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得意忘形
    在庄家养尊处优的戴霜霖,心中颇为得意,庆幸一路来虽然崎岖不平,换来庄语岑一心一意的善待,不管有多少辛苦,她也觉得值得了。

    当孟良娴关切的问起来,她不由得有些得意忘形,若不是她急中生智骗过了这么多人,庄语岑又怎么会觉得愧疚因而珍惜她?

    她骗人的技术可真是高明,连她的母亲都深信不疑被蒙在鼓里,很有一种叱诧风云过五关斩六将的感觉。

    她的目的已经达成,已经堂而皇之住进庄家宅院,成了这里高高在上的少奶奶,再也不用担心谁还会揭穿她是否怀孕的真相。

    因而母亲问起她,她环顾下周围没有人,便告诉母亲真相,什么流产,她根本就没有怀孕,都是骗人的。

    哪里料到隔门有耳,话音刚落,庄语岑面无表情的破门而入。

    庄语岑单手端着一碗羹汤,他冷睨戴霜霖片刻,手蓦然一落,整只碗掉落在地上,摔个粉碎,羹汤洒了一地,四处飞溅。

    “啪”的一声,戴霜霖手一抖,手机滑落到地板上,里面还传出来孟良娴的疑问声:“怎么,真的吗,乖女儿,你真的根本就没怀孕?”

    戴霜霖瞥了一眼地上的手机,很想捡起来按掉,担心里面传出更多让她难堪的话来,而是看着庄语岑面无表情的脸,却不敢去捡。

    母亲孟良娴偏偏在电话那端不停的问:“乖女儿,你没怀孕怎么都不告诉妈妈一声?担心死妈妈了,妈妈整夜都睡不着,以为你是真的流产……”

    她听戴霜霖这边半天没反应,感觉不对劲:“乖女儿,你怎么不说话?怎么不说话?”

    庄语岑冷睨戴霜霖很久,室内温度遽然剧降,直逼零下几度,他凛冽的目光让戴霜霖忍不住感觉到阴寒刺骨,让她全身的神经细胞都骤然紧缩。

    戴霜霖实在受不了这种冷睨的眼神,首先开腔说话:“语岑,我……我……”

    她很想再找借口解释或者掩饰一番,却发现什么借口都找不到了,张着嘴巴支吾着,却说不出任何话来。

    庄语岑挑着眉毛,不屑的撇着嘴角:“你还想找借口骗我麽?继续……我看你还能找出什么借口……你不是要跟我说,刚才跟你妈妈说的话是开玩笑吧……”

    戴霜霖白皙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嗫嚅着:“语岑,语岑,你别生气……”

    庄语岑不屑一顾的:“生气?我为什么生气?我还要感谢你,让我知道真相,不然我还误以为害死了我的骨肉,并为此内疚一辈子!”

    “语岑,你不是说,没有那个小孩,你也会善待我的吗?”戴霜霖怯怯的。

    “我是说过,可是,得到后又失去,和压根就没存在过,那是两回事!”庄语岑缓缓走过来,带着一股杀气,气势逼人。

    戴霜霖恐慌起来,步步后退:“语岑,你要做什么?你别乱来……”

    庄语岑轻蔑的盯着她慌乱的眼眸,目光凛冽:“就你这样一个女人,值得我乱来?”

    “那你要打算怎么样……你别过来……”戴霜霖担心他一怒之下动用武力惩罚自己,她也知道庄语岑也练过拳击的,那拳头如果落在她身上,那么多么严重的后果。

    “怎么样?很简单,把你请出我的房间!”话音刚落,庄语岑已经走到近前,伸手扯住她的手臂,大力的往门外拖。

    戴霜霖拼命挣扎,慌乱中跌倒,嗤啦一声,紧裹着曼妙躯体的裙摆被扯开,一直扯到接近腰际,整条白皙修长的腿暴露出来。

    她顾不上遮羞,另一只手摸索着,抓住落地窗前老板转椅的底座,死死抓住不肯松手。

    庄语岑看她的衣服扯破了,大手稍微放松一下,可见她根本就没有羞涩的反应,只顾得抗拒着抓牢底座,不由得用更大的力度拉扯她。

    他对这个女人完全失去希望,几天前才下定决心好好善待她,从内心里慢慢接纳她,甚至还打算尽快跟她结婚,生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宝宝。

    刚才他亲手煮了羹汤,端到房间来给她补身体,就连戴雨潇,都没尝过他亲手煮的羹汤。

    刚刚走到门前,听到戴霜霖正在打电话,几天以来她都没跟外界的人联系过,他只是出于好奇在门口多站了一会,就听到戴霜霖得意洋洋的与她母亲的对话。

    听到那样的对话,庄语岑有种将心血抽空的感觉,眼前蓦然发虚,所有的一切都变得虚无缥缈起来,连手中端着的汤碗都变得虚无起来。

    他的眼睛分明看到汤碗在掌心,看到上面腾起的热气,却感觉不到它的温度。

    慕冷睿那种邪魅的眼神,带着嘲弄,带着讽刺,再次浮现在他脑海里。原来,慕冷睿所说的话,居然是真的,当时他还不肯相信。

    连他都不能原谅自己的是,居然因为戴霜霖的谎话,为了那个莫须有的小孩,将心爱的女人戴雨潇挟持,仅仅为了戴霜霖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他回想起种种细节,慕家豪宅里戴霜霖破绽百出,他犹疑过还是选择相信她。在医院里,她居然还想办法制造一出流产的闹剧。

