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宝贝,我好想你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一百八十五章 宝贝,我好想你

    在庄语岑的带领下,五百名身着便衣的特种部队官兵杀入欧阳铩羽府邸,未经过专业训练的乌合之众,怎么会是特种部队的对手?

    不出十分钟,那帮歪瓜裂枣就被打的七零八落,倒在地上鬼哭狼嚎,卧地不起。

    当时,欧阳铩羽正在隐秘的房间内,chiluo着身体对戴雨潇大肆凌辱。

    庄语岑命令官员将欧阳府邸上上下下都搜遍了,却没见到戴雨潇的人影,莫非,她被欧阳铩羽带到其他的地方?

    庄语岑扯住一个喽啰的衣领,冷然逼问,也懒得跟他客气,将枪口直接他的眉心:“说,欧阳铩羽将戴雨潇藏到哪里了?”

    小喽啰还嘴硬,一拍胸部仰起头:“爷爷我不知道!有种你就杀了我!”

    庄语岑毫不犹豫的一扣扳机,啪的一声,喽啰脸上满是鲜血,耳朵剧痛,赫然出现一个血窟窿。

    庄语岑虽然没打死他,却一枪把他的耳朵打穿了。

    “啊!”小喽啰捂着耳朵惨叫,刚才的硬气荡然无存。

    “说不说!不说,我一次打烂你一个器官,耳朵,鼻子,眼睛……”庄语岑一边说,一边将枪口缓缓在他另一侧耳朵上,鼻子上,眼睛上移动。

    小喽啰哪里想到这个还带着几分稚气的大男孩下手会这么狠,连连求饶:“老大,老大,你饶了我,饶了我,欧阳铩羽把那个小美人儿,关在地下室……我带你去……”

    小喽啰捂着受伤的耳朵走在前面,指缝里还在往外淌血,领着庄语岑七拐八拐的走到正厅,把一个壁橱移开,才露出一扇暗门。

    难怪他们找不到,欧阳铩羽真是狡猾,将地下室的暗门设计的这么隐秘,一般人都想不到壁橱后面还会有一扇通往地下室的暗门。

    庄语岑一脚把暗门踢开,一道弯转的楼梯通往地下室,走廊里却明亮,灯火通明。

    刚走到转角处,就听到欧阳铩羽得意的狞笑声,庄语岑没有时间再一级级的下楼梯台阶,直接跳下去,落到地下室的地面上。

    几步赶到门前,看到欧阳铩羽正赤身luoti伏在戴雨潇身上,不由得怒火中烧,狠狠一拳打他侧脸上,欧阳铩羽猝不及防,一下子被击倒在地上。

    没等欧阳铩羽回过神,庄语岑对他一阵拳打脚踢,专挑要害的地方打,打的欧阳铩羽招架不住鬼哭狼嚎。

    打的欧阳铩羽身体慢慢瘫软,他回头一看戴雨潇,在沙发上蜷缩成一团,衣衫褴褛,心中狠狠的抽痛,脱下外衣,覆在她几近chiluo的身体上,一俯身,将她横抱起来,抱出地下室。

    “什么?关我的是地下室?”戴雨潇惊异的问,一扇窗都没有的房间,她怎么没想到是地下室。

    “嗯——我庆幸能够及时找到你,不然的话,我会后悔一辈子……”庄语岑动情的,伸出大手,覆盖在戴雨潇的柔弱无骨的小手上。

    有些迟疑的,慢慢抚摸,一种电击般的触感涌遍全身,那么熟悉,又带着几许陌生。

    戴雨潇脸色绯红,时隔许久,她已经不能够适应与庄语岑的亲昵,猛地缩回手。

    看她反应这么敏感,庄语岑心中一凉,却有些不甘心,将英俊的脸凑过来,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脸侧,低垂着眼,将唇缓缓向她恢复血色的唇瓣上印下去。

    “庄语岑,我们不要这样好吗?我……现在不是你的女朋友。”戴雨潇把脸别到一旁,庄语岑的吻,终是没落到她唇上。

    庄语岑显然很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现实,喉结明显的滚动一下:“雨潇,你能不能喊我语岑?这点要求,不过分吧……”

    自从醒过来,戴雨潇对他的称呼,只是庄语岑,无形中拉开两个人的距离,显得很陌生。

    “好吧,语岑……我现在不习惯距离你这么近,你远一点……好吗?”戴雨潇脸微微一红,庄语岑的脸距离她只有两公分,十分暧昧。

    庄语岑不情愿的拉远两个人的距离,坐回到床边,定定的看着她。

    戴雨潇垂着眉,两个人沉默良久,气氛凝滞。

    庄语岑不想继续僵持下去,没话找话,拍拍戴雨潇身下的床:“雨潇,你看到了吗,我专门又订做了一张玫瑰木床给你,你可以住在我家里,喜欢吗?”

