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七十章 渴望被贯穿
    “啊……妈妈……救我!”戴霜霖惊声尖叫着,明明想闪躲开,身体却中了魔咒一般,动弹不得,难以名状的恐惧。

    没有被黑洞洞的枪口对着,孟良娴倒是没那么紧张,一把手枪而已,一把正在跌落的手枪而已,用不着那么敏感。

    她也看到了枪口直直的对着女儿的身体,却没有紧张的意识。

    没有人,也没有那种能力,隔着空气扣动扳机,被枪口对着又如何?就算被这枪口对着一万年,没有谁扣动扳机,也是有惊无险。

    那,还不如把心稳稳的放回肚子里,将它轻视,将这个没有生命的物件轻视。

    孟良娴就这样将它轻视着,漠然的轻视着,甚至忘记刚才看到已故丈夫的头突然动了一下的恐慌。

    手枪,在戴霜霖的惊恐中,在孟良娴漠然的轻视中,跌落到地板上,黑洞洞的枪口瞄了一下戴霜霖的脚踝,瞬间倾斜,枪体就要平躺在地上。

    孟良娴漠然的轻笑,戴霜霖如释重负,那手枪已然落地了,真的落地了。

    被黑洞洞枪口的危险,解除了,真的解除了!

    戴霜霖迈动脚步,在手枪在地上倾倒身体的一瞬间,向母亲奔跑过来,想投入母亲的怀抱,本能的举动,为了寻得一点安慰。

    在她们精神都松懈的瞬间,半倾斜的枪体,居然没有完全躺倒,非常神奇的从地上弹跳起来,像是有生命一般。

    正在奔跑中的戴霜霖没有看到这一幕,她只顾得向母亲的方向奔跑。

    原本漠然的孟良娴却看的清清楚楚,再也无法淡定,惊呼着:“女儿……小心……”

    戴霜霖的身形因奔跑移动了,手枪从地上弹跳起来,枪口的方向,也移动了,却还是对着奔跑中的戴霜霖的身体。

    戴霜霖没有意识到危险,脸上露出劫后余生的欣喜,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欣喜,保持着奔跑的姿态。

