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我才不稀罕!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一百六十六章 我才不稀罕!

    “宝贝……你听我说,好吗?”慕冷睿耐着性子,想跟她说些什么。

    戴雨潇果然就定住神,定定的看着他,等着他解释,虽然身体还在止不住的颤抖。

    慕冷睿张张口,却发现什么话都说不出,无从说起……只是木然的站在原地。

    戴雨潇等候片刻,看着这个男人无语的样子,不由得冷嗤:“怎么,平日里花言巧语,现在一句话都说不出了吗,变哑巴了吗?”

    如果换了一个人,慕冷睿都不会如此耐心的看她脸色,还要想方设法的讨好她。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一向不可一世的他,现在变成这个样子,让他都不认识自己。

    那么多的女人,围绕着他,为他痴狂,为他迷醉,对他不敢说半个不字。

    只有这个女人,有胆量对他怒目相向,还狠狠的给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更加奇怪的是,他对这个女人,恼怒不起来,由着她使性子,对这个女人的冷嘲热讽,只有听之任之,无力反驳。

    只是想哄住这个女人,无条件的哄住,用尽浑身解数哄住。

    偏偏越是这样想,越是找不到合适的说辞,居然让他有理屈词穷的感觉。

    “宝贝……不管我有没有未婚妻,这不影响我和你在一起……”慕冷睿几乎是非常艰难的说完这句话,一边说,一边揣测戴雨潇的反应。

    “不影响?真的不影响?难道说,你和其他女人在我面前上床,这就是你所谓的不影响?”戴雨潇怒极反笑,句句讥讽。

    如果真的是这样,她宁愿这个男人,永远从她的世界里消失。

    怎么可以说不影响,他的那么多言语都在牵动着她的心,怎么可以说不影响?

    “宝贝,你误解我的意思了……”慕冷睿开始掩饰,遮掩方才满是漏洞的话。

    “误解,难道说,我和庄语岑在你面前上床,你丝毫不受影响?”戴雨潇反唇相讥。

    这句话,让慕冷睿眸底瞬间闪过寒光,让他再也按捺不住。

    这个小女人,怎么可以在他面前说出这样的话,她不怕后果吗?

    她,只能属于他一个人,他完全享有对她的所有权,毋庸置疑。

    如果谁动她的心思,下场就会如同东方靖一一样瘫痪在床,想再站起来,就要历尽艰辛。

    如果谁动她的心思,后果就会如同欧阳铩羽一样,一不留神就断了,断子绝孙。

    还提什么庄语岑?那个政要的儿子,傻呵呵的被戴霜霖耍个稀烂,处处冒着傻气。

    他怎么配的上这个美到极致的小女人?他怎么能够享有这样唯美的极致?

    这样的殊荣,只属于他慕冷睿,别无他人。

    “你最好不要提这个男人,不然的话,他会万劫不复!”慕冷睿恢复倨傲的神色,居高临下的看着戴雨潇。

    “为什么不能说?我偏要说!你是我的什么人,对我这样颐指气使!”戴雨潇倔强的迎着他倨傲的目光,止住哭泣。

    “如果你想他死的快一点,你可以继续说!”慕冷睿的眼底,闪过阴冷的光。

    “死便死,我陪他一起死!”戴雨潇言不由衷,她也不知道怎么说出这样的话,并不是她本心,却偏偏从她的嘴中说出来。

    慕冷睿的眸底,燃起一簇火焰,血液上涌,即将冲破天灵盖。

    好……

    很好……

    非常好……

    她是在极力挑战他的忍耐限度,不遗余力。

    她已经达到她的目的了,已然让他心中,为庄语岑埋好一个衣冠冢。

    总有一天,他会让这个男人,戴雨潇青梅竹马的昔日恋人,坠入万丈深渊!

    然而现在,不是惩戒这个小女人的时候,毕竟是他有错在先。

    “宝贝……别生气了好吗?你看你的爸爸妈妈,没有夫妻名分,不是一样情深意重吗?”慕冷睿耐着性子,找出最具有说服力的例子。

    定然的戴雨潇,再度被激怒,将整个身体撞过来,不顾一切的冲击着慕冷睿。

    “我不想成为第二个沈梦琴!”她愤怒的喊叫,泪水猛然飙出来,不可抑制。

    这哪里是劝解,哪里是安慰,分明是更加猛烈的痛楚。

    虽然母亲的冤情,已经大白于天下,可是留存在她内心里的痛苦,丝毫没有减轻。

    自儿时起,不管她多么的优秀,不管她多么的相貌出众,才艺超群,却注定要活在私生子的阴影下,饱受各种不公平的待遇。

    连佣人都嫌弃的生活,谁想经历?谁想让自己的后代也经历?

    大妈孟良娴,和姐姐戴霜霖,不正是由于她私生子的身份,处处排挤,处处厌弃?

    这是她内心里的隐痛,深深的隐痛,扎根于角落,绿萝一般疯狂蔓延。

    她不要,不要,绝对不要!

    宁可孤身一辈子,也不愿意,成为第二个沈梦琴!

    “宝贝,给我一些时间好吗?”慕冷睿看着她痛不欲生的样子,心疼起来。

    他几乎就要决定,想办法和孟菲菲解除婚约,然而那是商业联姻,和慕氏集团的兴衰有着极大的关系,他为家族考虑,不能擅作决定。

    “那天,你不是说,只要我开口,你明天就可以向媒体宣布,我戴雨潇是你慕冷睿的未婚妻?现在我开口,你能做到吗?”戴雨潇等着他的回答。

    这可是三个男人都在场的时候,慕冷睿给她的许诺,就凭这句许诺,足够庄语岑汗颜。

    她就要看看,他的许诺,是空口无凭,还是掷地有声!

