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二百一十四章 以卵击石
    慕冷睿也在诧异,他当时和戴雨潇在一起,只顾得尽情享受欢愉,哪里有时间去开车撞伤庄语岑?这个中年女人,怎么可以没有根据的乱说话。

    看来,这个庄太太,实在护独,为了帮助儿子抢夺女人,居然这么污蔑他。

    “庄太太,你想借题发挥的话,也要看看对象,刻意诽谤,是要坐牢的!”他冷冷的说,凉薄的唇尽显冷漠,对这个中年女人的话不屑一顾。

    “诽谤?交通局的人都有录像为证,就是你们慕家的人,就是那辆火红色的迈巴赫!做了亏心事却不敢承认,原来这就是慕大少爷的作风,真是让人大开眼界!”陈妙言怒极反笑,口气中不无鄙夷。

    “如果是我做过的,我用得着掩饰?”慕冷睿霸气外露,倨傲的不可一世。

    戴雨潇眼睛睁大的骇人,似乎在努力看清楚面前的这个男人,试图看清楚他的内心,他真的有这么卑鄙吗?他真的开车撞伤庄语岑吗?

    按照惯性思维,即便他做过的错事,他都从未辩解过,因为,以他的实力,就算做了错事,没有任何人能够追究他的责任,他亦没有掩饰或者辩解的必要。

    “你当然用不着掩饰,连你和这个小jianrenXXOO都被我儿子撞见,你还有什么可掩饰的!”陈妙言恶狠狠的说,鄙夷的眼神,落在不知所措的戴雨潇身上。

    戴雨潇委屈的眼泪落下来,无力辩解,只能哀怨的盯着罪魁祸首,那个霸道的男人——慕冷睿,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刚才陈妙言还对她心肝宝贝一样的祈求,现在,变化这么大,尤其那种鄙夷的眼神,真的让她受不了,满心的疼痛。

    “伯母,我……您先不要生气,别气坏了身体,语岑还需要您照顾……”戴雨潇走上前,想安慰一下陈妙言。

    “滚开,别脏了我的衣服!我儿子怎么会喜欢你这种女人!”陈妙言毫不客气的将她伸过来的小手打落,口气里满是厌恶。

    “你现在还想去看庄语岑吗?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慕冷睿阴阳怪气的说,他看不惯这个小女人还一副讨好的神情,主动去安慰庄语岑的母亲。

    这就是她柔弱的地方,总是觉得她亏欠别人,她哪里亏欠了,看她被人如此嫌恶的羞辱,他恨铁不成钢,却想她从此接受教训,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被慕冷睿如此讽刺,戴雨潇心中的怒火迸发出来,她遭人嫌恶,遭人冷眼,都是拜他所赐,他居然还阴阳怪气的样子。

    “慕冷睿,你混蛋!”戴雨潇冲上前,怒不可遏的扬起手来,对着那张英俊的脸狠狠挥过去,用尽全身的力气。

    慕冷睿早有准备,默然不语,向后退了一步,稍稍一闪,便避过她挥过来的手掌。

    这个小女人,越来越无法无天了,这次居然要在外人面前动手打他,看来,他要好好调教她才是,不能放任她如此下去。

    戴雨潇一掌打空,因为用了十足的力道,手掌落空,身体蓄满的力量便偏斜了,身体不由自主的向一旁倾倒,眼看就要摔倒在地上。

    大厅门口的大理石地面,很滑,她摔出去的力度,加上几步滑行,恐怕要跌到摆在门口的绿色盆栽上,不头破血流算是便宜她了。

    慕冷睿眉头一皱,这个小女人,没有力气教训人,却偏要逞强,凉薄的唇紧紧抿着,却不由自主的大手一伸,将快要跌倒的小女人一把拽过来。

    戴雨潇控制不住身体摔倒的方向和力度,仓皇间闭上眼睛,打算就此认命,谁让她做了错事,刺激到庄语岑,就算摔的头破血流,也都是她应得的惩罚。

    身体快要撞到盆栽的时候,她的鼻尖嗅到盆栽的清香,身体却陡然回转,一只大手将她猛然拽起来,她重重的跌入男人坚实的怀抱里。

    这个男人,以为拉了她一把,就可以新帐旧账一笔勾销吗?她可不想领他这份情!

    这个魔鬼的怀抱,凶险异常,她才不敢继续贪恋下去,她一定要努力逃离他的怀抱,没有多想,一扭头,朝着男人的手臂狠狠咬下去。

    慕冷睿猝不及防,哪里料到他好心将她拉起来,解救她于危难之间,她却狠狠的咬他一口,这一口咬的,实在没有来由。

    一股腥甜涌入齿颊间,戴雨潇秀眉微抬,眼角的余光瞥着那人的表情。

    很奇怪,他面无表情,没有任何痛苦的神色,仿佛咬的不是他的手臂一般,他是木头人吗,一点痛感都没有?

    看来,他真的不是一般的冷血,对待自己都那么冷血,那么对待别人呢,能好到哪里去?

