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上天无缝
    欧阳铩羽一俯身,想将地上的美人儿抱满怀,戴雨潇挥手一刀,却还是没刺中他,他退后一步便避了过去。

    “宝贝儿,不然这样吧,我们打个赌?”欧阳铩羽看这美人儿一直气势汹汹的,他也讨不到便宜,也近不了美人的身,想出个权衡之计。

    “谁要跟你打赌,臭男人!”戴雨潇怒斥,黑瞳里尽是熊熊燃烧的怒火。

    欧阳铩羽才不管她如何激烈的反应,只顾表明自己的想法:“宝贝儿,不如我们这样,就像武侠片说的那样,我让你几个回合,如果这几个回合你伤不了我,就乖乖的顺从我……你觉得怎么样?”

    看着这个男人一脸故作诚恳的表情,戴雨潇心中怒火更盛,这分明就是藐视她!

    她偏偏不信这个邪!水果刀那么尖锐,她就不信几次都伤不了这个臭男人!

    戴雨潇顾不得跌倒的疼痛,从地上骤然起身,还没站稳就向欧阳铩羽刺过去。

    脚底一滑,不小心踩到一个圆滚滚的苹果,身体向欧阳铩羽的方向跌倒。

    跌倒的那刻有些慌张,可是刀锋依然冲着这个臭男人,心中有底了,手臂刺过去的力量,加上身体向前跌倒的力量,两股作用力一起,不把这个臭男人身上刺出个血洞才怪!

    可是,身体只跌到一半,就被欧阳铩羽毛茸茸的大手扶住,他口中还貌似惋惜的:“哎呦呦,宝贝儿,可别把你跌坏了,这么一会,跌两次了,哥哥我都心疼了……”

    戴雨潇看着毛茸茸的大手抚上她的肩,陡然一惊,刀锋一转,向他的大手上刺去。

    欧阳铩羽不得不松开手,她斜斜的跌倒在地上,这次,居然一点都没有感觉到疼痛。

    “宝贝儿,宝贝儿,你不疼吗,不疼吗?”欧阳铩羽看她跌倒在地上,还露出笑容,很是诧异。

    “臭男人,跌倒在地上,也比跌倒在你身上好!”戴雨潇开心的笑。

    一侧身,手臂在地上一撑,再次站起身来,向欧阳铩羽猛然刺过去,可是,又被他避开。

    接连几次攻击,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都距离他一点点,就差那么一点点,总是伤不到他,都被他轻而易举的避开。

    戴雨潇本来就身体虚弱,头上还缠着纱布,肚子里没有东西垫底,几个回合下来,她渐渐体力不支,都有些站立不稳。

    这才如了欧阳铩羽的意,他嘿嘿狞笑着,向气喘吁吁的美人儿逼过来:“宝贝儿,你累了吧?这下,该乖乖听话了吧?来,哥哥给你擦汗……瞧瞧这满脸的汗珠呦……”

    “你滚开!”戴雨潇大喝一声,眼前一阵发黑。

    那只毛茸茸的大手,贴近她的脸颊,无奈,她拼尽力气握紧水果刀一挥,向那只大手上划过去,偏偏,又一次落空。

    “宝贝儿,你就别拧了,乖乖听哥哥的话,哥哥会好好疼你的……”欧阳铩羽对她的屡次攻击,一点都不恼怒,反而很戏弄的语气。

    戴雨潇看着他再次逼过来,舔舔干裂的唇瓣,连口腔里都是干涩的,吞咽的口水都没有……喉咙里在冒火,想怒骂,却再也骂不出声。

    那只大手,已经抚上她的头,稍稍停顿下,看她无力反抗,蠢蠢欲动,等着下一步更深的动作。

    戴雨潇,只有将水果刀举到脖颈的力气了,她喘着粗气,将水果刀的刀锋,横在白润细滑的脖颈上。

    欧阳铩羽立刻震惊的缩回手:“宝贝儿,你要做什么,千万别做傻事啊,哥哥要好好疼你,可不想让你死啊……”

    戴雨潇有气无力的,语气却坚定:“你,滚出这个房间,再也不许碰我!”

    欧阳铩羽犹豫着,眼睛向上一翻,看着门口惊讶的说:“东方靖一!你怎么来了!”

    戴雨潇心中一喜,转头向门口望去,却发现什么人都没有,心中大呼上当,东方靖一还坐在轮椅上,行动还很不方便,怎么可能突然出现救她?

    这个欧阳铩羽,真是狡猾,居然用这种招数蒙骗她!

    欧阳铩羽趁她扭头,大手一伸,用力擒住她的手臂,咬着牙用力将她柔弱无骨的小手在地上猛然一磕打,想将她手中的凶器击落。

    一边动作,口中还念念有词:“宝贝儿,别怪哥哥狠心,哥哥是不想看你白白的死了……”

    戴雨潇转头的瞬间,已经意识到上当了,拼尽力气抓住那把水果刀,抓的牢牢的,似乎长在她手心里一般。

    小手被硬生生的磕打在地上,一阵钻心的疼痛,险些松手,却还是忍着疼痛不放手。

    欧阳铩羽看没有磕掉,十分惊讶,这个小女人的忍耐力怎么这么强,就算换成是他这个大男人,手被这样一磕也难免将手里的东西磕落,她居然还牢牢的攥着。

    戴雨潇刀锋一转,划伤欧阳铩羽的手臂,顿时血流如注,刀锋上也染了血珠。

    欧阳铩羽猛然闪开,手臂上划了长长的一道伤口,虽然不深,不用缝针,一时半会却也很难愈合,因为伤口太长。

    幸好不深,再深一点,就会伤到血管,这个小女人有气无力的样子,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真的把他当做不共戴天的仇敌了?

