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六十章 她是我的未婚妻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一百六十章 她是我的未婚妻

    戴雨潇守在戴正德的床前,脸色苍白,眼睛红肿。她一夜未眠,一直守在父亲床前。

    余管家打电话过来,慕氏集团有急事需要慕冷睿亲自处理,他看到戴正德状态已然稳定,便离开病房,留下戴雨潇一个人陪护。

    戴雨潇看着脑部刚刚做完手术,整个头颅都被纱布重重缠绕的父亲,只留出憔悴的一张脸,几次泪水都无声的滑落。

    她第一次发现,曾经多么意气风发的父亲,现如今,真的老了,眼角布满鱼尾纹……仅仅一夜之间,似乎苍老了几十载。

    多少年来,她从未和父亲如此亲密的接触过,从没有如此近距离的凝视过。

    父亲对于她来说,是很复杂的一个名词,每每提及这个词,她心中五味杂陈,一直渴盼这个淡漠的名字变得富有温情。

    从记事开始,这种渴盼深深隐匿在内心底层,只有偶尔翻看那张父亲与她们母女两个的合影,才能将那份风干的渴盼滋润的鲜活。

    人在脆弱的时候,总喜欢回忆,习惯性的,将那些美好的回忆一遍遍在内心里温存,将回忆捧在手心里,比现实的快乐还更加弥足珍贵。

    戴雨潇凝视着父亲憔悴的面容,对比着手中的照片,一个苍老憔悴,一个年轻帅气,十八年了,岁月如飞刀,刀刀催人老。

    父亲真的苍老的不成样子,而他的瞬间苍老,和她,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戴雨潇看着手中的相片,眼前虚幻起来,母亲笑意莹然的向他们走来,父亲依旧意气风发,怀里抱着年幼的她,温情脉脉的牵起母亲的手。

    她穿着父亲刚刚从国外买回的花裙子,在他宽阔的怀抱中咯咯的欢笑着,撒娇的张开手臂要母亲抱她。

    母亲刚要抱起她,她都感觉到了那双手的温度,天色突然阴暗起来,她孤零零的站在荒野中,哪里还有父母亲的影踪,触目可及的,只有无边无际的阴暗。

    “爸爸!妈妈!”她无助的惊叫,童稚的喊叫声回荡在荒野,却没有人应声。

    她只能无助而孤独的在荒野中漫无目的的走着,头顶有一片乌云拂过,她看到地上有乌云留下的阴影,一抬头,却是一只庞大的猫头鹰。

    那只猫头鹰绿莹莹的眼睛,透着阴侫,她恐惧的俯,捡拾起枯草向它丢过去。

    枯草轻飘飘的浮到半空,又轻飘飘的落下来,猫头鹰向她轻蔑的眨眨眼睛,利爪一探,抓住她背脊的衣服飞上阴暗的天空。

    “救命啊,救命!爸爸!妈妈!”她惊惧的尖叫着,尖叫着,孤单,无助,而又绝望。

    迷迷糊糊的,她感觉到有一双大手抚摸着自己的头发,那是一双温暖的大手,将她从荒诞的梦魇中唤醒。

    她揉揉惺忪肿胀的睡眼,父亲戴正德正冲着自己微笑,笑容还是那样的憔悴不堪,让她不由得心里蓦然一疼。

    “爸爸,你醒了?我刚才睡着了……”戴雨潇的脸颊上有一道压痕,睡梦中将那张合影放在头旁边,脸颊接触到照片的边缘所造成的压痕。

    “雨潇,你一直守在这里?不累吗?”父亲的大手温柔的抚摸着她的秀发,眼神中溢满关怀和疼爱。

    “不累,爸爸,我不累!”只要能够得到父亲久违的疼爱,累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戴雨潇果断的摇摇头,给父亲一个轻松愉悦的笑容。

    “雨潇,这么多年,我让你受委屈了……对不住你妈妈……更对不住你……”父亲这样说着,眼角淌下泪来,声音止不住的轻颤。

    “爸爸,你别这样说,都是大妈的错,你也是被蒙骗的……妈妈和我,都不会怪你的……”戴雨潇情难自禁,双眸噙满眼泪。

    她控制着情绪,不想让父亲情绪有太多的波动,医生说过,他脑部刚刚做过手术,情绪激动的话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

    “雨潇,爸爸实在亏欠你太多……爸爸对不起你……”父亲哽咽出声,流出的泪水,滑落到脸颊两旁,渗进纱布里。

    “爸爸,你别这样说……现在我就觉得很幸福,很幸福,真的!”戴雨潇俏皮的冲父亲做个鬼脸,夸张的用手指牵起唇角,给父亲一个大大的笑容。

    戴正德眼神有点恍惚,声音微弱:“雨潇,刚才,我梦到你妈妈了,她来接我和她团聚……”

    戴雨潇看他疲惫的样子,而且开始呓语,赶忙将他的大手塞进棉被里,安慰着:“爸爸,你再休息会,刚刚手术完,不能多说话……”