    也许,这就是他能够想出那样极端的方式,刺激庄语岑的原因所在,只有足够狠毒,足够冷漠,才能够想出那样极端的招数。

    慕冷睿凉薄的唇紧紧抿着,手臂上的疼痛传来,让他有些恼怒,这个小女人,真是不知道好歹,居然咬的这么重,她娇嫩的唇瓣已经染上了他的血迹。

    上次的惩罚,还是太轻了,他要好好调教她才是,让她知道谁才是主宰,让她知道自己应该站在那边,不能胡乱站错了位置,更不能胡乱咬人。

    戴雨潇疑惑的抬起头来,迎上慕冷睿凛冽的双眸,射出的寒光让她不由自主的发抖。

    “混蛋,你放开我!卑鄙,无耻!”为了掩饰内心的恐慌,她口不择言的咒骂着,内心里,恨不得将他的祖宗几代都问候一遍。

    慕冷睿猛然一低头,狠狠擒住小女人娇嫩的唇瓣,上面还沾染了他的鲜血,用力的shunxi,将小女人的咒骂全部吞噬殆尽。

    “唔——”戴雨潇羞愤难当,却无力抵挡,娇弱的身体不安的扭动,却被男人的大手紧紧桎梏住,无力逃脱。

    一旁的陈妙言,看到眼前的情景,大受刺激,本来将戴雨潇视作未来的儿媳妇,可是慕冷睿公然道破,她的宝贝儿子撞到他们XXOO,这是多么难堪的事情,难怪她的宝贝儿子大受刺激,魂不守舍才出了车祸。

    而现在,两个人更加离谱,居然在她面前接吻?他们那一代人,怎么能够接受如此前卫的思想?真是大逆不道!

    这样的儿媳妇,她哪里敢要?当着她的面,和另一个男人接吻,这大大伤了她作为长辈的自尊心,哪怕她能够看出是慕冷睿主动强迫的,她依然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形。

    这就应了自古以来的看法,即便女人被qiangbao了,被人鄙视,受人唾骂的,依旧是女人,不会是用强的男人。

    “你们这对狗男女!想亲热滚回屋里去,别在这丢人现眼!”陈妙言不顾及庄家和戴家的情谊,怒火攻心的她早就失了分寸。

    戴雨潇焦急的想摆脱,被庄语岑撞破已经足够难堪,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霸道的在陈妙言面前强吻她,这不是更加加深敌意吗?

    男人的舌头侵入她的齿颊间,霸道的舔舐,shunxi,让她几近窒息,头脑一片混沌。

    这个男人,为什么总是突然袭击,让她陷入尴尬境地?强吻也不在意有没有其他人在场?他为什么总是这么霸道?

    不能任由他如此欺凌,戴雨潇贝齿一合,将男人的舌头咬了一口,再霸道的男人也禁不住如此袭击,立刻从她的齿颊间退了出来。

    戴雨潇抓住机会,趁男人掩住嘴巴的机会,从他怀中挣脱出来,向陈妙言的方向靠过去。

    “伯母……您别误会……慕冷睿这个恶魔,上次也是他强迫我,我们快走吧,我们去医院看语岑……”戴雨潇主动上前,讨好的拽住陈妙言的手臂。

    “滚开!小jianren!谁知道你是不是主动勾引他,他是比我儿子帅,比我儿子有钱,你也犯不着这么犯贱!我儿子可承受不起你的假心假意!”陈妙言打落她的手,更加嫌恶,戴雨潇的讨好,没有获得她的好感,反而雪上加霜,认为她是假心假意。

    “老女人,你嘴巴放干净点,不然的话,你和你儿子,会是同样的下场!”慕冷睿无法接受陈妙言如此对待这个小女人,不由自主的袒护起来。

    这句话,却被陈妙言抓住把柄,她冷笑一声:“哼哼,慕大少爷,你终于说实话了,我和我儿子下场一样,都是拜你所赐,是不是?”

    慕冷睿懒得理会她,他犯不着和这个老女人解释,因为他根本没做过,根本没有解释的必要。相信他的人自然会相信他,不相信的人,解释也是徒劳无功。

    他走到小女人面前,不想她再遭受这个老女人的羞辱,低声说:“宝贝,跟我回去吧,明天公司还要开会,你必须出席的。”

    戴雨潇仓皇后退几步,似是躲避洪水猛兽一般,目光惊恐:“你别碰我,别碰我!我要离开你,我要去看语岑……”

    话音刚落,她的身体蓦然腾空,一阵天旋地转,她被这个邪里邪气的男人扛在肩上,不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大踏步的向前走去。

    “混蛋!恶魔!你放我下来!你要带我去哪里!”戴雨潇挣扎着,小手用力的捶打着男人俊挺的后背,却咯的她的小手生疼。

    “慕冷睿,你别想走,把账算清楚!”陈妙言也不肯放过他,不甘心眼睁睁的看着儿子的仇人从眼前溜走,奔上前来意欲袭击。

    如果是庄奉贤在场,绝对不会这么鲁莽,即便明明知道是慕冷睿撞伤他的儿子,也不会如此鲁莽的用身体硬拼,更不会让自己的妻子这么做,这不是以卵击石吗?

    而陈妙言一个女人家,怒火攻心的情况下,六神无主,即便知道她攻击慕冷睿是鸡蛋碰石头,她也要不甘心的碰上一碰。

    慕冷睿被纠缠的心烦,连看也不看,向后飞起一脚,不轻不重的落在女人的膝盖上,使得她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上。

    戴雨潇茫然四顾,慕冷睿没有带她回大厅,却是车库的方向,不由得恐慌起来。这是她的家,她哪里都不想去,这个男人,究竟要带她去哪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