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五十七章 那是骗人的
    任何一个女人,都不愿意如厕的时候被敲门,那种感觉很不爽。

    胖女人假装没听到敲门一样,很不乐意的闭门不开,也不做任何回应,里面静悄悄的。

    戴霜霖狂乱的继续敲个不停,她知道这样做很不堪,尤其对于她这位娇生惯养的大来说,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

    可是她厚着脸皮,不得不这样做,说不准,她就能从这个胖女人这里找到需要的东西,所以她冒着被人臭骂的危险继续使劲敲个不停。

    门终于开了,胖女人刚刚收拾好衣服,嘟囔一句:“上个洗手间跟催命似的,真是……”

    说完,她便离开,忘记按下冲水按钮,戴霜霖也不嫌弃,瞪眼一看,里面很多的血,看来这个胖女人正如她所料,就是生理期。

    等那个胖女人走远了,洗手间只剩下她自己,她的机会到来了,大声呼叫起来:“来人啊,来人啊,我流产了,我的宝宝啊!”

    不出五秒钟,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小护士跑过来焦急的问:“,,是你吗?”

    戴霜霖装作很虚弱的样子打开隔断门,凄凄楚楚的哭泣:“护士妹妹,我流产了,我流产了,我的宝宝啊,我可怜的宝宝啊……”

    她体力不支的站起身来,小护士探头一看,蓦然一惊,那么多的血啊,不是流产是什么?

    “你别紧张,呆住别动,我找推车过来!”小护士慌慌张张的快步跑出去。

    看着小护士离去的背影,戴霜霖嘴角露出得意的微笑,她的计划,基本成功一半。

    推车很快来了,戴霜霖被搀扶着上了推车,刚被推出洗手间的门,庄语岑已经神情惶然的等在门口。

    戴霜霖趁机号啕大哭,涕泪齐流:“语岑,语岑,我们的宝宝没有了……我们的宝宝没有了……呜呜呜……我要我的宝宝……”

    说着说着,她费力的支撑起上半身,又颓然的坐下,结果没坐稳,一下子滑落到地上。

    庄语岑赶忙将她搀扶起来,坐回到推车上,看她凄苦的样子,不忍心再责怪。

    她真的流产了,正如他母亲陈妙言所预料的,真的流产了。他未出世的小孩,真的就这样由于他们的粗心大意,早早夭折。

    “霜霖,霜霖,你别难过,注意身体……”庄语岑抚着她的头安慰着,看她哭的晕天暗地,几乎神志不清的样子,心中蓦然酸楚起来。

    戴霜霖现在这么凄楚可怜,可惜他还曾经质疑她,怀疑她不是真的怀有身孕。

    不管这个女人做过多少错事,可是她毕竟怀过他的骨肉,她曾经是一位准妈妈,就这样失去了至亲骨肉,多多少少有他庄语岑一份责任。

    他作为未婚夫,作为未出世孩子的父亲,根本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没有保护好他们母子俩,甚至都没能善待这位未婚妻。

    戴霜霖铁了心的硬撑到底,自然使劲浑身解数演戏,自然演的相当逼真。

    尽管泪水不失时机的迷蒙了她的双眼,她还是透过水雾观察着庄语岑的表情,她清晰的看到庄语岑的表情由惶然变成内疚,变成愧然,不由得心中暗喜。

    “,,你先别哭了,我们先去做个检查……不然对你的身体不利……”小护士焦急的推着推车想继续往前走。

    “语岑,语岑,我们的宝宝没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戴霜霖不理会小护士的劝阻,拽住庄语岑的手,哭天抢地。

    “先生,先生,你劝劝你的未婚妻,她这样激动对身体不好的……我们得带她去做检查……”小护士拿戴霜霖没办法,转向庄语岑求援。

    庄语岑定定神,既然小孩保不住了,那么大人不能再受伤害,他安慰戴霜霖:“霜霖,先别哭了,身体要紧,我们先去做个检查好吗?”

    一听检查,戴霜霖歇斯底里起来,狂怒的发飙:“我不做检查,我不做检查,宝宝都没有了,我也不想活了,做检查有什么用……”

    小护士看她情绪失控,上前按住她的手臂,让她不至于激动的掉下车来。

    谁知,戴霜霖直接用力的一推,小护士猝不及防,直接被她硬生生的推倒在地上。

    “你滚,你滚!你们医院是刽子手,刽子手!杀了我的宝宝,杀了我的宝宝!”戴霜霖像个泼妇一样,头发蓬乱,痛哭流涕。

    经她这么一闹腾,走廊里聚拢来很多人,对着他们指指点点,以为由于医院的误诊出了医疗事故,害死了戴霜霖腹中的胎儿。

    小护士眼看着人越聚越多,茫然不知所措,戴霜霖不肯去做检查,她不能够勉强她,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做。

    这时候庄语岑也不愿意事情越闹越大,毕竟他们的责任居多,谁让戴霜霖没有看清楚协议的内容,稀里糊涂的就签了字?

    他低声问小护士:“她既然已经流产了,不做检查是不是也没关系?是不是只要好好休养就没事?”

