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幽暗的光泽
    戴雨潇缩在浴缸里,转念一想,多少名门淑媛都争先恐后前赴后继的投怀送抱,如果被这位堂堂的慕大少爷亲自服侍洗澡,确实是无上荣光的事情。

    别说他为女人洗澡,就让那些女人为他洗澡更衣,对于她们来说,已经是至尊的荣耀。

    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王妈已经走进来,戴雨潇将身体尽量放低,这样王妈的视线就不会落到她身无一缕的身体上。

    错有错着,慕冷睿让王妈进来收拾东西,反而让她安心了,王妈悄无声息的将散落一地的小星星收拾走,哪里还用得着再担心他因此找她麻烦?

    戴雨潇整个身体缩进浴缸里,却在边缘露出一只眼睛,不时的瞄着浴室门外的情况。

    王妈首先俯,将地上的浴巾和拖鞋一一捡拾起来,又朝满地小星星的方向走过去,自进门起,都没有朝浴室的方向多看一眼。

    看来她是过分担心了,或者是慕冷睿早就料到一个佣人不敢私自谈及主人的私事,不小心撞见了还要小心翼翼的避开,哪里还会四处巡视蛛丝马迹?

    王妈是过来人,在戴家工作那么多年,大大小小的场面也见识了不少,又哪里会像她想象的那般不知礼数?只是她太担心过于忧虑罢了。

    虽然这样想着,她还是暗下决心,下次一定要记得将门关上,以后把记得关门当作第一要务,绝对不能再犯这样的错误,免得心惊胆战。

    王妈俯,低低的说了一声:“好漂亮的小星星呢,真的要丢掉吗?”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征询戴雨潇的意见。

    戴雨潇赶忙高声说:“王妈,丢掉,连同小瓶子一起丢掉……”

    王妈一边收拾,一边惋惜的高声问:“,这小星星是你亲手编的吧?真的好漂亮呢,真的要丢掉吗?这得耗费了多少时日啊,丢了怪可惜的……”

    王妈每问一句,戴雨潇的小心脏就扑通的狂跳一下,她问那么多句,如果慕冷睿起疑怎么办?忙不迭的说:“丢掉,丢掉,全部都丢掉!”

    “等等,既然是亲手编的,那就留下来……”慕冷睿低垂着眼眸,命令着。

    戴雨潇多么希望王妈能够听从她的吩咐,将小星星收拾起来,连同小瓶子一起丢掉,毕竟她才是这个家的主人,王妈应该听从她的吩咐。

    可是事实显然并非如此,并非如她所愿,不知道王妈是真的觉得丢掉那些小星星可惜呢,还是摄于慕大少爷的威势甘心听从于他,她在外面很开心的应声:“好的,好的,我收拾起来装回到小瓶子里……就放床头柜子上了啊……”

    戴雨潇的身体瘫软在浴缸里,她刚才的心思都白费了,还邀请慕冷睿为她洗澡,就是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

    好不容易等到王妈进来收拾东西,本来满心期盼她把小星星收走,可是她偏偏又将小星星装回小瓶子放回到床头的柜子上。

    她还为这些小星星重重的跌了一跤,到现在还感觉到浑身酸痛,这不是存心捉弄她吗?

    戴雨潇不想再说话了,就像没有思维的布娃娃一般,慕冷睿将她的手臂抬起来,她便柔弱无骨的任他抬起来,软塌塌的任凭他摆布。

    洗完澡,慕冷睿将她抱起来,裹上一条浴巾,抱到卧室里,丢在床上,欺身而上,刚才为这个小女人洗澡,早就有点按捺不住,现在洗完了,该是他享受的时候了。

    戴雨潇身体僵直起来,小手慌乱的推着身上男人的胸膛:“冷睿,我好累,公司那么多事情,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呢……”

    慕冷睿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在她的脸颊上印下星星点点的吻,含混不清的说:“别担心,明天这些问题都不会成为问题,都会迎刃而解,有我呢,别担心……”

    大手在她雪白的胸上紧紧一握,戴雨潇张口惊呼,却被他凉薄的唇猛然噙住,将她的慌乱不安吞噬殆尽。

    这个男人,那么体贴的答应为自己洗澡,原来是有目的的,刚刚洗完澡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将他的狼子野心表露无遗……戴雨潇有些愤懑的想着,有些后悔怎么心思一动主动让这个危险的男人为自己洗澡,真是大错特错。

    猛烈而狂热的男性气息袭击了她,反抗只是一时的,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她的思维就被身上的大男人卷挟的混乱不堪。

    男人掀起的qingyu狂澜瞬间将她娇小的躯体淹没,由不得她闪躲,由不得她抗拒,由不得她再有什么思考其他的余地。

    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小女人娇弱的低吟声,一丝丝的从他们相互吻嗜的唇齿间飘忽出来,飘到房间的上空萦绕,飞旋,直到充斥了整个房间。

