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六十三章 捉摸不透
    戴正德气愤的脸色铁青,青筋毕露的手开始发抖,他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

    戴雨潇紧张的跟在后面,不住的安慰着:“爸爸,爸爸,您别着急,不就是几件家具吗,我们买回来就是了,您大病初愈,可要注意身体……”

    戴正德和戴雨潇走到二楼,三楼,整个宅院都转了一遍,却发现除了佣人的房间,其他的房间基本都空空如也。

    “王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戴正德随手打落一盆花草,空旷的地上一片狼藉。

    “老爷,是太太和大,说这些东西都不需要了,找了搬家公司全部搬走,不知道搬到哪里去了……我们做下人的,也不敢说话……”王妈支支吾吾的说。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狠毒!我还没死呢,就让我无家可归?!”戴正德气的太阳穴突突的跳动,在空旷的厅内踱来踱去,不知该如何发泄内心的愤懑。

    戴雨潇也没有料到,本来想这次可以真正的回归,和大病初愈的父亲共享天伦之乐,哪里料到,这么长时间没回家,这母女两个先下手为强,居然把他们的家搬空了……

    “爸爸……不然,跟我回小公寓住几天吧,明天我再安排买家具回来,把我们的房间从新布置一遍,原来那些家具也旧了,是时候换新的了……”戴雨潇陪着笑脸,尽量逗父亲开心,她是想让父亲陪她回母亲留给她的小公寓,虽然比不上这里,也算温馨。

    “不用,今晚照常住这里,哪里都不用去!”身后传来慕冷睿的声音,透着邪气。

    戴雨潇转头,慕冷睿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在他们身后,出院那会,他不是说有急事离开吗,怎么这么快又赶回来了?

    “住这里?你想让我们睡地板麽?”戴雨潇瞥了一眼空旷的大厅,其他的房间都是一样的空旷,一张床都没有,不睡地板,能睡哪里?

    慕冷睿没有回应她的话,掏出手机拨打电话:“余管家,来戴家一趟,带上专业的装潢设计师……”

    十几分钟的时间,余管家带着十几个人赶到,一进大厅门口,戴雨潇看到来了这么多人,有些诧异:“来这么多人,都是做什么的?”

    余管家介绍说:“三个装潢设计师,其余几个全部是顶尖家具公司的工作人员……”

    戴雨潇暗中咂舌,这就是慕家的效率,短短十几分钟内,召集三个装潢设计师和十多个家具公司的工作人员,一般的人,哪里做的到?

    慕冷睿却不以为然的样子,似乎这些公司都要为慕家服务一般,二十四小时随时候命。

    慕冷睿掏出手机,扫了一眼时间,神情漠然的说:“给你们五个小时,从厅内的装潢布局,到每一件家具的摆放到位,日落前,这个大厅包括宅院内的每一个房间,我要求都要达到慕家豪宅的标准,明白吗?”

    “五个小时?”其中一个设计师惊讶的瞪大双眼,当初设计慕家豪宅的装潢布局,可是用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今天只给他们五个小时。

    “好了,你可以离开了,以后装潢设计这碗饭,你不用再吃了……”慕冷睿冷睨这位设计师惊讶的表情,不屑一顾。

    “不,不,不,慕大少,请您高抬贵手,我们会尽力的……”另外两位设计师赶忙出来圆场,陪着笑脸。

    “那,还站在那里做什么?现在已经浪费了五分钟……你们是不是觉得时间太宽裕了?”慕冷睿冷冷的瞥一眼时间。

    几个设计师忙碌起来,不出十分钟,都已经大汗淋漓,却丝毫不敢懈怠,得罪了这位木大少爷,他们的饭碗,恐怕真的难保,没人敢把以后的命运开玩笑。

    家具公司的工作人员起辅助作用,根据设计师的需要,查看公司内部的家具是否符合他们的要求,如若不然,适时调整。

    “走,我们出去喝咖啡……”慕冷睿领着戴正德父女二人扬长而去,留下余管家带来的一行人忙做一团。

    在咖啡厅内刚刚坐稳,戴雨潇就听到尖锐的斥责声,这声音很是熟悉,循声望去,这样尖锐的声音,还会是谁,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戴霜霖!

    “我刚才不是告诉你,我要蓝山加糖,你怎么给我加盐!”戴霜霖云髻高耸,盛气凌人。

    “,刚才你明明不是说加盐?”侍应生怯怯的,目光却坚定。

    “废话!我刚才说什么,我自己记不清楚吗?你哪里听过蓝山加盐!”戴霜霖拍案而起,惹得所有人都朝他们的方向观望。

    侍应生见这个客人实在难缠,不得不赔礼道歉,不想事态扩大:“不好意思,我想可能是我记错了,我去给您换一杯……”

    换做一般客人,即便侍应生记错了,只要他肯认错赔礼道歉便相安无事,没有谁总是想找一些服务人员的茬儿。

    盛气凌人的戴霜霖却偏不,她不小心被揭穿没有怀孕的真相,还被庄语岑解除婚约,心中一直窝火,却找不到发泄的地方,这个侍应生就恰巧撞在枪口上。

    侍应生很有礼貌的欠着身,恭恭敬敬的想把那杯咖啡移走的时候,戴霜霖嘴角泛起一丝轻蔑的笑,顺手将装满热咖啡的杯子拿起来,抖手一泼,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尽数泼在侍应生白净的脸庞上。

