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杀人灭口?
    “戴太太,她把您女儿的手掌伤成这样,您真的不恨她?”记者发问。

    “是我没管教好她,我哪里有资格恨她,都是我这个当妈的错,都是我的错……”孟良娴擎着女儿的手掌示众,泣不成声。

    本该在医院休养的戴霜霖,不得不默不作声的配合母亲演戏,被她那样擎着,手钻心的疼,却不能表现出来,她时刻盼望着追悼会赶紧结束。

    “没错,就是你的错!”一声冷喝,从大厅门口传过来,声音低沉,却令人振聋发聩,透着杀气。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吸引了到场的所有人的目光,大家纷纷回头,向刚刚进门的人行注目礼。

    慕冷睿一袭黑衣,目光阴鸷,淡定如常的走进来,不紧不慢,唇角自然的扬起,勾起似笑非笑。

    而每一步,都让孟良娴心灵震颤,那样的脚步,似乎是重锤,重重的敲击在她心坎上。

    这位大少爷,怎么也知道今天举行追悼会,怎么会突如其来的出现。

    慕冷睿一出现,便成为了整个会场的焦点,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这位赫赫有名的大少爷身上。

    唯恐天下不乱的记者们更加起来,意识到慕冷睿将成为今天的重头戏,好戏就要开场了,他们所能爆料的,不仅仅是私生女杀父那么单调。

    镁光灯聚拢来,耀眼的灯光打在一袭黑衣的慕冷睿身上,将他衬托的如同地狱使者,浑身笼罩着冷魅的光环,却透着致命的吸引力。

    “孟良娴,你还算有自知之明,没错,这件事,全部都是你的错,和戴雨潇,半点关系没有!”慕冷睿邪魅的笑,笑的不可一世。

    “慕大少,请称呼我为戴太太!”孟良娴料他没有证据,倔强的昂起头,仍旧以戴正德正室太太的身份自居。

    “陷害戴正德的亲生女儿,你还配做他的太太?”慕冷睿嘲弄的,不屑一顾。

    他这句话,宛若在人群中丢入一枚炸雷,瞬间引起轰动。

    “什么,她陷害戴雨潇?这件事,和戴雨潇没关系?这是真的吗?”

    “看不出来哦,这位戴太太,场面上可是很能权衡的一个女人哦,怎么可能会陷害她丈夫的亲生女儿?”

    议论声此起彼伏,各种目光向孟良娴投射而来,让她的脸色青黄不接。

    可是,她怎么能在这种场合认输?

    “慕冷睿,你别太过分!人在做,天在看!你不要当着我亡夫的面诽谤,请你不要欺负我们孤儿寡母!”话毕,她居然掩面哭泣,显得非常委屈。

    看那示弱的样子,仿佛果真是慕冷睿这位大少爷欺负她们孤儿寡母,这一招,无非是为了博得更多人的同情。

    “诽谤?”慕冷睿阴冷的笑,向后招招手,一位一直站在他身后的人走上前来。

    这个人一露面,孟良娴忍不住心惊,别人不认识,她可是认识的,这个人,就是戴正德多年来的专聘律师。

    “林律师,就由你来告诉大家真相吧?”慕冷睿退后一步,请律师上前。

    林律师首先从文件袋里,拿出几页纸,展示给大家看。

    远的人看不清楚,而近的人却看得清清楚楚,第一页上赫然醒目的《遗嘱》两个大字,映入眼帘。

    “这是戴正德先生出事前几天给我的一份遗嘱……说明他死后,华娱集团的所有资产,还有他的个人资产,全部由戴雨潇继承……”

    “不是的,不是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孟良娴失控的喊叫,一把将鬓角的白色绢花扯下来,丢在地上。

    “怎么,你的亡夫一点财产都没有留给你,和你的女儿,你就接受不了?”慕冷睿走上前,戏谑的说。

    “你胡说,这遗嘱是假的,是假的!”孟良娴冲上前去,将林律师手中的遗嘱抢过来,当着众人的面,撕成碎片,撒到空中,漫天飞舞。

    奇怪的是,林律师居然毫不紧张,慕冷睿也看戏一样的看着漫天飞舞的纸片。

    “遗嘱没有了,没有了,遗产都是我的,都是我们母女俩的,哈哈哈哈哈!”孟良娴看着漫天飞舞的纸片狂笑。

    等她狂笑半天,林律师才不动声色的上前,又掏出一份:“孟良娴女士,不好意思,这份才是原件,刚才被你夺去的那份,是副本……”

    “骗子,骗子!你们都是骗子!”孟良娴再次冲上前来,又来抢夺那一份。

    身高一米八几的林律师将手臂高高扬起来,孟良娴圆滚滚的身体皮球一样跳跃半天,都够不到遗嘱的一丝一毫。

    见抢夺无望,孟良娴咬牙切齿的冷笑:“一份遗嘱能说明什么?你们帮不了那个小jianren!就算我丈夫留遗产给她,并不说明,那个小jianren没杀人!”

