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五十九章 玩的太过火
    空气很安静,戴霜霖也能听得到电话里传出的忙音,不知道陈妙言挑这个时候打电话做什么,不知道她打算打电话给谁。

    “喂,喂……乖女儿,你那边情况怎么样,刚才你和语岑吵架吗?”掉落在地上的手机里传出孟良娴的声音,满是焦急。

    陈妙言径直走过去,捡拾起手机,戴霜霖慌忙赶过来,伸出手去接手机,口中还客气着:“伯母,伯母,我自己捡就好了,怎么好意思让您帮我捡呢……”

    谁知陈妙言闪躲一下,躲过她接手机的手,并没有将手机交给她,将手机放在耳边:“喂,戴太太吗?我是陈妙言……”

    电话那端的孟良娴不知状况,明显的反应不过来,半晌才做出回应:“庄太太,你怎么用着我女儿的手机,她在做什么,是不是正在跟语岑吵架?”

    陈妙言丝毫不隐瞒,语气平稳:“是,他们不仅吵架,语岑还动手打了你的宝贝女儿。”

    庄语岑皱起眉头,他明明没有打戴霜霖,只不过想把她拖出房间而已,他的母亲陈妙言怎么在电话里夸大其词?这不是故意激化矛盾吗?显得他恃强凌弱的样子。

    戴霜霖也心中犯嘀咕,以庄家的家风,虽然她做了对不起庄语岑的事情,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但是再怎么样过火,庄语岑也不可能动手打她,这点她很有把握。

    可是,陈妙言为什么这么说?不是故意让她的母亲担心吗?这不是刻意诋毁她的儿子庄语岑吗?

    果然,孟良娴在电话那端激动万分:“什么?你就眼睁睁看你的儿子打我女儿?你怎么管教儿子的?真是岂有此理!”

    戴霜霖想取回电话跟母亲说明情况,不想让她着急,免得她在电话里再说出什么过分的话让她连挽回的余地都没有,可是手机在陈妙言手里,她不好明抢。

    “你的宝贝女儿,就是该打!我觉得语岑打她打的太轻,应该打的皮开肉绽才对,结果现在只是鼻青脸肿那么轻松……真是让我失望……”陈妙言还一副不够解恨的样子。

    “什么?你儿子居然把我女儿打的鼻青脸肿?你赶紧让他住手,不然我跟他拼命!”孟良娴在电话里喊起来,想象着她娇贵的女儿被打的鼻青脸肿有多难堪。

    “住手?你再不过来,我和儿子一起打你的宝贝女儿,不打的伤筋动骨不是庄家人!”陈妙言冷冰冰的嗤笑示威。

    “陈妙言,我女儿还没过门,就被你们这样欺负,你们凭什么这样nvedai我的宝贝女儿?”孟良娴愤怒的指责。

    “凭什么?谁让你的宝贝女儿骗婚?居然恬不知耻的说自己怀孕?还假装流产?”陈妙言斜了一眼脸色馁然的戴霜霖,理直气壮。

    “就算是这样……你们也不该nvedai我的女儿……还打的鼻青脸肿……”孟良娴袒护着女儿,却明显的底气没那么足,明摆着理亏。

    “nvedai?这就算是nvedai了?你再不过来将你的宝贝女儿接走,恐怕从今往后再也见不到她了……我们可不负责任!”陈妙言鼻孔中冷哼。

    “你敢?你敢这么做,明天报纸第一条就是显赫政要庄家大少爷nvedai未婚妻!”孟良娴担心着女儿,口不择言的威胁起来。

    “哼……明天各大媒体都会报导,名门淑媛戴霜霖公然骗婚,假装怀孕,恶意制造流产闹剧,你说哪条更有噱头,哪个更精彩绝伦?”陈妙言使出杀手锏,以毒攻毒。

    “别……别……有话好好说……别伤害我的女儿……”孟良娴撑不住了,她名誉扫地没关系,她已经活了大半辈子,她的女儿如果名誉扫地的话,今后生活都会成问题。

    “我们要求退婚,你觉得是你主动向媒体解释?还是我们来澄清事实?”陈妙言刚才所有的话,都是为最后这句做铺垫。

    庄语岑在一旁笑了,虽然没出声,却笑得极为灿烂,极为舒心。那一瞬间,有拨云见日的功效,全世界的阳光都倾泻到他身上,光芒万丈,要多明媚,就有多明媚。

    他终于理解母亲刚才为什么那样夸大其词,故意激化矛盾,如果不那样做,孟良娴怎么可能如此干脆的答应退婚?

    如果让她知道,她的宝贝女儿做了错事,还被这家人宽容的宠溺着,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那样错根本不能称之为错,还怎么能够提出退婚。

    必须让孟良娴认为她的宝贝女儿在庄家遭受非人待遇,如果再继续下去可能还会有性命之忧,只有这样,孟良娴为女儿的安全考虑,退婚就会顺理成章。

    戴霜霖眼前一阵晕眩,这次不是装的,是真的天旋地转,她哪里想得到仅仅是一句得意忘形的一句话,将她打入万丈深渊。

    她那么多辛苦的努力,美人计也罢,蒙骗也好,各种套路都用上了,才侥幸过关,然而仅仅由于一句话,这所有的一切都化作美丽的肥皂泡。

    她体力不支的瘫坐在地上,没有哭泣,没有分辨,整个人木讷不堪,失去了思维能力。

    “退婚就退婚!我女儿天生丽质,还怕嫁不出去?我自己跟媒体解释,不劳烦你们庄家费心!”孟良娴想着已经不可挽回,那么央求啊乞怜啊都没用,反而更助长庄家傲慢的气焰,那还不如大大方方的接受退婚。

