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二百零六章 混蛋,放我下来!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二百零六章 混蛋,放我下来!

    戴雨潇倒立的视野里,映进王妈急促奔来的身影,她喜不自禁的神情,越来越近,而那表情也发生了变化,惊讶异常的看着她被慕冷睿扛在肩上。

    “混蛋!你要干嘛!放我下来!”戴雨潇手脚并用的挥舞着,脚上的木屐挣扎掉了,小手用力的捶打着男人的后背,却没有半点回应,仿佛打在棉花团上一般。

    这个男人,究竟想做什么,她好不容易才想出好的办法,才刚刚想到要跟王妈借一件衣服好得以脱身,避开庄语岑。

    他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将她扛在肩上,他究竟想做什么?要带她去哪里?

    戴雨潇慌乱的想着,再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手足无措,被男人扛在肩上,微卷的长发披散下来,怎么,那么像一个囚徒?

    “混蛋!你要带我去哪里!快点放我下来,不然来不及了!”戴雨潇挣扎着,虽然徒劳无功,却不可抑制的挣扎着,哪怕是徒劳。

    庄语岑很快就要到了,如果再不换衣服逃走的话,真的就来不及了,这个男人,非要让她难堪吗,非要让庄语岑,她,陷入尴尬境地吗?

    “来不及了?你很迫不及待吗?”慕冷睿冷冷的回。一手箍住小女人柔软的腰际,一手冷漠的插在裤袋里。

    现在戴雨潇说的每一句话,都让他心生醋意,还说什么来不及,真的有那么迫不及待?来不及换漂亮衣服?来不及迎接青梅竹马的旧情人?

    “混蛋!我就是迫不及待,我要去换衣服!你放开我!”戴雨潇愤怒的喊着,娇美的小脸急的通红。

    她说的迫不及待,当然与慕冷睿所理解的意思不同,她是迫不及待的想去换衣服,迫不及待的想离开这里,避开庄语岑。

    慕冷睿完全会错意,两个人理解的方向完全不同,南辕北辙,他听了小女人气愤的话语,心中的怒火,简直要直接迸出胸膛。

    “好!很好!非常好!”慕冷睿冷冷的说,大手箍的更紧,让小女人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

    “混蛋!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戴雨潇的小手,一拳拳重重的击打在男人的后背上,却依旧徒劳无功,手都酸痛了,却还是没有半点回应。

    慕冷睿凉薄的唇紧紧抿着,不再理会小女人的咒骂,指责,与挣扎,快步穿过走廊,下楼梯,将小女人抱到一楼大厅里。

    大厅里没有人,只有他们两个,他将小女人放在沙发上,他坐在一旁,默不作声,直直的盯着门口,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戴雨潇刚被放在沙发上,一看这里是大厅,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想法,小手撑起身体就想逃走,她要逃离这个地方,如果迟一秒,就有可能被庄语岑撞到。

    而她刚刚起身,就被慕冷睿强有力的大手猛然拽回来,身体失重,重重的跌进沙发里。

    “混蛋!你放开我!让我走!”戴雨潇挣扎无果,一口咬在他的手臂上,一股腥甜淌入齿颊间。

    她抬眼观察男人的反应,似乎是咬在了别人的手臂上,他的脸上,看不出半点痛感,看到的,只有无边无尽的冷漠。

    慕冷睿,他怎么能够容忍,这个小女人脱离他的桎梏,跑到另外一个男人的怀抱里,这个小女人挣脱的方向,分明是朝向大厅门口,分明是要准备去迎接庄语岑的。

    他桎梏住小女人的身体,让她的活动范围,只局限在沙发,和他的手臂之间,其他的任何地方,没有他的允许,她哪里都去不成。

    “慕冷睿!你忘记在医院的时候,答应过我什么?”戴雨潇忿然抬头,黑瞳喷火。

    慕冷睿漠然的逼视着她,他怎么会不记得,只是此一时彼一时,他答应过这个小女人不霸道,可是,如今的情形,他怎么可能让这个小女人任由她的性子来?

    “慕冷睿!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可以言而无信!”戴雨潇捶打着男人的胸膛,用尽全身的力气,报复他的**,报复他的霸道,报复他的失信。

    慕冷睿不反抗,任由小女人发泄着怒火,深邃的眼眸里,映出小女人披头散发的样子,她早上挽起的发髻早就已经散落。

    这个小女人,看起来是那么的失魂落魄,却还是那么勾魂摄魄的美,美的不可方物,美的令人窒息,他怎么可以放过她,任由她跑到其他男人的怀抱里去?

    “慕冷睿!如果你再不放手,我真的会答应庄语岑的求婚,你千万别后悔!”戴雨潇挣脱不了,近乎疯狂,言不由衷的说出最致命最具杀伤力的话。

    慕冷睿的身躯,猛地一震,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他的本意就是阻挡这个小女人,可是当她说出答应别人求婚的话时,他的心,虽然坚硬,却还是针刺的疼痛。

    这是怎么了,这究竟是怎么了?小女人凄然的目光,忿然的语气,都映在他的脑海里,炽烈的烧灼着他的心脏?

