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二百零五章 扛在肩上
    戴雨潇急于脱身,而佣人王妈就是死活不肯放手,反正她有的是力气,比这位弱不禁风的壮实多了,王妈依旧笑吟吟的看着自家手忙脚乱的跟她较劲。

    戴雨潇不得不使出曾经用过N遍的招数,对着门口惊呼一声慕冷睿的大名,迫于这位大少爷的威势,一般的人,都会忙不迭的松手,王妈也不会例外。

    这招,果然很奏效,王妈立刻将手松开,她得以脱身,飞快的跑出厨房。

    “,……你不再考虑一下吗……”王妈意识到上当,没好意思再追,却还在门口充满期待的喊着。

    戴雨潇哪里敢回头,她唯恐王妈再跑过来,拽住她的手臂不肯放手,她知道这位老佣人是为她好,可是,她真的不能够再接受庄语岑。

    虽然两个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然而那是过去,权且只能当做一种尘封的记忆,不能够再鲜活起来,也不可能再拉近两个人的距离。

    她拎起裙摆一路小跑,心中暗暗责怪自己,今天早上怎么想的,怎么选了这么长一条裙子穿上,跑起来真是累赘。

    拎着裙角跑不快不说,还要时刻留神会不会跌倒,只能小碎步加快频率的跑。

    有点像日本女人穿着和服的感觉,小碎步的走着,正常人迈出一步,她却需要迈出三步才能勉强与别人齐肩并进。

    还好,王妈没有追过来,戴雨潇跑进自己的淡紫色房间,小手抚着胸口,慌乱的喘着粗气,喉咙里干渴异常,跑得实在太急,口腔里的水分都被耗干了。

    从饮水机里接下一杯水,扬起美丽的脖颈一饮而尽,头脑清醒许多,那种头晕脑胀的感觉不见了,思路渐渐清晰起来。

    坐在床边小憩一会,想着该如何离开风生水起的戴家宅院,这里可是她的家,她是这个家唯一的女主人,可是,现在,她不得不暂时避避风头。

    那么,该去哪里呢?要去庄语岑找不到的地方才好,只要找不到她,这个男人就无法当面向她求婚,也就不会发生任何伤害。

    去找东方靖一吗?不行,庄语岑一定可以找得到,再说,如今东方靖一与辛晴是正式夫妻,她怎么好常去叨扰人家的幸福生活。

    不然,去找罗箫音?这个好朋友,鬼点子最多,说不定到了她那里,什么事情都会迎刃而解呢,根本用不着她如此犯愁。

    拿定主意,戴雨潇从床边一跃而起,喜悦非常,哼着小曲,打开衣柜。

    想要逃离众人的视线,可不能穿这样扎眼的长裙,被人发现了,她就没法脱身了。

    所以,她必须要找一件稀松平常的衣服,不惹人注意,就像路边的邻家妹妹一般,丢在人群中根本不会引起别人的目光。

    那么多的衣服,怎么没一件符合这样的要求呢,把那些衣服在身上比来比去,对着镜子照来照去,每一件都无法遮掩住她的光华。

    戴雨潇犯难了,拿着一件衣服,怔然立在穿衣镜前,轻轻的叹口气,不知道穿哪件衣服比较好。这么多的衣服,怎么没有一件可以称心如意呢?真是奇怪。

    “你在选衣服?”身后响起冷漠的男声,让戴雨潇身体不由得一抖,因为那声音,带着千年的沧桑与冷漠,让她脊背发凉。

    眼波流转,转向门口的方向,慕冷睿一脸阴鸷的出现在房门口,一只手插在裤袋里,目光阴冷的盯着她。

    “呀,冷睿,你来的刚刚好,来的正是时候,快来帮我选选衣服,我真的不知道穿哪一件比较好……”戴雨潇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不悦,看到他却掩不住的兴奋,正好让他帮忙挑选一下,他的眼光,一向独到。

    慕冷睿有些怔然,站在门口不动,脸色却越来越阴沉。

    “冷睿,快点过来啊,快来帮我挑衣服,我真的不知道穿哪件比较好……”戴雨潇小手挥舞着,很焦急的样子。

    慕冷睿缓缓走进来,眼眸凝聚了千年冰霜,凉薄的唇满是冷漠:“好!很好!非常好!”

    戴雨潇拿着一件衣服,正在身上比试:“什么?这件很好吗?我看不出哪里好呢……”

