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洗劫一空
    “你凭什么说她是你的女人!”庄语岑冷冷的,嫉妒的表情显露无疑。

    “凭什么?无论在身体上,还是心理上,她都是我的女人,这样说,你满意了吗?”慕冷睿邪魅的笑,笑的不可一世。

    戴雨潇顿时脸色绯红,她当然明白慕冷睿说的什么意思,这个男人,就这样毫不忌讳的将两个人的私密关系点出来,让人羞馁。

    听了慕冷睿那样说,庄语岑更加嫉妒,与戴雨潇相恋那么多年,两个人从未越雷池一步,这才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那样姣好的身体,就被这个花花公子占有?

    “雨潇,我知道你是被迫的……离开他,回到我身边来……”庄语岑不理会邪气十足的慕冷睿,将目光转向他怀中的戴雨潇。

    这句话,如果换做庄语岑刚刚回国,他们在公园相见那次,戴雨潇不知道该有多感动,她一定会哭泣着投入他的怀抱。

    而现在,事过境迁,经历那么多风雨,戴雨潇对这样一句话,已经具备了免疫能力,这样的话虽然依旧动听,却不能够渗透进她的内心里去。

    “离开我?宝贝,你会吗?你能够吗?”慕冷睿邪魅的笑,将怀中小女人的娇媚与清纯尽收眼底。

    戴雨潇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眼睛,居然精神恍惚起来,那样幽深的眸子,如同漩涡一般将她的灵魂吸附进去。

    庄语岑看着两个人旁若无人的对视,怒火攻心,他冷嗤一声,将戴雨潇唤醒过来。

    “慕冷睿,你有未婚妻,为什么还不肯放过她?!你不配拥有她!”他毫不避讳的走上前,将一只大手横在四目相视间。

    戴雨潇蓦然惊醒,欲从慕冷睿怀中挣脱出来,她和慕冷睿在一起,从来没想过什么名分的事,两个人的关系本就暧昧不明,慕冷睿从未许诺过她什么,她亦不屑于向他索要什么承诺,那些都属于非必要的东西,有或者没有,又有什么关系?

    她从不想细究慕冷睿有多少个女人,从不关心,并非她想缠住这个男人,而是这个男人一直在她身边。

    可是当庄语岑清清楚楚的道明这个男人居然有未婚妻的时候,她还是震颤了一下,想从这个男人怀中抽身而出,这个动作表明,她的内心并非如同她想象的那样毫不在意。

    而她的身体被慕冷睿仅仅桎梏住,根本无法挣脱。

    “宝贝,只要你开口,明天我就向媒体发布消息,你戴雨潇就是我慕冷睿的未婚妻!”慕冷睿倨傲的向庄语岑投去示威的目光。

    这下轮到庄语岑怔然,这样霸气外露的话,只有慕冷睿说得出,同样一句话,他让戴雨潇等了好几年,而慕冷睿说出这句话,只不过用了一秒钟的时间。

    戴雨潇心中也蓦然惊诧,两个男人都在她的面前,稍稍一对比,差距立现。

    庄语岑曾经的唯唯诺诺,对他们家人的全然顺从,与慕冷睿锋芒毕露的霸道,不折不扣的大男子主义形成鲜明对比,不得不说,后者让她更心动。

    可是,她又怎么开得了口,在去小镇之前,她还找慕冷睿寻仇,根本不想接触这个男人,虽然经过小镇的相处她内心对他产生微妙的变化。

    让她这么快就跟这个男人订婚,成为他的未婚妻,她还需要好好考虑一下,不想这一切来的太快,来的太突然。

    “宝贝,怎么,你还在多想什么?不愿意成为我慕冷睿的未婚妻?这是很多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呢……”慕冷睿邪魅的笑,幽深的眸子闪着魔幻的光芒。

    庄语岑担心戴雨潇被他蒙骗,不由得焦急起来:“慕冷睿!你不要恬不知耻!你以为现在是什么社会,可以妻妾成群?”

    慕冷睿毫不避让,不屑的说:“你以为自以为专情,就能得到女人的心?宝贝,你说是吗?我们所经历过的,他能陪你一起经历吗?”

    戴雨潇没有回答,在小镇上一幕幕生死与共的画面接连闪现在脑海中,让她不得不承认,她与慕冷睿几个月所经历的,比同庄语岑十几年经历的都要多。

    “雨潇,你真的要同他在一起?”庄语岑颇有些愤懑的问,紧紧握拳,蓄势待发。

    戴雨潇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她从没有想过要不要和慕冷睿在一起,可是不管她去哪里,包括去小镇上找线索,和自从父亲戴正德出事以后,他都一直陪着她,不用她做什么要求,不用她说什么好话,这位慕大少爷就一直陪着她。

    很多时候,两个人的相处,并不需要什么语言来昭示,来彰显,实际行动才具备说服力。

    慕冷睿,并不会因为她说一句离开就撒手而去,不管她做出什么选择,这个男人,就是一直以来和她在一起,从那天的不期而遇开始。

    她怔然的看着那张英俊魅惑的脸,水润的唇瓣轻轻颤动,还没等她说出什么话,慕冷睿已经俯下脸,猛然噙住她花朵一般娇嫩的唇瓣,旁若无人的shunxi起来。

    慕冷睿,这位大少爷,就是这样,用这种极端的异于常人的方式,霸道的向别的男人宣布他对戴雨潇这个小女人的所有权。

    “唔——”戴雨潇低声惊呼,来不及反抗已经失去语言的能力,身体无力的瘫软在这个霸道男人的怀抱里。

    东方靖一和辛晴见状,对视一眼,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悄然离去。不用言语,他们已经看出戴雨潇选择的倾向性,她是那样依恋慕冷睿的怀抱。