    孟良娴,眼睁睁的看着手枪再次跌落,再次弹起的一霎那,嘭的一声闷响,子弹斜斜的射出去,她听到子弹呼啸着撕裂空气的声响。

    “啊!”戴霜霖被手枪击中了,没有击中要害,子弹贯穿她的整个手掌,方才狠狠抓握戴雨潇胸部的手掌。

    她清晰的感觉到子弹潜入掌心,她惊恐的等待着,看着手背,等着那颗子弹穿出来。

    没有几个人会期望,子弹潜入皮肤,还渴望**被贯穿。

    戴霜霖,就是为数不多的人中之一,惊恐的渴望着,被那颗子弹瞬间贯穿,然后在手掌上,留下一个完美的小圆孔,边缘整齐圆滑。

    这种思维方式,看似变态,非常变态,让戴霜霖感觉自己是来自日本的忍者。

    然而,事情不如她期望的那样,子弹在她掌心潜伏片刻,轰然炸开。

    瞬间,掌心被炸出一个血洞,瞬间,血肉横飞。

    只是一只较弱的手掌而已,能有多少血肉?戴霜霖白皙的脸,偏偏被这为数不多的血肉,喷溅了一脸。

    手掌太薄,子弹无处匿藏,沾染了血迹,掉落在地上,叮铃铃滚动几圈,才卧地不起。

    戴霜霖看着掌心被子弹炸出的,玻璃球大小的血洞,边缘参差不齐,忘记了疼痛,忘记了哭喊,忘记了这就是她的手掌。

    “霜霖!”孟良娴跳过来,惊异的看着被洞穿的手掌,怎么看,怎么心疼,怎么看,怎么诡异……

    她猛然回头,看看还在侧着脸僵冷的戴正德,一动未动,若不是白天,她会认为这是一桩离奇的灵异事件,是已故的丈夫对她们母女俩的惩罚。

    偏偏,已故的人,保持着已故的姿态,一动不能动。

    “妈妈!我的手啊,我的手!”戴霜霖尖叫着,抱着那只受伤的手掌蹦跳着,无论怎么做,都无法缓解那种锥心的疼痛。

    如果有挫骨扬灰的疼痛,被子弹贯穿掌心,不知道有没有伤到骨头,却分明有一种挫骨的剧痛,痛彻心扉。

    “乖女儿,是妈妈不好,没拿住手枪……”孟良娴懊悔不已,她本没有想到,这只手枪会伤到她的宝贝女儿。

    “妈妈,快送我去医院,我要我的手,我要我的手!”戴霜霖蹦跳着尖叫,完全失控。

    “乖女儿,乖女儿,你先忍一下!我们必须把计划做完!”孟良娴,这个时候,还在想着她的阴谋诡计。

    “妈妈,妈妈,你不要女儿了吗,什么计划,能比女儿还重要……”戴霜霖哭叫着,痛楚的不能自已。

    “乖女儿,你忍一下,就忍一会,妈妈把事情做完,不然,你就白白受伤了……”孟良娴想哭,忍住眼泪,咬紧牙关。

    戴霜霖眼前一黑,痛的晕厥过去,怦然倾倒,孟良娴一下没扶住,她的整个身体,倒在沾满血迹的地板上。

    那颗子弹,就卧在她脑际的一侧,沾染了血迹,还闪着幽暗的光。

    那把手枪,卧在不远处,枪口,还在对着倒地不起的她。

    “女儿,女儿,你等等妈妈!”孟良娴说着,咬紧牙关,站了起来,此刻的她,为了使得阴谋诡计得逞,不惜一切代价。

    她一俯身,将卧在地上的手枪,用纸巾拈起来,不让上面落下自己的指纹。

    走到晕厥的戴雨潇面前,隔着纸巾轻轻抬起她落在地上的手,将手枪放在她掌心。

    隔着纸巾狠狠一握,上面尽是这个小jianren的指纹。

    然后擎着她的手腕,将她的手,连同那把手枪,放在地上。

    如此巧妙的,做了一个假象,戴雨潇手握着那把手枪,晕倒在地上。

    做好这一切,她冷静的掏出手机,拨打报警电话。

    “喂,警署吗,我要报案,这里发生了一桩枪击案件,一人死亡,一人受伤……”孟良娴表情镇定,语气却伪装的无比慌张。

    “好的,我们马上赶到!”警署那边,回应很快速。

    孟良娴报警完毕,看着地上的戴雨潇,瞥一眼老板椅上的丈夫,脸上露出邪恶的微笑。

    她脱下披肩,将女儿受伤的手暂时缠绕起来,内疚着,惴惴不安着,也满怀期待着。

    警队的效率很高,大概六分钟,院内就响起警笛声,还有救护车专有的声响。

    孟良娴,神情慌张的跑到门外,院内来了好几辆警车,那些警员从警车上跳下来,各个荷枪实弹,神情严肃。

    “警官,警官,凶手就在楼上,就在楼上!”孟良娴装作惊恐的样子,装的很逼真。

    她带领警员和救护人员,到达二楼戴正德的房间。

    “哪个是凶手?你是目击证人?一直在场吗?”一个看似警官模样的人,看着倒在地上的两个人,询问具体的情况。

    “警官,是她,是她!”孟良娴指着昏迷不醒的戴雨潇:“是她,打死我的丈夫,还打伤了我的女儿!你看,她的手里,还拿着杀人的凶器!”

    警官瞥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戴雨潇,不由的皱起眉头,这样柔弱的一个女人,怎么会动了杀机,杀死一个男人,还打伤一个女人?

    “你认识这个人嘛?她怎么晕倒的?你怎么没受伤?”警官有些狐疑,这位体型微胖的贵太太,一脸惊恐,身上却没有半点伤痕。

    “她打伤我的女儿后,我没办法,狠狠的打了她的头,她就晕过去了……”孟良娴比划着,指着戴雨潇头上的伤口。

    那个伤口,明明是戴雨潇下楼梯的时候,不慎跌倒,在楼梯上跌撞出的伤口。

    这个孟良娴,想法设法的信口雌黄,颠倒黑白。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认识这个人嘛?”警官板着脸。

    “认识,她是我丈夫情人的女儿,对我丈夫怀恨在心,因为他太宠爱我的女儿,因妒成恨,杀死我丈夫,还险些杀死我的女儿……”孟良娴高声尖嚷,装作情绪激动的样子。

    警员在他们的对话过程中,对事故现场进行拍照留底,戴雨潇,在人事不省中,被警员的相机拍了很多张照片。

    拍照完毕,警官挥挥手,请救护人员进来,戴正德,戴霜霖,戴雨潇三个人,都被抬到担架上。

    救护人员探探戴正德的鼻息,撑开眼皮,看到瞳孔已经放大,冲警官摇摇头,表示这个人,已经死了,没办法再挽救。

    三个人,都被抬进救护车,孟良娴,神情凄苦的守着女儿,握着她的手。

    “女儿,女儿,妈妈对不起你,妈妈对不起你……没有保护好你……”她口中喃喃的说着,很动情,很动听,连一旁的救护人员,都感动了。

    看着三个人都被送进急救室,孟良娴松了一口气,她的这招险棋,险些搭上宝贝女儿的性命,还好,错有错着,她将所有责任,都推到戴雨潇身上。

    戴雨潇迷迷蒙蒙的醒来,头,胀裂的疼。

    虚弱的抬起手,摸摸头,已经缠绕了一层纱布。

    手腕上,有一根蜿蜒的输液管,手背上,用胶布缠绕着固定了一枚银亮的针。

    灯光,白炽灯光,怎么那么的刺眼,刺得眼睛生疼,一睁眼,眼睛就反射性的眯起来,还被刺激出眼泪。

    浑身的关节都疼,是从楼梯间滚落下来的必然结果。

    微微晃动下发胀的头,虽然疼痛,意识渐渐复苏。

    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白色的地板,一切都是白色……扑鼻而入的,是难闻的消毒药水的味道。

    这是哪里?医院吗?她怎么来了医院?不是在家里吗?

    啊,爸爸,爸爸受伤了!爸爸自杀了!戴雨潇一骨碌从床上坐起身来,目光呆滞。

    她口中喃喃的:“爸爸,爸爸,爸爸……”

    眼前浮现出晕倒前的最后一幕,满地的血迹,父亲的手臂无力的垂落,他的头上,赫然醒目的一个洞口,汩汩的冒着鲜血……

    在一旁忙碌的护士,转过身来,冷漠的:“你醒了?”

    没等她回答,护士便走到门口,喊了一声:“张队,她已经醒了……”

    一位穿着制服的警官走进来,走在戴雨潇的床边,旁边还跟着一位女警员,拿着纸笔,准备做笔录的样子。

    “戴雨潇,你被孟良娴控告杀人,杀死她的丈夫戴正德,打伤她的女儿戴霜霖,对此,你认罪吗?”张警官目光凌厉。

    什么?控告?杀人?杀死亲生父亲?打伤同父异母的姐姐?

    戴雨潇被这突如其来的审问弄懵了,张口结舌,怔然半晌,不能出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