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二百零七章 暴虐的极致
    庄语岑已经走进来了,脚步声很轻,在戴雨潇听来,却很重。他每踏出一步,都重重的踏在她的心坎上。

    “混蛋!放我下来!”戴雨潇虽然不知道慕冷睿抱起她的用意是什么,而她被他这样暧昧的抱着,十分不雅。

    她是想庄语岑知难而退,却只是想以一种柔和高雅的方式,比如,慕冷睿,这个正在紧紧箍住她腰际的男人,可以单膝跪地向她求婚,不管几分真几分假,只要能让庄语岑知难而退,她都乐意接受。

    而他直接将她抱起来,这是要做什么?让庄语岑看到他们关系如此亲密,让他心理上受刺激而默默离开吗?她可不想这么做。

    毕竟,那是青梅竹马的昔日恋人,她,还想在他面前保持相对完美的形象,哪怕仅仅是存活在记忆中的也好。

    “混蛋!你要做什么?放我下来!”戴雨潇在他怀中挣扎着,小手捶打着他坚实的胸膛。

    慕冷睿不顾小女人的捶打,一只大手箍住她柔软的腰际,另一只大手,硬生生将她向下垂着的双腿抬起来,分开,迫使小女人白皙修长的双腿环住他的腰际。

    为了不让小女人动弹,大手紧紧扣住富有弹性的翘臀,迫使她的身体紧紧贴着自己。

    戴雨潇突然意识到什么,慌乱的挣扎着:“混蛋,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慕冷睿一脸倨傲的阴鸷,这个柔弱的小女人,怎么可能忤逆的了他的意志,大手加快动作,刻不容缓。

    他也看到,身穿白色西装的庄语岑走进厅门,捧着鲜艳的玫瑰花束向这边走过来。

    好……很好……非常好…… 慕冷睿唇角勾起邪魅的笑,笑的不可一世。

    他就盼着这个男人越走越近,这样,他才好进行下一步动作,彻底摧毁这个风度翩翩的情敌的意志,让他,以后,再也不敢打怀中小女人的主意。

    不顾小女人的挣扎,果断的拉开长裤的拉链,将内裤向下一扯,火热的坚硬便抵在小女人的腰间。

    “混蛋,放我下来,你要做什么!”庄语岑越走越近,戴雨潇却不敢大声呼喊,不想青梅竹马的昔日恋人,看到她如此狼狈的样子。

    她愤怒的低声呜咽,隔着衣物,她已经感觉到男人部位的灼热,将她的肌肤烙的生疼。

    这个男人,这个疯狂的男人,这个倨傲的不可一世的男人,究竟要做什么?她不敢想象,全身的神经极度绷紧,面部表情僵硬。

    慕冷睿看庄语岑走到可以清晰看到他们动作的范围之内,邪魅一笑,笑的倾国倾城,魅惑众生。

    他的大手摸索着,不用看,便知道小女人已经穿了纯色的平角内裤,那样绵软的质地,触感很好,正好配上她完美的肌肤。

    一根手指探入平坦的小腹,拽住内裤的前襟,轻轻向下一扯,戴雨潇慌乱的伸手护住,却已经来不及,内裤轻轻一声嘶鸣,便被无情的扯裂。

    慕冷睿扣住小女人弹性的翘臀,将她柔软的身体轻轻上举,火热的坚硬抵住她腿心的柔软,狠狠刺入。

    “啊!”戴雨潇一声惨烈的呼叫,那根粗壮的火热已经几乎将她的身体贯穿。

    没有任何温存,没有任何前戏,毫无预兆的,狠狠的,刺入她的身体。

    疼痛,疼痛,干涩的疼痛,渗血的疼痛,腿心突然被刺入的异物感,这些强烈的不适感,让她头脑一片混沌,几近窒息。

    “混蛋,恶魔!”戴雨潇无力的诅咒着,却无法抵挡男人猛烈的动作。

    慕冷睿旁若无人的,大手扶着小女人的翘臀,猛烈的,退出,再,退出。

    “宝贝,你不是想接受庄语岑的求婚吗?如果他看到你被别的男人占有,还肯当场向你求婚的话,我心甘情愿的退出……”慕冷睿阴冷的在小女人耳边低语,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耳际,却带着刺骨的寒冷。

    “混蛋,恶魔……”戴雨潇低声呜咽的诅咒着,她终于知道这个男人的最终动机是什么。

    这个男人,要以最惨烈的方式,让庄语岑死心,让她死心,彻底断了两个人重归于好的念头。

    他说的对,如果庄语岑,真的看到她与慕冷睿正在上演爱情动作片,还能够单膝跪地向她求婚的话,他就会退出,再也不会干扰两个人。

    可是,不管是庄语岑,还是其他任何一个男人,如何能够接受心爱的女人就在面前chiluo裸的与其他男人巫山**?

