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戾气的火花
    戴雨潇惊诧的抬起头来,这个走近前的男人,根本就不是慕冷睿,是她青梅竹马的昔日恋人——庄语岑。

    东方靖一和辛晴,并不认识庄语岑,两个人交换一下眼色,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眼前这位干净帅气的年轻人,不知道他从哪里冒出来,满脸狐疑。

    戴雨潇眸光蓦然一冷,庄语岑半个月前还挟持她,为了救戴霜霖和那个莫须有的孩子,现在他应该陪着戴霜霖才对,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你来做什么?不要在这里信口胡言,你的未婚妻是戴霜霖,不是我!”戴雨潇冷冷的,唇角勾起漠然的弧度,刚才对东方靖一和辛晴的脉脉温情荡然无存。

    “雨潇……你离开慕冷睿,回到我身边,好吗?”庄语岑激动的去抓握戴雨潇柔弱无骨的小手,满目殷切。

    这段时间,虽然他没来医院探望病情,却暗中与主治医生联系沟通,知道戴正德病情已经稳定,状态良好,他才今天赶过来探视。

    那天他发现戴霜霖是假装怀孕,故意制造流产闹剧后,在母亲陈妙言的帮助下与戴霜霖解除婚约,恢复单身身份。

    孟良娴当天就把狼狈不堪的戴霜霖接走,唯恐庄家再度对她的宝贝女儿施虐。

    而母亲陈妙言却在他决定追回戴雨潇的时候,告诉他一个少有人知的情况,慕冷睿这位大少爷,这位出了名的情场浪子,还公然与戴雨潇出双入对,逢人便说戴雨潇是他的女人。

    实际上,他却是有未婚妻的,是声望很高的名门淑媛——孟菲菲。只因常年在国外读书,很多人都没见过她,更不知道她就是慕冷睿的未婚妻。

    知道这个消息后,庄语岑一直踌躇不安,夜不成寐,深深为戴雨潇担忧。

    他不知道戴雨潇对这位大少爷的感情如何,而从慕家豪宅两个人的表现,可以看出戴雨潇已经对这个男人产生一定的依赖性。

    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并非全然因为嫉妒或者吃醋,他担心戴雨潇受伤,担心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越陷越深,直到最后不能自拔。

    如果在情深意浓之后才发现自己受骗,才知道这位慕大少爷居然是有未婚妻的,戴雨潇肯定会伤心欲绝。

    他认定这位慕大少爷是玩弄戴雨潇的感情,一向混在女人堆里所向披靡的情场浪子,即便看起来对戴雨潇关爱有加,也只不过是因为戴雨潇足够吸引人一时心动,不同于那些庸脂俗粉,对她一时宠溺罢了。

    一旦看惯了这种清纯可人,就如同看惯路边的邻家妹子一样,早晚有腻烦的一天,尤其对于这位阅人无数的慕大少爷来说,他只不过想换换口味,尝试一种新鲜感。

    一旦未婚妻孟菲菲回国,便是他抽身而退撒手而去的日子,那么情难自已的戴雨潇,到时候会遭受多么噬心彻骨的伤害,不可预料。

    庄语岑每日担忧着,终于在今天按捺不住,赶到医院里来,想把真相告诉戴雨潇,劝她不能执迷不悟,不要被这位风流成性充满邪性的慕大少爷给蒙骗了。

    他停好车,走近住院部大楼,远远的看到慕冷睿扶着抡起站在路旁,神情悠然的陪着轮椅上的戴正德,而戴雨潇,正在和一对不知底细的男女谈笑风生。

    看到慕冷睿那样殷切的照顾着戴雨潇的父亲,庄语岑心中醋意横生,原本这样的殊荣,应该属于他,现在陪着戴正德和戴雨潇的,应该是他庄语岑,而不是慕冷睿。

    慕冷睿这位大少爷,没想到心机这么深,居然还卖弄起殷勤来,平时耀武扬威不可一世,今日居然肯俯帮扶戴雨潇照顾她的父亲,真是罕见。

    戴雨潇和东方靖一他们谈话的间隙,庄语岑远远听到他们谈话的内容,听到未婚夫的字眼,心中醋意更浓,快步走过来。

    戴雨潇当时害羞的低了头,根本没看到他到来,还误以为是慕冷睿。

    一看是庄语岑,戴雨潇适才的好心情被破坏殆尽,饶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个男人居然挟持她,多么美好的回忆都这危险的举动抹杀无疑。

    看到庄语岑伸过来意欲抓握她的大手,她毫不理会,冷冷的抱起双臂,有意让他的大手蓦然落空。

    “回到你身边?这句话你应该跟戴霜霖说,今天,你找错对象了……她才是你的未婚妻……”戴雨潇心情很不悦。

    这个庄语岑的反应,怎么会如此反常,此一时彼一时,那天还挟持她,今天就跑过来大献殷勤,真是令人捉摸不透。

    “雨潇,我和戴霜霖解除婚约了,我知道她根本就没有怀孕,她是骗人的……你原谅我好吗,那天我不该挟持你……”庄语岑目光恳切的盯着昔日恋人,渴望获得她的谅解。

    戴雨潇冷笑,那天她就反问他,挟持她不要后悔,结果后悔来的这么快,这才半个月的时间,一切都真相大白,戴霜霖终于被人揭穿。

    东方靖一,和辛晴一听眼前这个男人居然挟持过戴雨潇,神色漠然,没等东方靖一使眼色,辛晴就已经立刻上前,劈手打了庄语岑一掌。

    虽然是女人,可是她毕竟出身是黑帮老大的女保镖,而且是洪帮现任龙头老大,她的掌力还是出类拔萃的。

    而且庄语岑哪里料到,本来看着不相干的两个人,突然对他出手,一个猝不及防,他猛然在那股掌力的作用下,向后猛退了几步,差点跌倒。

    站稳身形,却看到是一个身穿一袭黑色紧身衣的女人对他下手,顿觉脸上无光,怎么就这样无缘无故的败在一个女人手里。

    他还没开口说话,黑衣女人已经冷冷的开口:“敢挟持我洪帮老大的妹妹,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如果是,我成全你!”

