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满盘皆输
    孟良娴闭上眼睛,现在的她,心里没有主张,不确定慕冷睿这位邪气的大少爷,究竟是严刑逼供,还是杀人泄愤。

    所有的人都关注着,却谁都不敢上前制止,包括戴霜霖。

    “啪”的一声轻响,孟良娴觉得脑门一震,身体猛然向后跌倒,重重的跌在地上。

    人们都反射性的一闭眼,不忍目睹血液喷溅的场面。

    等候片刻,孟良娴并没有觉得有子弹贯穿的感觉,蓦然张开眼,慕冷睿正邪魅的笑着。

    “这么紧张做什么?”慕冷睿将手中的手枪抛两抛,轻蔑的说:“一把玩具手枪而已,就把你吓成这样?”

    孟良娴一翻身从地上跳起来,被他这样戏弄,咬牙切齿的恨不得将这位大少爷撕碎。

    还没等她冲过去,脑门又被硬硬的抵住,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慕冷睿阴冷的:“这次,可是玩真的,有种的你就别发抖!”

    这辈子,都没被枪口抵住过,今天偏偏被抵住两回,就算不死,今后估计也要天天噩梦连连。

    再被枪口抵住,细细比较,上次的虽然坚硬,却没有冰凉的感觉,难怪那只是玩具的,材质不同,感觉自然不同。

    这次的感觉,坚硬,冰凉,那种凉意渗透到大脑里去,伴随着恐惧蔓延全身,这就是金属枪口带给她的质感。

    慕冷睿的话音还没落,她已经抑制不住的发抖,这是条件反射的自然反应,她努力想镇定下来,而身体却根本不如她所愿。

    “这次,你可就没那么幸运了……”慕冷睿阴冷的笑,笑的彻骨冰寒。

    手指迅速的扣向扳机,根本不再给孟良娴思索的时间,只要再往下一压,这位半老徐娘,就会魂飞天外。

    孟良娴,这次真的怕了,真的怕了,双腿控制不住的发抖,面部表情僵硬,唇角的肌肉已经不自主的开始痉挛。

    她腿一软,整个身体瘫软下来,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

    慕冷睿毫不手软,黑洞洞的枪口,还是一动不动的瞄准她。

    “慕大少……求你,放过我……”孟良娴终于坚持不住,开始求饶,声音抑制不住的颤抖,方才的嘴硬倔强,荡然无存。

    “现在才后悔,太迟了!你太高估了我的耐性!”慕冷睿阴冷的,声音低沉,透着杀气。

    孟良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让这位大少爷高抬贵手,她努力搜索着各种美妙的词汇,却一个都说不出口。

    她垂死的,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像极了刺猬遇到凶险的状态。

    “等一下,等一下……慕冷睿!别杀她!”一个女人清脆的呼声,从门口远远的传过来。

    今天的追悼会,可真不寻常,接二连三的出现意料之外的人。

    现在冲进门的这个女人会是谁?是来救孟良娴的吗?还是来帮助慕冷睿的?

    孟良娴听到呼声,微微抬起头,满怀期待的观望,可是,她根本不认识这个女人。

    慕冷睿扭转头,这个人,居然是他一直在找的女人,昨天一整天都在寻找这个人的下落。

    戴雨潇的至交好友——罗箫音,气喘吁吁的进场,硕大的耳环闪耀着熠熠光华,衬托的她整个人都光彩夺目。

    “慕冷睿,我带了重要证人过来,你先放过她,有证人在场,不愁她不说实话……”罗箫音直呼其名,一点都不像其他人那么恭恭敬敬的称呼他慕大少,连慕先生都懒得称呼一个。

    慕冷睿却丝毫不生气,向 她的身后看去,却看到了不想见到的人——庄语岑。

    “这就是你带来的重要证人?”慕冷睿一脸的不悦,感觉罗箫音是在开玩笑。戴正德的死,怎么会跟庄语岑扯上关系。

    庄语岑也在面无表情的盯着慕冷睿,两个人都不友好,情敌相见,分外眼红,大概就是说的他们两个。

    罗箫音瞥了一眼庄语岑,鼻尖嗅到了不寻常的味道,不由的开怀大笑:“当然不是他,是他身后的人……”

    孟良娴向庄语岑身后的人望过去,面如死灰,知道这次的事,彻底穿帮了。

    戴家做佣人二十多年的王妈,手里拿着一包厚重的东西,用几层报纸包裹着,走上前来。

    罗箫音一直都是笑着的,为现场增添了几分轻松的气氛,她示意王妈:“王妈,把你手里的东西打开给大家看看,反正这东西你拿着心里有愧,不如就趁这机会还给戴太太?”

