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九十章 蹂躏千百回
    他的大手扯住小女人衣服的前襟,向下一勾一划,那样纤长优美的手,让女人都要艳羡不已的优美的手,此刻充当了利器,所向披靡,小女人的衣襟就这样被他划开。

    调皮的小纽扣各个崩落剥离开上衣,带着俏皮而又有些哀怨的眼神回望,回望它们的女主人。它们光荣的保卫使命,应声而落,半是释然,半是不甘。

    小女人娇柔的上体,尽数撞进男人的眼底,呼吸更加粗重,眼神为此更加痴狂迷离。

    这个小女人,怎么可以这样,居然穿了纯白色,带着圣洁的诱惑,带着清纯的娇媚,让他不能自拔,让他神智模糊。

    埋下头,深深的吻嗜那样圣洁的纯色,将她当做女神的手,圣洁,完美无瑕,不忍亵渎,却足以让所有的男人为之倾倒,为之向往,眼神是虔诚的凝望,心中却早已经将它千百回,这融合了多少男人的梦想与憧憬。

    吻嗜许久,像是向这样至纯至性的圣洁告别,告别之前的致意,大手一探,不想再犯同样的错误,没有耐心再和什么纽扣什么系带或者挂钩嬉戏,直接将白色撕裂扯落。

    那对饱满的雪白本来就呼之欲出,失去了纯色的束缚,怦然跃动,跃出澎湃的波澜。

    “唔……”男人低吟一声,无论他宠幸这对挺拔饱满多少次,每次跃然出现在他眼前,心还是止不住的跃动,狂跳。

    还要等什么,还有什么理由犹豫吗?还有什么理由让他徘徊吗?没有,没有,他什么理由都没有,也无须再有。

    大手抚上那对饱满,不大不小,刚好被他的大手抓握住,似乎这个小女人的挺拔饱满,就是为他的大手量身打造。

    这能说明什么?只能说明,这个小女人的身体,这样完美的部位,都与他的身体契合,这个小女人,命中注定,只能是他的女人,这是宿命,这是天意,不可逆转。

    这个小女人,是上天赐予他的宠物,赐予他享受一生的宠物。他可以将她视为高高在上的女王,为之倾倒臣服,而臣服的目的,只是为了占有,占有!

    在他的握抚下,身下的小女人难耐的颤抖,丁香小舌主动迎上来,俏皮的钻入他的唇齿间,不停的搅弄,探索,像是她对他的一切都那么好奇,忍不住亲身体验。

    他的身体,早就起了剧烈的变化,小女人早就感受到了,那根坚硬的火热硬硬的抵住她的身体,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熊熊燃烧的烈火。

    起初,她想闪躲,却无力闪躲,而如今,她的肌肤被烙的生疼,却还是忍不住紧紧的贴住它,任它熊熊的燃烧着,任凭火热的温度灼烧着她娇嫩的肌肤。

    慕冷睿的大手,一路向下,划过平坦紧致的小腹,越过浓密的郁郁森林,抵达神秘的幽谷地带,那里有迷人的花香,那里有醉人的甘泉……

    一根手指轻轻探入,唔,和他一样的火热,一样的温度,这让他欣喜不已,这是他所期盼的,这是他梦寐以求的……有什么,比这种被渴求的感觉更加美妙?尤其被这样一个绝色渴求者,那种感觉蚀骨。

    戴雨潇的唇齿间,迷糊不清的轻吟,像是为那根手指奏响序曲,那是应许,那是鼓励……

    慕冷睿感觉到那样幽深的神秘已经渗出津津玉液,才恋恋不舍的将手移开,轻轻褪去自己的衣物,动作轻柔无声,速度却快如闪电。

    戴雨潇羞红着脸等待,微眯着眼睛,浓密的眼睫毛不住的翕动着,红润的唇瓣微微启开,泛起致命的诱惑。她轻轻喘息着,不敢看男人的身体,不敢迎上男人深邃迷离的双眸。

    “宝贝,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你只能属于我……”慕冷睿呓语着,伏在小女人身无一缕的yuti上,喘息。

    若不是由于热切的渴望,他真的好想,在这样完美无瑕的yuti上沉睡过去,像孩童一般沉睡,手里紧紧握着一枚属于他的糖果,梦里都会露出甜蜜满足的微笑。

    三天三夜,三天三夜,三天三夜……自从得知这个小女人被不知名的年轻人从欧阳铩羽手中救走,他夜不能寐,辗转反侧。

    他无法抑制对小女人的担忧与思念,时刻期待着见到小女人有些冷傲的面容,时刻期盼着听到她清脆悦耳的声音。

    他将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时不时的看两眼,唯恐错过重要的信息或者电话,只为等待这个小女人的消息。

