。

    “可是,妈妈,现在手术已经在进行了……我该怎么办?”庄语岑一时间没了主张,征求母亲这位过来人的意见。

    “你赶紧找医生,去问问手术到底进行没有,没准只打了麻醉针,还没开刀,尽量挽回……”陈妙言吩咐着。

    “可是,如果已经动刀了呢?宝宝是不是保不住了?”庄语岑焦急的,戴霜霖已经进去一个多小时,麻醉针生效的时间用不了那么长,一种不祥袭击了他。

    莫不成,他真的与这个未出世的宝宝无缘?这一天内发生了太多跌宕起伏的事,每件事都对戴霜霖腹中的宝宝不利。

    “如果真的动刀了,凶多吉少,我未出世的孙子,恐怕是保不住了……”陈妙言在电话那端无奈的一声叹息,透着不舍。

    “妈妈,先不跟你说了啊,我先去问问医生……”庄语岑立刻挂断电话。

    这时候有护士从手术室来,他赶忙上前,焦急的问:“护士,护士,手术进行了吗,能不能停下来?”

    护士白了他一眼,嘟起嘴巴,心中暗想,挺帅的一个男人怎么问话傻乎乎的:“你以为是玩游戏啊,说停就停?那可是做手术,开始了就不能停的,不然出事了谁负责?”

    “对不起护士,麻烦你赶紧进去告诉主刀医生一声,我未婚妻怀着身孕,不适合开刀做手术……会伤到肚子里的宝宝……”庄语岑焦急的额头渗出汗珠。

    “什么?有身孕也不早说!我进去看看!”护士惊讶的,顾不上发火,快步钻回手术室里去查看手术进行到什么程度。

    庄语岑站立不安的在走廊里走来走去,每走一圈,便在手术室门前站几秒,焦急的隔着玻璃门往里张望。

    可越是焦急,里面越是没动静的样子,小护士进去那么久,怎么还不出来?

    实际上他等了只有几分钟而已,这短短的几分钟,对于他来说,有几个世纪那么长。

    手术室的门开了,小护士面无表情的走出来:“手术已经快做完了,就差缝合切口最后一道工序……”

    庄语岑失去最后一线希望,口中喃喃的念叨:“这该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宝宝没了……宝宝没了……”

    小护士对他没有丝毫同情,反而板着脸孔怒斥:“真不知道你们怎么做父母的,不想要宝宝就别要,要了就要好好照顾,哪有你们这样不负责任的父母!”

    庄语岑被她的态度激怒,医院手术前怎么不问一下,他们也应该付很大的责任才对,小护士这样训斥他,可能就是想推卸责任。

    庄语岑却不想跟她一个小护士计较,他会找院方处理这件事情,所以他只是淡淡的反驳:“你们手术前,怎么不事先问一下我的未婚妻?如果你们医院不说,她怎么知道手术会对肚子里的宝宝不利?她可不是医生!”

    小护士冷笑,将一份协议书甩给他:“我们没问,我们这里有协议书,上面写的清清楚楚,孕期的人不适合手术,她可是在协议书上签下字的!”

    庄语岑将那份协议书拿过来,上面确实有这样的条款,而且是用加粗的字体标示着,十分醒目,戴霜霖怎么这么粗心,不好好看一下协议书就稀里糊涂的签字呢?

    这样说来,即便她肚子的宝宝出什么事情,医院有协议书为证,不会承担半点责任。

    小护士冷冰冰的,将协议书猛地抽回去,可能担心他毁灭这证据:“看清楚了吗?不负责任的是你们,不是我们医院!”

    庄语岑哑口无言,眼睁睁看着小护士拿着那份协议书,向走廊的另一端走去。

    他还在手术室门口焦急的等待着,心中暗暗祈祷,祈祷上苍保佑他的骨肉,一定不要出事,他很喜欢小孩,很盼望某一天可以见到那个可爱的宝宝。

    在他焦急的同时,灯火通明的手术室内,戴霜霖遭到了更加严厉的斥责。

    手术正在进行中,针头刚被取出来,两个医生还在议论着,非常讶异的看着那枚针头。

    “真是奇怪,这枚针头居然刺穿她的骨头,,你是怎么被这针头刺到的?”一个医生看着那枚一点都没弯曲的针头问她。

    一般情况下,针头虽然是不锈钢的,可是打针的时候,如果人过分紧张肌肉紧绷,针头都有可能刺不进去,还可能造成针头弯曲。

    这根针头能凌厉的刺破她的皮肉,贯穿她的骨头,真的是太奇怪了。医生出于好奇,才问戴霜霖具体情况,能贯穿到这种程度,必须需要恰到好处的力度。

    用力过猛,针头就打卷,用力很小,针头只是伤到皮肤而已,不会造成那么严重的后果。

    戴霜霖怎么好意思说,是被慕大少爷硬生生刺进去的,这是一件多么难为情的事情。

    她也是高高在上的名门淑媛,哪里轮得到这帮白大褂好奇的八卦,她皱起眉头,趾高气昂的:“怎么刺进去的,与你们何干?做好你们的本分就是!”

