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二百一十三章 赶尽杀绝的招数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二百一十三章 赶尽杀绝的招数

    陈妙言这一跪倒,将戴雨潇吓得不轻,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这位政要的太太如此不顾形象,居然屈尊跪在她面前。

    “伯母,您这是做什么,快点起来啊……”戴雨潇赶忙搀扶,神色慌乱。

    “雨潇,以前是伯母不好,不该拆散你和语岑,你别跟我们这黄土埋半截的老人家计较,求求你,救救语岑,没有你他活不下去……”陈妙言固执的不肯起来,泣不成声。

    “伯母,您先起来说话,我们做晚辈的真的承受不起……”戴雨潇被陈妙言惹的,眼角也有点润湿,小手抓住陈妙言的手臂,想将她拽起来,力气太小,却怎么都拽不起来。

    “雨潇,语岑他失忆了……只记得你,连我这个做妈妈的都不认识了……呜呜呜……”说道伤心处,陈妙言嚎啕大哭。

    什么,庄语岑怎么会失忆了?戴雨潇半天晃不过神来,这件事情,对于她而言,不是一般的震惊。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无端失忆?

    她扶着陈妙言的手僵住,不能动作,有些狐疑的看看面前痛哭的不能自已的陈妙言,甚至有些怀疑,是庄语岑和他母亲串通好的,演一场戏给她看。

    为的就是让她心软,迫使她回到庄语岑的身边去。这种情况大有可能。

    可是,陈妙言依旧在痛哭,身体瘫软在地上,不像是假的,有哪个母亲可能会咒自己的儿子失忆,她的这种痛苦,恐怕不容易装出来。

    “伯母,语岑他,怎么会失忆了?”戴雨潇声音有些发颤,她不愿意相信这是事实。

    “那天,他求婚不成,驾车回家,遭遇车祸……头部受伤……醒过来以后就不认识我了,只记得你,只记得你……”陈妙言哽咽着说完大致情况。

    戴雨潇的小手从陈妙言的手臂上垂落下来,大脑一片空白,车祸,车祸,怎么会突然车祸,这也实在太蹊跷。

    内心里,对庄语岑充满歉疚,本想以一种柔和的方式拒绝他,哪里料到慕冷睿会采取那么极端的方式,深深的刺激到庄语岑。

    泪水从眼角滑落,晶亮的黑瞳里变得雾气腾腾,双眸定定的看着不远处,那个地方就是庄语岑过来求婚,玫瑰花散落一地的地方。

    都怪那个慕冷睿,那个混蛋,怎么会那么变态,想出那么怪异的招数,庄语岑受到这么大的刺激,全都是拜他所赐!

    “雨潇……求求你,医生说,如果你肯帮忙的话,他才有康复的希望……”陈妙言乞求着,泪水连连。

    戴雨潇擦拭一下眼泪,虽然她已经不爱庄语岑,却不能在这种情况下坐视不理。

    毕竟从一年前,追溯到几岁,这个男人在她生命中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

    “伯母,您放心,我现在就跟您去医院,我不会放下语岑不管的……”戴雨潇扶起陈妙言,目光笃定。

    “真的吗,雨潇,你真好……难怪语岑喜欢你那么多年,你真是一个好姑娘……”陈妙言破涕为笑,激动的抓住戴雨潇的手。

    面对陈妙言的夸奖,戴雨潇有几分羞馁,如果庄语岑的母亲知道,庄语岑是看到她和别的男人在大厅里XXOO才大受刺激的话,还会不会夸奖她是一个好姑娘呢。

    庄语岑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跟她有脱不了的干系,拯救庄语岑,是她的责任。

    “嗯!伯母,我们现在就走!”戴雨潇拎起长裙的一角,首先走在前面。

    陈妙言欣喜万分,将手中的匕首丢到一旁,跑着小碎步跟上,王妈赶紧将那只闪着寒光让她心颤的匕首收起来。

    两个人走到门口,戴雨潇打开厅门,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皱起眉头,停住脚步,又把刚刚打开的厅门关起来。

    陈妙言慌张起来,以为她要反悔:“雨潇,怎么了,怎么不走了,你后悔了?”

    戴雨潇轻声浅笑,这位母亲,担心儿子过度,她虽然算不得什么大人物,言而有信言出必行她还是懂得的。

    “伯母,您别担心,我只是突然想起来,小时候语岑最喜欢给我太妃糖吃,我想回去房间拿一罐太妃糖出来,没准对语岑恢复记忆有帮助……”戴雨潇转身想回去。

    刚走一步,被紧张的陈妙言拽住,她还是不放心:“不用了,雨潇,太妃糖我们可以路上买,到处都可以买得到,我们先别耽搁时间了……”

    戴雨潇莞尔一笑,看陈妙言如此紧张,也不好固执己见,只好点点头:“那好吧,我们道店里买也一样的……”

    陈妙言生怕她跑掉一样,拽着她的手臂,有点用力的往前拖,戴雨潇显得十分被动,又怕引起误会不好挣脱,就被动的跟着她往前走。

    两个人刚刚走出厅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慕冷睿到了门口,挡住去路,他一脸阴鸷,倨傲的看着两个人。

    “到哪里去?”慕冷睿冷冷的问,幽深的眼眸射出凛冽的光来,带着审视,在小女人脸上不满的扫来扫去。

    “我去医院,庄语岑受伤了,而且失忆了,我必须去救救他!”戴雨潇看到这个男人,心中有几分紧张,还是极力压制住,尽量不现出慌乱的神色。

    陈妙言怔然盯住眼前的男人,上下打量,终于认出这个男人是谁以后,停顿几秒,突然发狂的冲上前去,撒泼似的对着男人撕扯,这让戴雨潇不知所措。

    难道,陈妙言知道庄语岑求婚失败的原因?知道是慕冷睿在大厅内qiangbao自己,才刺激的庄语岑心灰意冷?

