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妖孽出世
    慕冷睿,那么的狂热,那么的悸动,那么的迷醉,却不紧不慢的,稳稳的控制着节奏,将那根火热的坚硬,缓缓的,直至抵达幽深的尽头。

    两个人紧紧相拥,他们的身体,完美的契合,水融,难舍难分。

    慕冷睿突然萌生一种情愫,如果他今生,就在此刻凝滞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

    与这个小女人就保持现在的姿态,这样完美的姿态,永远都不分离,斗转星移,峰回路转,直到沧海桑田,直到地覆天翻。

    他浓眉紧蹙,噙着小女人娇嫩的唇瓣,动也不动,仿佛真的凝固了,成为化石一般,而这样的想法,却是他心中所愿。

    戴雨潇不了解他的心思,娇怯的等待着,娇怯的渴求着。那火热的坚硬还抵在幽深的谷底,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个部位,全身的血液都向那个部位涌流集中。

    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胸部剧烈起伏,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慕冷睿凉薄的唇上,将慕冷睿几近凝滞的思维唤醒。

    慕冷睿却还是没有动作,火热的坚硬被那样的滑润紧致密切包围着,让他欲罢不能,让他贪恋异常,让他一分一秒都不想离开。

    戴雨潇的小手抓抚着他的脊背,丁香小舌灵巧自如的怯怯的在他凉薄的唇上小心翼翼的探索,仿佛担心触怒他,却还是忍不住提醒他,提醒他她在等待,她在渴求。

    慕冷睿迅速退出,再缓缓进入,火热的坚硬被缓慢的包围,如同将身体缓缓浸入到温泉里,不同的是,被那样的紧致包围着,丝毫没有丝毫窒息的感觉,反而愈加膨胀,愈加渴望更加完美的贴合。

    他的大手,在姣好的曲线上游移,最终落在腰际,扣住弹性小巧的弧度,配合着火热的坚硬更加深入,抵住神秘的花心。

    停顿片刻,他观察着身下小女人的反应,身体僵直,面色潮红,小嘴微微启开,轻轻的喘息,吐气如兰。

    火热的坚硬,抵住花心一阵,小女人忍不住低声,呼吸愈加急促,绯红已经涌到眼际周围,泛着蛊惑的娇媚。

    每一次,身下姣好的身体就一阵颤栗,让他那火热的坚硬更加悸动,即便暂时停缓下来,却还在抑制不住的跳动着,刺激着那样紧致的内里。

    津津玉液从花心的位置,潺潺而出,浇灌在火热的坚硬上,滋润着它,舔舐着它,像是对它不懈劳作的奖励。

    小女人的身体,变得柔软异常,双腿不自然的攀住他的腰际,两个人的身体,更加紧密的契合,宛若两棵交环缠绕的藤,彼此纠缠,难舍难分。

    小女人所有的反应,都是对男人的激励,他很想控制住节奏,而他火热的坚硬却已经按捺不住,猛烈的律动起来。

    突如其来狂风暴雨般凛冽的袭击,让小女人失声尖叫,却意识到这是她的家,她不能表现的太时常,猛然紧紧闭住唇,压抑的。

    慕冷睿强悍的进取,不给身下的小女人喘息的机会,此刻的凌厉,此刻的袭击,都是为了成全小女人渴盼的心,难耐的心。

    身体的交互缠绕中,剧烈起伏颠簸,让戴雨潇时而巅峰,时而谷底,灵魂却出窍似的不住攀升,随着动作的剧烈,更加有如插上羽翼一般,在两个人躯体的上空迂回飞翔。

    她几乎要承受不住了,真的承受不了那样凌厉的律动,让她几乎窒息,让她几乎停止思维,她想求饶,她内心里却有一个声音,不要停下,不要停下,不要停下……

    泪水不知不觉涌出来,沾湿了浓密的眼睫毛,在眼睑上一缕缕的匍匐轻颤,像是被打湿羽翼的蝴蝶,在狂风暴雨中瑟瑟颤抖。

    慕冷睿俯下头,深深的吻吮,深深的舔舐,身体却更加凌厉的攻击,火热的坚硬在柔软的紧致里奔突,冲撞,肆无忌惮。

    小女人可怜兮兮的将身体收紧,本能的抵御着,本能的抗拒着,企图将那火热的坚硬拒之门外。

    可是那潺潺流淌的津津玉液完全泄露了她幽深的秘密,慕冷睿浓眉微蹙,稍稍用力,火热的坚硬便毫无障碍的挤入湿润的幽深。

    无论小女人怎么抵御,怎么抗拒,怎么将身体收紧,火热的坚硬都能迅速的找到目标,快速而精准的进入,,攻击。

    小女人再也按捺不住,凌厉的动作将她激发出一阵阵高亢难耐的高声尖嚷,双眸微眯,流露出迷离的恍惚的神色,双眼失去焦距。

    身体再也无法收紧,失控的打开,承受着被暴风骤雨还要凌厉的袭击,白皙修长的**再也无力攀附住男人的腰际,无力的垂落到两侧。

    整个身体都处于打开的状态,无力的打开,更加刺激的男人毫无障碍的东奔西突,一抹深邃的神色在男人的双眸中若隐若现,他想要占有的,不仅仅是身下小女人的身体,还包括着她的灵魂。