    小护士点点头,庄语岑当着众人的面,直接将推车上的戴霜霖抱起来,穿过人群,向门外走去,他要带着这个受伤的女人离开,带她回家。

    孟良娴急匆匆的从拥挤的人群中挤过来,看到庄语岑抱着戴霜霖,惊惧的问:“怎么了,怎么了乖女儿?你别吓唬妈妈啊,如果你再出事,妈妈就什么都没有了……”

    戴霜霖窝在庄语岑的怀中,娇弱不堪的抬眼看看自己的妈妈,再次哽咽出声:“妈妈,我流产了,我流产了,我的宝宝没有了,宝宝没有了……呜呜呜呜……”

    孟良娴不知道戴霜霖一直在演戏,惊悸的呆立着,口中喃喃的:“乖女儿,是妈妈不好,是妈妈不好,是妈妈连累了你……”

    她非常的自责和内疚,如果不是因为她,戴霜霖怎么会落个被慕冷睿欺负也不敢出声的下场,如果手臂不被刺入钢针也不用做手术,那么小孩也无恙。

    她的宝贝女儿流产了,这都是她的错,她认为这是因果循环,是报应,是沈梦琴在天之灵给她的惩罚。

    庄语岑不想再耽搁时间,像是申请一样的:“伯母,我带霜霖回我家住一段时间,请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孟良娴不住的点头,拍拍这位准女婿的肩,表示同意。戴家出了这么大的变故,她已经无暇照顾女儿,庄语岑能代为照顾,是比较稳妥的选择。

    庄语岑抱着戴霜霖走出医院大门,打开车门,小心翼翼的放在副驾驶座上,缓缓启动车子,似是担心惊到这个女人一般。

    戴霜霖坐在未婚夫的车内,心中窃喜,她的计划不着痕迹的全然成功,怎么能让她不欣喜若狂?现如今庄语岑由于内疚视她若珍宝,这是她早就期盼已久的事情。

    她按捺住内心的欣喜,闭着眼睛,时不时的抚摸下平坦的小腹,时不时的抽噎两声,装出悲恸难忍的样子。

    庄语岑一手稳住方向盘,一手用力的抓握住她的手:“霜霖,你别难过,以后,我会好好待你的……不会让你再受委屈……”

    戴霜霖听了这话,心中甜腻如蜜,却还是要做出可怜兮兮的神情:“真的吗,我们的宝宝没有了,你还会要我吗?不会抛弃我吗?”

    庄语岑抿抿有些干涩的唇,点点头:“真的……就算没有了宝宝,我也会好好待你……因为,我是你的未婚夫……”

    戴霜霖哀哀的哭泣着,抬起手擦拭泪水,泪眼朦胧的征询:“那么,以后,我们还会有自己的宝宝吗?我们的宝宝,还会回来吗?”

    这一句话问的庄语岑心中更是酸楚,眼眶开始润湿,他用力的点点头:“会的,会的,放心,我们的宝宝,还会回来的……他只不过,先去天堂玩耍一圈,他会回来的。”

    戴霜霖止住哭泣,疲惫的昏睡过去,小手还娇弱不堪的垂落在座位旁边,庄语岑小心的抓握着,像是对待珍宝一般。

    到了庄家宅院门口,戴霜霖还在沉睡,庄语岑将车开进家门,没吵醒她,将她横抱起来,穿过大厅,走向他的卧室。

    陈妙言睡梦中被吵醒,看到儿子的卧室明晃晃的亮着,就走过来查看,门开着,儿子的床上,躺了一个头发蓬乱不堪的女人。

    “儿子,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这么狼狈?”陈妙言见多了戴霜霖妆容精致的面容,现在狼狈不堪的,她几乎辨认不出这就是那位戴大。

    “妈妈,宝宝没有了,她流产了……”庄语岑声音很低沉,透着忧伤。

    “真的没了?反应这么快?”陈妙言似乎有些狐疑的,皱起眉头,扫了一眼还在沉睡的戴霜霖。

    “嗯,没了,护士都在场……妈妈,我想尽快跟她结婚,我想好好照顾她……”庄语岑在母亲面前郑重表态。

    他已经看到慕冷睿是如何在意戴雨潇的,这位昔日青梅竹马的恋人已经有了更好的归宿,那么他也该安心的,善待他的未婚妻戴霜霖。

    以前他不肯死心,心中割舍不下,而今晚他突如其来的将戴雨潇挟持,这个举动肯定伤透她的心,他们两个人,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

    “儿子,好样的!是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陈妙言赞赏的竖起大拇指,慢慢的退出去,轻轻带上房门。

    戴霜霖在庄家过了几天舒坦日子,庄语岑将她照顾的无微不至,虽然他不经常笑,可是对她确实是前所未有的贴心。

    戴霜霖不动声色的享受这一切,她把自己当做庄家未来的女主人,心安理得的享受着所有人的照顾。

    现在她忘记了家中变故带给她的伤痛,下半生有家世显赫的庄语岑做依靠,她还担心什么?继续做她娇贵的大或者少奶奶,什么都不用担心。

    这一天,她悠闲的在落地窗前啜饮着茶,欣赏着窗外的风景,手机铃声响起来,她不用看就知道是母亲的来电。

    “喂?妈妈……”她慵懒的接起电话,有些撒娇的称呼。

    “霜霖啊,这几天你怎么样?”孟良娴关切的问。

    “我很好啊,怎么了?”戴霜霖觉得母亲的语气怪怪的,她在庄家还能怎么样,难道她担心自己在这里受委屈挨欺负?她戴霜霖是那种任人欺负的人嘛……

    她轻轻的在手机边上轻笑,觉得母亲太杞人忧天,太过于忧虑了。

    虽然家中发生那么大的变故,对她打击不小,可她应该对自己的女儿有信心才是。

    “你不是才流产吗,一定要多注意休息……好好养身体……”孟良娴不无担忧的嘱咐。

    原来母亲是担心这个,这事怪她,她一直沉浸在被人揭穿的担忧里,一直没能将这件事情跟母亲坦白,她根本就没有怀孕,流产也是一场闹剧。

    “哎呀妈妈……”戴霜霖环顾四下无人,得意的说:“什么流产啊,我根本就没怀孕,那是骗人的……”

    话音刚落,门“咣”的一声被踢开了,庄语岑面无表情的出现在门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