    庄语岑心中一惊,什么,洪帮老大?戴雨潇成了洪帮老大的妹妹?多么匪夷所思的变化,她不是和洪帮大哥东方靖一离婚了,怎么又成了他的妹妹?这个女人,又是谁?

    戴雨潇也没料到,辛晴反应如此之快,听到庄语岑说什么挟持的话语就立刻出手,惊异的同时异常欣慰,这大哥大嫂可真够意思,关键时刻毫不犹豫的护着她,连话都不多说一句。

    看到辛晴还在摆好架势和庄语岑冷冷的对峙,时刻准备着教训他的样子,再看看东方靖一,有点站立不稳的支撑着身形,她却看得出他支撑的很辛苦。

    纵然对庄语岑不满,她也不忍心看辛晴为了帮她出气而疏于照顾东方靖一,她能有这份心意,已经让她足够欣慰。

    她冷睨面露惊诧的庄语岑,上前拦住辛晴:“大嫂,你快去搀扶好大哥,我没事的,这个男人,不会在洪帮老大面前挟持我的,你和大哥不必担忧。”

    辛晴冷冷的收手,凌厉的眼神如刀一样在庄语岑脸颊上切削一番,才缓缓撤回身形,走回到东方靖一身边,搀扶着他观望。

    “雨潇,我的父母也同意我们的婚事了,你跟我一起回家好不好?”庄语岑走过来,不由分说扶住戴雨潇的肩。

    戴雨潇嫣然一笑,笑的倾国倾城:“婚事?我们的婚事?我们何时有过婚事之说?”

    她轻轻将庄语岑放在她肩上的大手拂落,语气里带着讥讽,带着嘲弄,带着漠然。

    庄语岑的双手垂落下来,他的瞳孔里映出戴雨潇的脸庞,两个人的距离是如此之近,又是如此之远。

    “雨潇,以前是我的错,你原谅我好吗?我们……可不可以重新开始?”庄语岑近似哀求,喉咙里发出干渴的声音。

    戴雨潇看着眼前这张干净帅气的脸庞,说着曾经让她无比心动的话,而现在,她的内心里,除了疼痛,还是疼痛。

    阳光很绚烂,让人炫目的产生幻觉,她伸出手轻拂路边的绿化丛,被叶尖的针芒刺痛猛然缩回手来,不知道指尖出血了没。

    疼痛感是真实的,眼前的这个男人也是真实的,他所说的话语也是真实的。她收回目光,睫毛湿漉漉的,眼角也有些润湿。

    如果说,庄语岑说了这些话,戴雨潇丝毫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

    毕竟是青梅竹马的恋人,两个人有着那么多美好的回忆,那些点点滴滴不可能那么快消失殆尽,只不过封存在了内心深处的某个角落,一旦触动,内心还是会很柔软的疼痛。

    可是,发生了那么多事,戴雨潇再也迈不动奔向庄语岑的脚步,只能够呆滞的立在原地。

    良久,她稳住心绪,漠然的唇角上扬,双眸折射出冰冷的光芒:“重新开始?我们已经不可能了……”

    庄语岑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判了死刑,蓦然激动起来,大手再度扶上她瘦弱的肩,用力摇晃着:“不可能?为什么?雨潇,我不相信你这么快就把我忘记,我不相信!”

    戴雨潇如同风中的落叶一般,无助的随着他的摇动摇摆,面无表情,闭上眼睛,泪水却从眼角无声的滑落。

    “放开她!”慕冷睿阴冷的声音传入耳膜,让她的身躯蓦然一震,从庄语岑的怀抱中使劲挣脱出来。

    随即她的身体被一双大手一勾,准确无误的跌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里。

    她抬起眼,映入眼帘的,是那张邪魅的脸庞。她已经安然的伏在慕冷睿的怀抱里。

    气氛变得空前紧张,戴雨潇从未想到有这样一天,在她生命现过的三个重要男人,会在医院这个地方齐聚。

    一个是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恋人,一个是与她领过结婚证为她出生入死的男人,另一个人,就是夺去她与她生死与共的慕大少爷。

    三个男人的目光,交织成奇异的网络,在时空里来回穿梭,迂回撞击,穿越出无限的电光,击打出戾气的火花。

    “慕冷睿!这我和她的事情,你别插手!”庄语岑早就做好与这位慕大少爷对峙的准备,对他的突然到来,丝毫不意外。

    “你和她的事情?难道你不知道,她是我慕冷睿的女人?”慕冷睿倨傲的将戴雨潇揽在怀中,即便他与庄语岑的身高差不多,却依旧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