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二百零三章 特殊服务
    面对慕冷睿森然凛冽的目光,医生意识到说错话,可是他该如何弥补,才能让这位大少爷消消火气?

    那辆火红的迈巴赫一出现在医院门口,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等他一下车,医院大楼前便聚集了很多人。

    虽然这位大少爷还是刚刚扑完火,一般人这时候会是灰头土脸的惹人厌烦,而他,还是那么的英气逼人,即便脸上还有灰烬,却遮掩不住灿然光华。

    别人不认识他,院长可一定认识,他直接命令最好的烧伤科医生接待这位大少爷,尽力提供最好的服务。

    这位医生,还没见到慕冷睿之前,就被提醒了,如果服务不好,直接下岗,以后在医界都别想混下去,饭碗直接怦然摔碎。

    医生按照常理,尽可能的将所有可能发生的状况告知患者家属,以免以后发生状况再追究他的责任。这是医生尊重患者知情权的一种表现。

    一般医生对待患者都是这么做的,他哪里想到,居然就这样触怒了这位慕大少爷。

    “我……我……只是说……有可能……”医生支支吾吾的说。脸色苍白,双手不住的颤抖,为掩饰这种颤抖,将双手塞进衣袋里,结果,带动的整个身体都抖个不停。

    “我不要这种可能,明白吗?”慕冷睿伸出一根手指,在医生面前坚定的晃晃,不容抗拒,不容质疑。

    戴雨潇看看烫伤的脚踝,布满了细密的水泡,还透着黄色的光亮,十分骇人。

    照这种情况,真的是有可能留下伤疤的,这是正常推断。

    想到以后很可能不能穿裙子了,有伤疤还怎么能穿裙子,除非穿盖住脚踝的长裙,任何一款清爽的装扮都与她无缘了。

    戴雨潇鼻子一酸,哪个女人不爱美,她也不例外,谁喜欢优美的小腿上留下一圈疤痕呢?

    如果真的留下伤疤,她能怪谁,不是医生的责任,都怪那个混蛋男人慕冷睿!如果不是他刻意纵火,她怎么会受伤?

    如果不是医生在场,她真的很想伏在这个男人身上狠狠的咬上几口,在他胳膊上要那么一小口真是便宜他了。

    可恶的是,这个男人还凶神恶煞的威胁医生,威胁有用吗,把医生吓跑了,谁给她治伤,都迫于这位大少爷的威慑都不敢治伤的话,那么她只有眼睁睁等着脚踝布满疤痕的份儿了。

    她轻咬着唇,黑瞳噙满泪水,楚楚可怜的仰起头:“医生,我的脚踝,真的会留下伤疤吗?我是不是以后再也不能穿裙子了?”

    医生看到她楚楚可怜的眼神,带着哀怨,带着诉求,身体不由得一震,这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勾魂摄魄的眼神,我见犹怜,就是用来形容这双眼睛的。

    方才在慕冷睿的威胁之下,他虽然胆怯,却真的不敢包票,一旦以后出了问题,他还是丢盔卸甲不得超生,可是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这样优美的小腿,如果真的留下伤疤的话,那真的是一种罪过,罪不可恕。

    医生果断的表态:“不会,绝对不会留下伤疤!我保证,如果留下伤疤,我脱掉这身白大褂,这辈子都不做医生!”

    “真的吗,医生,谢谢你……”戴雨潇破涕为笑,然后对一脸阴鸷的慕冷睿做个俏皮的鬼脸,有些得意。

    医生走后,戴雨潇娇柔无比的攀住慕冷睿的脖颈,眼眸溢满柔情:“冷睿,以后,你能不能冷静一些,不那么霸道?”

    慕冷睿幽深的双眸,也被小女人的柔情灌满温情,他也意识到今天做的事情,实在太唐突,太不理智,他轻轻点点头,算是对小女人的应许。

    烫伤脚踝而已,戴雨潇没想到医生居然让她住院一个星期,今天刚刚谈妥的几家追加投资额的合同怎么办?

    虽然谈妥了,没有正式的合同在手,心里多少有些不踏实。华娱财团目前的现状,是多么迫切的需要那二十亿,这个时候,怎么能够留在医院里。

    “冷睿,我要出院!”戴雨潇低头看看脚踝,目光坚定的。

    “为什么,不听医生的话,很可能会留下伤疤的……”慕冷睿不解的,是什么因素让这个小女人这么迫不及待的出院,连伤疤都不顾。

    “明天还有合同要签,我们不能在这里耽搁时间……”戴雨潇抿着唇。

    “脚踝留了伤疤也不顾?”慕冷睿戏谑的,在她脚踝上扫来扫去。

    “不怕!我不能没有那二十亿,牺牲一个脚踝,换来二十几,值得!”戴雨潇从病床上探身,眼神落到地面上,寻找她的鞋子。

    “宝贝,乖……那些合同,明天他们会送到医院来,这个时候,他们唯恐我们抛弃他们,你放心在这里休养……”慕冷睿轻轻的吻下小女人的额头,满是怜爱。

    “真的吗?”戴雨潇抬起头,满目期待。

    “嗯!”慕冷睿重重的点点头。

    慕冷睿没有回家,在医院里陪护,很早,可能是由于疲惫,他早早就沉睡不醒,发出轻微的鼾声,安静的像个孩童。

    戴雨潇伸出小手,想抚摸那英俊的脸颊,终是没落下去,只是拂动着他脸颊上方的空气,心中思绪翩翩。

    如果时间能够追溯到一年前,他们没有相遇,她还是当初那个单纯的姑娘,与世无争,还和青梅竹马的庄语岑在一起,那会是怎样的情景?

