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六十五章 纯情的妓|女?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一百六十五章 纯情的妓|女?

    三个人回到戴家宅院的时候,已经日落西山,一弯浅浅的月亮已经从东方悄悄升起。

    推开厅门,戴雨潇和戴正德被眼前的景象惊呆,房间装点的唯美典雅,错落有致,不用记,不浮躁,低调的奢华。

    戴雨潇有种梦幻的感觉,时间似乎追溯到几个月前,慕冷睿将她掳进慕家豪宅的那一天。

    那是她第一次进入享誉盛名的慕家豪宅,她被慕冷睿扛在肩上,映入眼帘的,只有那样汩汩流淌如同音符一样律动的灯光,和那样唯美典雅的装饰。

    虽然只是环顾了一个粗略的概况,映入眼底的每一个细节都是她所喜欢的风格,是她梦寐以求的风格。

    见惯了富丽堂皇的大厅,对那种金碧辉煌的格调敬而远之,唯独对这种唯美典雅的氛围,犹如童话故事里的宫殿,让人忍不住想融入其中。

    “喜欢吗?”慕冷睿低眉浅笑,将戴雨潇惊喜的神色尽收眼底。

    “喜欢!”戴雨潇脆生的回答,这不仅仅是喜欢,是酷爱,喜欢极了这种风格。

    她本来穿的波西米亚风格的碎花长裙,纯白色的披肩,她款款走入大厅中央,欢快的旋转,裙裾飞舞起串串迷幻的涟漪。

    慕冷睿抿起凉薄的唇,看着戴雨潇宛若仙子一般,在大厅内尽情欢舞。

    戴正德微笑着看着女儿舞动的如同仙子一般,不想打扰两个年轻人,悄悄的走到楼上去。

    几个小时内可以将他们的大厅装潢的如同童话宫殿一般唯美,让她如何不惊喜?

    戴雨潇享受着这样的氛围,她嗅到从丹麦那个遥远的童话国度漂洋过海而来的悠悠花香,让她迷醉,沉浸其中。

    这就是慕冷睿所给予她的,这是真的吗,这是不是只会是一个梦幻的开端?等她来不及伸手触摸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戴雨潇跑到慕冷睿面前,想轻触他的脸庞,看着那张魅惑众生的脸,她只是轻触他脸庞周围的空气,如果真的是梦幻,那就只停留在梦幻里吧,她真的不忍心冒险将他打破。

    慕冷睿却被她这样的动作折磨着,渴盼着那只小手落到他的脸颊上,隔着空气都感觉到了那小手温润滑嫩的触感,却迟迟不肯落下来。

    这个小女人,是要做什么?一定要在这样唯美的时刻,撩拨他的心思?

    戴雨潇看着那张英俊的脸,蓦然再次想起庄语岑的话。

    这个男人,是有未婚妻的,是有未婚妻的,她突发奇想,想试探一下,他那天在医院中跟庄语岑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这个念头隐匿在她心里,不管她愿不愿意承认,她是在乎这个男人的,在乎之余,这个男人的承诺成为一种必要。

    “冷睿,你是真的有未婚妻吗?”戴雨潇的翦水双瞳,漾着期望。

    问的慕冷睿一怔,他本以为戴雨潇不在乎这件事情,在医院中他不想这件事情成为焦点,用一个突如其来的吻将所有的疑问封缄,算是一种躲避。、

    现在,戴雨潇又提出来,他该如何回答?

    一时间,一向不闪不避的慕冷睿没了言语,怔然的看着那清澈的眸子,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如何解释。

    “冷睿,你告诉我真话,你真的有未婚妻吗?”戴雨潇扬起的手停滞在半空,迟迟不肯落在那张英俊的脸上,仿佛她的动作只是等待一个答案。

    慕冷睿的眸光黯淡下来,抿起凉薄的唇,大手擒住戴雨潇瘦弱的肩,想把她揽入怀中。

    戴雨潇后退两步,让他大手扑空,依然定定的看着他,等着他的答案。

    慕冷睿欺身近前,猛然擒住她柔软的唇瓣,用力的shunxi,想通过在医院同样的方式,将她的疑问吞噬掉。

    戴雨潇猝不及防,却极度抗拒,几乎被他霸道的吻侵噬的窒息,意识里却格外清晰。

    “唔——”她拼力挣扎,那个问题一直萦绕在她脑海中,他是不是真的有未婚妻,是不是真的有未婚妻,是不是真的?

    这样的疑问化为一种反抗的力量,让她力气大的惊人,几番挣扎,让慕冷睿不由得蹙眉,几乎控制不住她,险些让她挣脱。

    几番抗拒无果,戴雨潇唇齿闭合,将侵入她齿颊间的舌猛的咬上一口,一股腥甜瞬间淌入齿颊间,有些酸涩。

    “唔——”慕冷睿惊呼,将侵略性的动作终止,伸出大手抹一下唇,一抹鲜红。

    戴雨潇的脸色变得冰冷,冷若冰霜,虽然她几乎已然知道答案,却还是期望这个男人能够亲口告诉她,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再怎么说,她也是堂堂华娱财团的二,受多少富家子弟追捧。

    再怎么说,她也是大学校园里十年难得一遇的极致校花……

    再怎么说,她从未主动向任何男人投怀送抱,一向自重自爱……

    再怎么说,她清纯唯美的第一次,被这个霸道的男人不由分说的掠夺……

    慕冷睿,他怎么可以就这样一直不明不白的,将她强留在身边,半点答复不给她。

    他究竟把她当做是什么,供他玩赏的一个女人?木偶?随时可丢弃的布娃娃?