    半晌,慕冷睿沉默过后,才缓缓开口:“宝贝,请给我一些时间,迟早大家都会知道,你是我慕冷睿的女人!”

    “那么,你说过的,都是废话喽……我才不稀罕做你的什么未婚妻!滚!滚!滚!”戴雨潇愤怒的下逐客令,滚字说的凌厉如刀,刀刀入心。

    慕冷睿怔然,这个小女人,怎么接连对他下逐客令,毫不客气的让他滚蛋。

    这样的女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只有她一个。

    “宝贝……”他还想挽回,走近前,伸手拢拢她额前润湿的秀发,试图安抚住她暴怒的情绪。

    戴雨潇像只暴躁的小兽,随手拿起茶几上的一套紫砂茶具,忿然丢掷在他的头上。

    由于高度问题,茶具划出一道抛物线,没有到达他的头上,只擦过他的下颌。

    顿时,下颌的皮肤被擦的破损,鲜红的血流出来,一滴滴淌落在他洁白如新的衣领上,绽开一朵朵嫣红的花。

    戴雨潇心中有些懊悔,却依旧保持着忿然的态势,不肯低头,没有认错,没有安慰。

    慕冷睿轻轻擦拭,一手的血迹,怔然半晌,转身离去。

    如果换做其他人,他可能会折断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的手,不管她多么的优美,多么的动人,硬生生的折断,不留半点余地。

    这个女人,他却下不去手,不止下不去手,即便打伤他,还根本没有动怒的心思。

    直到慕冷睿的身影,穿过大厅门口,戴雨潇才颓然坐倒在沙发上,窝在天鹅绒里,泪水从眼角渗出来,润湿一片。

    为什么会这样暴怒?只不过他不能兑现而已,用得着这么激动吗?

    从来没想过关于未婚妻的问题,从来没想过成为他真正的伴侣,真正的未婚妻……

    今天只不过想试探一下,可是却控制不住的暴怒,这是怎么了?

    戴雨潇木木的盯着天花板,眸光呆滞,黯淡无神。

    从什么时候开始,越来越在意这个男人?

    可是,他只不过是夺走她的男人而已,那么的霸道,那么的肆虐……那么的让他痛不欲生,倍感耻辱。

    戴雨潇,她将慕冷睿赶走了,偌大的宅院内,只有她和父亲戴正德生活。

    每天早上,她都迫不及待的让佣人送来各大媒体的报纸,刊物,从不看新闻的她,还观看各类新闻节目。

    她在等待,在寻找。不确定哪天慕冷睿就会突然宣布,她是他的未婚妻。

    不可思议的盼望着,出乎意料的渴求者,然而每天,都是一次次的失望。

    一周过后,她不再抱着希望,经常窝在她的房间里,整日不出门,连衣服都懒得换,整日穿着居家服,吃饭也不例外。

    可恶的是,她没听慕冷睿给装潢设计师任何指令,结果她的房间就被装点成淡紫色,同慕家豪宅内的那个淡紫色房间如出一辙。

    她窝在淡紫色的被单里,侧着脸,只露出鼻孔呼吸。

    讨厌,讨厌,这种感觉,真的好讨厌……

    怎么处处都有慕冷睿的气息?那样的淡紫色氛围里,怎么处处透露着他的讯息?

    她翻来覆去,辗转反侧,却怎么都睡不着,对慕冷睿,有一种难以抑制的想念。

    “雨潇,起床吃饭了,是爸爸亲手做的呢……”父亲戴正德在门口轻轻的叩门。

    戴雨潇一翻身起来,纵然有多重的心事,她都要珍惜与父亲在一起的时光。

    她与父亲,疏离了太久,太久,必须弥补回来。

    “好的,爸爸,我马上就来!”她强打精神,跃下床,却一不留神的跌坐在地上。

    虽然铺了淡紫色的地毯,臀还是跌的生疼,半天爬不起身来。

    休息片刻,攀着一旁的座椅撑起身,慢悠悠的向浴室走过去。

    对着明亮的镜面,柔弱无骨的小手扯住嘴角,给镜子里的自己一个大大的笑容,看来心情还没那么糟糕。

    走到餐厅,桌上已经摆好了她爱吃的饭菜,香味扑鼻,沁入肺腑。

    “爸爸,真的没想到,你手艺这么棒!”戴雨潇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赞不绝口。

    戴正德宠溺的看着宝贝女儿大快朵颐,心情大好,却忘记了动筷。

    女儿的样子,和心爱的女人如此相像,如果她还在世,那该多好?只可惜,他并没有如当初承诺的那样给予她幸福,却没保护好她,使得她含恨而终。

    梦琴,梦琴,我们的女儿,长大了,和你一样的漂亮,迷人,一样的知书达理,你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吗?

    戴正德忍不住眼泪纵横,唇角牵扯的翕动。

    “爸爸,爸爸,您在想什么呢,连围裙都忘记了脱掉呢……”戴雨潇指指父亲系在腰间的围裙,却蓦地又想到慕冷睿,他也曾经做饭吃她吃,不由得一阵黯然。

    “乖女儿,如果爸爸不在了,你可要照顾好自己,别让爸爸妈妈担心,知道吗?”戴正德几乎是哽咽着说出这句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