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咄咄逼人的正室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一百六十八章 咄咄逼人的正室

    “乖女儿,怎么了?神情这么慌张?”孟良娴从厅内走过来,捡起被戴霜霖掀落到地上的面膜,丢入垃圾桶内,倒了一杯牛奶,慢慢啜饮一口。

    她是个识时务的女人,切合实际的女人,物质,拜金,而且很现实的一个女人。

    被慕冷睿不留情面的揭穿后,面对戴正德的冷漠,她也伤心过,无助过,伤心过后,更多的注意力,转移到今后的生活上。

    被戴正德隔着病房的门赶出医院,她心冷到极点。一狠心,回到家里将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变卖,洗劫一空,将那些钱存进银行,够她下半辈子的生活衣食无忧。

    既然已经失去丈夫的心,却不能让自己更加失魂落魄,不能把那么多的家当拱手相让给那个情敌生养的女儿。

    没有了丈夫的陪伴,只要有宝贝女儿作陪,生活也乐得逍遥自在,没有太大的改变,该找乐子找乐子,该美容还是美容,该打麻将还是打麻将。

    女儿戴霜霖,变化也不大,父亲戴正德对她的冷漠,伤心的程度远远不及庄语岑解除婚约带给她的伤痛。

    对于庄语岑解除婚约,她也不甚担心,女儿年轻美貌,总有一天会忘记庄语岑,有那么多有为青年围绕着她的宝贝女儿,有什么可担心的?

    可是她的宝贝女儿,今天看起来怎么这么的反常?很不对劲,很不对劲,难道庄语岑又欺负她了?让她这么的伤心?

    面对她刚才的疑问,戴霜霖根本没回应,瘪着嘴巴,神情凄然,可就是不肯开口说话。

    “乖女儿,不就是一个庄语岑吗,妈妈以后给你找更帅的小伙子,别因为他难过了,他都nvedai你了,还为他伤心,不值得!”孟良娴劝着戴霜霖。

    “妈妈,我爸爸他自杀了……”戴霜霖怔然半晌,鼻尖发红,眼中噙满眼泪,才颤抖着声音说出这句话。

    “啪”的一声,孟良娴手中装着牛奶的玻璃杯坠落在地上,四分五裂,乳白色的奶液四处飞溅。

    “是真的吗,你从哪里知道的消息?”孟良娴抓住女儿的手,精神非常的紧张。

    “刚刚王妈打电话过来,让我回去帮忙,爸爸他自杀了,她不知道怎么办……呜呜呜……”戴霜霖哀哀的哭泣,毕竟是亲生父亲,曾经那么疼爱她,她忍不住伤心难过。

    孟良娴沉默,紧紧闭起嘴巴,似是在思索什么:“那个戴雨潇呢,怎么不在家里吗?王妈应该找她帮忙才对……”

    “戴雨潇……她从楼梯间跌下楼梯,看到爸爸自杀,受不了刺激,也晕倒了……”戴霜霖抽噎的说,泪水一串串滚落。

    “乖女儿,别哭了,别哭了,我们的机会来了,走,马上回家!”孟良娴脸上,看不出半点悲伤的神色,语气里,反而有种莫名难掩的喜悦。

    等母女两人赶回家里,蹭蹭的直奔二楼戴正德的房间,王妈还在手足无措的跪倒在地上,裤子上沾满血迹,手里托扶住戴雨潇的上半身。

    戴雨潇双目紧闭,头上还在流血,原本白皙的脸颊上猩红一片。

    戴霜霖被眼前的惨状惊吓一跳,眼神惊恐,躲闪不定,不敢相信眼前的惨状就是现实。

    身体已经僵冷,半个身体卧在老板椅上的父亲戴正德,太阳穴的位置赫然一个黑洞,血还在汩汩的流出来,只是越来越少,那血,已经快流完了。

    “啊!爸爸!你为什么要自杀啊!”戴霜霖惊恐的喊叫,放声大哭,撕心裂肺。

    孟良娴却一脸阴鸷,扫了一眼现场的情况,看到卧在血泊中的手枪,再看看戴雨潇沾满血迹的手,灵机一动。

    她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她惩戒这个情敌女儿的时候到来了!天不负她,给她这样好的机会,一定要好好把握住!

    “王妈!你怎么看家的,我离家之前,跟你说什么了!嗯?”孟良娴摆出当家太太的威严,沉声质问。

    “太太,太太,我也没想到,老爷他……”王妈被问的张口结舌,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这明明不是一个佣人的错,主人的心思,佣人哪里猜得到,她只管洗衣做饭,做些家务,主人的私事,她哪里有权过问。

    难道,她可以及时出现,像个女侠一样,将主人太阳穴的手枪突然打落?