    如果换做之前,戴雨潇肯定喜不自禁,这意味着庄家已经开始接纳她了。

    可是现在,尤其是这张玫瑰木床,勾起无限伤心事,想起戴霜霖和庄语岑就曾经在玫瑰木床上。

    脑海中尽是戴霜霖在庄语岑身上不住耸动的样子,庄语岑的大手扶着雪白的臀帮助她上下运动……两个人急切的喘息声……这一切都刺激着她。

    庄语岑现在提玫瑰木床,尖锐的刺激到戴雨潇,这张玫瑰木床,她一刻都不想停留,反射性的从床上跳下地。

    庄语岑懵了,想拦住她已经来不及:“雨潇,你怎么了?你身体还这么虚弱……快回到床上去,快……”

    “庄语岑!少跟我提什么玫瑰木床,这床很脏!很脏!”戴雨潇怒声喊叫着,头也不回的向门外冲。

    “雨潇!雨潇!”庄语岑意识到做了错事,本来想讨好她,却恰如其反的将她激怒。

    “放开我!谁稀罕在你们庄家,我不是没有家,我要回家!”戴雨潇甩开他的手,拉住门把手,用力一拽。

    刚刚打开门,和正要进门的陈妙言撞满怀,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陈妙言手里端着羹汤,冲儿子嗔怪道:“语岑,你怎么回事啊,雨潇身子这么弱,怎么能让她下地呢,快把她搀回去……我煮了汤,给雨潇补补身子……”

    戴雨潇有些惊讶,一向对她冷冰冰的陈妙言,现在慈爱的,让她都感觉陌生。是什么原因,让这家人对自己态度大变?

    “语岑,你还愣着做什么,快点啊……”陈妙言给儿子使个眼色。

    若是换做以前,戴雨潇会感觉到受控若惊,一定会乖乖的回到床上去,满脸幸福的小口小口的喝着羹汤。

    可是一想到要回到那张令人作呕的玫瑰木床上,她就止不住的厌烦,一反手,似是无意却也带着几分故意,将陈妙言手中的汤碗掀翻到地上。

    汤碗摔的四分五裂,羹汤四处飞溅……陈妙言和庄语岑没想到戴雨潇还有这么大的脾气,以前不是乖乖女吗?

    在他们惊诧间,戴雨潇闪身出门,留下一脸错愕的庄氏母子在屋内。

    到了楼梯口,后面才传来陈妙言的声音:“儿子,儿子,快去追回来……她在气头上……”

    后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戴雨潇没回头,继续往前奔跑,出了大厅门,庄语岑跨出一大步,挡在她面前。

    “雨潇,我知道,以前是我错了,给我一个机会好吗,让我弥补你……我们重新开始好吗?”庄语岑猛然单膝跪地,目光恳切的看着戴雨潇。

    戴雨潇没料到他会如此,细看,这个青梅竹马的男人眼中,已经热泪盈眶,心中隐隐的划过一丝疼痛。

    她抿抿唇,将那丝疼痛压制在心底,默不作声的绕过单膝跪地的男人,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发丝随风飘扬。

    身后的庄语岑,重重一拳击打在地面上,冲着戴雨潇的背影大喊:“雨潇,我一定要把你追回来!你一定是会我庄语岑的未婚妻!”

    戴雨潇的眼角,渗出几滴泪水,飘落在风中,凉凉的……她离开庄家府邸,回到自己冷清的家,只剩王妈一个人的冷清的家。

    来到大厅,迎面而来的,就是父亲戴正德的大幅遗像,挂在正对厅门的墙壁上。

    “爸爸……”戴雨潇流着泪,奔跑几步,扑通跪倒在地上,失声痛哭。

    “,,你回来了?”正在忙碌的王妈跑过来,搀扶起她,又惊又喜。

    “王妈……这段日子,辛苦你了……我有可能还会被警方抓走,还得劳烦你照顾家里……”戴雨潇握着王妈的手,眼中噙满泪花。

    “,你不知道吗,你早就没事了,上次是太太诬陷你,慕大少爷他们帮助查清事实,警方将太太抓起来……”

    “什么,大妈被抓了?那姐姐呢?”戴雨潇被欧阳铩羽劫走,对外界的情况一无所知。

    “大,不知道去哪里了……,你给罗,慕大少他们打个电话吧,他们每天都打电话过来,一直在找你呢……”王妈将戴霜霖的事一带而过,似是她也不太喜欢那个颐指气使的大。

    戴雨潇,首先打通罗箫音的电话,至于慕冷睿,有那么一丝犹豫,待会再说。

    “雨潇?是你吗?你回来了?可急坏我了……”罗箫音刚刚接起电话,就知道是戴雨潇。

    “死丫头,你怎么知道是我……”戴雨潇有些惊讶。

    “我啊,能掐会算,而且,我料定你首先会打电话给我,还没打电话给慕冷睿吧?”罗箫音胸有成竹的。

    “怎么都被你猜到了?”戴雨潇更加惊讶,差点话筒没从手中落下来。

    “我不是说过吗,我能掐会算,哈哈哈哈哈!而且我猜到,是庄语岑跑去救你,对不对?”罗箫音得意的哈哈大笑。

    “你怎么知道是庄语岑?”戴雨潇觉得越来越玄乎了。

    “因为啊,我,慕冷睿,辛晴赶去救你的时候,你已经被救走了……除了庄语岑,还能是谁?”

    “你们都去救我?”这点出乎戴雨潇的意料,鼻子有些酸酸的,经历这次大难,才知道这么多人在关心着她。

    “谁让你我们大家的心肝宝贝儿呢,哈哈哈哈哈哈!好了,不跟你贫了,不只我一个人关心你,快点打电话给其他人……通知不到,你罪过就大了!”罗箫音开着玩笑,挂断电话。

    戴雨潇犹豫了好一会,才踌躇的拨通慕冷睿的手机号码。

    “宝贝,是你吗……”慕冷睿的声音有些沙哑,还带着醉意,似是喝了很多酒。

    “冷睿,是我……我回来了……”说完这句,戴雨潇有种想哭的,如果慕冷睿在面前,一定会扑进他怀里痛哭一场。

    “宝贝,我好想你……”慕冷睿的声音低沉,虽然有些含混不清,却透着致命的磁性。

    戴雨潇握着听筒,泪水扑簌簌落下来,她很想说也很想他,却始终没有说出口,紧紧抿着唇,半天不说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