    庄语岑呆滞许久,怔然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似乎不敢相信,戴雨潇这位昔日的恋人,正在他面前与别的男人旁若无人的亲吻,根本不顾及他的感受。

    这一幕深深的刺激到他,虽然出发前他就想了这种说辞,意图说服戴雨潇,不要听信慕冷睿的花言巧语,不要被他所蒙骗,回到他的身边来,他会好好弥补,好好疼爱她。

    他哪里料到,慕冷睿就在他的面前将他的霸道演绎的淋漓尽致,让他毫无办法,头脑一片混沌,毫无招架之力。

    他步步后退,步步后退,将自身与这不能接受的一幕一点点拉伸开来,拉伸的越来越远。

    他不想再受这样的刺激,退到不能退的位置,转身疾奔。他不想再看到这样的景象,他真的不能够接受,不能够接受。

    他怔然的想着,当初戴雨潇看到他与戴霜霖在玫瑰木床上那一幕,是怎么样的心情,是不是和他现在一样或者类似,会不会慌乱到极点,心痛到极点?

    这场男人与男人的对峙,只持续了十几分钟,以亲吻的方式结束,这样的尾声别具一格,慕冷睿眼角瞥到庄语岑猝然离去的背影,脸上露出邪魅的笑意。

    他轻轻放开戴雨潇,揽着她瘦削的肩,向戴正德的方向走去。

    戴雨潇好一阵才晃过神来,呼吸恢复平稳,刚才被慕冷睿突如其来的吻的几近窒息。

    她在慕冷睿的臂弯里,扭头回望,东方靖一和辛晴不见了,庄语岑,也不见了。

    慕冷睿的方式虽然极端,也只有这样极端的方式,让她摆脱困境。

    他们回到戴正德身边,戴正德颇有深意的看着两个人,牵起女儿的手,郑重的放在慕冷睿掌心:“慕大少,我的宝贝女儿,就交给你了,如果你不能够善待她,我可不会放过你……”

    一向倨傲惯了的慕冷睿,对戴正德的要求居然不急不恼,反而笑吟吟的握住戴雨潇的手,用力的点点头:“宝贝,你看,刚才你还犹豫,你爸爸都倾向我了呢……以后,你戴雨潇,就名正言顺是我慕冷睿的女人了!”

    戴雨潇的嗔怪父亲:“爸爸,你怎么能这么霸道,也不跟我商量一下,就把宝贝女儿轻易许人呢?”

    戴正德笑着反问:“当爸爸的哪里不知道宝贝女儿的心思,难道不成,你还想着那个傻小子——庄语岑?”

    这句话,让戴雨潇的情绪再次跌落到谷底,但是她不想让父亲和慕冷睿看出来,只是沉默的摇摇头,把手轻轻抽离慕冷睿的掌心,一片湿凉。

    父亲哪里知道,她确实是牵挂着庄语岑的,不然的话,庄语岑挟持她的时候她会那样的伤心难过,被曾经心爱的男人挟持,哪个女人不会心碎?

    又过了半个月的光景,戴正德顺利出院。期间孟良娴和戴霜霖来过医院探望,被戴正德喝止在病房门外,他不想见这对母女。

    他并非不知道这母女两个一直对戴雨潇近乎nvedai,他不制止只是因为他故意疏离这个女儿,现在真相大白,他不想戴雨潇再受伤害,他要好好弥补这个女儿。

    一个月后,戴正德顺利出院,回到戴家宅院。

    戴雨潇开着车,在门口停顿一会才将车开进去,她的心离开这里已经太久,再次回归,恍若隔世。

    回到宅院内,戴雨潇居然感觉非常冷清,很奇怪的一种冷清。

    她秀眉轻瞥,将车停稳,打开另一侧车门,让父亲下车。

    王妈远远的迎过来,脸上却带着一丝惶恐,对着戴雨潇欲言又止的样子。好一会,她趁戴正德转头的一刹那,轻轻扯扯戴雨潇的袖口,使个眼色。

    戴雨潇心存疑虑,不知道她怎么做出这样的举动,随着她走到一个角落。

    “二,你先别让老爷进门,不太好……”王妈不安的搓动着双手,面露难色。

    “为什么?不让爸爸进门,让他去哪里?”戴雨潇皱着眉头,对王妈这样无理的要求,非常不满,什么时候轮到她一个佣人对他们的去留指手划脚。

    王妈不再说话,戴雨潇不理她,搀扶着父亲的手臂有说有笑的走进厅门。

    刚一进门,戴雨潇本来漾满笑容的脸僵住,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从未想到过。

    戴正德大病初愈的脸上,也布满阴云,眼前所发生的事情,远远超乎他的想象。

    王妈坐立不安的搓动着双手,生怕遭到主人的责骂,眼神闪躲,惊惶不定。

    原来,大厅内基本空空如也,所有值钱的家具,都被搬空了,一张沙发都没留下。只有戴雨潇闲暇时种植的一些花花草草,这些不值钱的东西,还点缀在空旷的大厅里。

    是谁这么大胆,公然将他们的大厅,洗劫一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