    关于媒体一事,她想掌握主动权,如果她来解释可以斟酌措辞,有回旋的余地,把这次退婚事件的责任大部分推给庄家。

    若是庄家向媒体澄清的话,她的宝贝女儿肯定会名誉扫地。她这个做母亲的,已经失去丈夫的心,不能够再失去宝贝女儿。

    “好!那我们庄家就不耽搁你宝贝女儿前程似锦!你快点来把她接走!”陈妙言说完,将手机狠狠的挂断,丢给瘫坐在地上的戴霜霖,看都不看她一眼,转身离去。

    戴霜霖呆呆的坐在地上,整条大腿都还在裸露着,她根本想不起遮掩,庄家的佣人们来来回回的走过,扫描着她裸露的大腿,她浑然不觉。

    庄语岑跟随陈妙言出去,从侧面抱住母亲的肩膀,悄悄耳语:“妈妈,从来都没觉得你如此伟大过!”

    陈妙言傲气的:“那是,她怎么能这么忽悠我儿子!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妈妈绝对给你撑腰!”

    庄语岑没有料到,母亲会如此坚定的支持他,他还担心父母仍旧为两家的情谊考虑,硬逼着他与戴霜霖结婚。

    如果是那样,他只有和父母反目,即便被逐出家门,也不会再与戴霜霖有半点瓜葛。

    “妈妈,我想跟你说一件事,戴家的事……”庄语岑觉得应该将昨天一整天在慕家豪宅发生的事,告诉母亲。

    “戴家的事,不就是戴霜霖嘛,已经解决掉了……你就不必烦心了……”陈妙言摇摇头,表示不值一提。

    “哪里,是她妈妈孟良娴的事……”庄语岑随母亲走到大厅,母子两个坐在沙发上交谈,庄语岑讨好的给母亲斟茶。

    “孟良娴?她都年近半百的人了,还能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陈妙言狐疑的。

    “十八年前那场车祸,是孟良娴制造的,是她设计害死沈梦琴,沈梦琴并没有和别人私奔……都是孟良娴陷害……”庄语岑一本正经的叙述。

    “啊!”陈妙言刚刚入口的一口热茶,差点吐出来,她惊讶的反问:“真的吗?孟良娴看起来那么善良……”

    “什么善良?那是伪善……”庄语岑在鼻孔里冷哼。

    陈妙言陷入沉思,刚刚发生戴霜霖骗婚这事,让她不由得想起戴雨潇,自然而然的将两个人进行对比,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庄语岑观察着母亲的神情,猜测着她的心思,他告诉母亲戴家的事别有用心。

    他知道父母是因为戴雨潇特殊的身世而不能接受她,现在真相大白,父母也应该会对戴雨潇消除成见。

    他想获得父母的允许和支持,那么,他就可以鼓足勇气,将戴雨潇再追回来。

    虽然两个人的距离已经很遥远,可是,就让他这样白白失去这么美好的女人,他不甘心,绝对不甘心。

    不管遭遇多大的艰难险阻,他都要历尽艰辛,毫不退缩,让戴雨潇名正言顺的成为他的未婚妻,正如一年前她所期望的那样。

    “妈妈……我有件事,想征求你的意见……”庄语岑看着母亲的神色,鼓足勇气。

    “儿子,你是不是想说戴雨潇?”陈妙言一语中的,知儿莫若母。

    “妈妈,你今天给我太多惊喜了,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庄语岑惊讶的抓住母亲的手,带着欣喜。

    “唉,我也想通了,你和戴雨潇相恋那么多年,我们活生生把你们拆散,是我们做父母的太不近人情,而且雨潇那孩子,懂事,听话,不急不躁的,是个好孩子……”有了戴霜霖作对比,陈妙言发现戴雨潇很多优点。

    “妈妈,如果这次我再将雨潇正式引见给你和爸爸,你们还会反对吗?”庄语岑郑重其事的说,这件事对于他来说,真的很重要。

    “反对?不会,以前我们对雨潇这孩子有成见,有误解……现在误会消除了……自然不会反对你们……”陈妙言正式表态。

    “妈妈,太好了!这是我一直以来的遗憾,一直没能让你们接受雨潇,我曾经感觉很失败……雨潇也曾经对我很失望……”庄语岑万分欣喜,这算是他和戴雨潇发展过程中的重要里程碑。

    “儿子,放心大胆的把雨潇带到家里来,妈妈双手支持你!”陈妙言拍拍儿子的肩。

    “妈妈,雨潇现在和慕冷睿在一起,你说,我还有希望吗?”提起这个,纵是政要的儿子庄语岑,也忍不住一阵黯然。

    “慕家大少爷慕冷睿?据我所知,他有未婚妻的呀?他怎么会和雨潇在一起?”

    “妈妈,真的,他有未婚妻?”庄语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慕冷睿居然有未婚妻?那么戴雨潇在他眼里算什么,情人?还是玩物?还公然和戴雨潇出双入对,这位大少爷,玩女人是不是玩的太过火了些?

    “真的,我记得他的未婚妻叫做孟菲菲,你们可能不知道,知道的人并不多……是孟菲菲的父母跟我们交好,才提起来的……”陈妙言轻轻啜了一口茶。

    “慕冷睿,这个混蛋!”庄语岑重重一拳打在茶几上,黑瞳喷火,若有所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