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二百零四章 一路玫瑰
    戴雨潇出院后,只是挂着华娱财团董事长的头衔,不用上班。

    公司的事务由慕冷睿全权负责,由这位头脑灵活威风八面呼风唤雨的慕大少掌管一切,她什么都不用担忧。

    华娱财团由于慕冷睿的加入,内部员工积极向上,外界反响热情非凡,股票指数直线上升,创造了华娱财团自从成立以来的最辉煌成绩。

    慕冷睿照常不到公司上班,每天早上戴雨潇醒来,却时常不见他的人影,不是在大厅会客,就是在书房内签署文件。

    戴雨潇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事业上帮不到他什么,只能偶尔满足一下慕冷睿的小孩子脾气,做几样他爱吃的小菜,像是居家的小女人一般。

    戴雨潇从未想过,经济管理专业毕业的她,居然沦为一个居家小女人。

    然而,她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是出于报恩,还是心甘情愿,她每天也乐于这样的生活现状,没有觉得半点委屈。

    而这些,对于慕冷睿似乎已经足够,他只希望她做个居家小女人,在没有更多的要求。

    不管是佣人王妈,还是余管家,都能看的出来,戴雨潇这样对待慕冷睿,显得不温不火,并没有像一般女人那样对慕冷睿柔情似水,更多的感觉,像是报恩。

    佣人王妈,在戴家工作二十多年,看到堂堂的慕大少爷如此深情款待自家,惊诧之余,喜在心上。

    余管家,一直对戴雨潇印象很好,可是当自家大少爷如此善待这个小女人,而回报甚微的时候,不由得心疼起慕冷睿来,心底里觉得有些不值。

    因为他只是一个管家,不好干涉大少爷的事,只能尽量减轻大少爷的负担,不管是慕家的,还是戴家的,只要他想得到的地方,一定尽心尽力。

    这一天,慕冷睿正在戴家一楼大厅内会客,突然接到余管家的来电。

    因为正在和客人谈话,不好中途打断,他便按断电话,打算结束谈话后再与余管家通话。

    可是,余管家再次打电话过来,难道慕家出了什么大事?不然余管家不会这样不依不饶的拨打,这不是他的作风。

    慕冷睿心中狐疑,浓眉微皱,和客人些微示意后,走到楼梯的转角处,接起电话。

    “大少爷,不好了……”刚接通电话,余管家就很慌张的说。

    “余管家,什么事?慕家出什么事了?二少爷不是在家吗,有些事情,不用全部都通报我,找他处理也是一样的……”慕冷睿皱着眉头说。

    “不是慕家的事,是戴家……”余管家吞咽下口水,似乎很干渴。

    “戴家?”慕冷睿更加纳闷,他一直住在戴家,对这里的情况了若指掌,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的事情啊,余管家距离那么远,怎么可能比他还清楚这里的状况。

    “大少爷,庄家大少爷,要公然向戴求婚呢……”余管家说。

    原来如此,慕冷睿冷笑一下:“求婚?这点小事,还用得着这么紧张?”

    对此,慕冷睿很自信,戴雨潇是他的人,谁都夺不走,无论是谁求婚,他都会毫不客气的回绝,让这个人打消念头,让他清清楚楚的知道,戴雨潇是他的女人。

    “不是的,大少爷,庄语岑从庄家,一直到戴家,一路上都洒满玫瑰花……现在都快到戴家了……这件事情轰动全城,很多记者跟踪采访呢……”

    “什么?从庄家,到戴家,一路洒满玫瑰花?”慕冷睿眉心紧蹙,凉薄的唇紧紧抿起。

    看来这个庄语岑,是铁了心的要跟他抢夺戴雨潇了,这次是不惜代价,下了血本,大张旗鼓的向他宣战了。

    从庄家,到戴家,一路上都洒满玫瑰花,估计这将成为这个城市里,有史以来,最轰动全城最有噱头的浪漫事件,又有哪个女人被一个男人如此追求而不为所动?

    庄语岑,看来,是真的要与自己为敌,那么,好吧,就让他彻底死心!

    慕冷睿的唇角,泛起倨傲的笑,笑的不可一世,幽深的双眸射出凛冽的光芒来。

    厨房内,戴雨潇穿着长裙正在忙碌,腰间系了一条小巧的围裙,

    微卷的秀发在脑后挽起一个高高的发髻,别着一只精巧的镶了细小水钻的发簪,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异彩流光。整个人,看起来妩媚动人,

    “,……出大事了……”王妈一脸神秘的从外面跑进来,手里拎着大大的塑料袋,她刚刚从外面购物回来。

    “什么大事?跟咱们没有关系的事,你不要多问……”戴雨潇以为她又道听途说了什么八卦新闻,回来跟她絮叨,一边说着,手里没停下活计,慕冷睿早餐都没吃就开始会客,她在忙着给他做早餐。

    “不是啊,,这可是跟你相关的大事呢……”王妈笑嘻嘻的,脸上难掩的喜色。

    “和我相关?”戴雨潇稍微停了一下,秀眉轻瞥,眸光流转,淡粉色的果冻唇抿起好看的弧度。

    这段时间以来,她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几乎与世隔绝,外界发生的什么事情,还能与她相关,她确实想不到。

    “是啊,,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呢……”王妈越说越玄乎了。

    “喜事?”戴雨潇扬了扬美丽的脖颈,除了华娱财团,她心里装不下其他的喜事。

    在慕冷睿的帮助下,华娱得到二十亿的投资度过难关,这已经是天大的喜事,还能有什么其他喜事?让王妈如此兴奋?