    戴正德沉沉的昏睡过去,脸色看起来好了很多,呼吸均匀而平稳。

    半个月以后,戴正德康复的情况良好,戴雨潇和慕冷睿两个人将他扶上轮椅,推出病房到院内呼吸新鲜空气。

    走廊里,英俊帅气的慕冷睿推着轮椅,清纯可人的戴雨潇默契的跟在旁边。

    戴正德看看自己的女儿,又看看推着他的慕冷睿,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

    “我能被慕大少爷服侍,不知道这世上有几个人有这殊荣……”戴正德开玩笑的说。

    “可惜啊,某位根本就不当一回事,慕大少爷给她做多少事她都不放在心上呢……”慕冷睿不无揶揄的语气,让戴雨潇有点羞馁,眼神飘向远方,对他的话不予回应。

    走到院内,迎面缓缓走过来一男一女,在他们的身后不远处,有一辆轮椅停靠在路边的绿化丛中。

    女人一袭黑色紧身衣将姣好的身材勾勒的玲珑毕现,低着头,黑色的长发遮住半张脸,极有耐心的搀扶着那个男人。

    男人大病初愈的样子,穿着宽大的病号服,腿脚看起来很不灵便,在女人的搀扶下,几乎是一点点挪动的向前走路,每走一步,都走的很辛苦,孩童一样蹒跚学步。

    “辛晴,辛晴,我真的可以走了?我真的可以走了?”男人虽然走的很慢,却非常欣喜,一点都没有感觉到走的如此缓慢如此辛苦是一件多么丢人的事情。

    “靖一,加油,你看你今天进步多大,昨天只走了两步,今天走了十几步呢……”女人丝毫不嫌弃,甚至十分赞赏的夸奖。

    戴雨潇听到这两个人的对话,心中一凛,控制住内心的激动,缓缓的向两个人走过来。

    慕冷睿推着戴正德,不知道她发现什么新迹象,顺着她走过去的地方张望。

    戴雨潇走到两个人面前,仔细的打量,没错,就是他们,一直让她牵挂着的两个人。

    一男一女的视线本来只局限在脚尖的范围,看到脚尖周围有了一个妙龄女子的身影,而且伫立不动,两个人同时抬起头来。

    戴雨潇激动的上前,若不是那个女人在场,她很可能就会握住那个男人的大手,感受他特有的力量和温度。

    她的声音发颤,本来伸出的手在胸前划了一条弧线,落在鬓前,不自然的拢拢头发:“东方大哥,辛晴姐姐,见到你们真好……东方大哥,恭喜你,终于又可以走路了……”

    东方靖一惊诧片刻,脸上露出依旧温润的笑意,让戴雨潇丝毫不陌生,让她感觉还是当初那个疼爱她的东方大哥。

    “雨潇,这多亏你辛晴姐姐……是她一直照顾我,不然我哪能康复的这么快……医生都说,我能站起来走路简直就是奇迹……”东方靖一用力握一下辛晴的手。、

    辛晴反而有点羞涩的笑笑,被心爱的男人夸奖是一种甜蜜,让她感觉这院内的空气都弥漫着一股甜蜜的清香。

    “辛晴姐姐,多亏你照顾东方大哥,如果大哥站不起来,我会内疚一辈子……”戴雨潇感激的看着辛晴,眼中噙满泪水。

    “雨潇,你该改口了,我们已经领了结婚证,等我恢复的差不多,就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东方靖一将这个好消息,告诉戴雨潇。

    “真的吗,太好了,辛晴姐姐,不,大嫂,我恭喜你们哦,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以后你们还是我的亲人,是我最亲的大哥大嫂!”戴雨潇欣喜有加,两个有情人终成眷属,让她倍感欣慰。

    慕冷睿远远的看着这边,他也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这一男一女是谁,始终没有走过来,他认为没有走过来的必要。

    三个人谈笑风生,气氛融洽,他如果走过来,或者就成了这融洽气氛的破坏因子,那么,他还不如就那样远远的观望。

    “雨潇,你大哥的理疗时间到了,我们得赶回去,你什么时候有空,就过来看看你东方大哥,省得他总是挂念你……”辛晴娇嗔的看了东方靖一一眼,说着她的男人挂念另一个女人,她丝毫不吃醋,反而是鼓励的态度。

    “东方大哥,我再来看你的话,你不会再赶我走了吧?”戴雨潇假装害怕的问,眼眸星光闪烁,神情娇俏可人。

    “如果你不能带你的未婚夫过来,那我很可能还会赶走你哦……”东方靖一板起脸,眼神中却溢满笑意,他的眼神,落在远处推着轮椅的慕冷睿身上。

    戴雨潇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脸颊绯红:“东方大哥,他不是我的未婚夫……”

    “是就是嘛,不用这么害羞的……你是不是担心你东方大哥对他不满啊?”辛晴打趣着。

    “大嫂,真的不是……他不是我的未婚夫……”戴雨潇羞涩的低下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她确实不知道该如何向外人解释,她和慕冷睿的关系很微妙,如果说普通朋友,两个人的关系,早就超越普通朋友的界限。

    说恋人?慕冷睿只是说她是他的女人,在小镇上危难之际也说过妻子之类的字眼,可是从未正式请求她做他的女朋友,或者妻子。

    对于戴雨潇来说,他如果缺少请求这个过程,就是名不正言不顺,没有十足的诚意。

    羞馁间,视线范围里多了一个男人的身影,她以为是慕冷睿走过来帮她澄清身份,心中还暗暗着急,这个慕冷睿,他把东方大哥害成这样,还好意思走近前说话?

    东方靖一和辛晴见到慕冷睿能够如此冷静,已经实属难得,换成别人,不把这位慕大少爷当成不共戴天的仇人和他拼死拼活才怪。

    她正踌躇着,不知道该如何缓解这种尴尬的气氛和关系,慕冷睿偏偏这个时候走过来捣乱,真让她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耳边传来冷冷的声音:“雨潇说的对,她根本就不是慕冷睿的未婚妻,她,以后会是我的未婚妻!你们不用再怀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