    那是电影镜头里的情节,现实生活中,她只是一个默默无闻辛苦劳作的佣人。

    这点,孟良娴心里比谁都更清楚,可是,她必须要挑这个佣人的毛病,必须找她的麻烦,这是必须,必然,一点都不能马虎。

    “你没想到?这次老爷的死,跟你有莫大的关系,你知道吗?”孟良娴冷笑,伸手指指已经死去的戴正德,神情冷傲。

    “太太,我没做半点错事啊,老爷他……我真的不知道啊……”王妈神情慌乱,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佣人,怎么看得透孟良娴的阴险心思,她只有慌乱,不知所措。

    “我马上报警,警察一定会调查到你头上,你有最大的嫌疑!”孟良娴冷冷的,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王妈慌忙跪爬着过来,央求着:“太太,您了解我的,饶了我吧,我哪有这样的胆量谋害自己的主人,求您,我还要养活我的孩子,我不能坐牢啊……”

    孟良娴看她的威胁已经初见成效,心中窃喜,表面上却不动声色。

    “了解你?我可不敢这样说,戴雨潇昏迷了,谁都不知道现场的情况,说不准,就是你,开枪打死老爷!”孟良娴咄咄逼人,凌厉的盯住跪倒在地上的王妈。

    “啊!太太!冤枉啊,冤枉!求求您,放过我……我真的承受不起啊……”王妈接连求饶,看孟良娴没有松口的意思,将头重重的叩在地板上,砰砰作响。

    “好了,好了,我只是试探一下你……这么紧张做什么?”孟良娴不耐烦的摆脱王妈扯着她裤脚的手。

    “太太,太太,求求您,放过我吧,我还有三个小孩要养,他们不能没有妈妈啊……”王妈不敢懈怠,依旧叩头,地板上砰砰作响。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的为人,我们都是做母亲的人,怎么能眼睁睁的看你坐牢呢?”孟良娴换上伪善的面孔,假心假意的俯,搀扶起被她恐吓的失魂落魄的王妈。

    “太太,太太……放过我吧,放过我……”王妈六神无主的站在那里,虽然站起身来,还是止不住的打颤。

    孟良娴微胖的脸上,堆出伪善的笑容,将自己伪装的很平易近人,已经松弛的皮肤被这笑容牵动着,显出细微的褶皱,

    王妈看清楚了这样的笑意,很纳闷,老爷自杀了,那样的惨状,太太怎么能够笑的出来?

    孟良娴亲昵的牵起王妈的手,换了一种很体贴的语气:“王妈,你看,你在我家这么多年,工钱那么低,我心里一直过意不去,我给你一笔钱,算是酬劳,从此就回乡下养老吧,照顾好你的三个小孩……”

    王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刚刚还是恐吓的语气,吓得她魂不附体,现在怎么还要给她一笔钱养老?

    孟良娴从镶了蛇鳞一样的挎包里掏出厚厚一叠百元大钞,塞进王妈的怀里,唇角挑起意味深长的笑。

    “太太,太太,这钱,我不敢收……我不敢收……”王妈连忙推脱,慌乱闪躲。

    “不收?”孟良娴狞笑着,用那叠钱放肆的在王妈的脸颊上拍打两下:“不收的话,你就等着坐牢!两条路,你选哪一条?”

    王妈瞬间明白了,孟良娴这是要赶走她,而她一旦被赶走了,这阴险毒辣的太太,会对昏迷不醒的二做什么?不敢想象。

    她身为佣人,无法左右主子的思想,无法左右主子的任何行为,她却不敢昧着良心,收下那叠厚厚的百元大钞。

    “太太,太太,这钱我不敢收,您不想我碍眼,我现在就走,现在就走……永远都不回来……”王妈连连后退,脚下沾了血迹,差一点跌倒。

    孟良娴一声冷笑,轻蔑的:“在我面前,用不着自命清高……这钱,你不收也得收!不然的话,我立刻送你去警局,你就等着坐牢吧!”

    说完,手一抖,将扎好的百元大钞狠狠朝王妈脸上丢过去。

    王妈脸颊生疼,被钞票的边缘划出伤痕,鲜红的血渗出来,她下意识的捂住脸,不敢正视孟良娴凶狠的目光。

    那叠钞票,重重的跌落在血泊中,溅起四散的血花,底层的几张,慢慢被鲜血浸透。

    王妈更加的胆怯,这可是沾染了鲜血的钞票,如果从本心出发,不管这叠钞票有多厚,她都不敢去捡起来。

    那血,可是主人戴正德留下的鲜血,他已经死了,已经死了,怎么敢用沾染了他鲜血的钞票,她不敢,真的不敢。

    孟良娴咄咄逼人的盯着她,脊背发凉,一边是死了的老爷,一边是昏迷不醒的二,另一边,是盛气凌人图谋不轨的太太。

    “还磨蹭什么?拿起那些钱,快滚!”孟良娴收起伪善的脸,凶狠的命令。

    王妈颤抖着手,胆怯的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死在老板椅上的戴正德,又瞟了一眼吉凶难卜人事不省的二,费力的将那叠厚厚的钞票从血泊中捡拾起来。

    孟良娴悠闲的双手交叉,狞笑着,面部表情却激动的扭曲,看着王妈拿着钱离去的背影,得意洋洋。

    她在丈夫戴正德身边踱了几步,丝毫不伤悲,反而恨恨的说:“戴正德,你一辈子都是为了那个jianren而活,还为那个jianren自杀,那么,我就让你和那jianren生养的女儿,万劫不复!”

    戴霜霖木木的,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妈妈,爸爸真的是为了沈梦琴而死?他真的抛下我们母女两个,为那个jianren自杀?”

    “是!他凭什么这样待我们母女俩!我才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你才是他的宝贝女儿!这个小jianhuo,是私生子!私生子!”孟良娴忿然的在戴雨潇身上狠狠踢上几脚,即便如此,也难以消除内心的愤怒。

    依旧昏迷的戴雨潇,身体被她踢的移了位置,却感觉不到疼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