    况且,还是选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选在这个庄语岑大张旗鼓,轰动全城的洒满一路玫瑰,专程跑来求婚的日子。

    “慕冷睿,你好恶毒……”戴雨潇低声呜咽着,却无力改变目前的状况,只能深深的将头埋在男人的胸前,两只柔弱的手臂,无力的环住男人的脖颈,任凭他肆意妄为。

    “我恶毒?多谢你夸奖……”慕冷睿阴冷的笑着,一低头,猛然噙住小女人娇嫩的唇瓣,将她后面所有的咒骂全部吞噬殆尽。

    戴雨潇虚弱无力的闭上眼,浓密的眼睫毛,早已经被渗出的泪水打湿,她面对这个疯狂的男人,还能做什么,只能无声的哭泣。

    也只有他,只有这个霸道的不可一世的男人,做得出这种事情,毫不在乎她的感受,也不在意任何影响,在她青梅竹马的旧情人面前,肆无忌惮的将她占有。

    这个暴虐的男人,将她的全部计划都打破,摧毁性的打破,所有温情于他而言都是多余的,他需要的,只是占有,占有,占有!

    他要做的,只是通过这种极端暴虐的方式,向庄语岑宣战,彻底摧毁他的自尊和意志。

    慕冷睿火热的坚硬,带着灼人的温度,在小女人腿心的幽深里进进出出,这种疯狂,让他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他粗重的喘息着,胸腔有一股炽烈的火焰,急需喷发,他要将怀中的小女人随着他一起舞动,一起燃烧,哪怕灰飞烟灭。

    小女人微卷的长发,随着男人猛烈的动作飞舞飘扬,舞出狂乱跳跃的音符。

    她的曳地长裙,长长的遮住弹性的翘臀,而随着男人猛烈的动作,臀部不可避免的将长裙撑起一个弧度,跌宕起伏。

    长裙从上至下,一直到裙摆,都随着男人的剧烈动作而律动起来,泛起一阵阵涟漪。

    庄语岑,今天格外精神抖擞,英气逼人。如果白色西装穿在别人身上显得矫情的话,而他,却像是专门的MODEL,不是这身西装装点了他,而是他这个英俊的男人,装点了这身西装。

    今天这个创意,是他花尽心思想出来的,他一定要尽全力感动戴雨潇,将她的心,深切的唤回到他身边。

    至于过往,不管是不堪的记忆,还是无法澄清的误会,那些,统统都不重要了,统统都作为云烟,随风消散。

    他只想,青梅竹马的恋人戴雨潇,能够再次接纳他,给他机会,让他无微不至的照顾她,给她一个全新的未来。

    她不是一直怪他唯唯诺诺,怪他一直不能给她一个名分吗?

    那么,今天,他将这个名分之举演绎到极致,他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正在如此热切的追求着戴雨潇。

    为了今天这个疯狂而又浪漫的举动,他几夜未眠,将附近城市的玫瑰花园全部聚拢来,这一路铺陈而来的玫瑰花,整整来自五个不同城市。

    而他手上捧着的玫瑰花束,是他亲手制作的,他要用心,用全部的力量,用全部的热忱,将小女人戴雨潇唤回到他身边。

    他的疯狂举动,出其意料的得到父母的认可和大力支持,父亲甚至动用警力,帮他调查各地的玫瑰花园信息,而母亲陈妙言,悉心的教他如何制作花束。

    仍旧四野一片漆黑的凌晨时分,几夜未眠的他,丝毫没有感觉到困倦,反而精神焕发。

    换好衣服,捧着玫瑰花束出门的时候,母亲给他一个响亮的吻,大声鼓励他:“儿子,勇敢的去追吧,把那个小妮子给我追回来!她应该是我们庄家的儿媳妇!”

    这次,他有足够的信心打动戴雨潇,他甚至想象到了这个小女人羞怯的接受他求婚的样子,伸出纤细的手指,让他戴上那枚求婚戒指。

    装在西装口袋内的戒指,名字叫做“CHERISH”,出自丹麦一个名师之手,取名“CHERISH”,就是提醒男女双方互相珍惜之意。

    他与戴雨潇经历那么多,还有什么理由不彼此珍惜?这枚颇具深意的戒指,对于他们而言,再也合适不过。

    他要将这枚熠熠闪光的戒指,亲手给小女人戴上,他要宠爱她一辈子,让她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庄语岑怀揣着美丽的憧憬与梦想,走进大厅的时候,唇角勾起飞扬的笑意。

    他心中,还是有些惴惴不安,如果,戴雨潇真的拒绝他怎么办?虽然他有足够的信心打动她,万一呢,她真的不接受呢?

    握着玫瑰花束的手心,也沁出冷汗来,可见他心情是多么的紧张。

    他心中暗暗做决定,如果真的惨遭拒绝,他一定会长跪不起,不在乎其他人的目光,不在乎各路记者的吹捧,直到戴雨潇答应为止。

    刚刚驶入戴家宅门的时候,佣人王妈冲出来,果断的拦阻着记者,是戴雨潇害羞了吗?她一向不喜欢张扬,她的心,为之所动了吗?不想太多人见证她的羞涩吗?

    如果说,戴雨潇真的拒绝他,只能说明他做的不够好,他一定会再接再厉,他欠她的,实在太多了,如果他以前能够果断的站在她身边,给她强有力的庇护,她也不至于遭受那么多的伤害。

    所以,就算她拒绝他,也是他应有的惩罚,他甘愿受罚,却绝不会因此而退缩。

    庄语岑唇角带着微笑,低头轻嗅花香,好醉人的花香,正如小女人娇怯的体香,让他向往,让他不由得迷醉。

    “啊”的一声,小女人的尖叫,打断了他所有的憧憬和向往,他抬起头,眼前发生的一切,让他茫然失措。

    手中的玫瑰花,怦然落地,玫瑰花瓣猝然跌落,片片飞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