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公然同居?
    这才几分钟的功夫,戴雨潇这个小女人,就由整装严谨的职场女性,变成了光溜溜赤条条的小绵羊,卧在一堆淡紫色的床褥间,柔柔软软。

    她轻咬着唇,不敢出声,怯怯的看着一脸邪魅的男人,不知道他下一步的动作将会是什么,恐怕不只是剥光衣服那么简单。

    果然,慕冷睿大手一伸,便将她揽在怀中,一阵,惹得她惊叫连连,手脚并用的抵挡,哪怕是徒劳无功。

    “刚才你不是说辣手摧花?我得对得起你这么崇高的赞誉才是……”慕冷睿邪魅的笑着,幽深的眼眸里,闪出诡异的神采来。

    什么?崇高的赞誉?辣手摧花是崇高的赞誉?这个邪魅的男人,就是如此这般理解辣手摧花的?简直让戴雨潇吐血。

    戴雨潇对着他的胸膛一阵捶打,慕冷睿浓眉微蹙,将小女人揽在怀中,让她的花拳绣腿无处施展。

    怎么那么怪异?身无一缕的她被穿戴整齐的男人抱着,气氛很怪,两个人如此依偎着,实在不搭调。

    她怯怯的眼神瞟向门口,心里一凉,这个男人,怎么又没有关门?饶是她家里现在人少,只有王妈一个佣人,却也不能如此大大方方的将私事都公布于人吧?

    “你先去把门关上好不好?”戴雨潇怯怯的请求,带着嗔怪的语气。

    “关门?关门做什么?”慕冷睿邪魅的笑着,眼眸里映出小女人娇怯的神情,和那样姣好的躯体,每一处都那么的完美。

    戴雨潇身体一僵,神情呆滞,这个男人,还不是明知故问,这个时候问关门做什么,心底突然又萌生出一种想法,那就是不遗余力的将他痛扁一顿。

    柔弱无骨的小手扬起来,想朝那张英俊的脸上挥过去,男人却不闪不避,就那么定定的看着她,这样反而让她下不去手,缓缓的,小手又缩回来。

    慕冷睿再次将她横抱起来,一手将戴雨潇的头箍在胸前,这是为什么?还要遮挡住她的视线,她恐慌起来,使劲挣扎。

    她已经身无一缕,这个男人又把她抱去哪里?不会真的要抱出去示众吧?就算这样抱着她去另一个房间,被王妈撞见怎么办?成何体统?

    这个男人,居然还把她的视线遮挡住,肯定没安什么好心!说不定又想出什么邪里邪气的招数戏弄她!

    “慕冷睿!你这个混蛋!放我下来,你抱我去哪里!?”手脚并用的挣扎,小脑袋在他的胸前转来转去,却怎么都转不出那只大手的掌心,总是恰好能够遮挡出她的视线。

    挣扎无果,只能静静的缩在他的怀里,小嘴微微张开,急促的喘息,身体止不住的发抖,心中揣测着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

    他会不会把她抱到一楼大厅去?就像在慕家豪宅那次,堂而皇之,毫不避讳的在天鹅绒沙发上强要了她,而且他的家人从欧洲旅行回来路过大厅他都不肯停下,依旧我行我素?

    想来他的家人也够开明,居然对他这样惊天地泣鬼神的行为视而不见,尤其他的母亲,居然还抛下一句什么话:不要只播种不结果?好像这句就是原话,清晰的印在她的脑海里。

    可是那是慕家豪宅啊,纵然她被他在大厅内强行了,又有几个人能记得她,关键是,又有几个人敢对慕冷睿做下的事说半个不字?

    这里可是戴家,虽然只有一个佣人王妈,也已经够让她羞愤的了,如果这个男人真的敢这么做,她一定毫不客气,以死相拼,绝对不能让他得逞!

    这样想着,她稳住气息,小嘴生硬的抿起来,羞怯的神色消逝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冷漠的面孔,她不能够像他的家人那样纵容他,任他胡作非为!

    不就是遮住眼睛吗,遮住又如何,等会才让他知道厉害,要他好看!戴雨潇干脆生气的将眼睛闭起来,不看那只虽然极度优美却又非常讨厌的大手。

    她听到轻微的开门声,却不能够根据这声音判断方位,难道已经走出卧室的门了,身体再度紧绷起来,尽量蜷缩起来,如果能缩成一只小猫该多好,那样缩在他怀里,王妈就几乎看不到她身无一缕的样子。

    覆在脸上的大手已经移开了,眼前恢复了光感,她却还是不敢睁开眼睛,担心一睁开眼睛就会迎上王妈异样的眼神。

    干脆还是紧紧闭起来,眼不见为净,姑且先当一段时间的鸵鸟,等她确定这个男人的动向了,再进行反击也不迟。

    如果攻击的过早,就算王妈不在这附近,都会被他们聒噪的声音给吸引了来,那样岂不是更加尴尬,更加无地自容?

