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八十六章 你很渴望我
    “宝贝,你怎么这么晚才打电话给我……已经三天了,三天三夜,你被救出来已经三天三夜……”慕冷睿声音暗哑的让戴雨潇心疼。

    这样责怪的语气,让她不由的一阵心慌,似是亏欠了他什么。她真的离开欧阳府邸三天三夜?她真的昏睡了三天三夜?

    想不清,记不起,只记得一醒来就看到庄语岑守在床边,忽略了时间。

    “这三天三夜,你在哪里,你被谁救出来?”慕冷睿在电话那端问。

    戴雨潇不敢说,不知道为什么不敢说,似是担心触怒他一般,如果他知道自己是被庄语岑救出来的,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是不是庄语岑?你说,是不是?”慕冷睿听她良久不说一个字,有些怒意。

    “唔——是——”戴雨潇支支吾吾的说,握着话筒的手有些颤抖,她不自然的将电话线在手指上缠绕了很多圈。

    话音刚落,电话那端传来盲音,慕冷睿挂断电话。

    戴雨潇委屈的抿起唇,难道被谁救出来,是她所能左右的吗?

    当时晕晕乎乎的,什么都不知道,下意识的还感觉到是慕冷睿将她抱起来,谁想到一醒来是庄语岑守在床边。

    没有被欧阳铩羽凌辱致死,已经算是幸运,是谁将她救出来显得没那么重要,结果慕冷睿这位大少爷却很在乎这件事,还生气的挂断她的电话。

    握着听筒,听电话那边的盲音嘟嘟的响了好久,怔然半晌,她才怅然的挂断电话。

    王妈很短的时间内准备了美味的饭菜,她饥肠辘辘,却没有胃口,心不在焉的拨拉着碗中的米粒,偶尔用筷尖挑起一两颗米粒,用舌尖勾起来,细细咀嚼。

    “,这饭菜不好吃的话,你想吃什么我再去重做……”王妈看了半天,饭菜都没怎么动,不由得焦急。

    “没有啊,王妈,很好吃啊……”戴雨潇陡然意识到,她这样慢吞吞的动作会让王妈误会,将筷子放到一旁,将王妈舀起的羹汤一饮而尽。

    “,你瘦了好多,一定要好好补补,不然,我对不起泉下的老爷……”王妈掩住口鼻,低低的呜咽。

    戴雨潇泪如泉涌,原本充满欢声笑语的房间,变得空荡荡的,冷清的让人心悸。

    一个星期前,父亲还坐在餐桌的对面,给她夹起好吃的菜肴,放到她碗里。

    那一天,父亲亲自下厨为她做的饭菜,那种满是父爱的味道,她这辈子也无法忘记。

    尽管泪水忍不住流出来,她不敢闭眼睛,一闭上眼睛,父亲的音容笑貌就会浮现在眼前,而他自杀的惨状,也电影镜头一样的在脑海里闪现。

    短短一周的时间,地覆天翻,让她如何能够接受,让她如何承受?

    勉强吃下一碗饭菜,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慕冷睿专门为她改造的淡紫色房间,把头埋进柔软的被褥内,压抑的哭泣。

    “笃笃笃——”门外有人敲门。

    “王妈,什么事?”戴雨潇止住哭泣,声音里带着浓重的鼻音。

    “……有客人来……开一下门吧……”王妈在门口说。

    这个时候,来什么客人,哪里有心思见什么客人,戴雨潇直接回绝:“我累了,想休息,让客人改天再来……”

    话音刚落,门“嘭”的一声,不是被王妈用钥匙打开的,肯定是被撞开或者踢开的,不然怎么那么大的声音。

    这是哪位客人,这么不懂礼貌,还直接破门而入了?怎么一点都不顾及主人的感受?

    戴雨潇带着怒意,从被褥中起身,刚一转身,就看到一脸阴鸷的慕冷睿,依着门框,眼神迷离的看着她。

    “你怎么来了?我说了不舒服,快出去!”刚才这个男人还不由分说的挂断她电话,现在反而这么快就破门而入,戴雨潇气不打一处来。

    慕冷睿倚着门框,似是没听到她说话,一动不动直直的盯着她,盯的她心里发慌。

    王妈知趣的走开了,临走还客套一句:“慕大少,我们不舒服,你多担待些,我去倒杯热茶来……”

    慕冷睿晃晃悠悠的走进来,直接逼近坐在床边的戴雨潇,难以隐匿的杀气,无形中将戴雨潇娇小的躯体全然笼罩。

    走到近前,戴雨潇闻到轻微的酒气,和他特有的男性气息,不由得心乱如麻,惶惶然将身体往后缩。

    慕冷睿却不给她逃脱的机会,大手一勾,便将她娇小的躯体揽入怀中。

    “怎么,宝贝,这么长时间没见我,你就不想我吗?”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耳际,戴雨潇忍不住一阵脸红心跳。

    可是,面对他迷离的眼神,却开不了口。他是有未婚妻的男人,为什么总是问她这样的话,他应该去问他的未婚妻才对。

    这样想着,不由得倔强的嘟起唇,赌气的说:“不想!想你做什么!”