    如果戴霜霖果真有身孕,像她这样一个珍爱自身胜过一切的女人,怎么会不顾后果不看那份协议?除非,她根本就没有身孕。

    难怪小护士要带她去做检查,她死活都不肯去,他还以为是因为她伤心过度,原来只是为了逃避,不想被人发现并未流产的假象。

    看着这个女人装作痛哭流涕楚楚可怜的样子,他居然还内疚,愧疚于没有善待她没有保护好他们母子两个,才导致她意外流产。

    那么多的破绽,回忆起来漏洞百出,他还对这个女人深信不疑,还要娶她为妻。他真的是大傻瓜,天下第一号大傻瓜,傻的可笑,傻的冒泡。

    可恨的是,戴霜霖,蒙骗了人还自鸣得意,自以为她的手段很高明。和她母亲的对话中沾沾自喜,那样心安理得的享受他的照顾。

    庄语岑怎么想怎么窝心,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他头脑一片混沌,没有别的想法,只想这个女人尽快从他的视野里消失。

    他还与这个女人同居了几天的时间,想想这几天对她无微不至的关爱,更加显得自己痴傻!他要将她扫地出门,将她彻底赶出庄家宅院!

    “语岑,求你不要这样对我,不管我是否骗了你……我是爱你的……我还是你的未婚妻……”戴霜霖一手紧紧抓着老板椅底座,一边苦苦哀求。

    “爱我?你凭什么说爱我?隐瞒我那么多,把我当作傻瓜一样的戏弄,你还有什么资格说爱我,有什么资格做我的未婚妻!”庄语岑愤怒的,目光无情而凛冽。不管她攀附住什么东西,大力的扯着她的手臂往外拖。

    外面传来脚步声,还没见到人,就听到陈妙言的声音:“儿子,儿子,怎么了,你们在吵什么?你刚才不是还让我教你煮羹汤吗?”

    庄语岑沉着脸,没有回应母亲的话,这个女人居然这么大的力度,他大力的扯住他,只因她死死抓住老板椅底座不放,才没能扯动她。

    他狠下心奋力一扯,戴霜霖惊呼一声,整个人连同那张老板椅都被扯到门口。

    这时候陈妙言已经到了门口,看到戴霜霖倒在地上,紧身裙装扯裂到臀部,白皙的大腿在外裸露着,然而她还一只手紧紧拽住老板椅。

    “语岑,语岑,你这是做什么,霜霖才刚刚流产,你怎么能这样待她,她还很虚弱……”陈妙言指责着儿子,用力掰开儿子擒着戴霜霖手臂的手指。

    “妈妈,你让她自己说,我为什么这样对她!”庄语岑甩开手臂,厌弃的说。

    陈妙言不知道真相,依旧训斥着儿子:“不管什么事,你都不该这么待她,她才刚刚流产!是女人最虚弱最需要关爱的时候!”

    戴霜霖看到陈妙言来了,以为来了救星,毕竟戴家与庄家是世交,她的母亲孟良娴和陈妙言私底下关系甚好,她总不能因为一个谎言而将她扫地出门。

    陈妙言看儿子倔强的站在那里,根本不肯动,没有任何道歉的意思,就无奈的走过去,将跌倒在地的戴霜霖搀扶起来,还心疼的扯扯她的裙角,口中不住的哄劝着:“霜霖,霜霖,你别怪语岑啊,他脾气不好,回头我好好教训他,你别往心里去……”

    戴霜霖一手护着撕裂的裙角,一手委屈的抹着眼泪:“伯母,不怪语岑,是我不好……”

    陈妙言更不依了,抬手打了儿子一巴掌:“你看你,你看你,你这样待霜霖,她还帮着你说话,这么好的老婆,去哪里找……”

    “妈妈!我要退婚!这样的女人我不想要!”庄语岑不肯低头。

    “语岑,你说什么胡话,婚姻大事,怎么能说退就退的,现在各大媒体都知道你们订婚的事,你要退婚,让人家霜霖以后怎么做人!”陈妙言知道儿子一直惦记着戴雨潇,她以为是因为对戴雨潇念念不忘,庄语岑才提出退婚。

    “妈妈,她怎么做人,与我何干!我不是小孩子,我的事我自己做主,我一定要退婚!”庄语岑双眸闪出阴冷的光,恶狠狠的扫视戴霜霖。

    “混账!有什么大不了的事,让你突然改变主意!我不许你这样对霜霖不负责任!她刚刚流掉你的骨肉!”陈妙言这次真的动怒了,搀扶着戴霜霖往外走。

    戴霜霖心甘情愿的往外走,想避避风头,等庄语岑气消了,她有陈妙言袒护着,结局未必有退婚那么惨烈。

    “妈妈,她根本就没有怀孕!也根本就没有流产!都是她处心积虑计划好骗我的!”庄语岑几近怒吼,长这么大,家教甚严的他第一次冲着母亲怒吼。

    陈妙言搀扶着戴霜霖刚刚走出门口,听了他的话,手蓦然松开,脱离戴霜霖的身体,惊异的看着她,不可置信,似乎她看起来很陌生。

    “伯母,我不是有心的……我太爱语岑,我想跟他长相厮守……”戴霜霖攀住陈妙言的手臂,哭泣着解释。

    陈妙言愣神好一会,脸色缓慢的转化,直到后来冰冷赛霜,她轻轻拂落戴霜霖的手。

    戴霜霖的手被陈妙言拂落了,这个轻微的动作,已经清晰的表明了她作为家长的态度。

    “伯母……我很爱语岑,我不是故意骗他的……”戴霜霖双手在胸前紧张的交错,目光殷切可怜,希望能够博得陈妙言的同情和原谅。

    陈妙言转身对庄语岑说:“儿子,把你的手机给我,这次当妈的不能坐视不理……”

    庄语岑将手机交给母亲,陈妙言接过手机拨打一个电话号码,可是一直在占线,一直都是嘟嘟嘟的忙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