    现场的人开始唏嘘,刚才还在说什么她的女儿,现在一口一个小jianren,喊的真是干脆。

    “戴正德把遗产都留给戴雨潇,她为什么杀人,你说说动机看?”慕冷睿轻蔑的将那份遗嘱拿过去,高高的扬起来,让大家看的更清楚。

    “她根本就不知道遗产是留给她的,她怪她父亲,所以杀了他!”孟良娴话锋一转,让大家听她的理由,似乎有那么点道理。

    这样一来,遗嘱就不能作为有力的证据,证明戴雨潇就是清白的。

    看着大家狐疑的眼神,孟良娴心中得意,没有了财产没关系,她手中的钱,也够她下半辈子用的,她一定要置这个小jianren于死地。

    “这个小jianren,可真是可怜,不知道我丈夫其实这么豁达,把所有财产都留给她,她还不明不白的将她的亲生父亲杀死,真是可悲!”孟良娴的语气,显得她口中杜撰的事很逼真的样子。

    “你胡说!”慕冷睿阴冷的上前,将她的衣领拎起来,将她提离地面。

    “慕大少爷,不要仗着你家的权势,就欺人太甚!”孟良娴高声喊叫着,唯恐在场的人看不到,听不到。

    “对付你这样的人,用不着讲什么仁义道德!”慕冷睿阴冷的,大手一松,孟良娴重重的跌落在地上,狼狈不堪。

    “就是这位慕大少爷,在我女儿的病房里,差点将我丢出窗外,他就是这样欺负我们孤儿寡母的!”孟良娴涕泪齐下的控诉,将慕冷睿说的如同强盗土匪一般。

    现场矛头的指向发生转移,又将慕冷睿退到风口浪尖上,虽然大多数人对这位大少爷恭敬有加,却直接影响戴雨潇的声誉。

    “据说,戴雨潇是这位慕大少爷的女人呢……难怪这么护着她……我好羡慕哦……”一位女记者,毫不避讳的显露出艳羡的神情。

    “护着又有什么用呢,那也不能证明她是清白的,说不准,这位慕大少爷,就是勾结了律师,做了份假遗嘱呢……”旁边的人嘀咕着,眼神瞟着人高马大的慕冷睿。

    “嘘——别说了,这位慕大少爷,咱们可惹不起……”几个人同时闭嘴噤声。

    如果不是当着这么多记者的面,慕冷睿说不定做出什么更激烈的举动。

    此情此景,他按捺住心中的怒火,虽然恨不得将这只老狐狸抽筋扒皮,却还是要忍耐。

    “不要因为戴雨潇是你的女人,就可以混淆是非,颠倒黑白,你会遭报应的!”孟良娴占了上风,说话越来越过分。

    慕冷睿一脸阴鸷,却一时想不出对策,毕竟,证据不足。

    现场气氛陷入僵局,孟良娴索性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哭天抢地,慕冷睿面对她的无礼撒泼,无可奈何。

    “你那份遗嘱,是假的!”孟良娴腾的从地上跳起来,用圆滚滚的身体去冲撞慕冷睿,又想去抢夺那份遗嘱原件。

    慕冷睿当然不会让她抢到,嫌恶的一抬腿,没用什么力度,就将那具圆滚滚的身体碰倒在地板上。

    孟良娴就势撒泼,倒在地上起不来:“哎呀,哎呀,慕大少爷想杀人灭口啊,我的肋骨断了啊,好痛啊好痛……”

    说完,狂乱的在地上翻滚,显得痛不欲生的样子。

    慕冷睿紧蹙浓眉,一摆手,身后几个保镖一拥而上,众目睽睽之下,将撒泼打滚的孟良娴从地上抬起来。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想做什么?”孟良娴手脚并用的挣扎,她意识到刚才闹的过火,激怒这位慕大少爷,这不是闹着玩的,不由得惊恐起来。

    “把她放下来!”慕冷睿阴冷的说,背对着几个保镖。

    孟良娴被放到地上,眼神惊恐的看着慕大少爷的背影,不知道他做什么。

    慕冷睿缓缓转身过来,众人还没看清楚,他的手中已经多了一个东西,坚硬的抵住孟良娴的额头。

    “啊!你要做什么?你别乱来!”孟良娴吓得浑身颤抖,她没想到,这位慕大少爷,真的在众目睽睽之下,拿枪指着她的头。

    “我要做什么?刚才,你不是说,我要杀人灭口?现在,如你所愿!”慕冷睿目光阴鸷,周身的气场森冷肃杀。

    “慕冷睿!你真的要杀人灭口?”孟良娴惊恐的,声音尖利,早就变了腔调。

    “不然呢,你以为手枪是用来唬人的吗?”慕冷睿邪魅的笑,手指慢慢扣向扳机。

    “不要啊,不要!谁来救救我,谁来救救我!”孟良娴抬眼看着那只铮亮的手枪,惊恐的喊叫。

    现场的人,就算心存疑虑,可是谁又敢管慕大少爷的闲事?、

    人们纷纷垂了眼,对眼前即将发生的事情,充耳不闻,视而不见。

    “说!戴雨潇是不是被你栽赃陷害的?再敢说假话,我的子弹,可不长眼睛!”慕冷睿阴冷的质问。

    他这样一问,孟良娴反而镇定了,原来不是杀人灭口,只是想严刑逼供。

    只要她死咬牙关,就是不肯说出真相,这位慕大少爷得不到想要的东西,肯定还不能够杀她。

    就如他在医院里说的,如果杀了她,就是便宜了她,她死了,谁给戴雨潇清白?

    这样一想,孟良娴尽管还是紧张,却心里有底了,不那么慌乱:“不是,就是戴雨潇,杀死了她的亲生父亲戴正德!”

    “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吗?”慕冷睿冷笑,手指触摸到扳机,慢慢压下去。

    孟良娴看着那根优美纤长的手指,却做着令人惊惧的动作,心砰砰乱跳,额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