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八十二章 音讯全无
    戴雨潇小巧的舌尖伸出来,轻轻的舔舔唇,有苹果汁水的滋润,没那么干涩,却有些甜腻起来,是汁水干涸后留下的感觉。

    苹果毕竟是苹果,再鲜美多汁也不能替代水,就像酷热的天气里,再甘甜的饮料也不能够代替水,饮料喝下去的瞬间能够解渴,稍待片刻会感觉越来越渴。

    现在戴雨潇就有这种体会,甜润过后,只剩下干渴,她真的很想喝水,很想喝水。

    靠近房门的一侧,有一扇不起眼的门,做的和墙壁一样的颜色,连门把手都没有,如果不细看,很容易被忽略掉。

    走过去轻轻推开,居然是一个小的卧室,最令人惊喜的是,里面有一台饮水机,是她目前最需要的东西。

    一杯热水喝下去,身体暖暖的,细胞恢复鲜活的能力,唇瓣经过清水的细润,娇艳如花。

    虽然有卧室,她可不敢贪睡,坐在沙发上竖起耳朵倾听门外的声音,时刻提防着欧阳铩羽会不会瞅机会杀回来。

    将滚落到地上的水果捡拾起来,这些水果,够她支撑几天,暂时不用担心饿肚子。

    她把水果分成两类,苹果,梨子,火龙果这些容易保存的分为一类,葡萄和香蕉这些容易变质的分为一类。

    不能够确定会在这里被困几天,必须将有限的食物计划性的吃掉。

    即便欧阳铩羽安排饭菜送过来,她也不敢吃,如果这个男人在饭菜里动什么手脚,简直防不胜防。

    做好这些安排,坐在沙发上,头垂的越来越低,迷迷糊糊的,又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

    处在这样的环境里,不由自主的敏感起来,她反射性的跳起,将水果刀紧紧抓在手中,几步跑到门边,门把手都已经动了,果断的将门再次反锁。

    “欧阳铩羽,你这个混蛋,给我滚远点!”戴雨潇一猜就是那个臭男人,贼心不死,时不时的来捣乱。

    “宝贝儿,你别生气嘛……我只是送些饭菜给你,把你饿坏了……我可是会心疼的哦……”欧阳铩羽不阴不阳的声音,听起来很刺耳。

    “滚!我不需要!滚!”戴雨潇用力踢门,踢的脚生疼,她无处发泄,只能用这种方式表达内心的愤怒。

    “好,好好……我走了,我走了,你别踢了,别踢了,别把小脚踢坏了……”欧阳铩羽看她反应激烈,哼哼唧唧的走了。

    戴雨潇睡意全无,在房间内踱来踱去,房间内没有窗,透不进半点光线,没有电话,没有网络,她陷入与世隔绝的境地。

    没有光线透进来,甚至连时间都不知道,是白天,还是黑夜?统统不知道。

    精神长时间处于紧张状态,身体还没有复原,欧阳铩羽离开不久,倦意就涌上来,将眼皮牵扯的很重,就要抬不起来。

    刚刚合上眼睛,抱起的双臂松弛下来,缓缓垂落到身体的两侧,磕碰到沙发的一角,瞬间又清醒过来,警觉的环视四周。

    房间内除了惨白的灯光,映照着她同样苍白的脸庞,什么都没有。

    如果这样支持下去,估计用不了多久,精神和体力都会双重透支,那时候,欧阳铩羽不费吹灰之力就会将她擒到手。

    不能坐以待毙,必须想个办法,她不安的在房间内走来走去,翻来覆去的看着那扇危险的门。

    房间几乎是密封的,除了小小的透气孔,能与外界联系的只有这扇门。

    恰恰是这扇门,成了整个房间最危险的所在。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扇门上。

    隔断危险,就要隔断这扇门!

    戴雨潇走回到沙发旁边,这个房间内,除了沙发和茶几,还有壁橱,只有这三样东西可以利用。

    内室里的床,那么大的一张床,她是肯定搬不动的,不能作为抵住门的东西。

    茶几太小,开门后几下就撞开:壁橱后面与墙壁相连,她没有工具拆卸不下来。

    看来,只有这个沙发可以利用,轻轻推了一下,似乎很重,纹丝未动。

    咬紧牙关,拼尽全力的推拉,这次沙发被挪动了,发出皮料与地板摩擦的刺耳声响,这声响对于戴雨潇来说,确是非常悦耳动听的。

    费尽力量将沙发退挪到门边,横过来抵住门,如释重负的拍拍手,苍白的脸上露出几许笑意,这个欧阳铩羽,从外面能将门推开才怪。

    坐在沙发上小憩一会,再将茶几挪过来,安心坐在沙发上吃几粒葡萄。

    安排妥当,心沉静下来,不用提心吊胆,不用时刻提防着门外的动静,躺在沙发上,时间不长就沉沉的睡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悉悉索索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开始是试探性的,看戴雨潇没有反应,动静大起来,门把手一转动,门板轻轻的颤动。

    隔着门板,戴雨潇听到男人粗重的喘息声,似是期待已久终于得逞的那种迫不及待的喘息声。

    她懒得动,懒得理,蜷缩在沙发上,动也不动,也不吱声,她知道这个欧阳铩羽不可能推开那扇门。

    推门的声音,由小到大,到最后是毫无顾忌的大力捶门,震得戴雨潇心烦,从沙发上坐起来,却还是不吱声。

    “宝贝儿,宝贝儿,你在做什么?你别想不开啊……别让哥哥我担心哦……”欧阳铩羽一边捶门,一边焦急的问,似是很担心戴雨潇的样子。

    “你住手!我没事,只要你离得远远的,我就没事!”戴雨潇被他吵得心浮气躁,这个臭男人,还真会装好人。

    欧阳铩羽再次用力推门,门板虽然震颤,却还打不开,他不得不死心,嘴巴里还念叨着:“宝贝儿,知道你没事,哥哥我就安心了,你好好休息……”

    戴雨潇坐回到沙发上,静下心来,欧阳铩羽打不开门,应该不会总是来骚扰了吧?