    “是呢,,刚刚我出去买东西的时候,看到路上撒了很多玫瑰花啊,我还想着呢,谁家姑娘这么有福气……”王妈眼睛瞪得溜圆,装作很神秘的样子:“你猜怎么着,我跟别人一打听,这玫瑰花是为你撒的呢……”

    “什么?为我撒的?是慕冷睿吗?”戴雨潇小手中的锅铲落在平底锅边缘,诧异的问。这样铺张浪费的事情,也只有那位慕大少爷做得出来。

    而是,慕冷睿明明正在大厅内会客,这段时间他很忙,忙的不可开交,哪里还有什么闲情逸致制造什么浪漫事件……那么,究竟是谁呢?

    “哪里啊,是庄家大少爷……那玫瑰花从庄家一直铺到咱们家,据说他马上就要来向你求婚呢……这可是轰动全城的大事呢……”王妈脸上的每一条细纹都喜悦的褶皱起来。

    “啊!”戴雨潇听着王妈说这话,不由得呆住了,小手指被平底锅烫到,赶忙缩回手,在唇边轻轻吹了吹。

    她眉头紧皱,上次离开庄家,前前后后已经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那次,她对庄语岑的请求和好不予理睬,即便他跪在她面前请求都不为所动,这么长时间没有联系,本以为已经风平浪静,谁知道今天突然迸发出这事。

    这么铺张,这么大张旗鼓的,全然不是庄语岑的风格。和他相处的过程当中,他从未送给过自己什么玫瑰花,只是喜欢送绿色盆栽。

    这次,怎么居然把玫瑰花撒了一路,他怎么也学会了那些富家公子哥的招数?这完全不是她所熟识的庄语岑了。

    他,这是要用金钱堆出来的诚意,来试图挽回她逝去的心吗?

    感情都已经风干了,消逝了,还企图唤回来,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件事情,如果放在其他女人身上,估计会兴奋异常,什么矜持,什么往事,统统不顾了,被一个男人如此宠爱着,还有什么理由置之不理?

    可是这事,被戴雨潇赶上了,让她思绪万千,左右为难,不知道如何是好。

    庄语岑如此大张旗鼓的求婚方式,大大出乎她的意料,她知道两个人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可是,这是两个人的事情,两个人暗地里解决就好。

    庄语岑为什么把这件事弄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这让她该如何面对?

    戴雨潇在厨房内踱来踱去,苦思对策,她本想低调的离开庄语岑,时间会冲淡一切,并没有想真正的伤害他,让他默默接受这样的结局便好。

    现在他沸沸扬扬的走来了,说不定还有很多媒体关注,大庭广众之下拒绝了他,会不会伤得他体无完肤?从此万劫不复?

    如果真的那样伤了他,就算已经不爱他了,那样伤他也有些于心不忍,该怎样妥善的回绝他,而且不伤害他的自尊心呢?

    戴雨潇翻来覆去的琢磨,走来走去,走来走去,想了好一会,头越来越胀痛,却没想出什么好的办法来。

    “,!你还愣着做什么?把围裙脱了,快去梳妆打扮一下……等着迎接庄大少爷啊……”王妈催促着,不由分说的帮着她解围裙。

    “不行,王妈,我得找个地方躲起来……”戴雨潇匆匆忙忙的解下围裙,面色焦急。

    “哎呀,,你就别害羞了,哪个姑娘不喜欢浪漫呢……这可是轰动全城的最浪漫的事情了……可别错过这样的好男人……”王妈将围裙挂在一旁,伸手拽住她手臂,就是不让她离开。

    “王妈,快放手,我必须躲起来……不管谁问,你就说我不在家……”戴雨潇手臂甩了几甩,却还是被王妈固执的抓住。

    “,这谎话我可说不了,如果人家问起来,我都不知道怎么回呢……”王妈分明是在找借口,就是不肯放手。

    “王妈,好王妈,你就别取笑我了,赶紧让我走吧……一旦别人问起来,你就说我出国了,一时半会回不来……”戴雨潇不得不用点力气,可是又不好太用力,毕竟王妈年纪大了,伤到她可太好,只能用力掰扯她的手指。

    使了半天劲,王妈笑嘻嘻的看着她,大手纹丝未动,就是不肯放手,看来她是铁了心的要让她风风光光的面对那些记者,和庄语岑。

    她真的是低估王妈的力气了,用了半天劲,一点起色都没有,急的她光洁的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来。

    她心思一动,扭头向门口的方向,惊呼一声:“啊,冷睿,你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