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同寻常的子弹!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同寻常的子弹!

    “妈妈……她昏迷了,我们要不要送她去医院?还有爸爸……他是不是真的死了?”戴霜霖看着地上的戴雨潇,心中有些不忍。

    她很想走过去探探父亲的鼻息,看他还有没有呼吸,却不敢迈动脚步。

    “送!当然要送,不过要等一会……”孟良娴脸上露出邪恶的微笑,脚尖戴雨潇瘫软在地上柔弱无骨的小手,狠狠踩碾下去,面目狰狞。

    “妈妈,刚才,你干嘛给那个老妈子一笔钱,我们还不够钱用……”戴霜霖对母亲将那枚多的百元大钞给一个下人,很不理解。

    “那是给她的封口费!她在场的话,我们多不方便?”孟良娴嘿嘿的冷笑,睥睨的眼神,落在昏迷不醒的戴雨潇身上。

    “妈妈,封口费?为什么封口?”戴霜霖不明白母亲的意思,她是戴正德的女儿,父亲是自杀的,不是她和母亲造成的,为什么要封口?

    “乖女儿,庄语岑一直喜欢这个小jianhuo,你恨不恨她?”孟良娴俯,拍打了一下戴雨潇苍白的脸颊。

    “恨!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戴霜霖经母亲这么一提,恨意的火焰从心中骤然上窜。

    “现在,可是你泄愤的时候,别错过这大好机会哦……”孟良娴冲女儿抛个得意的眼色。

    戴霜霖绕着昏迷不醒的戴雨潇转了一圈,这个女人,真够可恶,躺在那里,浑身的血迹还那么妩媚,像是暗夜里绽放的罂粟花,处处透着蛊惑的美。

    难怪,庄语岑为她如痴如醉,东方靖一还娶她为妻,慕冷睿这位情场浪子,众多名媛争相竞逐的豪门公子哥,也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现在,没人护着她,没人给她撑腰,自己想把她怎么样,就把她怎么样,随心所欲,为所欲为,毫无顾忌……

    “哈哈哈哈哈哈——”戴霜霖从胸腔中由内至外迸发出一阵狂妄的笑,笑的花枝乱颤,她肆无忌惮的伸出手,狠狠抓了一把昏迷中女人高耸的胸。

    好棒的手感,柔软与融为一体的手感,让她这个女人都欲罢不能,咦,这个女人,怎么都没有穿?

    外表纯情,居然fengsao到都不穿一件!就凭这个勾引男人?!

    戴霜霖更加chiluo裸的嫉妒,这样的胸,没有任何依托,反而如此傲然耸立,她的胸与这傲然耸立的胸相比,不知道要逊色多少。

    妒火上升,手下的力度更盛,恨不得将尖锐的十指,都全数嵌入那皮肤内,将这完美的胸型贯穿,全然破坏!让她再也没有机会,勾引别的男人。

    庄语岑,不是那样深爱着她吗,如果知道她的胸被毁掉了,还会不会对她那么上心,对她那么痴迷!

    看那个惩罚了她无数次的慕大少爷,还会不会那样对这个小jianren神魂颠倒,会不会圣人一样对着被毁坏的胸型欣赏有加!

    毁掉她做女人的资本,毁掉,毁掉,不遗余力的毁掉!决不能手软!

    戴霜霖的双眼中,闪出阴森恐怖的光,骤然集中在那完美的胸型上,整张还算娇美的脸,由于强烈的妒忌变得狰狞可憎。

    “好了,好了,乖女儿……不能下手这么狠,不然我们的计划就落空了,撒撒气就好了……”孟良娴赶忙制止女儿的疯狂举动。

    她看到女儿的手指,八爪鱼一样紧紧抓握住戴雨潇的胸,一个女人抓住另一个女人的胸,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同性相斥产生的嫉妒,一种是同性吸引而生的喜欢。

    她的女儿,性取向正常,不会对一个女人产生兴趣,尤其这个女人还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妹,她当然属于第一种,因同性相斥产生的强烈嫉妒。

    她本来想着,戴霜霖给这个贱女人一点凌厉的惩罚就好,比如狠狠的在她身上踢上几脚,或者在她脸上狠狠打上几个耳光,泄泻心中的火气便好。

    哪里想到,女儿对这个小jianren的仇恨,不亚于当年她对沈梦琴的仇恨,若不制止的话,那个女人的胸恐怕是保不住了。

    “妈妈,你别管我,让我教训教训她,把她毁掉,看她以后凭什么勾引男人!庄语岑选她不选我,我要让他后悔一辈子!”戴霜霖手下的力度,丝毫不放松。

    “乖女儿,乖女儿,你听话,听话,赶紧放手,我们还有别的计划……”孟良娴去拉女儿的手,却怎么都拉不开。

    她大力的去拉女儿的手臂,还是不肯放松,紧紧抓着戴雨潇的胸,在拉力作用下,她拉着她的手臂,由于她的手还钩子一样抓住戴雨潇的胸,将戴雨潇的整个上半身就拽拉起来。

    “妈妈,我不管,不管!我要杀了她!”戴霜霖积聚了太久的怒火,今天抓住机会全然爆发出来,她要不遗余力的惩罚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

