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二百零一章 星星之火
    “唔……不……是……”戴雨潇含混不清的说着,目光躲闪。

    慕冷睿忽然意识到什么,这个小女人躲躲闪闪支支吾吾的,肯定有问题,不用细想,就知道她是为谁编的。

    这样想来,心中怒气陡然上升,他恶狠狠的将一颗小星星捏碎,阴冷的说:“是为庄语岑编的?是不是?”

    戴雨潇手一抖,小瓶子整个倾倒在地上,刚刚捡拾起来的小星星撒了一地。

    “这么久了,你还在想着他?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慕冷睿一把将蹲在地上的戴雨潇拽扯起来,目光阴冷凶狠。

    戴雨潇本有些胆怯,但是慕冷睿如此霸道,让她心生不快,这本是旧事,他为何如此计较,她不由得心生冷漠,冷冷的甩开他的大手。

    淡粉色的果冻唇抿了抿,黑瞳里凝成一块寒冰:“这是之前为他叠的,过去的事情了,你这么在意做什么……”

    “那你为什么不毁掉,一直放在卧室里,分明是余情未了!”慕冷睿不依不饶,目光阴寒,凉薄的唇尽显冷漠。

    “你凭什么这样指责我?你是我什么人?你分明是有未婚妻的!”戴雨潇被他激怒了,情绪不由自主的激动起来。

    “你就这么对我说话?嗯?”慕冷睿逼过来,两根手指捏住戴雨潇的下颌。

    戴雨潇痛的呼出声,下颌的骨头几乎被捏碎了,两只小手尝试性的去掰开那两根手指,憋的脸颊通红,使出吃奶的力气,却未能撼动那两根手指分毫。

    这样一来,那两根手指不像是外来的入侵者,反而像是长在她下颌上一般,无论她怎么努力,都不离不弃的紧紧嵌入她下颌的肌肤。

    慕冷睿狠狠的盯着她,目光凛然刮起一股彻骨冰寒的冷风,让戴雨潇脊背发凉,四肢冰冷,额头上沁出冷汗来。

    “你放手,我好痛——好痛——”戴雨潇痛的眼角渗出眼泪,下颌被狠狠的捏住,说话都含混不清。

    可是她无力挣脱那只大手,只能无力的摇头,刚刚摇摆一下,又被那只大手固定住,连摇头的自由都被无情剥夺。

    “你能不能讲点道理,这真的是我以前为庄语岑叠的,留在这里只不过留个纪念……”戴雨潇黑瞳里噙满泪水,楚楚可怜的解释。

    “纪念?嗯?说明还是念念不忘,是不是?”慕冷睿并没有因了她的解释而做出任何松懈性的举动,反而加重手中的力度。

    戴雨潇意识到无意间说错话,可是下颌被捏的酸痛,脸部肌肉也酸痛的僵硬,让她简直说不出话来,只能无声的淌泪。

    这个男人,为什么如此霸道,只不过一些手编的小星星而已,只不过是小女生的把戏而已,他为什么如此不依不饶。

    两个人陷入僵持,戴雨潇默默流泪,不言不语,眼下的情况,她说什么都是多余的,这个男人不会因为她的任何解释而释怀,不会因为她的一言一语而放下惩罚性动作。

    慕冷睿凉薄的唇抿得紧紧的,他多么希望戴雨潇能够骗骗他,就说这些小星星是无聊的时候编来玩的,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意义,而是她偏不,偏要让他清清楚楚的知道那是为庄语岑这个旧情人编的。

    或者,这个小女人完全不用这么紧张,换一种轻松的语气对他说,陈年旧事,不提也罢,看着她举重若轻的样子,他自然也不会放在心上。

    可是,这个小女人偏偏慌里慌张的样子,他怎么能不起疑心?她那么慌张,岂不是恰恰说明她心中有鬼?不然那么慌张做什么?分明是心虚。

    “你很不舍得这些小星星是吗?”慕冷睿凉薄的问,英俊的脸上看不到半点温情。

    戴雨潇被问的气愤无比,这些小星星,昨天洒落到地上,她早就吩咐王妈把它收拾起来丢掉,是这个男人非要留下来,这些,他都忘记了?

    现在反而又来问她是不是不舍得,这不是明知故问?故意挑衅找茬?

    戴雨潇越想越气,被泪水浸湿的眼睫毛翕动下,倔强的昂起头来:“是!我就是不舍得!”

    慕冷睿冷冷的点点头,凉薄的唇恶狠狠的迸出几个字:“好,很好,非常好!你不舍得是吗,我偏要把它都毁掉!”

    戴雨潇不辩解,黑瞳中噙满泪水,却还是倔强的昂着头,迎着他森寒凛冽的目光,半点不肯退步,就那么倔强的与他对视。

    慕冷睿幽深的双眸,更加深不见底,深邃的企图吞噬眼前这个小女人倔强的灵魂。他两根手指加重力度,然后狠狠一甩,戴雨潇娇小的脸颊被甩到一旁。

    长时间的保持一种状态,戴雨潇的脖颈僵直,下颌更是止不住的酸痛,齿颊几乎都不能够合拢来,她扬起小手轻轻揉揉脸颊,活动一下脸部肌肉。

    只不过一两分钟的时间,她顾不得看那个男人在说什么,等稍稍缓过神来,脸部肌肉缓解下来,她却嗅到一股难闻的气味。

    皱着眉头嗅嗅,那种味道愈加浓烈,不是错觉,仿佛是什么东西被烧焦的味道,很刺鼻。

    猛然抬头观看,慕冷睿正在面无表情的用打火机焚烧那些小星星,他把小星星堆成一小堆,五颜六色的,打火机蓝色的火焰正贪婪的舔舐着那样美丽的小星星。

    “变态!你干嘛!”戴雨潇惊慌失措,想冲上前阻拦他这种不理智的行为。

    她娇小的身体冲到半路,就被一只手臂死死的拦住,明明她距离那堆正在慢慢燃烧的小星星很近,被那只手臂拦着,却总是差那么一点点距离。

    “你不是不舍得吗,我偏偏要毁掉!”慕冷睿看也不看她,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些冒出红蓝火焰的小星星,将他幽深的双眸映照的诡异非常。