    小拳头紧紧握起来,牙齿紧紧咬着,恨不得立刻就在他的胸膛狠狠咬上一口,杀杀他冷傲而又邪魅的气焰,让他尝尝女人的拳头,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戴雨潇又听到哗哗的水声,响了一会,慕冷睿俯,大手一松,她滑溜溜的坠进装满水的器皿,猝不及防的尖叫一声。

    猛的睁开眼睛,对上慕冷睿邪魅的笑容,眼眸却还是不安分的在她身无一缕的身体上扫来扫去,尽是落在让人脸红心跳的部位。

    顺手摸摸,温热的水漫过身体,让她紧张的神经舒缓下来,清楚了这个男人的意愿,她反而脸红起来,小小声的说:“原来你是要抱我进来洗澡……你怎么不早说……”

    就是,抱她进来洗澡而已,早点说清楚,何止于让她那么抵触,还做好拼死的准备?还用大手遮住她的眼睛,这么简单的事情让他弄的疑神疑鬼的,真是讨厌!

    慕冷睿邪魅的笑着,唇角勾起不屑:“那么,你以为,我剥光你的衣服要做什么?”

    戴雨潇立刻接话:“我以为你要……”话还没说完,就忍不住红了脸,娇怯的低下头。

    “你以为我会像你那样?一点分寸都没有……连门都顾不得关上,就迫不及待的巫山**?”慕冷睿借题发挥,把他说的多么正人君子一般。

    “咳咳咳——”浴缸里的戴雨潇止不住一阵剧烈的咳嗽,她是被气的,昨晚不知道是谁说了几次都不关门,还让王妈撞见那么暧昧的姿势,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健忘,还振振有词的指责起她来了?

    还没等她说出什么反驳的话,慕冷睿早就一转身,扬长而去了,根本不给她任何反驳的余地和机会,兀自留她一个人泡在浴缸里愣神。

    温热的水流涤荡着疲惫的身体,每个毛孔都被温热的水吻舐着,戴雨潇将身体舒展开来,微眯着眼睛,小手巧妙的往颈间,臂弯里撩拨热水。

    享受着这样的温润,暂时遗忘了那个霸道邪魅的男人,能这样大发慈悲的放过身无一缕的她,这还是第一次,出乎她的意料。

    那么他在门外做什么?会不会翻箱倒柜的寻找她的秘密?她曾经装满了小星星的那个小瓶子从公寓里拿过来放在房间里,他会不会发现?

    发现以后,他问起来怎么办?如果实话实说,就说是当初叠给庄语岑的,他会不会大发雷霆?会不会醋意横生的将小瓶子摔碎?

    其实那个小瓶子,现在对于她的意义没那么复杂,她从公寓内带到这个房间来,不是当作对旧情人的祭奠或者追忆,只当是她亲手制作的工艺品,放在房间当作摆设罢了。

    越想越忐忑不安,戴雨潇悄悄从浴缸里爬起来,顾不得擦拭身上的水分,蹑手蹑脚的躲到浴室门口,观察外面的动静。

    侧耳细听,什么声音都听不到。这次慕冷睿倒是记性不错,把浴室的门关的严严实实的,还上了门锁,这样一来,更无法看到外面的情况。

    这个男人,究竟在做什么?这样妥善的故意将门关起来,不像是他一贯的风格,反而显得他居心叵测。

    戴雨潇的小手,轻而又轻的缓缓将门锁打开,里面的金属锁眼叮当一声,应声而开,声音虽然轻微,却很清脆,将她吓了一跳,小手猛然缩回来。

    稳定下心神,不由得自嘲,嘴角泛起一丝笑意,这本就是她的家,怎么反而似乎成了慕冷睿的天地,她自己倒是像做贼的一般?

    自嘲着,手下的动作却还是轻而又轻的,不敢惊动那位阴晴不定的慕大少爷。

    小小的一扇门,正常打开的话不费吹灰之力,可是,现在她必须控制好声音和节奏,用了好一会,才启开小小的一个门缝。

    慕冷睿大大咧咧的半躺在她柔软的床上,手里拿着手机,正在打电话。门缝还是有点小,都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戴雨潇将门缝拉大,耳朵几乎嵌进那条缝隙里,凝神倾听。

    “余管家,这段时间我在戴家住,如果公司有什么事情,你直接打电话给我就是……”慕冷睿有些慵懒的声音,泛着倦意。

    戴雨潇神色一凛,什么,这个男人要公然住在她家里?都没征求过她的意见,就光明正大的住进她的家里,公然和她同居了?

    “多久?现在我也不确定,估计时间会很长吧……这个你就不必多问了……”慕冷睿打个呵欠,似乎对余管家的提问心不在焉。

    戴雨潇更加紧张起来,什么,不仅是公然和她同居,居然连个期限都没有了?估计会很长?那会是多长?

    以前被他囚禁在慕家豪宅已经度日如年,现在他公然入侵戴家,把这里全然当作他的私人府邸了,这也太霸道了吧?

    “咳咳咳——”戴雨潇忍不住一阵剧烈的干咳,她实在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这样一个倨傲,霸道,而又邪魅的男人,自作主张的和她同居,而且还没有期限……

    这比当初囚禁在慕家豪宅还要惨烈,那时候好歹可以想办法逃走,脱离魔掌,这里可是她的家,这个男人不可能被赶走,她又能舍弃这个家逃到哪里去?

    一时情急,居然忘记了她是在偷看偷听,剧烈的咳嗽让她头晕脑胀,眼睛充血的很不舒服,呛出很多眼泪来。

    伸出小手去擦拭泪水的瞬间,哗啦啦——浴室的门被完全启开了,小手惊慌的垂落在身侧,惶惶然抬头,慕冷睿一脸邪魅的站在她面前,凉薄的唇微微翘起,嘴角勾起似笑非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