    “放手!杀死她算什么本事,我们要让她生不如死!”孟良娴重重一拳,击打在女儿的手臂上,她不能让这个宝贝女儿一时气盛破坏了她的计划。

    戴霜霖的手臂,上次由于慕冷睿刺进去的钢针动过手术,刀口还隐隐的疼,尤其在阴雨天,更是揪心的疼痛。

    被母亲这么一打,隐痛被激发出来,整条手臂都酸胀的疼,让她不由得松开手。

    “妈妈,你怎么帮着这个jianren!还打我受伤的手臂?”戴霜霖用另一只手端举着受伤动过手术的手臂,高声尖嚷。

    “乖女儿,你别太激动,妈妈会帮你报仇的,我们要让这个小jianren,生不如死!”孟良娴俯下头,轻轻吹拂一下女儿手臂上的刀口。

    “真的吗,妈妈,你有什么好的计划?”戴霜霖一听生不如死这个词,目透精光。

    让戴雨潇生不如死,可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她多么的迫不及待,渴望看到她痛苦挣扎生不如死的惨样,她一定会拍着手掌放声狂笑。

    “你站起来,相信妈妈,妈妈准保你满意……”孟良娴眼中,透出罪恶的光来。

    可怜戴雨潇,在楼梯间跌落的一身伤痕,昏迷不醒的遭受同父异母的姐姐毒辣欺凌,却浑然不觉。

    恐怕戴正德也没有想到,他选在这个时候自杀,临死前最牵挂的小女儿戴雨潇,在他刚刚闭眼后,还遭受到结发妻子和另一个女儿的如此nvedai。

    刚刚装修好的焕然一新的房间内,满地血迹,死去的人身体僵冷,昏迷的人毫无知觉,活着的两个人得意的安排着罪恶的计划。

    孟良娴看女儿已经稳定住情绪,嘴角牵扯出一丝微笑,她这次的计划,志在必得。

    上次暗算沈梦琴,借助沈梦源的手,事情的结果差强人意,到头来还被沈梦源出卖,这股怒火一直压抑在心里。

    今天,上苍给了她报复的机会,她对戴正德不公平待遇的忿恨,对已故沈梦琴的嫉妒,都化为仇恨的力量,倾注到昏迷的戴雨潇身上。

    她从挎包中取出纸巾,将自己的手重重包裹起来,包裹的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慢慢接近戴正德僵坐的老板椅,俯,手还是不小心触到了他垂下来的已然僵冷的手臂,倏地缩回手,难免一阵恐慌。

    那种僵冷,透过厚厚的纸巾,传递到每一寸肌肤,这是死人的温度……

    由于她的拂动,手臂还僵硬的颤动下,在她视野里晃了几晃,瞬间灵魂附体一般,让她惊悸的一动都不敢动。

    戴正德头上的枪口赫然醒目,已经没有血可以流,显得更加可怖。

    孟良娴纵然万分毒辣,对死去的戴正德,还是心存畏惧,俯很久,确定戴正德悄无声息的死了,才将裹了纸巾的手,缓缓靠近那把地上的手枪。

    轻轻捡拾起来,手枪着地的一面,已经沾染了很多血迹,在她捡拾的时候,猩红的血也渗透厚厚的纸巾,洁白松软的纸巾变得猩红黏湿,很不舒服。

    “妈妈,你拿那把手枪做什么?那是爸爸自杀的手枪,带着邪气的,你不能碰!”戴霜霖惊恐的看着那只手枪,黑洞洞的枪口,还沾染着父亲的血迹。

    孟良娴是壮着胆子掂起那只手枪,被女儿一说,心中也很惊恐,却不得不拿起那只手枪,因为这是她计划的必需品。

    戴霜霖紧张的看看那只黑洞洞的枪,又紧张的看看侧着脸的已经僵冷的父亲,心跳骤然加快,屏住气息,氛围空前冷寂。

    她看着母亲小心翼翼的拿着那只手枪,直起身来,离开她父亲的位置。

    蓦然,她看到父亲侧着的头明显的动了一下,似是听到了她们的对话,被她们唤醒,要扭过脸来看看她们母女俩。

    “啊!爸爸!”戴霜霖惊恐的尖叫,瞪大双眼。

    孟良娴听她这么一尖叫,心中慌神,却佯装镇定,责怪道:“霜霖,你别疑神疑鬼大声小叫的,吓我一跳……”

    “不,妈妈,我看到爸爸的头动了……他好像想扭过脸来看清楚我们……”戴霜霖用手掩住口鼻,眼中溢满恐惧。

    “别瞎说,你看流了那么多血,不可能活过来的,血都流干了……”孟良娴责怪着,却还是忍不住狐疑的扭转头,眼神瞟向老板椅上的戴正德。

    一阵冷风透过窗帘吹拂进来,她看到丈夫的头,真的动了一下,阴冷的感觉瞬间涌遍全身,血液僵滞。

    裹着厚厚纸巾的手,蓦然一松,黑洞洞的手枪从手中跌落。

    “啊!妈妈!”戴霜霖失声尖叫,因为她看到,那黑洞洞的枪口一直她。

    一般物体下落的过程中,一定会发生翻滚,调转,这一系列的变化,尤其对于体积小的东西来说。

    可这手枪,怎么如同中了魔力一般,一直都是一个朝向,那就是她的身体。

    从胸口,腹部,到大腿,一路向下,即便是任何一个部位,哪怕是脚踝中弹,也够她受的,那可不是一枚针,那可是一颗圆滚滚的子弹。

    子弹啊,子弹,那是子弹!

    她可看到了父亲头上黑洞洞的缺口,一颗小小的子弹,怎么会有那么大的缺口?

    除非,这颗不仅仅是射进去,还会轰然爆炸,父亲头上的伤口边缘,不是那么整齐圆滑,留下了爆炸的痕迹。

    这就说明,子弹,不是一般的子弹,不仅仅具备射穿的能力,还会炸开,在**内炸开!

    手枪啊,手枪,那里面装着不同寻常的子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