    慕冷睿的目光,由迷离,瞬间变得森然凛冽,双眸幽深的,时刻都要把这个小女人连皮带骨的吞噬,一点碎屑都不留。

    “看来,你是忘记了,我必须帮你记起来……”慕冷睿说完这句,将戴雨潇放倒在床上,猛然噙住她的唇瓣。

    “唔——”戴雨潇没想到他突然又发狂,一点心理都没有,一股带着清甜的酒气贯入她的齿颊间,冲击了她的喉咙,她的大脑。

    没有那种对酒气抵触的感觉,反而,不自觉的心猿意马起来,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让她神智没那么清醒,容易被迷惑。

    慕冷睿撬开她的齿颊,霸道的探入,席卷着她的丁香小舌,击出长串的电花。

    蛮横的亲吻许久,吻的戴雨潇几近窒息,意识模糊,慕冷睿才缓缓抬起唇,粗重的喘息。

    “宝贝,三天三夜,你和那个庄语岑,有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慕冷睿低垂着眼眸,咄咄逼人,恨不得将她全然吞噬。

    戴雨潇被问的蹊跷,明明昏睡了三天三夜,他怎么只关心有没有做意乱情迷的事情,这个男人,只关心这个?怎么没想到她的安危?

    越想越气,索性赌气不回答,戴雨潇将脸别到一旁,不与这个醋意横生的男人对峙。

    “说,你没有和他亲近过?”慕冷睿的呼吸声,粗重而又急促,似是压抑着什么。

    戴雨潇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庄语岑动情的抓起她的手,还差点吻上她的唇,算不算是慕冷睿所说的亲近?

    寻思间,睫毛轻颤,目光躲闪,小嘴微微启开,又慌乱的闭合,欲言又止。

    这些细微的变化,都没能逃过慕冷睿的眼底,都被他一一捕捉到,眼神越来越深邃,也越来越骇人。

    “你是有未婚妻的人,有什么权利过问我……”戴雨潇被那样深邃的眼眸逼视的不知所措,小小声的抗议,像蚊子叫的那样轻微。

    慕冷睿的眼底,闪过一丝寒光,经历这些风波,这个小女人的胆子,可是越来越大了,上次打了她耳光,这次,又公然抗议?

    莫不成,她真的和那个庄语岑做了什么让他接受不了的事情?庄语岑!他把这个名字深深的记在心底,就像当初铭记东方靖一那样,目光阴寒恐怖。

    说完那句话,戴雨潇有些后悔,慕冷睿覆盖在她身上,这个时候,不管多么生气,她都应该主动示弱,让这个大男人起了怜惜之心,或许会善待她。

    现在,公然抗议,岂不是更加激怒他?两个人如此暧昧的姿势,如此危险的姿势,她用眼角悄悄瞥了那深邃的眼眸,鼻尖沁出细密的汗珠。

    空气很静,静的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戴雨潇呼吸的小心翼翼,轻轻浅浅,胸口却抑制不住的剧烈起伏,无法掩饰她内心的慌乱。

    慕冷睿却没有动怒,微醺的酒气喷洒在戴雨潇脸上,时间越久,越发感觉到莫名的醇香,让她忍不住意乱情迷。

    慕冷睿缓缓扳正她的脸,蜻蜓点水的吻,细密的点缀在她额头,眉梢,鼻梁,脸颊,唇瓣……似是留恋花丛的蝴蝶,迂回婉转。

    埋在弧度优美的颈间,贪婪的shunxi,贪婪的吻嗅,将她发际的清香,混着那yuti的芬芳,尽数吸入肺腑间。

    顺着脖颈,一路向下,划过漂亮小巧的锁骨,稍稍停顿下,挺拔翘立的就在眼下,因了他的动作汹涌起伏,如同波浪一般一股股激荡在他的心壁上。

    隔着衣服,含住那粒桃红,另一只手轻轻捻动,轻柔细致……

    戴雨潇嘤咛一声,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唇瓣有些干涸,渴望滋润,渴望shunxi,渴望那样温热的男性气息。

    “唔——”戴雨潇本能的挣扎,她开始害怕,因为她的身体,对这个男人如此渴望,这种渴望让她心悸,让她胆怯。

    “宝贝,你怎么,还这么紧张……”慕冷睿轻抚着她高耸的胸,玲珑有致的身体僵直着,显得很紧绷。

    戴雨潇不敢应声,紧张的抓住身下的床单,柔软的布料被她的小手出些许褶皱。

    “宝贝,你别骗我,我相信你,庄语岑没这个福气,你的身体已经告诉我答案……”慕冷睿低沉着声音,带着几分笑意。

    他是在刻意的,一点点试探戴雨潇的反应,这个小女人,还是那样的紧张,那样的生涩……如果她和庄语岑亲近过,反应不会如此。

    戴雨潇明白了,这个男人突然变得这么有耐心,这么温柔,只是为了试探她身体的反应,试探她是否与庄语岑有过肌肤之亲。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恶劣!心中怒火陡然上升,失控的喊道:“我昏睡了三天三夜,你怎么不关心我的身体,只知道吃醋打诨!”

    “我这不是正要补偿你?宝贝……别动……让我好好疼你……”慕冷睿眼底,尽是温柔,脉脉含情的轻轻含住她明显干涸的唇瓣,认真的shunxi。

    “我才不要你疼爱!你下去!”戴雨潇将头倔强的扭到一旁,一脸冷傲的神色,对这个男人满是不屑的神色。

    “宝贝,你别骗我,你很渴望我,对不对?你的身体,已经告诉我,你一直都在渴望我……渴望我……”慕冷睿微眯起双眸,喃喃的说道,类似呓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