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二百零八章 炽烈的快意
    庄语岑怔然呆立原地,眼前发生的情景,让他此生都无法忘记。

    男人微眯着眼眸,却掩不住的冷酷阴侫,大手紧紧扣住小女人的翘臀,前后运动,剧烈起伏,骨节分明突出。距离这么远,他都能听得到男人粗重却又炽烈的喘息。

    在他怀中的小女人,美丽的脖颈向后仰着,看不到她的表情,只能看到男人的头低下去,狠狠的吻嗜着她的脸。

    这个小女人,还能是谁,就是他心爱的女人,戴雨潇。就在他面前,与另一个人男人,他的情敌,慕冷睿,欢好。

    不是在卧室,不是在什么隐秘的地方,而是在这样随时都有可能出现记者的大厅,欢好。

    随着玫瑰花束落地的那一刻,他的心,也怦然坠地,四散飞落,溅起星星点点的血花。

    心,在绞痛,有一把刺刀,深深的去,用力的搅动,不搅成碎片不肯罢休。

    浪漫风情的波西米亚长裙,向后垂着,小女人的臀部跌宕起伏,每起伏,他的心就狠狠绞痛一次,他还能看到小女人白皙修长的腿。

    梦魇,梦魇,梦魇……他几夜未眠,多么希望眼前的这一幕,只是梦魇。

    男人猛烈的动作,女人压抑的,无不刺激着他的神经,迫使他清醒的认识到,着一切都是真实的。

    怔然片刻,庄语岑转身离去,离去的脚步卷挟起片片花瓣,却不能带走落地的花魂。

    他走出大厅门口,迎面赶来突破王妈阻拦的记者。

    “庄先生,戴雨潇小姐在不在里面,您求婚成功了吗?”

    “庄先生,戴雨潇看到您以后,有什么反应,是不是很开心呢?”

    “庄先生,戴雨潇小姐怎么没跟您一起出来,是怕羞吗?这是多么荣光的事情,她该很欣喜才对……”

    “庄先生……您怎么不说话……庄先生……庄先生!”

    庄语岑一边往外走,记者们一边簇拥着提问,一边追赶,不管他的表情多难堪,一直在喋喋不休的问,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

    他默默无语的朝左边迈出一步,记者便阻挡在左边,朝右边迈出一步,记者又纷纷跑到右边挡住他的去路。

    不管他怎么东奔西突,都无法摆脱记者的包围圈,缠的他不厌其烦,本来刚刚遭受致命打击的他,更加心浮气躁。

    “滚开!”一向隐忍的庄语岑,终于从胸腔内迸发出一声怒吼,将现场的记者吼的一愣。

    “不说就不说嘛……看来是碰钉子了呢,被戴雨潇拒绝了,也不至于发那么大的火气……”一位记者惺惺的说。

    “就是嘛,就是嘛!摆什么架子嘛,只不过是求婚嘛……”另一个记者跟着帮腔。

    “算了,不问他了,我们直接去问戴雨潇……”一个染了栗色头发的女记者首先向大厅的方向走去。

    其他记者听了她的话,颇受启发,纷纷尾随着簇拥而去,直奔大厅。

    心情沮丧的庄语岑,看到这状态慌神了,戴雨潇,正在与慕冷睿在大厅内热火朝天的巫山**,这怎么可以让记者见到。

    让这些八卦记者见到了,慕冷睿风流成性,即便被记者撞见了,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可是,戴雨潇今后的声誉该怎么办?

    情急之中,他冲着这群人的背影怒吼一声:“戴雨潇没在里面,她让我去慕家豪宅找她,你们去大厅做什么?!”

    记者们纷纷驻足,面面相觑,对他的话将信将疑。

    “我现在就去慕家豪宅,这个大厅,你们愿意去,尽管去!”庄语岑转身便走,朝他铺满玫瑰的返程之路走去。

    “呀,看来是真的……庄语岑求婚的对象,在慕家豪宅?这可是更火爆的消息呢……”那位栗色头发的女记者挤眉弄眼。

    “走啊,走啊,我们去慕家豪宅啊……”有人带头呼喊着,首先折返,从记者堆里冲出来。

    其他记者和摄影师扛着器材,停下去往大厅的脚步,折返向宅门的方向涌过去。

    王妈赶过来,看到蜂拥向门口的记者,感激的对庄语岑说:“庄少爷,谢谢你帮我解围,小姐没事吧?”

    她这么一问,庄语岑阴沉着脸还没开口,便被敏锐的记者意识到,戴雨潇就在大厅里,不然王妈不会这么问。

    “啊,戴雨潇还在大厅里,我们返回去!”一个记者高声说。

    记者们停住脚步,再度向大厅方向涌来,王妈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匆忙上前,张开手臂阻拦者众人,可是凭她一个人,怎么可能拦得住那么多的记者。