    如果真的是这样,她真的颜面无存,还怎么面对庄语岑的母亲,干脆找个地缝钻下去的好,还有什么脸面跟她去见庄语岑。

    慕冷睿显然也惊愕的很,他只是来阻拦戴雨潇的,还没怎么开口,就被这个中年女人莫名其妙的撕扯,难道,她知道他是她宝贝儿子的情敌?

    这世上,哪有这样的母亲,袒护儿子有点过头了吧,还要帮助儿子教训他的情敌麽?

    “你这个王八蛋,慕冷睿!我儿子变成这样都是你害的!”陈妙言一边厮打,一边怒骂,眼睛里喷出愤怒的火焰来。

    戴雨潇很想劝解,却不好上前劝解,慕冷睿等同于间接性的伤害到庄语岑,有过错,可是,这种事情都没羞于启齿,尤其是在长辈面前。

    慕冷睿任陈妙言发泄一会,看她无止无休,不由得恼火,这个老女人,还没完没了了,帮助儿子教训情敌也就罢了,还没有限制了?

    他冷冷的拎起陈妙言脖颈后的衣服,轻轻一提,她丰腴的身体就被提离地面,而且她的手脚,只能在空气中胡乱飞舞,再也碰不到慕冷睿分毫。

    “庄太太,我看你是长辈,才让你几分,请你自重!”慕冷睿冷冷的将她丢到一旁,面无表情的说,冷冷的拍打一下双手,似乎拎着她的衣服都脏了他的手。

    戴雨潇赶忙上前,想搀扶起陈妙言,也想顺便安慰安慰她。

    她深知慕冷睿的脾气,陈妙言这样对待慕冷睿,如果真的把他激怒了,可不是什么好事,慕冷睿极少对人如此有耐心,任她发泄一会,已经是网开一面了。

    陈妙言跌落到地上,虽然疼痛,却根本不顾及,立刻爬起来再次向慕冷睿冲过去,像是发狂的母狮子一样,头发蓬乱,面容狰狞。

    “慕冷睿!不要以为你家大业大,就可以随便欺负人!我庄家也不是吃素的!”陈妙言发狂的怒吼,眼睛通红,射出无边无际的恨意来。

    慕冷睿浓眉紧蹙,更加摸不着头脑,他怎么欺负庄语岑了?难道,他占有这个小女人,就是对他的欺负了?

    照此推理的话,那么多觊觎小女人美貌的人,是不是都被他欺负了?他居然无声无息的欺负到那么多人,那也太滑稽了。

    “你儿子心理承受能力差,就不要怪别人,想跟我抢女人,也要掂掂自己的斤两!”慕冷睿冷冷的说,话语里不无轻蔑。

    “慕冷睿!你这个混蛋!你和我儿子可以公平竞争,为什么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你算什么男人!你卑鄙!你无耻!”陈妙言怒骂,用最难听的词汇咒骂。

    “下三滥?!”戴雨潇脸色通红,嘴巴张大,呈O字型。这不是连她也一起骂了?她的行为,真的让这个中年女人如此不堪吗?

    慕冷睿再次将对着他拳打脚踢的中年女人提离地面,不屑一顾的说:“我和我的女人XXOO是我们的事,被你儿子撞见,我们还觉得晦气呢,谁让他不自量力,明明知道是我的女人,还非要跟我抢……承受能力那么差,看来我真高估他了!”

    戴雨潇面红耳赤,这个慕冷睿,怎么可以将这种话都讲出来,她真想立刻转身走人,这简直就是对她的第二次羞辱。

    他也太骄傲了,太不可一世,这种床弟之事,即便被人知道了,也不好自己还讲出来,这不是自打嘴巴,故意给人话柄?

    果然,陈妙言愣了一会,旋即更加愤怒,看戴雨潇的眼神也怪异起来:“原来如此,你刺激我儿子也就罢了,为什么还开车撞他!你还有没有人性了,难道你想赶尽杀绝吗?你算什么男子汉!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打击情敌?”

    戴雨潇愣住了,贝齿紧咬,面前的这个男人,更加狰狞,更加陌生,慕冷睿,居然瞒着她做了这么卑鄙的事情。

    在大厅里公然将她qiangbao,以此刺激到庄语岑,打击他的自尊,让他知难而退,已经够是极端的方式了,他居然,还想赶尽杀绝,居然想撞死庄语岑!

    这让她想起东方靖一,当初也是因为她,因为她和东方靖一结婚,这个男人妒火中烧,设计东方靖一被欧阳铩羽打伤,虽然保住一条命,却已经算是半个残疾。

    为什么,只要对她好的男人,慕冷睿都不肯放过,一个都不肯放过!这个恶魔!

    戴雨潇步步后退,轻轻的摇头,黑瞳中溢满恐惧,眼前这个英俊的男人,仿佛变成了青面獠牙的厉鬼一般,让她心悸,让她不由自主的后退。

    这个男人,实在太令她失望了,这次,她失望到了极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