    “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究竟有没有未婚妻……”戴雨潇冷若冰霜,语气也僵持的将空气中的水分都浓缩起来。

    她真的不想,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和这个男人继续相处下去……

    那些异样的目光,她受够了……那些对慕冷睿投怀送抱的女人们,她也受够了……

    想起他和那些女人chiluo裸的纠缠,她居然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疼痛,不由的轻抚下胸口,真的很憋闷的疼。

    如果不是强忍住,眼泪恐怕早就已经决堤,流淌成河。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脆弱了?那天撞见庄语岑和戴霜霖在那张玫瑰木床上做着不堪入目的事情,心绪都不至于如此糟糕。

    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了?使劲睁着眼睛,不敢轻易眨动,担心一动,泪水就会落下来。

    慕冷睿怔然片刻,艰难的吞咽一下,将这个女人赐予他的那股腥甜全然吞噬。

    “这个问题,对于你,有那么重要麽?”他的语气平淡,刻意掩饰住激动,佯装出来的平淡。

    这个小女人,这样倔强的追问他,不知为何,让他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他难以想象,如果回答了这个问题,将会是怎样的结局。

    对这个女人,极度渴望着,起初只是她姣好的身体,现在,还渴望着她的灵魂。

    可是,她偏偏问了令人致命的问题,她知道答案后,还会留在他身边吗?纵然他们有血书的承诺,在这样的现实面前,那承诺,还能够延续下去吗?

    “重要,这个问题,决定你的去留……”戴雨潇毫不留情的表态,目光坚定。

    这样说完,她自己都惊讶,原来她的内心里,是如此在意他是否单身,是如此在意他是否有别的女人。

    慕冷睿凉薄的唇翕动下,艰难的挤出一个字:“是……”

    戴雨潇的脸色,相继划过惊讶,怀疑,不安,愤怒……

    这个男人,真的有未婚妻,真的有未婚妻,那么,他们所经历的一切算是什么?

    他们还有血书的承诺,算是什么?上面还有慕冷睿风干的血液,她的指纹……

    痛……

    好痛……

    真的好痛……

    痛的无法呼吸……

    泪水从她清澈的眼眸中,倾泻而出,迷蒙了视线……

    慕冷睿那张魅惑众生的脸庞,变得迷蒙起来,那么遥远,遥不可及……

    “你可以离开了,从此,我们永不相见!”戴雨潇默然流泪,却紧紧闭住淡粉色的唇,冷漠的对这个男人下逐客令。

    什么?慕冷睿眸光一凛,闪耀着不可置信的光芒。

    这个女人,居然又要赶他走,赶他离开?

    两个人生死与共那么多,经历那么多的艰难险阻,对他却没有半点留恋?

    怎么能够接受这样的现实?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刃,无情的划过他倨傲的心,鲜血淋漓。

    而且,还说永不相见?怎么可以不相见,怎么可以不相见……如何能够做得到……

    “宝贝……你不要这么激动……”慕冷睿声音暗哑,喉结一阵颤动,难掩他内心的激动。

    戴雨潇倔强的,将头高高扬起,孤傲的白天鹅一般:“我没有激动,请你,马上离开!”

    泪水还是止不住的流淌,心,还是抑制不住的疼痛。

    有多久了,没有体验过如此锥心的疼痛,让她痛的六神无主,几近失控。

    慕冷睿看着这张孤傲的脸,只有这个小女人,对他如此冷漠,对他如此不屑一顾……

    这样的孤傲,却分明刺伤他的心,让他止不住的心疼。

    那是一种多么倔强的姿态,就如荒野中唯有的一株花,狂风暴雨中仍旧淌着泪水高高的仰起头来,不服输,不认输。

    这样的姿态,让他如此心动,如此心疼……

    他不由的伸出大手,想拭去她脸颊上晶莹的泪珠,给她一些抚慰。

    戴雨潇却下意识的躲开,依旧隔着泪水淌下的幕帘倔强的盯着他,让他的大手无处可放。

    “宝贝……你别这样,我们这样,不是很好吗?”慕冷睿声音低沉。

    不顾这个小女人的抵触,再度强行将她揽入怀中,紧紧桎梏着她的身体。

    他不说则已,一开口,却彻底激怒戴雨潇。

    从这句话看来,他很满意现状,当然,他同大多数男人的想法一样。

    占有着美好的身体,却丝毫不用为此歉疚,不用负责,不用担忧,想走便走,想留便留。

    那么,把她当做什么?当做什么?纯情的jinv?只为他而生,只为他服务的jinv?

    戴雨潇扬起柔弱无骨的小手,狠狠在那张英俊的脸上,印上一记响亮的耳光。

    这样激烈的动作,让慕冷睿呆住了,这个小女人居然打了他,不知天高地厚的打了他。

    脸颊火辣辣的疼,这样大的力度,蕴含了多少力量多少愤怒在里面?

    “很好吗?你把我当做什么?jinv?还是玩物?别做梦了!”戴雨潇随即失控的怒吼,声嘶力竭。

    她怒吼的声音,在刚刚布置好的大厅内回荡,在那样唯美的大厅内回荡,萦绕不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