    王妈将层层叠叠的报纸打开,露出一叠厚厚的钞票,钞票的底层是暗红色,不知道染过什么东西。

    她将那叠钞票从报纸中剥离出来,走到孟良娴面前,俯,语气里带着歉意:“太太,这钱,我真的不能要,这上面,沾了老爷的血,我晚上一直做噩梦……老爷在梦里对我说,不能让你栽赃陷害二,他是自杀的,只是想早点和二太太黄泉路上见面……”

    孟良娴浑身发抖的听完这番话,一看到王妈出现,她就知道,这盘棋,她彻底输了,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

    她心中哀怨着,为什么,没有任何一个人肯帮她们母女俩,那么多的人,怎么都在帮戴雨潇。

    平日里,看戴雨潇孤傲的很,没几个朋友,就是因为如此,她才敢陷害她,因为她认为她孤苦无依,陷害她十拿九稳。

    哪里料到,平白无故的,跳出这么多人帮助她。这个小jianren,都不用亲自出场,都已经将她全然击败。

    “太太,这钱,你拿回去吧……我受不起……”王妈对孟良娴还是恭恭敬敬的,将那叠钞票小心翼翼的放在孟良娴面前,转身退下。

    现场一片哗然,折腾这么久,大家本以为慕冷睿是仗势欺人,真的没想到,果真是孟良娴栽赃陷害!

    记者们的话筒,和闪光灯,纷纷向匍匐在地上的孟良娴聚拢来,瞬间,她成了整个会场的焦点。

    罗箫音笑呵呵的走到众人面前,做个动作,示意大家噤声。

    等人群安静下来,她清清嗓子,大声说:“大家一定很奇怪,这位戴太太,为什么会栽赃陷害戴雨潇?”

    有人想也不想就回答:“那还用说,还不是为了家产!这剧情,太老套了!”

    “可没那么简单哦,再向大家报告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十八年前,就是这位戴太太,设计害死了他丈夫的情人沈梦琴……前不久被揭穿了,怀恨在心,继而嫁祸戴雨潇……”罗箫音大眼睛里闪着灵动的光,脸上漾出诡异的笑意。

    “哇——”全场的人都沸腾了,都向孟良娴奔涌过来,有排山倒海的气势。

    孟良娴哪里招架的住,慌忙爬起身来,向后猛跑。

    越是奔跑,越是逃避,身后的人越是穷追不舍,她一直退到亡夫戴正德的遗像前,紧紧贴着墙壁,再也无路可逃。

    “让一下,让一下,大家请让一下……”罗箫音在后面吆喝着。

    大家还是给这位爆出猛料的女士一点面子的,哗啦啦给她让出一条路来。

    罗箫音拍拍掌,一群人从门口涌进来,秩序井然,荷枪实弹,警方的人早就到了,只是一直没有进场。

    “张警官,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罗箫音对着为首的张警官说。

    张警官一挥手,两个女警员上前,冷冰冰的上前,架起呆若木鸡的孟良娴往外走。

    各路媒体抓住这机会纷纷拍照,孟良娴把头深深埋在胸前,戴霜霖趁这机会悄悄溜出人群,不知去向。

    张警官正欲转身离去,慕冷睿喝止住他:“张警官,戴雨潇在哪里?”

    他说完这句,罗箫音和庄语岑面面相觑,戴雨潇不是被警方抓走了吗,慕冷睿怎么这么问?不是明知故问吗?

    “慕大少,抱歉,现在……还在找……”张警官神情馁然。

    “什么?你们警方干嘛吃的?居然把人弄丢了?”罗箫音眼睛瞪得很圆,一激动居然扯住张警官的衣领。

    “这……我手下没看好,戴被劫走了……”张警官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女人揪住衣领,非常的尴尬。

    “要不要让我趁这机会给你们曝曝光?这些记者们,就等着猛料呢!”罗箫音甩开他的衣领,一招手,便拥上前一大堆记者,摆好采访的阵势。

    “别别,别,我们一直在努力寻找,所有的警力都调动了,还是没找到人,请再给我们一些时间……”张警官本来心里很不爽,但是看到这阵势,不由得心中骇然。

    如果明天他上了报纸头条,头衔被抹掉不说,这辈子都别想再有出头之日。

    罗箫音摆摆手,记者们应和着退下,话筒和摄影机也被撤走,张警官才松了口气。

    慕冷睿轻笑,罗箫音一介女流,对这帮来自不同媒体的记者,却自然而然的形成一种号召力,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不失为巾帼英雄的气度。

    张警官惴惴不安的离去,这样的警官做的真有几分窝囊,罗箫音冲着他的背影狠狠呸了一声,十分厌弃的表情。

    慕冷睿几天来一直阴郁着脸,看到罗箫音,脸上有了几分笑意,虽然他和这个女记者有几分过节,她还公然让他难堪过。

    可是,戴雨潇有罗箫音这样的好朋友,让他很感觉很安心。

    不用说,她请假长达一个月就是为了帮助戴雨潇查找线索,看来早就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她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在朋友危难之际果断伸出援手的女人。

    慕冷睿觉得他的生活,自从戴雨潇在他的视野现开始变得不同了。

    以前他见惯了各种女人,唯利是图的女人,贪得无厌的女人,附庸风雅的女人,那么多的女人除了让他得到片刻身体上的欢愉,在他内心里,留不下半点痕迹。

    戴雨潇,一点点将他冷傲空虚的内心填满,还因此结识了别具一格的罗箫音,让他体验到女人的不同,看到不同女人的更多层面,也是因为这两个人,让他对女人萌生了一种情绪,那种情绪,叫做尊重。

    事情都已经水落石出,污蔑她的孟良娴被警方抓捕,可是这个小女人,究竟被谁劫走了?

    罗箫音在这里,庄语岑在这里,戴雨潇,她究竟在哪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