    戴雨潇意识模糊,眼神迷离,小手不安的在男人挺直的脊背上摸索,随着男人剧烈的动作,她绷紧了身体,纤长的指尖深深的嵌入男人的肌肤。

    慕冷睿的大手箍住小女人柔软的腰际,便于火热的坚硬进退出入,暗红的利器上泛着幽暗的光泽,散发着qingyu的幽香,让他迷醉,让他痴狂的不能自已。

    一夜缠绵,直到东方破晓,两个人才相拥着沉沉的睡过去,地毯上散落一地的衣物,昭示着昨晚两个年轻人的雨露痕迹。

    太阳已经升起很高,温暖的阳光透过淡色的窗帘打进来,卧室内一片淡紫色的梦幻色调,两个人还在沉沉的睡着,男人凉薄的唇勾起,似是对昨夜的欢愉回味无穷。

    床头柜子上的手机清脆的响起来,慕冷睿的眼皮动了下,大手缓缓抬起来,又无力的垂落下去,他困,真的很困,翻个身,继续沉睡。

    手机的铃声再次响起来,戴雨潇茫然睁开惺忪的睡眼,男人的手臂横在她的颈间,一看满屋的阳光,知道时间已经不早。

    哎呀,今天还要上班呢,她可是刚刚接管华娱财团没多久,怎么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刚刚上任就总是迟到呢,这给下属造成倦怠的印象,影响太坏了。

    她去抬男人的手臂,谁知怎么那么重,还是她力气太小,抬了两次没抬起来,男人反而下意识的将手臂收拢来,箍住她瘦弱的双肩,让她动弹不得。

    “冷睿,冷睿,电话……我们得去上班了……快点起来!”戴雨潇柔弱无骨的小手,捶打着男人坚实的胸膛,焦急的催促着。

    “上班?为什么上班?不用上班……”男人惺忪的眼眸微微睁开下,看看小女人焦急的神情,又茫然的闭合起来,含糊不清的说着,类似呓语。

    这个大男人,昨晚还说什么不让她担心,有他呢,所有的问题都不成为问题,今天都会迎刃而解,可是他现在一副昏昏沉沉的样子,怎么帮她处理事情?

    昨天还在会议室里冷酷无比的自任华娱财团新总裁,今天却连班都不肯上了,这不是胡乱许诺故意戏弄她吗?

    戴雨潇清醒起来,却越来越气愤,小嘴一张,在他的手臂狠狠咬下去。

    “唔——”慕冷睿吃痛的闷哼一声,睁开眼睛,却迎上小女人忿然的双眸。

    “昨天你还说帮我处理事情,还自任华娱财团新总裁,今天就开始闹罢工是吧?连班都不肯上了!言而无信!”戴雨潇的小嘴,愤懑的吐出不满的质问和指责来。

    慕冷睿对她的质问和指责,丝毫不生气,反而邪魅的笑起来:“谁说总裁就一定要到公司上班的?那是普通职员应该做的事情……”

    敢情,这位大少爷是在摆架子,摆总裁的架子……戴雨潇冷嗤一声:“你想摆架子我也不拦你,可是那么多事情还没处理,摆架子也要看看时候是不是?”

    “摆架子?我用得着摆架子麽?”慕冷睿冷魅的笑,一脸的倨傲,不可一世。

    戴雨潇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他说的是,凭他慕大少爷的身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安静在任何一个地方一站就是威风八面,不管谁要费心摆架子,他却全然不用。

    “你不是摆架子,那总该到公司上班吧,不然那么多的事情,该怎么处理?”戴雨潇将她担心的重点落回来。

    “谁说,只有到公司上班才能处理事情的?”慕冷睿依旧一脸的倨傲,对戴雨潇这个小女人的焦急不屑一顾,似乎那么多的公务在他眼里都是微不足道的事情。

    戴雨潇秀眉轻瞥,对这位大少爷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从床上爬起来,越过男人的身体,下地走到浴室洗漱,准备洗漱完就到公司上班处理事务。

    虽然那么多棘手的事情,她必须要一件件的处理,她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只要她肯努力,就一定理出个头绪来。

    手机第三次响起来,戴雨潇回望了一下,那是慕冷睿的手机,她不方便去接,这位大少爷真的沉得住气,响了几次都不去接。

    慕冷睿慢悠悠的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却不说话,这是他一贯的作风,接起电话极少主动开口,就等着对方主动说话。

    “喂,慕大少,我是陈秘书啊,刚才公司里来了好几个客户,都是华娱的客户,原本打算跟华娱结束合作的……在这里等候好久您和戴都没有来,让我直接带他们去戴家府邸找您和戴,我们已经快到了……”陈秘书在电话那端说。

    “什么,那些客户要终止合作?”慕冷睿浓眉微蹙,若有所思。

    “是呢,那些客户前段日子就闹着终止,现在又过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和他们谈……”陈秘书很是焦急的语气。

    “什么,谁要终止合作?”戴雨潇在里面听到慕冷睿的反问,焦急的跑出来,脸颊上还挂着晶莹剔透的水珠。

    她刚刚上任第二天,那么多客户要终止合作,那么华娱财团即将面临更大的难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