    “你在为迎接庄语岑,穿哪件衣服犹豫不决,你,还是很在意他的求婚,是不是?”慕冷睿冷冷的,一字一顿的说。

    当他刚刚来到门口,就看到这个小女人焦急的挑选衣服,他的心情跌倒谷底。

    他本以为戴雨潇是在厨房,还不知道消息,便去厨房找她,看到王妈正在做早餐,戴雨潇却不知去向。

    问过王妈,才知道戴雨潇获知这个消息后,匆匆忙忙的跑回房间,他才来房间找她。

    刚刚打开门,眼前发生的一幕,深深刺痛他的双眸,他的自尊,他多么不愿意看到的景象,偏偏发生了。

    他多么不希望看到这个小女人因了别的男人的追求做出任何反应,可以完全当做这件事没发生一样,哪怕只是为了成全他的自尊。

    然而,这个小女人,正在兴高采烈的挑选衣服,为了迎接他的情敌——庄语岑的到来,在精挑细选,为穿哪件而左右摇摆,犹豫不决。

    更令人气愤的是,直到他出现了,小女人视他为旁观者,兴高采烈的要求他,一同陪她选衣服,真是滑稽,真是滑稽。

    殊不知,他哪里是旁观者,他分明是当局者,如果说这件事能给谁造成心理震撼心理压力,唯有他,唯有他。

    从获知这消息开始,他毫不客气的将客人赶走,他本想上楼来,将戴雨潇带走,带到慕家豪宅去,让洒满一路玫瑰的庄语岑扑空,让他失望而归。

    然后,他再大张旗鼓的宣布,那天,是他把戴雨潇带走,把这个满城风雨的小女人带走,那时候他将会像英雄一样,他会以这种方式,不客气的回绝庄语岑,让他彻底死心。

    眼前发生的情景,让他打消原计划,原计划太过于柔和,这个小女人,分明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这怎么可以。

    他,慕冷睿,只有换种方式,惩罚这个小女人,惩罚她获知有男人求婚后的反常表现,不仅仅是让庄语岑,而且要让她,彻底死心。

    他要以别样的方式,宣布,戴雨潇,属于他,只属于他,今生都别想逃掉。任何男人的觊觎,将会是徒劳无功。

    当他一字一顿的质问那个小女人,心中已经满是怒意,怒火早就在胸腔内熊熊燃烧。

    戴雨潇被他问的一怔,尔后笑吟吟的说:“冷睿,你想哪里去了,我挑选衣服,是为了……避开庄语岑,你误会我了……”

    戴雨潇心中也在窃笑,难怪她刚刚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他一脸不悦,招呼他过来挑选衣服也一脸不情愿,原来是误会她是为了迎接庄语岑到来选衣服。

    如果真的为了迎接,那还用换衣服吗,根本就没有必要,她哪里有那种心思。

    这个男人的小孩子,又犯了,看他这么吃醋的样子,心里还真的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有那么,一丝丝欣喜。

    是因为他越来越在意自己了吗?可他一向霸道,自己一向都很难忍受和接受他的霸道,这次,怎么没那么反感呢?真是奇怪。

    戴雨潇依然在招呼着,巧笑嫣然的样子令人心醉:“冷睿,快过来,帮我挑衣服嘛……”

    面对这个小女人有些撒娇的语气,慕冷睿心中怒火更胜,凉薄的唇撇了下:“为了避开他,才左右为难的挑衣服,你可真会找借口……”

    在他的观念里,想避开庄语岑的方法有很多种,不管是哪一种,都不需要换衣服,跟挑选衣服半点关系都没有。

    这个小女人,分明就是在撒谎,想糊弄他,才找了那么禁不起推敲的借口,他岂会上当受骗?把他当做几岁的小孩子吗?

    戴雨潇生气了,忿然的嘟起小嘴,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多疑,怎么就不肯相信她呢?

    “我就是为了避开他,你爱信不信!如果你不愿意陪我选衣服,那么,请你离开这个房间!”戴雨潇将衣服丢到一旁,指着门口,毫不客气的下逐客令。

    她不想再和这个多疑的男人耗费时间,如果正如王妈所说,庄语岑应该很快就赶到了,她没有那么多时间和这个男人费唇舌。

    当务之急,是要挑选一件不那么显眼的衣服,趁庄语岑还没抵达之前,赶紧避开风头,逃到罗箫音那里去,等风头过去了再回来。

    慕冷睿脸色阴沉,阴霾密布,堂堂的慕大少爷,被一个小女人下逐客令,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让他如何能够坦然接受?

    有了别的男人的追求,立刻想逐他出门,这么多天以来他在为华娱尽心尽力,而这个小女人,别的男人一到,便毫不客气的赶他走,孰可忍孰不可忍!

    戴雨潇看慕冷睿没有动,也不再理他,不想再多浪费时间,匆匆忙忙的翻找衣服,可再次翻找一遍,依旧没找到一件称心如意的衣服。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想衣着朴素一点,只不过想扮演一只小麻雀,竟然有这么难吗?戴雨潇的额头,急的沁出汗珠来。

    走廊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王妈的焦急的声音远远传过来:“,,你准备好了吗……庄大少爷,很快就到门口了……”

    王妈的这一声呼喊,更让慕冷睿确定,戴雨潇就是在说谎,不然王妈怎么会如此发问,这个小女人,就是在为迎接庄语岑做准备,挑选衣服。

    王妈的这一声呼喊,让戴雨潇灵机一动,喜悦非常,她猛然想起来,自己没有朴素的衣服,王妈可有的是,她可是一向简朴。

    找不到朴素的衣服,向王妈借一件不就好了吗?戴雨潇一拍脑门,暗暗责怪自己怎么那么笨,翻找这么半天才想出办法。如此简单可行的办法,怎么这么久才想到呢?

    她欢快的奔到门口,喜悦的开口:“王妈,我……”

    她看到了王妈奔过来的身影,刚想说跟她借一件衣服穿,还没说完,身体便腾空,被一双大手箍住,天旋地转,被男人扛在肩上,走出房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