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变态的享受
    在孟良娴为戴正德举行追悼会后的当天,各路媒体铺天盖地的发布关于戴雨潇的真相。慕冷睿一直在关注着,期待着媒体发布消息后戴雨潇能够尽快出现在他面前。

    第一天,他还能悠闲的喝着茶,观看各个频道的新闻消息,余管家送来很多份报纸,这条消息成为各大报纸的头条。

    第二天,满怀期待,依照罗箫音的推测,劫走戴雨潇的人多半为善意,为了解救她于危难不得已而为之,劫走她的人,一定看到了为戴雨潇澄清的报导,她应该会面带笑容的出现在公众视野里,不用再遮掩或者躲藏。

    第三天,却是音讯全无,仿佛整个人凭空消失了一般,外面铺天盖地的消息和她没有半点关系,不管发生多么跌宕起伏的变化,都不能够将她召唤回来。

    慕冷睿沉不住气了,果断的打电话给罗箫音,或许,戴雨潇在她那里。

    “罗,戴雨潇有没有和你在一起?”慕冷睿开门见山。

    “没有啊,怎么?还没回来,我还以为和你们三个男人其中一个在一起……”罗箫音听他这么问,有点紧张起来。

    “三个?怎么是三个?”慕冷睿皱起眉头。

    “你,庄语岑,东方靖一,不就是三个吗?”罗箫音夸张的笑。

    原来是这三个,一直记得庄语岑,却忘记了东方靖一,他可是戴雨潇法律意义上的前夫,怎么把他遗忘了?

    “东方靖一?你说会不会是他安排人将戴雨潇劫走了?”想到这个名字,慕冷睿双眸星光闪烁,似是有了新发现。

    “很有可能,不如,我们去找他问问看?能与警方抗衡的,恐怕只有黑帮势力……”罗箫音同意慕冷睿的看法。

    慕冷睿和罗箫音在医院内找到东方靖一,辛晴对两个人的到来有些敌意,紧紧跟在东方靖一身旁,唯恐慕冷睿对他不利。

    被问起戴雨潇的消息,东方靖一显得很惊讶,似乎不知道这件事情一般,那样铺天盖地的舆论消息,他居然不知道?

    东方靖一沉着脸:“辛晴,这是怎么回事?”

    辛晴目光躲闪:“靖一,我担心你情绪受影响,暂时没告诉你……你看,现在不也风平浪静了吗?”

    罗箫音接话:“舆论上对雨潇确实不构成威胁了,可是,雨潇失踪了……我们还以为,是你们安排人将雨潇劫走的,只有你们洪帮有这种实力。”

    “如果我知道,一定会这么做,可是,我才知道……”东方靖一也为戴雨潇担忧起来。

    辛晴内疚的低下头:“我本来以为,风平浪静雨潇就没事,哪里知道她被劫走……对不起……不过,能将雨潇从警方手里劫走的黑帮,不只洪帮,还有另一个!”

    慕冷睿眼眸中精光一闪,和东方靖一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欧阳铩羽?”

    几个人心中倒吸一口冷气,不是畏惧欧阳铩羽,这个人一向心狠手辣,戴雨潇落到他手里,凶多吉少。

    东方靖一皱起眉头,那次冲突,他射出飞镖将欧阳铩羽的断了,他一定怀恨在心,即便不能够占有戴雨潇,也会想方设法的折磨她。

    辛晴打个电话,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医院的大院内满是洪帮弟兄,各个精神抖擞,时刻准备着听从号令。

    辛晴走到众位弟兄面前:“各位兄弟,我们的大哥之所以弄成现在这样,都是欧阳铩羽那个王八蛋搞鬼,想不想报仇?”

    弟兄们呼声雷动,响彻医院上空:“想!报仇!报仇!”

    辛晴掏出手枪,对天鸣响,毫不顾忌这是医院,这是人多眼杂的场合:“现在机会到了!大家跟我出发!”

    慕冷睿,罗箫音,辛晴共乘一辆车,前面有几辆车打头,后面大型车队断后,浩浩荡荡的车队霸占了路面,向欧阳铩羽的老巢开过去。

    行人路人纷纷闪避,自动将车停到路旁,给大队人马让路,何时见过这种情形,比国家军队举行军演还要壮观几分。

    欧阳铩羽十分高调,在市中心的位置建造豪华府邸,丝毫不避讳,这正应了他嚣张跋扈的个性。

    大队人马开到欧阳府邸门口,门口却冷清的很,看不到人影,这可不像是欧阳铩羽的个性,应该有很多人把守才对。

    三个人直接将车开进大门,偌大的宅院内,很空,偶尔见个人影,都如同过街老鼠一般,匆忙躲避,这使得慕冷睿一行人如入无人之境。

    走进装潢的富丽堂皇的大厅,几个人有些惊诧,地上躺满了人,哀嚎声此起彼伏,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到了炼狱一般,怎么这么多冤魂在哀嚎?

    慕冷睿扯起一个人的衣襟,沉声问:“欧阳铩羽在哪里?”