    只有一个部位,一直处于急剧收紧的状态,戴雨潇意识迷离,那个部位却清醒异常,虽然冲击的几近晕厥,却不得不时刻被提醒着清醒起来。

    慕冷睿,看着小女人几近昏厥的反应,似乎还不是那么满意,认为火热的坚硬攻击的还是不够凌厉,攻击的似乎还不是那么到位,他想要的效果,不仅局限于此。

    火热的坚硬迅速,这次不是单调的,边边,直到抵住花心,还是边边,似乎要将花心都突破,到达更加幽深的地带才肯罢休。

    花心被猛烈的着,且因火热坚硬的不停攻击而向更幽深的地带拓展收缩,辗转的后退,辗转的迂回。

    小女人何曾遭受过如此凌厉的攻击,身体止不住的颤栗,双腿猛然紧紧闭合,腰际绷直,所有的神经都紧张到了极点。

    “啊!”她忍不住失声尖叫,花心喷涌而出汹涌的岩浆,娇柔的身体蓄积的热量,不遗余力的全然迸发。

    灵魂,已然出窍,躯体里除了感觉到火热的坚硬,什么都感受不到,剧烈的颤抖,就像火山喷发之后的地壳动荡。

    极致的欢愉,让小女人停止呼吸,半晌才恢复过来,身体瘫软着,还是止不住的颤抖。

    男人眼眸低垂,他知道女人已经欢愉到了极致,他停下来,静静的等待,给小女人充分的时间,享受着妙不可言的欢愉。

    “宝贝,等等我……我来了……我来了……”慕冷睿低沉的呓语,声音暗哑,透着特有的磁性。火热的坚硬再次律动起来,发动新一轮凌厉的攻击。

    小女人如何能够承受的了,瘫软的身体反射性的迅速绷紧,让火热的坚硬艰涩难行,让它不那么畅通无阻。

    火热的坚硬遭遇到挑战,丝毫不气馁,反而更加,男人全身的血液向火热的坚硬奔流,让它更加膨胀,更加坚硬,更加火热,更加具备战斗力。

    猛然,火热的坚硬,坚硬到了极致,怦然爆发,的液体喷射在柔软的花心内,惹得小女人的身体又一次急剧颤栗。

    紧紧相拥的一对年轻人,同时抵达欢愉的高峰,无须任何言语,唇瓣默然贴合,彼此慰藉,彼此垂爱,彼此疼惜。

    高高迂回飞扬的灵魂,在上空低眉浅笑,缓缓接近它们的躯体,跟随着他们的喘息跌宕起伏,缓缓注入,缓缓回归。

    整个房间内,洋溢着欢愉的气息。整个世界都是属于他们的,他们的心里,只有彼此,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

    低低的喘息着,喘息着,由深到浅,由疾到缓……

    口干,舌燥,血液灼烧过后,干渴非常,小女人喃喃的:“水……水……我要喝水……”

    男人爬起身来,扯过纸巾盒,收拾好自己,在饮水机旁接下一杯清水,凉薄的唇微微启开,含下一口,俯,噙住小女人干涸的唇瓣,缓缓注入。

    小女人贪婪的吞咽着,眼睛却不愿睁开,像只雏鸟,小嘴微微张开,只等着别人喂食。

    喂完清水,慕冷睿抱起小女人的身体,走进浴室,一手抱着她,一手打开浴缸的水阀。水温略微高于体温,刚刚适合的温度。

    他小心翼翼的将小女人娇弱的身体放在浴缸内,扯过毛巾,撩起温润的清水,细细的帮她擦拭身体,那么的温柔,那么的体贴。

    谁曾想到,赫赫有名的情场浪子,名门淑媛争相吹捧的混血王子,冷酷残忍的慕大少爷,有如此温情脉脉的一面?

    而被慕大少爷悉心服侍的戴雨潇,早就因体力不支昏昏沉沉的睡过去,对这个男人为她做的一切,浑然不觉。

    眼下的小女人,温顺乖巧的就像一只听话的猫咪,慕冷睿唇角勾起邪魅的笑容,将小女人柔软的身体在浴缸温润的水中摆出各种形状。

    这个小女人的身体,可真是优美,韧性那么好,轻而易举就能做出常人很难做出的形状。

    可是这么柔软的躯体内,怎么隐藏着那么倔强冷傲的灵魂呢?那么多女人围绕着他团团转,论相貌,财力,智慧,样样超群,可这个小女人却那么的桀骜不驯,甚至还敢挥手打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谁给她的勇气?谁给她的力量?最最宠爱的女人,偏偏狠狠的打他耳光?难道这真的就像古语里所说的,一物降一物?

    如果换做其他女人,别说打他耳光,就算没经他允许不小心动了他的衣襟,恐怕那小手都被他无情的折断了。

    而这个小女人,看着她熟睡的娇憨模样,除了怜爱,还是怜爱,将她纤细的小手覆在棱角分明的脸上,好柔软的小手,覆在脸上的触感,好细腻。

    水里的美人儿,哪里像是这尘世间的生灵,分明是存活在另一个空间内,不小心坠落凡间的仙子,超凡脱俗,倾国倾城。

    抑或是躲在哪座峭立的山上,尽享日月精华,潜心苦练多年,一心向善来人间寻求善因得偿善果的妖精?

    这,分明是妖孽出世!穿越千年的迷雾,洗尽浮尘,身着薄缕,摇曳而来。

    妖孽用在这样一个小女人身上,绝对没有任何贬义,妖孽这个称谓,因这个小女人的作用变得旖旎多姿,让人浮想联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