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如此要挟
    戴雨潇被慕冷睿扛在肩上,木偶一般,去向全由这个男人操控,失去主张。

    “混蛋!放我下来!你要带我去哪里!”她高声叫嚷,声音却清脆异常,不知道是不是方才哭泣的原因,嗓音倒是颇为动听。

    慕冷睿不答话,大手紧紧桎梏住小女人的腰际,走到车库,打开车门,将小女人娇弱的身体塞进后座里。

    “我哪里都不去,我要下车!”戴雨潇腾的从座位上直起身来,想打开车门跳出去。

    不知道怎么回事,不仅是车门,连车窗被锁了,她怎么都打不开,急的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珠来,却还是打不开,这是什么设置,怎么打不开呢?

    没有办法,她改变方向,从后面用力的捶打男人座位的后背,用肢体语言表示强烈的抗议:“混蛋,我要下车!”

    慕冷睿漠然不语,启动车子,倒出车库,调转车头,向外驶去。

    戴雨潇不安分的在后面折腾来折腾去,甚至爬起来站在后座上,越过他座位的靠背,俯下身去抢夺方向盘,

    慕冷睿也不制止,猛然加速,惯性作用下,戴雨潇的身体向后跌落,手落空了,整个身体跌进车后座位里。

    “慕冷睿!你混蛋!”戴雨潇在后座内,揉着撞疼的手臂怒骂,疼的她眼泪快要飙出来。

    慕冷睿驾车载着戴雨潇,开到宅院门口的时候,陈妙言早就等候在那里,站在门口中间的位置,阻挡住他的去路。

    慕冷睿浓眉紧蹙,不得不减缓车速,鸣着车笛,示意那个中年女人让路。

    陈妙言本就是故意阻挡在那里的,又岂会让开,看到那辆火红色的迈巴赫,情绪不可抑制的激动起来。

    交通局的人说,就是慕家的人,驾着一辆火红色的迈巴赫,在公路上逆向行驶,迫使庄语岑急刹车,这辆车,就是最好的罪证,容不得他否认。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她不仅不让路,反而直接冲过来,愤怒的拍打着车窗:“慕冷睿,你还狡辩,交通局的人说了,就是一辆火红色的迈巴赫!还是慕家的人,除了你,还会有谁!”

    她的怒骂,车内的慕冷睿和戴雨潇听的清清楚楚,慕冷睿皱起眉头,凉薄的唇紧紧抿着,的确,慕家的人,除了他,谁开迈巴赫,还恰巧是火红色?

    慕家至亲里,据他所知,也没有人开迈巴赫,他的车,也从不外借,这个开着迈巴赫制造事端的人,究竟是谁?

    戴雨潇在后座里,冷漠的说:“我真没想到你这么卑鄙,你趁早让我下车,不然的话,早晚我会把你杀了!”

    “你觉得我有必要否认做过的事情吗?”慕冷睿对于这个小女人不肯信任他,心里不由的烦躁起来。

    “你越来越让我感觉陌生,谁知道你会不会,我只知道,你很卑鄙!”戴雨潇冷漠的说,语气里带着鄙夷。

    她,没办法不冷漠,原本已经为这个男人融化的内心,不可抑制的冰冻起来,她的脸上,恢复了许久前孤傲冷艳的神色。

    车内气氛冰冷,瞬间零下几度,车外却如火如荼的被一个中年女人持续不懈的攻击着。

    “放我下车!”戴雨潇冷漠的说,不是祈求,不是恳求,是命令。

    陈妙言看攻击无果,车还顶着她缓缓向前行驶,向后猛然退出几步,然后心一横,直挺挺的横着躺在地面上,挡住迈巴赫的去路。

    戴雨潇清晰的看到这一幕,惊讶的从后座上直起上身:“停车!停车!快停车!语岑的妈妈在地上躺着,你别伤到她!”

    慕冷睿被她一口一个语岑叫的心烦,醋意横生,对他这么冷漠,却如此亲昵的喊着另外一个男人的名字,真是让他妒火中烧。

    刚才庄语岑的母亲,陈妙言这个老女人,还那样恶毒的咒骂她,现在却还护着她,一个劲的催促她停车,这个小女人,脑子里是不是进水了?分不清好歹,分不清敌我!

    越想越气,她越是催促,他越是不肯停下来,他倒要看看这个中年女人的胆量,是不是真的不怕死,就任凭他撞过去。

    “慕冷睿,你还有没有人性?你想做什么,快停下来!”戴雨潇敲打着车窗,愤怒的质问,车子每前进一分,内心的恐惧就增加几分。

    她已经看不透慕冷睿的内心,无法确定他的真正意图,而他现在的发展方向,就是不顾陈妙言的安危,依旧不紧不慢的行进。

    心底里,戴雨潇已然认定就是慕冷睿撞伤庄语岑,那么既然能够撞伤他,再多撞伤一个人,他这位大少爷也没什么做不出来。

    “慕冷睿!如果你不想我死的话,就停车!”戴雨潇没有办法制止他即将进行的疯狂行为,只能以自身作为筹码威胁他。

    慕冷睿冷漠的说:“现在你心里只有庄语岑,还以此要挟我,你应该去要挟陈妙言才是,看她会不会因此而怜惜你!”