    突然,咔嚓一声,房间内的灯灭了,陷入一片黑暗,这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伸手不见五指。

    心中不由得惶恐,本来就没有光线透进来的房间,还没有了灯光,仿佛世界末日一般,全然陷入黑暗。

    门外传来欧阳铩羽阴阳怪气的声音:“小美人儿,怕黑吗,怕黑的话把门打开,哥哥给你光明!”

    又是这个臭男人搞鬼,戴雨潇在黑暗中怒斥:“王八蛋!别做梦了!滚远一点!”

    “小美人儿,想跟我斗?你还差点火候……你不就是有几个水果吗,等你吃完了饿的没有力气,还不是哥哥我的盘中餐!”欧阳铩羽嗤嗤的狞笑,带着嘲弄。

    这个男人,真够阴险,在她没有足够食物的情况下,居然还断电了!

    “欧阳铩羽,你真卑鄙!”戴雨潇用力的捶下门。

    “是吗,小美人儿,你不知道吧,我最喜欢别人说我卑鄙,这是对我最高的赞誉,哈哈哈哈哈哈!”欧阳铩羽狂妄的笑着,重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戴雨潇颓然坐在沙发上,肚子里有些饥饿,摸索着,摸到一根香蕉,剥开吃掉。

    这香蕉,怎么这么干涩?好几口都险些咽不下去,险些噎到喉咙里。

    这些食物,顶多支撑三天,过了这三天,弹尽粮绝该怎么办?

    如果真的饿死在这里,倒也不担心,人固有一死,没什么可畏惧的。

    只是担心,一旦弹尽粮绝筋疲力尽,欧阳铩羽想办法打开门,她的处境,才真的危险。

    为什么,为什么,接二连三的厄运,会不偏不倚的降临到自己头上?

    父亲自杀了,没有给她留下任何话,留给她的只有惨痛的记忆,现在脑海里还凸显出他头上被枪击的血洞汩汩冒血的样子。

    越是黑暗的环境中,那种具有刺激性的画面,越容易凸显出来,精准的刺激着人的神经和内心。

    不明不白的被孟良娴栽赃陷害,束手无策之际,被欧阳铩羽劫持,悲催的生命啊,为什么悲催的这样无止无休?

    算了,如果命运的安排就是这样的,又有什么力量可以抗争?听天由命显得懦弱,显得无奈,眼下,确是不得已的选择。

    吃水果吃到第三天,戴雨潇已经开始体力不支,茶几上还有两个苹果,一个梨,她肚子里晨钟暮鼓,却一点胃口都没有。

    水果毕竟是水果,不能够代替主食或者蔬菜,一味的往胃里填充水果,一股股酸涩的气流不时的向喉咙里翻涌。

    她不能再吃了,真的不能再吃了……

    断电了,没有热水可以喝,只能够喝冰水……

    凉的水果,凉的水,导致胃里一片冰凉,没有丝毫暖意……

    虚弱无力,四肢冰凉,头重脚轻,在黑暗里,她听到自己微弱的呼吸。

    轻触额头,纱布还在重重缠绕着,尽管隔着那么厚的纱布,还是清晰的传递过来。

    本来应该换药的伤口,几天都没能及时处理,她发烧了,不知道是不是由于伤口感染引起的直接反应。

    快死了,快死了,快死了,这是她此刻愈加浓烈的感觉……

    庄语岑,你不是说要我做你的未婚妻?让我回到你身边?这时候,你在哪里……

    慕冷睿,你不是向我索取了血书的承诺?霸道的要求我一生一世都不能离开你,这时候,你在哪里……

    东方靖一,亲爱的东方大哥,多么期待你能够来救我,这时候,你在哪里……

    将这几个在她生命现过的三个重要男人,一一重复一遍,头脑一片混沌,思维越来越不能够接受她的控制,逐渐陷入昏迷。

    慕家豪宅唯美典雅的大厅里,慕冷睿陷入天鹅绒沙发里,端起一杯茶,放到唇边,良久,又重重的放回到茶几上。

    “余管家!余管家!有没有打电话给王妈?”他在厅内喊着。

    “大少爷,大少爷,我每天都在打,早晨,中午,晚上,每天打三次,可是,到现在都没有戴的消息……不然,我再问一次?”余管家掏出手机。

    “不用了,你先忙其他事……”慕冷睿浓眉微皱,唇角勾起冷魅的弧度。

    今天是第三天了,第三天了,戴雨潇失踪第三天了……媒体的澄清新闻,也已经发布了两天,可是,戴雨潇怎么还是音讯全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