    “好!很好!非常好!”慕冷睿冷魅的说完这几个字,声音沙哑,喉结滚动,透着沧桑的磁性,低沉暗哑。

    从他的声音里,戴雨潇听出了异样,心中忽然抽痛,不知道为什么,她居然在这个男人的眼眸里,幽深的眼眸里,看到一丝丝泪光,虽然稍纵即逝,却让她清晰的捕捉到了。

    她有些后悔刚才气头上吐出的话,那本不是她心中所想,只是为了摆脱他的桎梏口不择言的气话,只是为了气他,只是为了报复他的言而无信。

    男人虽然不再言语,眼睛一直盯着大厅门口,却还是紧紧桎梏住她的身体,让她不能动弹,她的活动范围,还只是局限在沙发,和男人的臂弯里。

    她想解释一下刚才的话,刚才言不由衷的错话,看着男人漠然的目光,始终没能开口,淡粉色的唇紧紧抿着,气氛僵持。

    既然逃脱不了,该如何面对庄语岑?想躲避开,却已经不可能,桎梏着她身体的这个男人,把她的计划毫不客气的打乱了,不给她任何脱逃的机会。

    此刻,只能换一种方式,一种缓和的方式,让庄语岑死心,却对他的伤害没那么大。

    她多么希望,这时候能有个男人站在身边,大大方方的配合她演一场戏,演一场只有他们心知肚明的戏。

    当庄语岑出现的时候,手捧着玫瑰向她走来,她身边的男人准时跪地,真诚的牵着她的手,轻声询问她,愿不愿意做他的新娘;而她,满脸幸福的答应,答应那个男人的请求,并接受他为她准备的戒指。

    多么温馨浪漫的画面,恰巧让庄语岑见到,让他知难而退。既然他知道自己答应了别人的求婚,一定会悄悄离开的吧?

    这种方式,让另一个男人配合她演戏的方式,总比直接僵硬的拒绝庄语岑的好。

    可是,去哪里找这样一个男人?去哪里找这样一个心甘情愿陪同她演戏的男人?

    戴雨潇瞥了一眼身边的男人,慕冷睿,心中泛起异样的情绪。

    不知道为什么,她内心里,居然有那么一丝渴望,渴望这个倨傲的不可一世的男人单膝跪地,拿着一枚戒指向她求婚,这是压抑在心底的想法。

    可是这个男人,霸道专横的男人,不容许任何男人接近她的男人,偏偏是有未婚妻的,这是多么滑稽可笑的事情,多么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

    心乱如麻,心乱如麻,心乱如麻……没有合适的演戏对象,庄语岑来了,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戴雨潇轻咬着下唇,大脑陷入空白,怔怔的看着玻璃厅门,不知所以。

    空气很静,很静,静的可以听到两个人的呼吸,静的让人心悸,静的让人恐慌,没有人可以体会的到她内心的感受。

    两个人都看着门口,默然不语,一个目光怔然,一个神色凛然,各怀心事。

    “小姐,小姐,我从窗户里看到,庄少爷进宅门了,还来了好多记者……扛着好多摄影器材呢……”王妈急匆匆的从楼梯里跑下来。

    戴雨潇没有应声,现如今,她能说什么,又能做什么?什么都不由得她掌控。

    “去,把记者拦在门外!“慕冷睿冷冷的命令,眼睛看着外面,不容抗拒。

    王妈脸上的笑容僵持住,虽然不情愿,却不敢忤逆这位慕大少爷的意思,连忙点头:“好的,好的,我马上去,马上去……”

    戴雨潇狐疑的瞥了一眼身边的男人,他这是为自己考虑吗,尽量降低不良影响吗?

    慕冷睿脸上的表情,依然像刚才那样,冷漠,还透着一股阴侫,让戴雨潇看一眼都觉得心悸,她猜不透这个男人的想法。

    远远的,远远的,戴雨潇看到一个身着白色西装的俊秀身影,出现在大厅门口,那个男人的手里,捧着一束鲜艳的玫瑰花。

    戴雨潇秀眉紧蹙,紧张的想站起来,她还是想赶紧避开,不想直接面对青梅竹马的昔日恋人——庄语岑。

    可是慕冷睿似乎洞察先机,似乎早就看破她的心思一般,大手箍的更紧,让她动弹不得。

    “难道,你真的想让我这么难堪吗?这就是你想要的吗?”戴雨潇忿然指责,黑瞳中分明有泪光在闪动。

    慕冷睿凉薄的唇,肆意的勾起,像是对她明知故问的话,十分嘲笑。

    戴雨潇颓然的坐在沙发上,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在想什么,难道他真的想,眼睁睁的看着昔日恋人庄语岑,单膝跪地向她求婚?

    如果这真的是他想看到的,那么,好吧,就如他所愿。

    庄语岑正在推门,一手将硕大的玫瑰花束捧在胸前,一手轻轻的推门,动作优雅,远远的看到,他的神色庄重,带着几分虔诚。

    慕冷睿猛然站起身来,面朝厅门,一把抱起小女人,将她桎梏在胸前,背对厅门。

    更离谱的是,他的大手,一只紧紧箍住小女人的腰际,另一只,却极快的撩起小女人身前的长裙,直达腰际。

    戴雨潇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懵了,紧紧护住腰间,却因为猝不及防,还是被男人的大手抢占了先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