    言外之意,根本不把他放在心上,他为什么还要顾及她的安危?她这种舍己救人的做法,没有获得同情,反而更加让他恼火。

    戴雨潇被他噎的无语,拼命的捶打车窗,而慕冷睿,就是不肯打开车窗,也不肯打开车门,她的小手捶打的通红,也无济于事。

    迈巴赫,距离陈妙言只有一步之遥,她直挺挺的横躺在地上,脸孔朝天,动也不动,根本没有闪避的动作。

    不知道是因为她的宝贝儿子遭遇车祸后失忆了让她心灰意冷,一心求死,还是料定慕冷睿不会碾压过去,以此作为逼迫手段要挟他下车。

    从戴雨潇的角度,已经看不到陈妙言,她心里恐慌到了极点,神经绷紧,时刻准备着接受一种震荡,就是迈巴赫碾压过人身体的震荡。

    或者,凌空传来凄厉的惨叫,车轮下鲜血横流,这些恐怖的景象在她脑海中反复闪现,刺激着她的神经。

    她已经伤害了庄语岑,害得他患上失忆症,她不能再让他的母亲受伤害,否则,她今生都无法心安。

    不能,不能,她绝对不能让这种惨剧发生!她要制止这种疯狂的行为!戴雨潇果断的跳起来,从后面狠狠勒住慕冷睿的脖颈。

    慕冷睿一惊,没想到这个小女人居然对他下狠手,看来她真的把他当做了敌人,如此想着,眼眸中冷意森森。

    可是,这个小女人的想法,怎么那么幼稚,就凭她的力气,除非他心甘情愿,她哪里可以克制住他?

    慕冷睿大手轻轻一拂,戴雨潇就感觉到小手非常吃力,勒住男人脖颈的力度失控的慢慢放松,她不甘心,贝齿一咬,小手的力度再次加强。

    男人默不作声的,只用两根手指,一根根将她的手指撬开,只是几秒钟,她的小手已经从他脖颈上尽数剥落。

    男人毫发无损,脖颈上连条红色的痕迹都没有,小女人的手却尽是红色的印记,十分酸痛,是用力过度导致的。

    戴雨潇没有办法,晶亮的黑瞳在车内扫来扫去,眼神落在驾驶座位旁边的小小储物箱,说不定里面有什么武器。

    她猛然掀开储物箱的盖子,里面除了几个拉罐,什么都没有,颇有些失望,却还是将易拉罐拿起一只,握在手心。

    向下一看,看到一个精巧的金光灿灿的小盒子,不由得好奇,这里面装的什么东西呢,盒子这么漂亮,是不是装着她想要的东西呢?

    她将易拉罐放在身侧,拿起那个精致的小盒子,打开盖子,往掌心里一倒,里面的东西落到掌心里。却让她不由得脸红心跳。

    立刻将手心里的东西装回小盒子,怦然将盖子关上,因为她看到,倒入手心里的就是一个塑料包装,很精巧,赫然写着安全套的字样。

    这个男人,居然在车上放这种东西,难道他时常在车里……这个念头飞快的一闪,让她的脸上顿时红霞尽染。

    她想起,当初慕冷睿在公路上将她掳走,就是不由分说的在车内强要了她,也正是那次,她撞见这个男人和另外一个女人厮磨。

    这个男人,虽然英俊的不可方物,倨傲的不可一世,却实实在在是妖孽重生,在车内备用安全套,岂不是时刻准备与女人**?

    心中怒意更盛,说不清是妒意,还是真的为男人这种行为而羞耻,心中五味杂陈,恨不得立刻将这个英俊的男人摁压在地上,狠狠殴打一通。

    “怎么,这个时候你还迫不及待的需求我?”慕冷睿似是看到了她的窘迫神情,不失时机的戏谑着,唇角勾起似笑非笑。

    “你混蛋!居然在车内放这种东西!”戴雨潇怒斥道,脸红的像是熟透的苹果一般,虽然带着怒意,却平添了几分娇媚。

    “我不放这种东西,怎么能时刻满足你的渴望?”慕冷睿邪魅一笑,小女人此刻现出来的娇媚,尽收眼底,让他怦然心动。

    “混蛋!少废话!如果你不停车,我真的死给你看!”戴雨潇将易拉罐的拉环扯开,将扯下的拉扣对着手腕上的动脉,神色冰冷。

    慕冷睿神色一凛,这个糊涂的小女人,是真的打算割脉麽?这种胁迫的招数也想的出来,确实出乎他的意料。

    他浓眉紧蹙,想着对策,车却还是在缓缓行进,张扬而狂野的迈巴赫,距离陈妙言只有几公分的距离。

    “不肯停车是吗?好!你够狠!”戴雨潇果断的往手腕上一划,一道红色的血痕立现,虽然力度不够,没有划破血管,皮肤肯定是破损了。

    尖锐的利器划破皮肤的疼痛,让她不由得皱起眉头,却拼命忍住,极力做出不动声色的表情,不让这个霸道的男人看出她的脆弱。

    慕冷睿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由得抖了一下,后视镜里,他能清晰的看到小女人手腕上那道红色的血痕,心中一疼。

    心里疼着,语气还是冰冷:“如果你不想陈妙言死的话,把拉坏放下!不然的话,我立刻冲上去,真的碾死了她!”

    戴雨潇没想到他反过来威胁她,轻轻咬了咬下唇,不得不把拉环放下,因为她深知这位大少爷的脾气,如果跟他对着来,他真的会冲上去把人碾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