    他让余管家每天打几次电话,与王妈密切联系,就是为了第一时间获知小女人的动向。

    余管家都为他失魂落魄的举动深深讶异,他们的慕大少爷,这是怎么了?如同丢失了魂魄一般?这位老管家在慕家工作二十多年,从未见他如此反常过。

    三天三夜,三天三夜,三天三夜……他无时无刻都在思念这个倔强的小女人,这个让他悲喜交加的小女人,无法抑制的思念。

    他无法合眼,因为一闭上眼睛,眼前就满是这个小女人的影子,在他面前蹦蹦跳跳的走着,走进花丛间,摘一朵娇艳的花轻嗅,然后俏皮的扭转头来向他招手轻笑。

    他被这样天真烂漫的笑容吸引,迈开大步追过去,刚接触到花丛,她便消失不见,消失不见……花丛里,一个影子都没有留下……

    他惊吓的睁开眼睛,心中满是不甘,迷迷糊糊的闭上眼睛,他期待着小女人的身影,再次出现,真的出现了,和上次一模一样,在他面前,蹦跳的走进花丛间,采撷一朵花轻嗅,俏皮的扭转头招手回望……

    他不敢再鲁莽,将动作尽量控制到很轻微,很轻,轻微到不易察觉,缓缓接近那样美丽的花丛,他不想惊扰到她,只想轻轻的接近她,只想满是怜爱的将她拥进怀中,然后轻声细语的对她诉说,这么多天来他对她无止无休的思念。

    果然,小女人一直在花丛中轻笑回望,久久未曾离去,他欣喜若狂,一脚踏进花丛,向她奔跑过去,可是,刚刚触碰到花丛,小女人便迷幻一般消失不见……

    往复几次,往复几次,每次他闭上眼睛,小女人的身影都会出现,每次触碰到花丛,她都会消失不见……让他的心,无法沉静,备受折磨。

    “宝贝,宝贝……到我这里来,到我怀里来……我会好好疼爱你……”慕冷睿迷迷糊糊间,不敢再走近花丛,怕她消失不见,只能踯躅在花丛边上,轻声召唤着她。

    那个小女人,只顾得在花丛中轻声浅笑,却似乎根本听不到他的话,无论他怎么焦急的召唤,兀自在花丛中巧笑嫣然,却从不走近……

    这种期盼,却不能切近的期盼,折磨的他心力交瘁,无法入睡,他一杯又一杯的饮下许多酒,在迷醉里期待着这个小女人出现。

    他猜到是庄语岑抢先一步将他心爱的女人救走,几次都想的跑去庄家府邸查看究竟,不由分说的四处搜索将小女人掳回来。

    可是又担心刚刚脱离险境的小女人受惊,就这么默默无语的等待吧,他料定这个小女人,会在不久的将来打电话给他,虽然让他等了三天三夜,让他度日如年。

    他妒忌,chiluo裸的妒忌,妒忌那个庄语岑,抢先一步将戴雨潇救走,扮演了英雄救美的角色,这样的殊荣,应该属于他,应该只属于他!

    怎么可以,是另外一个男人将他心爱的女人救走,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这都让他这位赫赫有名的大少爷面上无光,深深挫伤他的自尊。

    迷醉中,他做了各种各样有可能的设想,唯一让他不愿意接受的,就是戴雨潇会因此被庄语岑感动,回到青梅竹马的昔日恋人身边,他不能够接受,不能够容忍。

    当他接到戴雨潇的电话,确定这三天三夜她就是和庄语岑在一起,更加浓烈的醋意肆意横生,猛然将电话挂断。

    挂断后,他毫不犹豫的赶来,火红的迈巴赫一路疾驰,风驰电掣,车速飙到200,车轮几乎悬浮在路面上,他几乎是驾车飞到戴家。

    见到日思夜想的小女人,让他牵肠挂肚三天三夜都无法入睡的小女人,心沉了下来,迫不及待的与她亲近,试探着她的反应,这是男人的自尊心,他要知道,这个小女人在与其他男人相处的三天三夜里,是否将她的身体一同迷失了。

    小女人越是,越是生涩,他愈加欣喜,这个小女人,自始至终,都是属于他的……这是最令他骄傲和自豪的事情。

    他,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垂爱于如此清纯可爱的小女人?

    褪尽衣衫的两个人,chiluo相见,他视身下的小女人为千年佳酿,披了神秘的面纱走来,清风将面纱拂落,女人带着羞怯的笑容,至纯至真,勾魂摄魄。

    火热的坚硬抵住湿润的幽深,轻柔的,缓慢的,惹得小女人一阵难耐的颤栗。

    那样完美的触感,如同跳跃的音符,将火热的坚硬萦绕,将他迷醉的心萦绕,眼眸更加迷离,更加深邃,深不见底。

    逗留片刻,缓缓,有些滑润,有些生涩,无论是哪种感觉,都让他心悸,让他血脉喷张,让他的头脑一片混沌。

    戴雨潇的身体,刚才是柔软的,现在却随着火热坚硬的缓缓变得僵直,她绷紧了身体,像一把张满弦的弓。

    那种充实的胀痛,将内里由外之内的缓缓胀满,火热的坚硬所到之处,每一个细胞无不蓄满精神的等待。

    等待着那火热的坚硬向它们靠近,不遗余力的将它们热情的灼烧,将它们彻底征服,它们等待着,就向等待凯旋而归的王。

    它们匍匐着身体,遥遥的向那位高高在上的王,虔诚的膜拜,热切的期待,而当王轻轻缓缓的袭击了它们,幸福感瞬间将它们湮没。

    火热的坚硬发挥了它王者的威力,势将恩富泽被万民,它缓缓前行,缓缓,所到之处,都被它虔诚的臣民们所拥戴。

    这位王者的主宰,是它的主人,迷醉着的,狂热着的,悸动着的,慕冷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