    庄语岑冲过去对着那群记者拳打脚踢,有几个记者被他打倒在地,却无法阻拦他们八卦的疯狂热情,就像打不死的小强,从地上爬起来,立刻又向大厅奔去。

    庄语岑无能为力,而他,也不想再次面对让他痛彻心扉的场面,揉了揉打人之后发酸的手臂,一个人冷冷清清的走向折返的路途。

    凌晨时分出发时,他被多少人簇拥着,一路上洒满鲜花,又备受多少人瞩目。

    而现在返回的路途中,虽然也是一地的鲜花,却没能载回他心爱的女人——戴雨潇。

    慕冷睿眼角的余光,看到庄语岑猝然而走,放开小女人的唇瓣,唇角勾起邪恶的微笑。

    小女人的唇瓣,由于他用力的shunxi,而变得红肿,却更多了几分妩媚与性感,微微启开,无力的喘息。

    这些,都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原本,他今天想做的已经做到了,想要打击的人,已经打击到了,他可以就此停下。

    然而,小女人受虐的神情,让他勃发出一种肆虐的**,他不舍得放下手中的小女人,大力的桎梏住小女人的身体,恨不得将她娇弱的身体揉碎,融进他的骨血里去。

    戴雨潇已经精神恍惚,双眸迷离,看不清楚面前的男人,看不清楚自己,看不清楚过去的世界,看不清楚前方的路途。

    男人灼热的利器,在她柔软的幽深里,肆意进出,再一次让她产生初夜的受虐感,第一次被这个男人掠夺的耻辱,和无助,油然而生。

    “我恨你……”她说不出别的话,只有这三个字,可以清晰的表达她全部的意愿。

    慕冷睿……慕冷睿……慕冷睿……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这样的动作,不仅仅是摧毁了庄语岑与自己重归于好的任何希望,更是摧毁了她对这个暴虐男人的所有信任,与依恋。

    越来越能看清楚本心,内心里,自己是多么的仇恨着这个男人,恨他夺走了第一次,颠覆了她的平静生活,颠覆了她所有单纯的向往。

    现在,还残忍的颠覆了她的自尊,在昔日恋人面前的自尊。将她的孤傲,自信,高贵,全部打入谷底,毫不留情。

    “你恨吧!恨我,就喊出来吧!”慕冷睿带着报复的快感,阴侫的说。幽深的双眸,射出狼一般绿莹莹的光芒。

    他似乎不满小女人沉默的反应,就连她娇弱的低吟,都让他觉得不畅快淋漓,这不是他想要的效果,他想要更多,更多!

    他缓缓退出,停顿几秒,小女人微微睁开迷离的眼眸,以为梦魇就要结束了,舔舔干涸红肿的唇瓣,小手离开男人的脖颈,挣扎着想下地。

    双腿已经有些酸痛,即便垂下来,也有几分吃力。

    男人微微一笑,凭空将小女人的身体调转来,让她同样面向大厅门口,一把将纯色的平角内裤扯下,灼热的利器,从后面狠狠的刺入。

    “啊!”戴雨潇失控的惊叫出声,疼痛,屈辱,一并涌上心头。她哪里料到,慕冷睿只不过是稍稍停息,并没有打算放过她。

    她看到不远处地上散乱的玫瑰花束,和散落在地上的花瓣,那样的嫣红,刺痛她的眼睛。

    虽然并没有看到庄语岑,而这束花表明,就在慕冷睿如火如荼的扣住她肆虐的时候,昔日的恋人就在不远处看着他们。

    背对着这个男人,更加无力反抗,她当真就感觉是个仿真娃娃,被身后的男人肆意nvedai,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手脚都无力的垂落,随着男人的施虐律动。

    那火热的坚硬,更加凶狠的进出,胀满,腾空,再胀满,再腾空,反反复复的在她幽深地带凌迟,带着炽烈的快感,片片凌迟。

    她能感觉到男人呼吸的粗重,和他蓄积的热量,那灼热的利器,刺激的她光滑的内里急剧收缩,而他并不肯罢休,依旧不依不饶的挤进去,退出来,再挤进去,如此反复。

    而更加让她惊恐的是,大厅门口突然出现了一群人,分明是记者,还扛着那么多的摄影器材。

    他们来做什么?王妈呢,王妈去哪里了,怎么不拦住他们?

    他们是跟随庄语岑来的吗?为什么庄语岑走了,他们却没有一起走?

    她如今这个样子,怎么能够见到记者,被庄语岑撞见已经足够难堪,已经让她颜面尽失,怎么可以还让这些记者撞见?

    这些八卦记者,才不会顾及她是什么华娱财团的在任董事长,更不会顾及她是否被凌辱,他们在意的,只是噱头,无止无休的噱头。

    她仿佛见到了明天,铺天盖地的消息,铺天盖地的照片,题目有可能是什么,情场王子与名门淑媛肆意狂欢?

    那些前赴后继追捧慕大少爷的女人们,会不会就此将她当做空前的强敌,她以后该如何出门,该如何生存在这个消息瞬间流通的社会里?

    其他人的眼光,不考虑也罢,那么,华娱财团的员工呢?华娱财团的合作伙伴呢?会不会因为爆发而出的不雅照片致使财团名誉大损?

    现在该怎么办?该怎么办?戴雨潇的心,狂乱到极点,小手胡乱的抓挠着,却找不到任何着力点,全身的血液都集中上涌,几乎都要冲破天灵盖。

    如果能够喷薄而出也就罢了,大不了血溅当场,而眼前的情形便是,让她无地自容,让她无路可退,让她生不如死。

    此情此景,戴雨潇不得不低声央求身后的男人,央求他立刻停下来,那么,他们还有逃脱的希望,不至于让这种私密的床弟之事都大白于天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