    戴雨潇没有力气再次反动攻击,将刀锋比在脖颈上:“你出去,不然的话,我真的死给你看!”

    欧阳铩羽捂着手臂上的伤口,这次已经没有机会再骗到这个小美人儿,不得不退缩:“宝贝儿,宝贝儿,你别乱来,你别乱来,我现在就出去,现在就出去!”

    戴雨潇比着脖颈,站起身来,步步紧逼,不给这个男人耍花招的机会:“出去!出去!快出去!不许再进这个房间!”

    欧阳铩羽看起来很不甘心,捂着手臂上的伤口缓缓往外走,走一步踢一个水果,还故意将流出的血滴到水果上,似乎在拿水果泄愤。

    戴雨潇立刻制止,她看透了这个男人的心思:“不许动那些水果,快出去,快出去!”

    欧阳铩羽不得不停止动作,肿胀的眼睛四处张望,搜索半天,也没搜索出个所以然来,不得不心不甘情不愿的退了出去。

    戴雨潇重重的关上房门,立刻将门果断的反锁,虽然明明知道欧阳铩羽手里肯定有房门钥匙,可是还是反锁起来心安些。

    门反锁后,就算他们用钥匙开门,自己能够听得到声音,有足够的时间做好准备。

    贴着门板细听,怎么一点脚步声都听不到呢,欧阳铩羽人高马大的一个人,离去的脚步声应该很重才对,怎么一点都听不到?

    难道饥渴过度,耳朵都不灵光了?戴雨潇屏住气息细听,还是没声音,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听不到,莫不成,这个欧阳铩羽,根本就没离开?

    果然,过了没几分钟,就有钥匙转动锁孔的声音,悉悉索索的,显得很小心翼翼的样子,戴雨潇却听的清清楚楚。

    她立刻警觉起来,用脚大力的踢一下门板,沉声问道:“谁?是谁在外面?!”

    悉悉索索的声音,立刻停止了,外面传来欧阳铩羽不阴不阳的声音:“宝贝儿,宝贝儿,我知道你饿了,我给你送一些热饭菜过来,你开开门好吗?”

    什么热饭菜,分明是借口,不知道又要耍什么花招!绝对不能放他进来,让他进来无异于引狼入室!

    “不用了,多谢你好心,还有,我的名字叫戴雨潇,不叫宝贝儿,请你记清楚!”戴雨潇果断拒绝,语气干脆而又生硬。

    门外的欧阳铩羽不甘心,敲着门念叨:“宝贝儿,你看你那么虚弱,头上还缠着纱布呢……不吃东西怎么行呢……乖,打开门吧……”

    戴雨潇怒了,这个男人怎么这么无赖:“滚!马上滚!再不滚,我死给你看!只要你一开门,就等着给我收尸!”

    欧阳铩羽被她的烈性吓到了,忙不迭的应声:“别,别,宝贝儿,你别生气,别生气,我这就走,这就走……”

    戴雨潇放心不下,贴着门板细听,半晌,都没听到动静。

    “欧阳铩羽,你这个混蛋,我知道你在外面,你真的想给我收尸吗?”戴雨潇隔着门板怒喊。

    门板轻微的响了一下,似乎是门外边有人不小心撞到发出的声响,欧阳铩羽似乎没料到戴雨潇这么警觉,这么灵敏,居然知道他还在门外没走。

    被戳穿了,再也装不下去,欧阳铩羽在外面应声:“宝贝儿,我刚才只是在外面捡个东西,有东西落到地上了,我现在就走,现在就走……”

    这次,戴雨潇听到了脚步声,在走廊里,渐行渐远。

    这个男人,终于走了,她终于可以稍微休息一下,终于可以稍微放松一下。

    活动活动筋骨,在地上跌了几次,真的很疼,而且在家里从楼梯上跌落下来的伤痛,根本就没好。

    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浑身每一个关节都疼,像是很多只蚂蚁啃噬着她的身体,疼的钻心,疼的彻骨。

    饿,真的好饿;渴,真的好渴……胃里没有任何食物,空空的垂着,时时刻刻都在跟她抗议;喉咙里在冒火,时刻等待着汁水的滋润。

    她看着满地圆滚滚的水果,尤其那又大又红润的苹果,馋涎欲滴,从来没觉得水果这样诱人过,舔舔干裂的唇,捡起一个大苹果,抽出茶几上的纸巾,简单擦了擦,都顾不得削皮,狠狠一口咬下去。

    好甜,好润,真的是脆美多汁,那样甜美的汁水渗入齿颊间,有种久逢甘露的酸痛,却漾满欣喜,漾满期待。

    一个苹果落肚,肚子里还是有些空空的,将又一只苹果简单的削皮,削掉皮后的苹果,更加鲜美多汁。

    两个苹果落肚,戴雨潇感觉到魂魄和真身严密结合,在房间踱上几步,脚步沉稳,不再发飘。

    欧阳铩羽走了,在这个房间里,她茫然四顾,这个房间,连窗户都没有。这是几楼?究竟是哪里?怎么一扇窗都没有?

    上天无缝,入地无门,她该如何逃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