    “慕冷睿!你变态!”戴雨潇愤怒的向前冲突,却怎么都冲不破那只手臂的阻隔。

    她并是不舍得那些小星星,她昨天就想丢掉,又哪里会不舍得,只是慕冷睿在这房间里烧这些小星星,实在太不理智,太不理智。

    这房间的地板上,铺的全部是地毯,每天都干燥清洁的地毯,地毯是毛绒制品,是很易燃的材料,这个男人在地毯上燃烧塑料的小星星,让她如何不紧张?

    可她越是紧张,慕冷睿越是不以为然,越是要固执的烧掉那些小星星,他肯定铁了心的认为小女人是不舍得那些小星星,而不是因为其他因素阻止他的焚烧行为。

    “你不是不舍得?我偏偏把你的记忆都焚烧掉!”慕冷睿阴侫的冷笑,火焰在他眼底跳跃着,他喜欢那样的火焰,越是高亢越是让他喜悦非常。

    眼看着那堆小星星全部都燃烧起来了,而塑料并不像纸张那样,一瞬间就燃烧完毕,塑料制品要燃烧好一会,才能慢慢停息。

    小星星燃烧的同时,不可避免的将周围的地毯也燃着,这是戴雨潇最担心的事情,这也是她阻止这个男人不理智行为的真正目的。

    “慕冷睿,地毯都烧着了!快点扑灭!快点!”戴雨潇指着燃着的地毯失声尖叫,再次向前冲突,想去扑灭火焰。

    慕冷睿动也不动的看着正在迅速蔓延的火焰,面无表情,他一定要看着这些小熊星焚烧殆尽才肯罢休,其他任何事情都无法阻止这种疯狂的想法。

    戴雨潇几次冲突,都被那条横着的手臂死死拦住,她怎么都冲不过去,房间内那种难闻的气味越来越浓,呛得她不可抑制的咳嗽起来。

    她一时情急,在那只手臂上狠狠咬下去,一股腥甜淌入齿颊间,可是那只手臂依然动都不动,就那么固执的阻拦着她,似乎一点痛感都感受不到。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难道真的要等火焰蔓延的越来越大一直到不可收拾吗?

    她焦急的顿足,眨眨眼睛,心思一动,尽量将身体放低,不再和那只手臂抗衡,直接手臂下钻过去,冲到火堆前,抬脚便踩下去。

    慕冷睿没料到她有此招,手臂还伸着,根本来不及反应,就看到小女人冲到眼前,穿着拖鞋的脚便已经踩下去。

    戴雨潇的脚成功的踩下去了,感觉到了火焰炽热的温度,将她的肌肤都烧灼了一小片,脚底软塌塌的,因为塑料只是烧熔,这个时候就是黏糊糊的状态。

    慕冷睿一把将她抱起来,不让她再踩下去,一脚的黏糊糊粘在拖鞋上,脚底的火焰是被踩的熄灭了,可是那粘糊糊的不是一小块,是一大块,比脚下拖鞋的范围要大很多,整个都黏糊糊的粘在鞋底,边缘上还有簇簇燃烧的火苗。

    “把鞋甩掉!拖鞋!”慕冷睿着急的呼喊,浓眉紧蹙,看到这个鲁莽的小女人脚踝周围尽是火焰,焦急万分。

    戴雨潇已经懵了,她没想到一脚下去没踩灭,反而会引火上身,脚踝感觉到火焰灼烧的疼痛,小嘴微微张着,却痛的失去思维。

    被慕冷睿抱在怀中,脚上带着火焰,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让她从未体验过,让她惊慌失措,忘记该如何将脚上的鞋子甩掉。连慕冷睿焦急的呼喊,她都充耳不闻。

    慕冷睿凉薄的唇抿得紧紧的,以为这个小女人吓坏了,或者被火苗烧傻了,一俯身,徒手将她着火的鞋子脱掉,丢到一旁。

    小女人脚踝的肌肤,已经被烧灼的通红,而且泛出细密的火泡来,让慕冷睿紧皱眉头。

    拖鞋被甩掉了,脚下的烧灼感消失了,戴雨潇倏地清醒过来,可是那只拖鞋依然烧着,地毯上的火势正在蔓延,红蓝色的火焰直逼眼底。

    “冷睿,冷睿!地毯着火了,地毯着火了!”戴雨潇惊恐的喊叫着,在慕冷睿的怀中挣扎起来,想下地扑火。

    她还没挣扎出来,就被慕冷睿抱起来,向另一个地方走去。

    “冷睿,冷睿,着火了,地毯着火了!你带我去哪里!快点灭火啊!”戴雨潇在他怀中挣扎尖叫着,却怎么都挣脱不出他的怀抱。

    慕冷睿抱着她直接去了浴室,将水龙头打开,将冰凉的水直接冲到小女人灼伤的肌肤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