    两个医生被她噎的无话,将那枚带血的钢针丢到玻璃器皿里,发出清脆的响声。

    在进行最后一个步骤,缝合伤口的时候,小护士匆匆忙忙的跑进来,急切的喊着:“这手术不能做,能不能停下来?”

    缝合刀口的医生停住,抬起眼:“怎么了?为什么要停?这都基本做完了……”

    “这位的未婚夫刚才在外面跟我说,他的未婚妻怀孕了,不能手术的!”小护士急躁的,看着戴霜霖手臂上的刀口。

    医生先是惊异,接着大发雷霆:“怀孕了?怀孕了怎么不早说,啊?你们真是不把小生命当生命是吧?结果还连累我们医生做刽子手!”

    戴霜霖懵了,哪里想得到这时候居然要穿帮了,她疏忽了,怀孕的人怎么可以手术,这是极为明显的破绽,庄语岑很快就发现了。

    她明明是没有身孕的,如果这时候承认了,手术也做了,庄语岑就在外面等着,如果知道她是撒谎的,肯定会撒手而去。

    这样想着,她只要将错就错,装出恐惧的神色:“什么?怀孕的人不能做手术吗?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

    “不知道?刚刚的协议书你为什么不好好看?而且这是最基本的常识,每一位准妈妈都小心翼翼的呵护肚子里的宝宝,你还大胆的手术,只有你是个例外!”医生气的脸色通红。

    “协议书?我没仔细看……”戴霜霖回忆着,手术前,她是签下了一份协议书,可是她想着无非都是规避风险的套路,根本就没好好看,想着手术完就可以光明正大的住进庄语岑的家里,她非常愉悦,干净利落的签下字。

    “没好好看?为什么不好好看!如果是卖身契,你是不是也不好好看!”医生怒目圆睁,恼怒的反问。

    “真的那么严重吗?做完手术会有什么后果?”戴霜霖装作胆怯的样子,用另一只手臂满怀爱意的抚摸着平坦的小腹。

    “手术里用的这些药,你肚子里的宝宝很可能流产,就算保住了,也多半是畸形儿!”医生几乎是恶狠狠的说完这句话。

    “啊,流产!畸形儿!宝宝,妈妈对不起你啊……”戴霜霖哀哀的哭泣起来,楚楚可怜。

    小护士看她哀哀的哭泣着,医生缝合的动作也进行到一半,心中有些不忍起来。

    “那么,现在怎么办?有什么补救措施吗?”小护士瞥了一眼哭泣着的戴霜霖,希望能有什么办法帮到她,挽救肚子里的小生命。

    “补救?用的这些药剂量很大,做完手术休息一下赶紧送到妇产科去保胎!或许有用,一会我联系一下产科医生!”这位医生还算是负责任,表示主动帮她补救。

    “谢谢你啊,医生……”戴霜霖楚楚可怜的道谢,心中却升起另一种念头。

    真是无巧不成书,这叫做错有错招,她只有顺水推舟将错就错。

    刚才医生不是说,最严重的后果不就是流产吗?好吧,那就流产!她要抓住这个时机,制造一起意外的流产。

    她在心中暗暗冷笑着,她一直担心庄语岑发现端倪,整日提心吊胆的隐瞒着。这种遮遮掩掩的日子,她受够了!

    医生非常迅速的给她缝合完毕,通过特殊渠道将她直接转到妇产科。

    在走廊里,戴霜霖问领路的护士:“我的未婚夫呢,他知道我转到妇产科吗?”

    小护士答:“放心吧,我们会通知她的,你好好保胎,别太激动……”

    戴霜霖安定下来,没做任何检查就直接转到妇产科,起码在庄语岑看来,确实有怀孕这回事,不然不会直接转到妇产科。

    但是她知道一到妇产科,首先要做的就是检查,这是非常严峻的一关,她必须在检查之前就要意外流产。

    还没走到病房,戴霜霖就踌躇着扯住小护士的衣襟,羞于启齿的样子:“护士妹妹,我,能不能先让我去趟洗手间?”

    “那好吧,我带你去,在外面等你……”小护士笑吟吟的,心想这位大脸皮还挺薄,去个洗手间还那么羞涩。

    在小护士的引领下,戴霜霖钻入洗手间,她却没有立刻钻入哪个隔断,只是细密的观察着等待着,没进来一个女人如厕后她就慌里慌张的敲门,让人家以为她很着急。

    可是她等了好久,这样的举动重复很多次,都没找到她想要的结果。

    眼看进来都十分钟了,小护士如果好心的进来找她,她的计划就会落空,不由得心中暗暗着急。

    有一位肥胖的女人急匆匆走进来,看脸色非常的不适,很有可能就是她想找的目标

    等她钻入如厕间,戴霜霖侧耳细听,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赶紧去敲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