    庄语岑,像是水,永远那么不温不火,虽然平淡无味,确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东西,如果这能嫁给他,他肯定会是一个好丈夫。

    眼前的这个男人,烈的像火,和他在一起,时刻准备着被灼烧。带给她的,是无止无休的激情燃烧。关键是,他是有未婚妻的,和他这样相处下去,不知道会不会真的变成扑火zifen的飞蛾?

    从上次从庄家离开不难看出,庄氏夫妇真的从内心里接受自己了,以前对她爱理不理的陈妙言居然亲自下厨为她熬汤补身体。庄语岑跪在地上要求她回到他身边,成为他的未婚妻。

    近期来发生的这许多事,都带着梦幻的色彩,不管是悲哀的,还是欢喜的,都让她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看不清楚别人,也看不清楚自己。

    对眼前的这个男人,还在怨恨吗?恨他蛮横的夺走自己的,恨他破坏了自己与庄语岑青梅竹马的美好故事,恨他一出现就让她跟着跌宕起伏?

    恨,依然恨。不可抑制的恨,虽然这种恨意隐藏的很深,可是她自己明白,对这个男人,依然有着深深的恨意。

    然而那种恨意,怎么变得那样纠结?恨意被撕扯成碎片,她努力拼凑起来,黏贴成一张网络,斩不断理还乱,掺杂其他成分,让她对这个霸道的男人,难以割舍。

    戴雨潇辗转反侧,难以成眠,到东方破晓,她还越来越精神,一直盼望着,盼望着那些人果真送了合同来,她小手一签,二十亿就到手了。

    这,怎么越回味越想是美梦呢?感觉很不真实,像是漂浮在空气中的肥皂泡一样。

    她迷迷糊糊的等到十点钟,医生做过处理后,那几大集团的总裁也没有来。或者慕冷睿,就是为了安慰她的,怎么可能有那么殷勤,追加投资额还屁颠屁颠的跟在他们后面主动送上门来请他们签字。

    实在支撑不住,困倦非凡的戴雨潇沉沉的昏睡过去,梦到父亲戴正德冲着她微笑,携着她母亲沈梦琴的手,父亲为什么笑?为什么笑?为什么笑?

    她还在为华娱财团的前程发愁,父亲天上有知,怎么还能够笑的出来?

    看着父亲笑着,她却在梦里哭了,哭着对父亲说:“爸爸,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不知道怎么让华娱度过难关……”

    父亲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话,依然笑着,笑着,那笑容越来越远,越来越飘渺,她哭泣着追赶,直到那张笑脸完全消逝不见。

    “宝贝,宝贝,你怎么哭了?”一双大手轻轻晃着她的肩,她皱着眉头醒过来,眼角都是泪水,是梦里流下的。

    “冷睿……华娱真的崩盘了,华娱真的毁在我手里了……”戴雨潇哭泣着,小猫一样蜷缩着身体,哭泣的不能自已。

    “傻瓜,你看,这是什么?”慕冷睿手里拿着厚厚的一沓文件。

    戴雨潇的心碰碰狂跳,仿佛那些文件,就是美丽的肥皂泡,一旦伸手触及就会灰飞烟灭。

    正是因为如此,带着这种犹豫,她将小手伸出去好半天,指尖轻微颤动着,却不敢触碰那些文件,唯恐那纤细的指尖充当了刽子手,将美丽的肥皂泡触灭。

    “这可是我卖身倒贴的二十亿,你要还是不要?”慕冷睿邪魅的笑着。

    戴雨潇突然想起他说过的妓男之类的话,面颊绯红,接过那些文件,仔仔细细的翻看。

    真的,在她睡着的时候,极大总裁送来了合同,上面签署者慕冷睿的大名,这追加的投资额二十亿,真的到手了!

    柜子上手机响了,是慕冷睿的手机,戴雨潇心中一喜,迫不及待的拿过手机一看,是陈秘书打来的,她毫不犹豫的按下接听键。

    “慕大少……公司到账二十亿……”陈秘书没料到是戴雨潇接的电话,直接称呼慕大少,语气里难掩的兴奋。

    “真的,到账了?”戴雨潇兴奋的将手机抛到一旁,环住慕冷睿的脖颈,黑瞳里漾满笑意。

    “这个时候,你是不是应该体贴一下我这个妓男?”慕冷睿戏谑的笑着,纤长的手指,轻触一下英俊的脸颊。

    戴雨潇毫不犹豫的在那英俊的侧脸上,印下温柔一吻。

    “什么时候,让我这个妓男提供特殊服务?”慕冷睿目光灼灼,看着小女人娇俏的样子,眼底喷发出炽烈的火焰来。

    “你讨厌……在医院里,还有这种心思……”戴雨潇羞涩的低了头,小小声的嗔怪。

    “倒贴二十亿的妓男,当然要服务到位,随时随地,都可以……”慕冷睿说着,狂热的噙住小女人的唇瓣,大手直接覆上她的胸。

    戴雨潇被他吻嗜的几乎窒息,就是这个男人,将美丽的肥皂泡化为永恒,她又如何,能抗拒得了他的特殊服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