    “啊!”侍应生吃痛的用双手掩住脸,脸颊通红一片,皮肤已然明显的烫伤。

    戴雨潇看不过眼,不由得站起身来,向那位盛气凌人的姐姐走过去。

    戴霜霖做了错事,还在得意的笑,笑的前仰后合,无比开心,无比快意,以致于戴雨潇走到近前,都没有发现。

    “戴霜霖,你是不是太过分了!他明明跟你道歉了,你还这样撒泼?”戴雨潇指责。

    周围的客人持观望的态度,哪里有人站起来打抱不平,现在有人站出来帮扶侍应生,倒出乎众人的意料,侍应生擦了满脸的咖啡,向戴雨潇投去感激的目光。

    戴霜霖哪里料到,居然有人管她的闲事,定睛一看,居然是戴雨潇,气更不打一处来,她没有看到不远处的慕冷睿和戴正德,更加盛气凌人的撒泼:“过分?这还算是轻的,我没用刀子给他留个记号算是便宜他!”

    “你这样为难一个地位不如你的人,是不是很得意,很开心?”戴雨潇真不理解她这个姐姐的心思,没有人亏欠她,为什么总是一副惩罚别人的态势。

    “你这个狐狸精,少在这装好人,你把你的姐夫勾引走了,还在这里装什么正义?无耻,jianren!”戴霜霖口不择言的怒骂。

    旁观的客人看的津津有味,这两位美女一正一邪,居然还是姐妹俩,更让人热血沸腾的是,妹妹勾引姐夫?

    各种异样的目光向戴雨潇透射而来,让她感觉阵阵森然冷意,脊背被刺穿一样的冰凉。

    “我哪里勾引过庄语岑,你胡说!”戴雨潇脸颊绯红的辩解,周围的目光因她的解释更加误解,看她的眼神更加怪异。

    “就是你,你这个jianren!狐狸精!dangfu!不知羞耻!”戴霜霖用所能想到的最恶毒的语言怒骂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早就把她当做仇敌。

    不远处的戴正德听的紧锁眉头,他第一次听到戴霜霖如此毫无顾忌的骂着同样是他的女儿,在家里,戴霜霖可装的乖巧,到了外面便原形毕露。

    “戴总,看到了吗,你的大女儿戴霜霖就是这样欺负你的小女儿的,二十多年来,一直如此……”慕冷睿不是不想管,是故意给戴正德时间,让他看清楚。

    戴正德心中愧然,对戴雨潇更加的愧疚和心疼,他这个做父亲的,亏欠她这个女儿的,实在是太多,太多。

    他噌的站起身来,想走过去教训大女儿戴霜霖,却被慕冷睿伸手拦住。

    “戴总,不用你亲自动手,你刚刚出院,不适合动怒,我惩罚了戴霜霖,你可不要心疼……”慕冷睿睥睨的眼神,落在盛气凌人的戴霜霖身上,唇角勾起似笑非笑。

    “只要你留她一条命,随你处置!”戴正德在气头上,本来孟良娴母女两个将家里洗劫一空已经让他怒火中烧,偏偏还在这里遇到戴霜霖撒泼,他已经被伤透心。

    戴霜霖对着戴雨潇一直怒骂,甚至想伸手扯住她的头发,还没接触到她的发稍,背后就感觉到一股冷意,彻骨阴寒,让她不由得停了手,缓缓转头。

    慕冷睿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唇角勾起魅惑的弧度,煞是动人,却透着一股未知的杀气。

    她怔然半晌,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位梦魇一样的慕大少爷缓缓走近,手慢慢的无力垂落。

    “怎么,看到我,就吓成这样?你不是想动手吗,尽管动手便是……”慕冷睿邪魅的笑,言语中尽是蛊惑。

    “不,不,慕大少……我只是看她头发上有一粒灰尘,帮她拂落……”戴霜霖心中悚然,不住的否认,僵硬的脸孔上挤出变形的笑容。

    她深知这位慕大少爷的手段,上次她差点用针筒撞伤戴雨潇,就被一根钢针硬生生贯穿手臂,她不得不接受手术将钢针取出来,伤口才刚刚愈合。

    偏偏无巧不成书,又遭遇慕冷睿,偏偏让他看到她意欲殴打戴雨潇——他慕冷睿的女人,岂不是自讨苦吃?

    “哦,你这么好心……那么,刚才什么jianren,狐狸精,dangfu……又是骂谁?我应该没听错吧……”慕冷睿双眸星光闪烁,飘忽不定的更令戴霜霖恐惧。

    “没有骂谁,没有骂谁,骂我自己,谁让我勾引了她的前任男友,我真是jianren,狐狸精,dangfu!”戴霜霖一边解释,一边恶狠狠的咒骂自己。

    “那么,刚才这位侍应生脸上的热咖啡,你不会是担心他热着,帮他取暖吧?”慕冷睿饶有兴致的欣赏着她的神情。

    “我……是不小心……”戴霜霖吱唔着,心中暗恨,这位慕大少爷,管的越来越多,不止护着他的女人,不相干的人,他也感兴趣起来,真是魔鬼!

    慕冷睿冷然对侍应生命令:“去端一杯加糖的热咖啡过来,正如这位所要求的……”

    戴霜霖怔住了,不是要替侍应生出气的架势吗,怎么又突然替她出头了?真是匪夷所思!

    这个男人的心思和行为,还真不是一般的诡异,让人捉摸不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