    那个人鼻青脸肿,一个眼睛已经肿胀的睁不开,他有气无力的将手抬起来,指指楼上的方向,还没等慕冷睿再次发问,人已经晕了过去。

    慕冷睿大手一松,这个人的身体重重的跌到地上,一声闷响。

    冲到二楼,一路走过去,那么多房间的门,都是敞开的,里面一片狼藉,像是被扫荡过。

    走廊的尽头,光线已经很暗,最里面的一个房间闭门不开。

    慕冷睿旋起一脚,房门应声而开,他一脸阴鸷的走进去,一个满脸横肉的人抬起头,没错,就是欧阳铩羽,他们寻找的目标。

    欧阳铩羽脸上满是伤痕,除了划伤,就是淤青,看起来惨不忍睹。

    “说,戴雨潇在哪里?”慕冷睿懒得跟他废话,单刀直入,目光森冷肃杀。

    “慕大少……她,她,被人救走了……”欧阳铩羽显然没料到慕冷睿突然出现,眼睛里溢满恐惧的神色。

    “救走了?你敢说半句假话,别说你做不成男人,我让你连人都做不成!”慕冷睿的威胁,掷地有声。

    “慕大少,我骗谁,也不敢骗你啊,我现在已经断子绝孙了,你就饶了我吧……戴雨潇真的被人救走了,我的弟兄们,也被打的七零八落的……”欧阳铩羽威风尽失,带着哭腔。

    “被谁救走的?”慕冷睿想想进到欧阳府邸内看到的景象,他应该说的是真话,只是奇怪,是谁,来这个鹰派老大的府邸上救人?谁有这实力?

    “不认识,带头的是一个年轻人,你看我的伤,都是他打的……”欧阳铩羽比划着,不小心碰了一下脸上的伤,疼的呲牙咧嘴。

    慕冷睿一行人扑空了,戴雨潇被人救走了,奇怪,有谁这么灵机妙算,猜到戴雨潇被欧阳铩羽劫走了,抢先一步将人救走?

    能够想到欧阳铩羽将人劫走的,只有东方靖一和辛晴,连慕冷睿都没有猜到,这次该会是谁,能够洞察先机,捷足先登?

    找不到戴雨潇,即便知道她是被人救走,性命无忧,慕冷睿的心,还是悬空着,被一根纤细的真丝吊着,就是不能够落下来。

    “宝贝,宝贝,你在哪里?我什么时候才能够见到你,几天不见,每天都那么煎熬,恍然过了一万年之久……”慕冷睿心中默念,神情黯然。

    几个小时之前,戴雨潇昏昏沉沉的蜷缩在沙发上,吃不下水果,喝不下水,浑身虚脱无力,连抬起手臂都很费力气。

    她听到电锯的声音,那么尖锐刺耳,可是她的眼睛紧紧闭着就是睁不开,不用想,都知道是欧阳铩羽在用电锯锯断门板。

    没过多久,哐当一声,被锯断的门板掉落在地上,宣告这扇门的寿命到此结束。

    戴雨潇不想睁开眼睛,虽然她明显的感觉到光源,几天不见光亮,突如其来的光线显得刺目,刺激的眼睛生疼。

    “小美人儿,我不是说过吗,你早晚是哥哥我的盘中餐!哈哈哈哈哈!”欧阳铩羽从门口跃过沙发,得意的狂笑。

    戴雨潇努力的支撑起身体,又虚弱的倒下去,真的好累,再也支撑不起来。她缓缓的蜷缩,蜷缩成一团,身体控制不住的发抖。

    她饿,她冷,饥寒交迫,现在,还多了对欧阳铩羽的恐惧。

    “小美人儿,我可不想浪费时间了,不能错过你这个绝色,哈哈哈哈哈……”欧阳铩羽迫不及待的宽衣解带,戴雨潇听到拉开拉链的声响,听到他将衣服扯落丢到地上的声响。

    欧阳铩羽的大手强行拉开她抱着头的手臂,打开她的身体:“jianren!看着我!防着我有用吗,啊?有用吗?”

    欧阳铩羽忽然变得凶狠,似是很痛恨她一般。

    “睁开眼睛,看着我,jianren!”欧阳铩羽看她毫无反应,不肯善罢甘休,用毛茸茸的大手剥开她的眼皮。

    戴雨潇虚弱的睁开眼,恍恍惚惚的打量着这个丑陋chiluo的男人。

    欧阳铩羽看她睁开眼睛,得意的跳下地,夸张的手舞足蹈,跳起怪异的舞蹈。

    戴雨潇虚弱的看着,看着,看着,越看越不对劲,这个男人,怎么少了什么东西?

    他全身chiluo着,肆无忌惮的跳着舞,他的腿间,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

    难怪,那天从后面刺他,像什么东西都没有刺到,原来他的,早就不见了……

    “报应……报应……”戴雨潇虚弱的诅咒,脸上露出苍白的笑容,却显得欣慰。

    多么好色的一个男人,丧失了享受女人的能力,这就是最好最致命的惩罚,对于欧阳铩羽,这是大快人心的惩罚。

    “jianren!你笑什么!笑什么!”欧阳铩羽停下舞蹈,气急败坏的喊叫,声音尖锐,蓦然听起来像是女人的声音。

    戴雨潇一直以为这种尖锐的声音是偶尔所为,或者是声音上的错觉,现在终于明白,他的断了,声音自然而然会发生变化,他再怎么控制也控制不了。

    “jianren!你以为,我没办法享受你?东方靖一断了我的,可是我还有个,谁都断不了,哈哈哈哈哈!我要让你好好享受享受!”欧阳铩羽面目狰狞的走过来,手里拿着一根东西,黝黑的,那是一根硕大的仿真橡胶器具。

    “变态,变态!”戴雨潇虚弱的喊叫,声音微弱而又嘶哑,紧张的蜷缩起来。

    “我变态?小jianren……我就是要这种变态的享受!”欧阳铩羽狞笑着,chiluo着身体,毛茸茸的大手握着那根橡胶器具,步步逼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